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诱奸小说 » 被道士迷奸的女友母女(小真&淑惠)

被道士迷奸的女友母女(小真&淑惠)

被道士迷奸的女友母女(小真&淑惠)

「志明,那你要小心一点喔,我会去帮你求的,bye-bye!」小真说完挂上电话,就又马上打电话去她妈妈上班的地方。原来是志明在营区站晚上卫兵时,都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心里直发毛,所以要小真帮他求个护身符,因为小真也不太懂这类的事,只好打电话给妈妈说明事情的原因。

「小真,我同事说那个道士蛮厉害的,地方在淡水,我们就这个星期天下午去好了。」妈妈说。「好啊!谢谢妈妈,妳真好!」小真高兴的说着:「妈妈再见喔!」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天,由於小真的爸爸到香港出差1个月,没办法一起去,小真和妈妈就搭捷运到淡水站,再坐计程车往目的地出发。坐了近半个小时车程,终於到了。那是靠近海边的一间两层楼的民房,周围没有什麽房子,最近的邻居也离这里有500M远。两人走了进去,里面就像一般的住家一样,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像是母子,应该也是来求事情的。

小真和妈妈走到空沙发的位置坐了下来,没多久从客厅旁的房门走出来1个男人,中等身材,170CM高,大约40岁左右,看到小真她们就问说:「妳好,妳们是要来找大师问事情的吗?」

  

「对,我是要求平安符和问运势。」妈妈回答着。「那妳们先坐一下,大师在帮人算命,还要等他们母子算好才换妳们。」男人指着他们母子说着,说完,就又走了进去,并把门关上。

等了将近1个小时,终於换小真她们了。「好了,两位进来,现在轮到妳们了。」刚刚问我们的男人站在房门口挥手说着。进去房间後,小真看到一座神坛,墙上挂着很多神明的图像,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另一个角落有张办公桌,那边坐着一个戴眼镜的老人,应该是大师吧,胖胖的,留着不算长的胡子,大约50岁吧,因为大师是坐着所以不知道他多高,小真和妈妈就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而带她们进来的男人把房门关上後就站在老师旁边。

  

「妳们好,我姓陈,叫我陈伯或大师都可以,请问贵姓?」大师用着低沉的声音说着。「大师,我姓李,这是我女儿小真。」小真她妈妈客气的说着。「这是我的弟弟小陈,他说妳们要来求平安符和问运势是吗?」大师指着站在旁边的男人说着。

  

「是的,大师,因为……」小真她妈妈把求平安符的原因说一遍,也顺便希望大师能帮小真算算运势,就在她妈妈叙述的同时,大师的目光转到小真身上,打量着眼前这位小美女,还不时看着小真的椒乳,站在旁边的小陈也是对这2位美女级的母女目不转睛的上下欣赏着,小真的妈妈也是长的很漂亮,虽然已经快40岁了,由於平时常去做全身美容,保养的不错,看起来只像30出头,和小真一样有着修长的身材,唯独胸部较为丰满,两人看起来就像姊妹一样。

大师在听完小真的妈妈说的情况後,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些符,用红包袋装好後拿给小真,还教她要告诉我这些平安符的用法。大师接着开始算着小真的运势,他在看完小真的生辰八字後,又叫她将手伸出来,大师沉稳抓住小真柔细的玉手,隐约抚摸着细致滑嫩的皮肤,看了好一会,才略为不舍的放开,然後皱着眉头说着:「小真在之前的运势都还不错,但在这2年可能比较不好,尤其是年底……」  小真的妈妈紧张的没等大师说完就问说:「啊!大师,你说小真年底会发生事情!」

  

「嗯!没错,是年底,恐怕会有血光之灾。」大师仍然皱着眉头说着。这下连小真也开始胆心了,赶紧问着大师该怎麽办,有没有什麽方法可以避开呢?大师看到她们焦急的模样,知道眼前这两位大小美女已经相信他的话了,心里也开始盘算着该怎麽让她们乖乖的自动献身。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需要花几个小时作场法事,不知道两位能不能配合。」大师问着她们。「大师,时间上是没问题,你是说我也要参加吗?」小真的妈妈疑虑的问着。「对!其实主要是妳身上的晦气影响了妳女儿,所以小真的灾祸才会挥之不去,甚至有生命上的威胁,我想,应该是妳曾参加丧事或到过不乾净的地方所导致的。」大师用肯定的语气说着。

小真的妈妈心想可能是真的,在2星期前由於邻居的老婆婆去世,她出於好意,一有空就跑过去帮她媳妇的忙,有时还陪她守灵,会不会是这样被脏东西「煞」到。於是马上问大师法事该怎麽做,大师告诉她首先要净身,就是先用泡过柚子叶的水把身体洗乾净,然後再穿上作法事用的黄袍,而且里面不能穿任何衣服,因为原先穿来的衣服一样带有晦气,也要在法事中祭除。

大师说完就叫小陈带着小真母女往另一个房间,那是在客厅的另一边,房间里的地板上全部铺着塌塌米,有几个好像是打坐用的垫子,还有一座小的神坛,里面有个隔间的浴室,这时,小陈从架子上拿了两套黄色像浴袍一样的薄衣服,叫她们洗好後要穿上,浴室里有整桶柚子叶的水可以取用,在身上穿的所有衣物要摺叠好带出来,小陈说完话就走出了房门小门。

  

小真母女想着,既然来了,乾脆把事情处里好,免得害到小真,2母女就拿着衣服进到浴室里冲洗了。过了10多分钟,小真母女洗好了,穿上黄袍把腰上的带子系好,抱着今天穿来的衣服走出去,一踏出浴室门口就看到大师和小陈已经在房间里头了,他们2人头上绑着红带子,裸露着上身,穿着宽松的长裤,两人在小神坛上摆设东西,看到小真母女走出来,小陈叫她们把手上的衣服放到神坛桌上,这时,小真母女俩开始觉得脸红,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她们折好的衣服最上面放的是胸罩和内裤,但也来不及藏了,只好照做把衣服交给小陈放好。

大师和小陈看到桌上小真母女俩的胸罩及内裤,心里一阵喜悦,这2位美女身上除了那件薄薄的黄袍外,里面是一丝不挂的躯体,加上黄袍胸口处开岔的问题,使她们没办法将胸部完全遮住,2母女的乳沟若隐若现,如果再把黄袍脱掉…想到这里,他们下面的鸡巴已经慢慢在充血了。

「妳们过来,盘腿坐好。」大师指着塌塌米上的2个垫子说着。小真和妈妈乖乖的坐在垫子上,小陈拿了两碗的水,说这是符水要先从体内清除晦气,必须全部喝光,小真母女俩也不疑有他的喝下,大师和小陈相互看着,嘴角上露出了些许的微笑,原来她们喝的不是符水,而是加了足以让人浑身发热丶激情忘我且无色无味的催情剂。

  

她们喝完後,小陈将碗接过来,这时大师也开始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咒语,并绕着她们母女走,手上拿着一个大碗,另一手拿着柚子叶沾着碗里的水,轻轻的甩向她们母女的身体,边走边念边甩着水。小真母女俩也听不懂大师在念什麽,认为可能是某一种咒语吧!

  

「把灯关暗一点,太亮她们会分心。」大师向站在神坛旁的小陈说着。小陈就走到门旁,转了转开关,室内灯光变的昏暗,看起来晕晕的,大师又边走边念边甩着水,但是水越甩越多,尤其是胸前,小真和妈妈的衣服已经湿的贴在2个浑圆的美乳上,2粒乳头更是明显,大师和小陈真是越看越兴奋,下面的大肉棒已经挺立起来了,还好房间的灯光较暗,没有注意是看不出来的。

  

这时小真和妈妈开始觉得身体发热,乳房觉得有点涨,淫屄也慢慢感到有点痒,身体开始些微晃动,眼神变的模糊,眼睛也半闭着,大师知道药效已经开始了,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动作。「李小姐,这样功效好像还不够,妳们是不是会觉得头晕,而且身体怪怪的」大师对着小真的妈妈说着。「对……对啊!怎麽会……会这样,大……大师,那应……该怎麽做呢?」妈妈因为头晕且浑身发热,所以说的有点口齿不清丶有气无力。「那是因为刚刚喝的符水已经在妳们体内产生清理作用,但因为跟外在的符水无法作结合,所以妳们才会觉得不舒服,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黄袍脱掉,让这些加持过的符水能直接渗入皮肤,内外并进,才能达到结合的神效。」大师假装认真的解说着,但眼睛还是看着那对慢慢忘我的母女。

「喔……好……好吧!」妈妈用半眯的眼神说着,小真母女已经头晕的根本不晓的大师在讲什麽,也不知怎麽回答。大师向小陈使了个眼色,小陈赶紧走过去帮她们母女把身上黄袍脱下来,她们也是迷迷糊糊的配合着小陈,自动把双手举高,方便小陈的举动。就在小真和妈妈衣服被脱光的同时,大师和小陈不自觉得深吸了一口气,「好美的身体」两人看着眼前坐着如出水芙蓉般的美女,一丝不挂的盘坐着,像供品一样,等着大师和小陈随时享用,小真清秀的脸庞,娇嫩般的乳尖在饱涨微红的乳峰上,令大师垂涎三尺,巴不得马上放进嘴里细细品尝,而妈妈柔嫩细腻丶光滑曲线的胴体,加上丰满的胸部,早已让小陈快要脑部充血。

  

虽然大师知道他们母女已经快无法控制自己了,还是边走边甩水的观察着,因为没有衣服的这道防线,而催情剂的作用让也她们变的更为敏感,大师所甩下来的水,直接的滴落在她们的肌肤上,娇躯像触电似地抖颤了起来,就像千百只手在她们身上碰触丶游走着,2人脸上变得红润,呈现出一种迷醉的神情,身体不断的晃动着,她们的眼睛也在此时忘我般的闭上了,大师眼见时机已经成熟,开始动手解着腰带。

  

「对了,为了让效能可以快速内外结合,必须运用推拿来做辅助……」大师话还没说完,就已露出他的啤酒肚和早已坚挺的大肉棒,一顺手就把小真推在榻榻米上,双手马上握住2粒粉嫩有弹性的椒乳,紧紧的揉弄着,并用舌尖挑逗着小真的乳头。这时小陈见到大师已开始动作,也三两下的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双手扶着小真他妈妈的肩膀,马上就往嘴巴亲了下去,妈妈被不断地强吻着,早已没有反抗之力,反而自动伸出舌头配合着小陈,亲吻了一会,小陈站了起来,马上就将那按耐已久的大肉棒抵住妈妈的嘴唇上,妈妈本能的张开嘴把肉棒含了进去,开始轻轻的吸吮起来,小陈也立刻感受到肉棒上传来的温暖,兴奋不已,马上抱住她的头前後抽插着。

小真的椒乳被大师抚摸着,那浑圆饱涨的椒乳,摸在手里真是柔软温润又充满弹性,小小乳头也在大师的嘴里硬挺了起来,乳头被吸得挺直,小真嘴里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音:「啊…不要……唔…不…嗯……啊…啊……」小真舔着自己嘴唇模糊的说着:「唔…唔…嗯啊……啊…嗯嗯…啊…啊……」由於椒乳及乳头不断的挑弄着,小真自然扭曲着身体将胸部更挤往大师的嘴里,大师也更卖力的吸吮着椒乳,巴不得马上将乳汁吸乾。

「啊…啊……好啊!我……唔…唔……好…舒服…喔……喔!」小真不断的呻吟着。大师将嘴巴慢慢的往上移,沿着粉颈丶脸颊丶耳朵丶额头丶眼睛,慢慢的舔着,口水也沾的小真整脸都是,最後舔到樱桃小嘴上,大师如同品尝甜美的果实般,用那2片微张的肥厚嘴唇,整个把小真的红唇盖住,大师的舌头技巧的抵开齿列後,马上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小真也伸出舌头与大师交缠着。

这时小陈的肉棒被温暖的红唇整个含住,不断的抽送着,一阵酥痲的快感已从肉棒根部窜出,小陈知道自己要射了,马上抓着小真他妈妈的头部,停止动作,突然,小陈的龟头射出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直接喷往喉咙深处,妈妈迷糊的咳了好几声,还是将精液慢慢的吞了下去,小陈将肉棒抽出後依然在她的嘴唇摩,让妈妈细细的舔着龟头上残馀的精液,慢慢的舔乾净。没一会儿,小陈的大肉棒又被舔的硬起来了,他沾沾自喜得佩服自己的能力,马上就把小真的妈妈推倒在榻榻米上,一手扶着自己的大肉棒,用龟头抵住小真妈妈的淫屄,将龟头在她的屄口四周磨着,使得淫屄的蜜汁不停的往外流出。

「喔…喔……别…别……再……磨了…我痒…痒死了…受……不了啦…啊……别……酸死了…啊…啊……」小真的妈妈忍不住一直的呻吟着:「啊…我…忍……不住…了啊……不…行了…我…啊……啊…」「啊…喔……啊…不……嗯…不…嗯……喔…」小真的妈妈扭动着身体,不停的叫出声音。

  

「怎样,舒服吧!看妳的腰扭成这样,都湿了一大片,是不是想要啊!」小陈知道妈妈已经受不了了,还故意问着。「啊…我……我要…你…喔…你……快……进来…啊…快一点……」妈妈已讲不太出话,仍尽力的回答着。小陈听完後立刻摆好姿势,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顶,「滋」一声,整支肉棒马上被她的淫屄吞没,直达花心。

  

「喔……」小真的妈妈好像终於得到男人肉棒的满足一样,欢愉地叫了一声。小陈由慢而快,越来越用力的抽插着,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重重的撞着花心,小真的妈妈开始呻吟:「啊…啊……好…唔……唔…好……啊…喔…喔……」「嗯…嗯…我……我…要死了…啊…快…快啊……嗯…我……会…死…啊……」小真的妈妈已经被熊熊的欲火,炽热地包围了她的心,淫屄里不停的传来快感,使她忘情的叫着:「啊…啊……不要……我要…死……了…嗯嗯……喔喔…啊…用力…啊……嗯…用……用力插……喔…好……舒服…嗯……」

  

由於催情剂的关系,这是小真的妈妈第1次体会到做爱的极度快感,使她整个思绪迷迷糊糊,闭着眼睛忘我的享受着。大师的嘴里吸着小真甘甜的唾液,一手搓揉着椒乳,另一手往下移,来到了被阴毛稀疏盖着的阴唇上,用手指抚摸到阴唇四周的肉,潺潺的淫水忍不住从小穴不断流出。小真被这突来的刺激小嘴微张的「喔」了一声,这吐出的香气正好被大师闻个正着。

「啊!好香的少女气息。」大师深深的吸着香味,满意的说着。於是大师抬起肥胖的身驱,想要一探这美丽的少女淫屄,她弯起小真的双膝,往外分开,一朵盛开的玫瑰已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大师眼前,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粉红色的一道肉缝,因兴奋而流出的淫水沾湿了整个花朵,大师立刻将鼻子靠了过去。「嗯!真香,真是漂亮美丽的小穴,极品!极品!」大师边称赞边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啊……」小真的娇躯像触电般颤抖了一下,大师将嘴唇凑上小真早已湿透的花瓣,尽情的吸吮着,不时的用嘴唇含住打转,又不时把舌头插进她的淫屄里舔弄着,大师把小穴吸得蜜汁直流,「啧啧」作响。「啊……嗯…」小真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啊……嗯…不要……啊……啊…」一波一波从未感受过的快感,刺激着小真身体上每一条神经线,使得原本就不太清醒的小真更加的晕眩,大师口中满是滑嫩香甜的淫液。

「唔…啊……好…好舒服…啊……」小真模糊的呻吟着:「喔…别…别……再舐了…啊…痒…痒死……了……啊……别…嗯……」细细发出淫声的小真,听在大师的耳里,犹如天使般的声音,下面的大肉棒也正蓄势待发,准备好好的享受躺在眼前,且淫声不断的美少女。大师弯起身躯将小真的双腿挂在他的肩上,用大肉棒抵住早已湿润的小穴,用力一顶「滋」肉棒整根没入淫屄里,小真皱着眉头张嘴「啊」了一声。

「真不愧是年轻少女的身体,好紧的小穴,真是温暖丶舒服。」大师不停的赞美着,也享受着这种肉棒被少女嫩穴紧紧包住的感觉。大师慢慢的前後移动着身体,粗大的肉棒也在淫屄里慢慢进出着。「唔…轻……轻点…啊……嗯…痛啊…别…啊…」小真不自觉的轻轻低吟着。耐不住性子的大师重重地插进她的淫屄里,每插几下还连龟头也拔出来,然後再干进去,他要让小真知道他依然宝刀未老,且与美少女做爱也是难得的机会,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啊…痛……死我了…啊……你…你的鸡巴太大了……好…痛……啊……」「嗯啊啊……喔…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小真忘情的叫着。大师看到小真痛苦又痛快的表情,再猛力的挺了几下,让大肉棒更加的深入,好像要把淫屄贯穿一样。「啊…啊……好啊…快…快别…动……啊……好…舒服……嗯嗯……舒…服…嗯…」小真慢慢的适应大肉棒的冲击,渐渐感到疼痛後接踵而来的快感。

  

「呜呜…我……会死…掉…嗯嗯…啊……好…舒服……啊…」小真的腰也忍不住配合了起来。渐渐的大师觉得肉棒一阵温热酥麻,知道自己快要射了,又加快速度抽插了几十下。「哦…」大师的喉间也发出声吼,几次深插之後,终於把大量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小真的穴心里。射完精後,大师怕把小真的身子压坏,他赶紧把疲软的肉棒从淫屄里抽出,喘着气的躺在旁边休息,小真也舒服的几乎晕了过去,椒乳不断上下起伏吐着香气,淫屄里也潺潺的流出淫水和精液。

小陈不断卖力的干着小真的妈妈,火热滚烫的粗大肉棒在妈妈下身淫屄内,被嫩滑肉壁更是紧紧缠夹住,让小陈的肉棒尝到无比的快感。「啊…嗯……我…我……不行了…哦啊…」小真的妈妈忘情的呻吟着:「啊……好啊……啊…用力…插……嗯…」加快速度抽动的小陈,受到淫屄里一阵的收缩丶紧夹,终於耐不住喘息的道:「我要…射了!」小陈一阵的狂抖,温热浓郁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宫深处,妈妈等待已久的花心也传来一阵强列的快感。

  

「啊啊…啊……」由於动作的停止,小真的妈妈的呻吟声逐渐变小,满身大汗的小陈整个趴在妈妈身上,两人喘着气,也相互吸着对方的气息。休息了好一会儿,大师和小陈站了起来,2人看着躺在地上的美丽母女,又互相看了一下,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现在怎麽办,她们母女俩药效快过了,以後就没有机会了。」小陈问着大师。「哈哈!放心,我自有办法,很快我们就可以好好的再享受享受一番。」大师自信满满的回答着。

  

就这样,过了近半个小时,小真和妈妈慢慢的醒了,隐约的咒语声阵阵的传进她们的耳里,张开眼睛看到的是大师和小陈在神坛面前念着咒语,她们母女俩看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下体传来未尽的快感与舒服,小真和妈妈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麽事,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这麽的激情与开放,对於大师所提的法事,也许做爱也是过程之一吧!她们认为如果真能把灾难消除,那也没有办法,况且小真母女俩的确也享受了和大师及小陈做爱所带来的高潮,想着想着,2人的脸上泛起了些许的红晕。

「喔!妳们醒了,一定觉得很累吧,要不要再休息一下。」大师转过身对她们说着。「不用了,法事已经结束了吗?那刚刚……」妈妈欲言又止的问着。「由於晦气真的太重,没有其他方法,刚刚是我和小陈把全身的功力加助在妳们身上,藉由阳气帮助妳们脆弱的阴体,才能完全的去除所有的晦气,所以阴阳结合是必然的。」大师严肃的叙述着。「那我们可以走了吗?」妈妈继续问着。「妳们两位是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尤其是小真的灾难也可以安全渡过,但是,还有一个住宅的问题要注意。」大师向她们解释着「我担心妳们已乾净的身躯回到家里,不出1个礼拜,肯定会被室内所存在的晦气再度感染。」

「那……那应该怎麽办?」妈妈听懂大师所讲的意思。「我会在这2天到妳的住所,再做一场法事,将室内的晦气和脏东西一并驱除,才能完全根治。」大师边说边摸着胡子。「谢谢大师,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再麻烦大师费心多跑一趟。」妈妈感激的回答着。「不要这麽说,这是我们修道之人应该做的事,还有就是到时妳们母女俩一定要在场,那妳先生……」大师皱着眉头问着妈妈。

  

「哦!但是我先生到香港出差,要1个月才会回来,那怎麽办?」妈妈说。一听到小真的爸爸要1个月才会回来,大师心里不仅暗暗自喜,无居无束,那就有得爽了。「这样…没有关系,到时我会给妳一些符咒,等妳先生回来,妳再烧给他喝,这样就可以了」大师镇定的说着:「妳们先去清理一下,可以走了,记的留地址电话给小陈,方便联络。」大师说完就和小陈走了出去,轻快的脚步,期待着下一次与2位美女的激情约会,不有自主的,2人同时笑了起来……

星期六,小真的妈妈淑惠忙着整理客厅,原来是前天大师的助理小陈打电话来,说大师已排好行程,预定今天下午一点要来家里处理阳宅风水的事,所以妈妈怕家里太乱,赶紧收拾一下。其实小真的家里一向都很乾净,淑惠平时就在打扫,家里的一尘不染就如同小真和她妈妈一样,清纯的不懂社会险恶,不懂人心的狡猾,只知道保持善良的心多帮助别人,这就是小真从小受到妈妈教育所养成的观念。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妈妈听到门铃的声音,应该是大师来了,但是也不可能,如果有人来访,门口的管理员应该会先通知她,奇怪,到底是谁呢?门一打开,原来是楼上的许妈妈和她女儿小如。

「许妈妈,你好,有什麽事啊!」「没事,淑惠,我听妳说今天不是有什麽大师要来吗?」「对啊!怎麽了?难道妳有事要大师帮忙吗?」淑惠疑问的说着。「唉!不是我啦!是我这ㄚ头,整天跟一群男生在外面跑,骑车飙来飙去,让我真是担心死了,所以想要向大师求一个护身符啦!」许妈妈指着小如说着。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好动,喜欢往外跑,很正常啦!」妈妈笑着说:「没问题!我帮妳跟大师说一下,把小如交给我吧!」「真的!淑惠,妳真是个好人,那就先谢谢罗!」许妈妈感激的说着。「许妈妈,别这麽说,我也常叫妳帮忙啊!」淑惠不好意思的回答着。「对了,淑惠,我待会要去我姐姐家谈事情,还要到超市买东西,会晚一点回来,小如她有钥匙,好了让她自己回去就好了,我走了,谢啦。」话一说完,没等淑惠回答就往电梯走去了。

淑惠和小如站在门口两眼对看,一时也不知要说什麽。「小如,妳妈妈在急什麽啊!那麽快就走了。」淑惠纳闷的问着。「我……我也不知道,我妈常这样。」小如也无奈的回答着。「别管了,我们进去吧!」淑惠关上门带着小如到客厅坐。「小如,今天假日妳怎麽还穿着校服啊!」「喔!我们早上去学校上辅导课,刚刚才回来,连校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小如,妳真是用功,根本不像妳妈妈说的那麽爱玩。」

小如是高二学生,读的是女校,除了几个男老师和工友外,其馀都是女生,根本没有机会接触男生,班上有几个同学常会带着男朋友出去玩,有时也会找小如一起出去,小如的身材虽然娇小,但却长的很漂亮,胸部也算是丰满,有好几个男生想追她,但都被她拒绝了,到现在还是处女,所以对於「性」仍是似懂非懂。

「阿姨,小真姐呢?」「小真还在洗澡,洗很久了,应该快洗好了。」「喔!对了阿姨,那个大师很厉害吗?要花多少钱呢!要用什麽方法求护身符啊?」「啊!怎……怎麽求啊,我…我也不太晓得……」淑惠对於小如突来的问题,一时不知道怎麽回答,脑中立即传来在大师家里激情做爱的影像,虽然她和小真都知道当时和2个第1次见面的人在做什麽,但她们认为这也许是作法的一个程序吧,但是在做爱时所感受到的高潮与享受却是不争的事实。

「哔……哔……对讲机响了,应该是大师到了。」淑惠边说边走去接对讲机。「喂!您好,喔!是李伯啊!有人找我…陈先生,对对,是找我的…好…麻烦您让他上来,李伯谢谢您。」淑惠挂上对讲机,立刻将门打开,等候大师的到来。

小真和妈妈淑惠住的是社区型的住宅,房屋在8楼,是楼中楼型式的,整个社区只有100多户,小真的父亲是担任社区的主委,常需要处理社区内的事,但也因为常出差的关系,有时淑惠只好代替老公处理。社区由於经费的关系无法和保全公司签约,只能请几位退休的老人担任社区大门警卫和巡逻的工作,所以管理上相当困难,就算真正遇上小偷,那些老头子也未必能应付,但也无可奈何。

没一会,电梯门开了,大师带着他的助理小陈及1位没见过的男人。「大师您好,不好意思,大老远让您跑来。」淑惠客套的问候着。「呵呵!李小姐,别那麽客气,对於妳的事,我一定会尽力去做的。」大师略带含义的说着。在淑惠听来,当然不会注意那麽多,只听到大师会尽力帮忙,她高兴都来不及了。

  

大师一群人走到客厅,看到沙发上坐着1位年轻美眉,长的真是漂亮,还穿着校服,应该是未满18岁吧!但隆起的椒乳还真不小呢。「这位美丽的小女生是小真的妹妹吗?」大师看着小如说着。「大师,她是隔壁许太太的小女儿,叫小如,她是要来向您求护身符的。」淑慧说。「没问题!没问题!我来处里就好了。」大师心里暗暗自喜,这下又多了一位美女可以享受了,如果是处女的话那就…嘿嘿嘿。

「对了,李小姐,向妳介绍一下,这位是林金顺,他对阳宅的风水相当精通,所以我找他一起过来,帮忙看看妳家里的状况。」大师指着阿顺向淑惠介绍。「真的,顺哥不好意思,待会麻烦您了。」淑惠客气的说着。「那里那里,李小姐,叫我阿顺就好了,妳太客气了,助人为快乐之本吗!」阿顺也客气的回应着。

林金顺其实是个工地工人,48岁170CM/75KG,长的黑黑的,是大师的牌友兼酒友,根本不是什麽风水师,大师看这母女够单纯,姿色不错,食髓知味後,好东西当然要和好朋友分享,所以找他来一起再尝尝甜头。阿顺从一出电梯看到淑惠,就心跳不已,大师说的没错,的确是美女型的人妻,丰满的美乳,身材的曲线,水嫩嫩的皮肤,哇!和他以前花钱找的女人,根本没有一个能够跟眼前的美女相提并论,让阿顺巴不得马上脱光自己和淑惠的衣服,现场来上一炮,心里直觉得大师这个朋友没有交错,懂得照顾自己的好兄弟。

「李小姐,那我们开始吧,那…小真呢?」大师问着淑惠。「喔!小真还在她房里洗澡,我去叫她。」淑惠说完,转身往小真的房里走去。「等等,李小姐,让小陈去叫就好了,我晚一点还有别的法事要办,为了争取时间,妳跟小如先来吧,先从妳的房间开始。」大师叫住淑惠,骗他说另外有事要赶时间,其实是要帮小陈找机会。「好吧!那陈哥就麻烦您了,小真的卧房在走廊尽头右边那间。」淑惠说:「大师,我的卧房在2楼,请往这边走。」淑惠挥着小如一起上楼,大师和阿顺也随着淑惠到楼上,阿顺边走边看着淑惠的臀部扭来扭去,胯下的肉棒又硬了许多。

小陈直接打开小真的房门,房间里没有人,但房里马上飘来一阵少女特有的香味,闻的让小陈真是冲动,里面整个是淡粉红色的布置,连床套枕头都是一样的色系,小陈看到床铺上放着女孩的内裤和胸罩,他想这一定是小真待会要穿的衣服,小陈马上将胸罩和内裤拿起来闻。「哇!真是香,少女的味道真是不错。」小陈边闻下面的肉棒也快速充血膨胀起来。听到浴室里传来洗澡的声音,他知道里面一定是小真在洗澡,机会来了,小陈马上走过去敲门。

「叩!叩!」「妈!我还在洗澡啦,快好了。」小真在里面喊着。「小真,是我,我是陈叔。」「啊!陈叔你们来了,等一下喔!我快洗好了。」「小真别急,慢慢洗,要不要我帮忙啊!」「陈叔,妳别开玩笑了,妳先到客厅等一下,我还要穿衣服……啊!糟糕。」小真突然叫了一声。「小真,怎麽了。」小陈赶紧问着。「没…没有啦!我…我的衣服忘了拿进来。」「放在哪?我帮妳拿。」「没…没关系,陈叔你先出去,我自己来就好。」「妳跟我客气什麽,是不是放在床上的内裤和胸罩啊!我拿给妳。」「陈…陈叔,别……我…我自己拿就好。」

小陈明知故问,让小真不知如何是好,小陈拿了衣服赶快走来浴室门口。「小真,快开门,我拿来了。」「啊!…喔!」小真不知道怎麽办,只好将门开个小缝把手伸了出来。小陈见状,马上推开门走了进去。「啊!陈叔,你干什麽。」小真见小陈突然进来,吓的赶紧用手遮住身体。「小真,妳的身材真好,真是美丽。」小陈接着说:「但是…唉……」小真听到小陈好像欲言又止,又叹了一口气,也忘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赶紧问着:「陈叔,是不是有什麽问题,你怎麽在叹气啊!」

「唉…」小陈又叹了一口气说着:「上次有帮你做过法事,但没想到……」「怎麽了,陈叔,你赶快说嘛!」「本来妳身上的晦气都已经清乾净了,但妳一回到家里,马上又被这屋里的脏东西感染。」小陈故意皱着眉间,也频频摇着头说着。

「啊!脏东西,陈叔你是说这屋里有……」小真紧张的说着,也立刻靠近小陈的身体,眼睛也不停的看着浴室里和房间,好像随时会有什麽东西出现一样。小陈知道这招已经奏效了,手也顺势的搂着全身光溜溜的小真,现在可以开始进行下一步了。「小真,先别紧张,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只能感觉这里的磁场不正常,另外就是妳的身体又被这里的晦气感染了,还要再重新去除一次。」「那…那要怎麽做呢?」「小真,我拿给妳瓶加持过的神油,妳要抹遍全身,另外我会在妳房里作法把邪气赶走。」「好,但妳作法要快一点喔!我有点…害怕。」「别怕,我很快就来陪妳了,放心。」

小陈走出浴室,从袋子里拿了1个罐子马上交给小真,小真也不管那是什麽东西拿了就往身上抹,而小陈就在房里拿着符咒,对着房里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在念什麽,他也明白,反正小真根本不懂,做个样子骗骗她而已,重要的是能再和这美女干上一次。过了一会,小陈认为戏演得差不多了,就往浴室走去,看到小真挺着胸正要抹背部,这美女胸前的2个椒乳真美,白里透红,尤其那2粒粉红色的乳头,小陈看的真是口水直流,下面的肉棒瞬间挺立了起来。

「小真,好了吗?」「陈叔,我後面抹不到,可以不抹吗?」「那怎麽行,要全身都抹才有效,背後看不到是最没抵抗里的地方,我来帮妳吧!」小陈说完,拿走小真手上的罐子,沾上油,就往小真的背部抹起来了。「啊!陈叔,我……我自己来就…好。」「没关系啦!妳後面又抹不到,我来帮妳,别介意。」「我…喔!那陈叔,就…就麻烦您了。」小真想说算了,就让小陈帮忙好了,反正自己也确实抹不到。

小陈的双手开始在小真背部游走着,抚摸着她那光滑的肌肤,小陈帮她涂的根本不是什麽加持过的神油,只是一般有润滑作用的护肤乳液。小陈摸着摸着也边用拇指按着背部的穴道,从背部到脖子,不断的来回按摩着,有时还滑到小真的腋下,轻轻碰触着小真的椒乳边缘,有时也按摩到屁股深处,有意无意的滑过小真的股间。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所带来舒服感的小真,不时还发出「嗯…嗯……」的声音,而且已经忘了在她背後,是正虎视眈眈的准备进行下一步的小陈。

小陈将手从腋下滑到小真的椒乳,先从椒乳边缘按摩,慢慢的双手把椒乳握个正着,小真仍然陶醉在其中,根本不知道她的椒乳已整个被包住了。小陈轻轻的抚弄着双乳,慢慢的捏弄着,小真的2粒乳头也因为兴奋而凸了出来,小陈马上将乳头夹住,藉着乳液的润滑,不断的挑逗着,小真也不自觉的发出呻吟。趁着小真还在陶醉的同时,小陈已经悄悄的将自己的衣服脱光,露出坚挺肉棒正抵住她的屁股,突然间小真被屁股间传来温热的感觉马上惊醒过来,看到自己胸前的椒乳正被2只粗糙的双手揉捏着,指头间还夹住乳头。

「陈叔!你在干什麽!」「没有啦,妳的身材这麽好,让我情不自尽就…,妳不也是感到很舒服吗!还叫的很淫荡呢!」小陈边说还边左捏右揉着小真的椒乳。「我…我哪…有……」小真想到刚刚忘情舒服时发出的呻吟,一定让陈叔发现了,顿时诱人的脸庞变的通红。小陈趁着小真还来不及反应时,双手藉着刚抹的乳液挑逗搓揉着椒乳,捏弄着粉红色的乳头,也马上用舌头舔弄着她的耳朵。小真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嗯…嗯……喔嗯……」

她胸前的椒乳被搓揉的红胀了起来,小陈的舌头由耳朵舔到了脸颊,小真自动别过头将嘴巴迎上,小陈立刻吸住她的小嘴,将舌头钻进嘴里,舔着舌头,卖力吸吮着小真湿漉的香舌。「嗯…嗯嗯……喔…嗯…喔……」小真已经忘记自己在做什麽,忘情的呻吟着。小陈慢慢的将右手往下移,来到她小穴,摸到了小真稀疏的阴毛和阴唇,立刻用食指与中指轻柔着2片阴唇,手指摩擦搓揉着淫屄,渐湿的蜜水越流越多。

「喔…喔……啊啊……喔…啊啊……」小真从鼻孔内发出呻吟声,身体如触电般颤抖。小陈的手指插入湿润的淫屄里,不断挑逗着阴蒂,手指也开始在小真的淫屄里抽插着。「哎…别挖…啊啊……别挖啊……」小真受不了这样的激烈动作,开始喘息……发出「嗯…嗯……」的声音,不断的呻吟着。

小陈一边亲吻着小真的樱桃小嘴,一手搓弄着椒乳,挑逗着乳头,一手在淫屄里抽插着,弄得小真全身感到无前的刺激。趁着小真全身无力且沉浸在这激情中,小陈抱起小真娇美的身躯往床铺走去,缓缓的将小真放在床铺上,小陈也跟着爬上床,立刻将小真的双腿分开,马上显现在眼前的是粉红湿嫩的淫屄,小陈马上举起硬挺许久的肉棒抵住嫩穴,小真看到小陈的动作,心理紧张了起来。「陈…陈叔,不…不行,你不可以这样,我妈会…看到。」「呵呵,小真,放心,妳妈妈正和大师在忙他们的事……,哪有时间过来。」小陈边说边用大肉棒磨着小真的淫屄。

「喔…喔……别…别再……嗯嗯…」下面传来的酸麻感挑起小真的欲火,根本无力说话,也无法拒绝即将入侵的大肉棒。小陈见势马上将肉棒推进,撑开2片阴唇直达花心。「啊……」小真被大肉棒充满整个淫屄,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小陈听这娇滴的呻吟声,马上热血直冲脑门,开始快速的抽插着肉棒。「啊啊…嗯…啊啊……」小真被这猛烈的进攻刺激,不断的呻吟着「嗯嗯…不…不行…啊啊…嗯……嗯……」小真开始忘情的叫着,淫屄变的更为紧窄,肉壁紧紧夹着小陈的肉棒,想要稍稍抵抗他的攻势,但反而让小陈的肉棒更是感到淫屄的紧密,而让他更是兴奋,一直不停大力抽插着。

「嗯……轻…轻……一点……啊…不……不要……啊…啊啊……我会…死……死掉……啊……嗯嗯……」小真忘情的摇散秀发,媚眼半闭,看的小陈心花怒放,一边插着淫屄,一边低头去吸她美美的乳头,小真为之疯狂,淫声不断的从小真口中叫出。「啊…好……好舒服……陈…叔……啊啊…我……我受……不了…啦…别…啊啊」小陈不断的加紧速度抽插着,他要一次就干翻这小美女,他要小真这辈子都忘不了这只大肉棒。

「嗯…我……我快出…出……来了…啊…不……不要……嗯嗯……」小真全身挺了起来,那是高潮的症兆,美丽的脸孔朝後仰起,沾满汗水的椒乳也不停的抖动着。抽插了200多下,这时小陈也感到自己也快射了,瞬间将大肉棒直抵花心,把火热的精液射向小真的淫屄深处,小真也同时达到高潮而流出大量的淫水。射精後的小陈不断的喘息着,而小真娇美的肉体也无力的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前的椒乳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小真只感觉全身好像慢慢的融化掉。

淑惠和小如带着大师丶阿顺来到房间,淑惠的房间相当大是套房式的,地上还铺着地毯,浴室是半透明的玻璃,配上柔和的灯光,看在大师眼里,房内做爱的气氛十足,巴不得马上就上床大干一翻。「李小姐,妳的房间布置的不错,但就是太暗了一点,容易聚集晦气,长时间呆在这环境对身体有相当大的伤害…」大师看着房间说完立刻看了一下阿顺,阿顺当然知道大师的意思,马上配合大师说着:「嗯,没错,我进到房间就感到一阵无法形容的压迫感,的确有问题。」

「啊!大师,那该怎麽办啊!」淑惠紧张的说着。「李小姐,我认为……」大师说到一半,马上被情急的淑惠打断。「大师,妳叫我淑惠就好了,也比较亲切一点。」淑惠说着。「好,淑惠,我认为还是要做法事,这样才能一并将这房间的晦气及妳身上的晦气全部清除才行。」大师严肃的说着。「喔!那大师要怎麽做呢?」淑惠皱着眉头问着。「对了,小如不是也要求护身符吗,那可以一起作法保佑她的平安。」大师看着一旁的小如继续说着:「妳们必须先把身上占满俗世晦气的衣物全部脱掉,然後光着肉身盘腿坐在地上,然後比出莲花手放在双腿上。」

「阿…阿姨,为什麽求护身符要脱光衣服才能啊!」小如听到要脱光衣服作法,马上紧张的问着淑惠。「应……应该是这样吧,身上的衣服是死的,没有灵气,可能比较会沾上不好的东西吧!大师他们比较懂这方面的事情,我想应该是没错吧!」其实淑惠也似懂非懂,只能藉着大师所说的向小如解释。

「小如,没关系啦,反正是在家里,又不是叫妳在大庭广众下脱衣服,而且作法也一下子就好了啊!」大师趁着淑惠在说服小如的同时,假装严肃的说着。「小如,可能妳年纪小比较不懂,穿着俗世又沾满晦气衣服作法,对有灵气的神明是一种不敬,那神明哪会帮妳呢!」「对啦!小如,早点开始也可以早点结束,快把衣服脱掉。」淑惠看到大师好像有点动气,赶紧催着小如赶快动作,自己也陆续的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脱掉。小如看着淑惠已经脱掉衣服,只好红着脸慢慢的将校服丶裙子及内衣裤一一脱光。

大师和阿顺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大小美女,心跳迅速加快,下面的大肉棒也迅速充血硬挺了起来,但是他们知道不能太心急,才不会吓到她们,尤其是这刚加入的小美女小如。「好!妳们按照我说的方式盘腿坐好,眼睛闭上,手的姿势要出来,我会开始作法,并在妳们身上写满符咒。」

大师看到大小美女坐好後闭着眼睛,由於她们盘腿的关系,张开的大腿深处明显的看到露出的粉嫩淫屄,淑惠的阴毛较多,但还是看的到阴唇的线条,小如蜜穴的毛没几根,所以很明显的看到粉红色的阴唇,大师心想搞不好这小美女还是个处女呢,两人看着看着越想越心动,手也不由自主的在自己坚硬的肉棒上搓揉着。在欣赏同时,大师也边把身上的衣服脱掉,阿顺看了也快速的把衣服脱个精光,露出坚挺的大肉棒,大师就从皮包里拿出两支大毛笔和一罐装着白色液体的东西,顺手拿了一支毛笔给阿顺,便盘腿坐在小如後面,也指示阿顺坐在淑惠後面,当然这也表示自己要选的是小如,而淑惠就丢给阿顺,其是阿顺根本就无所谓,只要有的干就好了。

「现在要开始作法,我会在妳们身上写符咒,如果会痒或不舒服一定要忍耐。」大师说着。大师和阿顺开始口中念念有词,两人也用手上的毛笔沾着浓稠的液体准备在她们的身上写字,其实他们带来的白色液体是一般的糖浆,这是阿顺在A片里看到学来的,不但能藉着毛笔在性感带挑逗激起性欲望,也同时能品尝到香中带甜的肉体,这种情趣已足以让他们血脉沸腾了。毛笔刚接触到淑惠和小如肌肤的那一刹纳,两人同时震了一下。

「先忍一下,别乱动,不然咒语写歪掉就没有功效了。」大师故意提醒着她们,最主要是让淑惠和小如要乖乖的坐好,这样他们才有机会慢慢挑逗,慢慢欣赏,细细品味其中的乐趣。大师先在小如背上认真的写了一些字,然後先将毛笔刷向她的颈部及耳後,再刷回背部写上几个大字,又刷向小如的股间,像在写一大串咒语般不停的来回刷着。小如被这刷毛在敏感的肌肤上游走着,这些触感上的刺激使得小如心跳加快,虽然有点痒,又不敢乱动,但也觉得很舒服。

大师没有在她後面花太多时间,马上就起身转到小如面前坐了下来,因为前面才是重点,也是前戏中挑逗的高潮。大师先是欣赏了眼前的小美女,现在的高中女学生的胸部真是丰满,尤其是挂在上面如粉红樱桃般的乳头更是美丽极了,真想一口把它吃掉。大师开始用毛笔在她的椒乳游走,也不断在椒乳边缘刷着,对於从未接触过男人的小如,那受得了如此的挑弄,身体些许的想往後缩,但又想到大师说的话,还是尽量忍住。这时大师将毛笔刷到小如的樱桃般乳头上,小如被这突来的触感抖了一下,「啊…」也不自觉的叫了一声,美丽的脸庞,也因此变的通红,反而更加诱人。

  

大师不断的刷弄着乳头,小如的呼吸变得短促,椒乳快速起伏着,翘圆且富有弹性的椒乳,不停在颤动且高挺着,粉红小巧的乳头,也因刺激而凸了出来,身体终於受不了这样的挑逗望後缩了一下。「哎呀,糟糕,不是叫妳别动,妳刚刚动了一下,害我咒语写歪了。」大师故意怪罪小如。「大…大师,对……对不起,刚刚真…真的很…很痒,所……所以…」小如紧闭着眼睛道歉,也赶紧将椒乳往前挺直不动。

「没关系,我把它擦掉重写,妳就别再动了。」大师说完马上将左手伸向小如的椒乳要把字擦掉,其实是想趁机用手挑弄乳头。大师用手指在小如的椒乳及凸起乳头上捏弄着,也不断用指尖轻抠着乳头,这举动反而让第一次被男人碰触椒乳的小如更是无法招架,而发出呻吟。「喔……喔……嗯嗯……不……喔…不……要……我……受……不了……喔……好……好酸……喔……」大师听到小如发出娇滴呻吟,马上将右手的毛笔放下,两只手一起在小如的双乳上搓揉着,手指搓弄着涨得硬挺的乳头,更不时的用力按压它,红着脸的小如更是受不了如此的刺激,微张着樱桃双唇呻吟着。

「嗯…不……啊……不要……啊啊……嗯……唔……别…别再……啊…嗯…」小如被大师如此的挑逗,整个人几乎要融化掉一样。这时在旁边的淑惠早已发出无法克制的呻吟,因为阿顺看到大师已经开始动作,哪还等的及慢慢的画字,随便在淑惠身上写几个字,就直接用毛笔在她的美乳上刷了起来,尤其在刷乳头时最为认真,阿顺看到淑惠已经受不了发出呻吟时,就直接把嘴巴凑到乳头吸允了起来,另一手马上抓住左乳开始搓揉。「啊……啊啊……别……吸……嗯……啊……我……嗯…啊……好……啊……舒服…啊啊……」阿顺听到淑惠的鼓励,加上甜甜的果糖,更是用力的吸允,巴不得把整个乳汁吸出来。

  

「不…不要……嗯嗯…痛……啊啊…不…啊……」阿顺将右手开始往下移,抚摸着光滑的肌肤来到淑惠淫屄,立刻用手指在阴唇上搓揉,也用食指抠弄着阴蒂,淑惠淫屄的蜜汁也奔流而出。「啊……不行…别…啊啊……别…摸……啊…不…嗯……不要抠…啊……啊啊……」

阿顺抠弄了一会,手上已沾满淫屄里流出的蜜汁,下面的大肉棒已经硬的发紫,蓄势待发,马上将淑惠推到在地毯上,抬起淑惠的双腿,快速的将大肉棒朝淫屄插了进去。「啊……」淑惠的淫屄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整个充满,且不自觉得叫了出来。毕竟是个工人,阿顺哪懂得前戏,能干就马上干,尤其面对如此娇媚的人妻,反正先爽到再说。

阿顺开始疯狂的抽插着,淑惠被这粗暴的举动,还来不及思考对错,早就被下体传来的刺激淹盖过去。「啊啊……不行……嗯……嗯……我…受不了…啊啊……嗯…慢……啊…慢点……嗯…别……啊啊…啊……」大师看到阿顺已经开始干着淑惠,但是他认为眼前这个小美女应该初尝性事,所以要慢慢来。大师在搓揉椒乳的同时,看到小如的淫屄里正流出晶亮的蜜汁,他知道这小美女已经享受到快感,可以开始动作了。

大师将右手慢慢的往下移,摸到小如稀疏的阴毛,接着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抚摸摩擦着阴唇,小如的阴唇突然被大师碰触到,身体如颤抖般的抖了一下,「啊……」不断被上下抚摸的小如,完全沉浸在这前所未有的触感与舒服,忘记自己的身体正被一个不认识的老男人侵袭着,甚至完全听不到在一旁的淑惠所发出呻吟声。大师持续的挑弄着,小如已被搞的无力也恰似无知觉的整个靠在大师的身上,大师见时机成熟,轻轻的将小如抱起放在床上,右手继续抚摸着淫屄,也同时将嘴巴凑到小如的胸前,把整个椒乳含在嘴里,用舌头舔着樱桃般的乳头,大师当然也不会让另一只手闲着,左手也伸向椒乳搓揉着。

「嗯…嗯…唔唔……啊…嗯…嗯……」小如发出呻吟,身体自然的向上挺,彷佛希望大师吸得更用力一样。大师伸出右手中指,侵入小如的淫屄,抵开阴唇,慢慢的插入一半,开始在穴里摩擦着穴壁,也微微抽插着。「喔…喔……啊啊…」小如发出呻吟声,身体如触电般颤抖。大师不只吸着乳头,也亲吻了小如身上每处沾满果糖的肌肤,手指继续挑逗着阴蒂,另一手在椒乳上不停的搓揉,小如也受不了的开始喘息呻吟。

「…别……啊啊……别挖……啊…嗯……不…不要……啊……啊……大师舔到了小如的粉颈,舔到耳朵,用舌头在耳里不断的钻舔着。「啊…好…好痒啊…嗯…啊……」大师挑逗了一会又转移阵地亲吻着脸颊,像在舔一个大糖果一样,细细的品尝,最後亲吻到了小如的樱桃小嘴上,大师不断舔着小如的双唇,也用舌头伸入舔刷着小如的齿列,最後抵开了牙齿开始吸舔着香舌,小如也不自觉的自动伸出舌头让大师吸允着。「嗯…嗯嗯……喔……嗯」小如的嘴被大师整个含住,只用鼻子呼出些许的呻吟。

大师慢慢的调整姿势移向小如的身上,用手把小如的双腿分开,然後抓住自己硬挺的大肉棒抵住她的淫屄慢慢的磨着,嘴里仍然吸吮着小如的香舌。「嗯…不……啊……嗯嗯……不…」大师不断的用龟头磨着阴唇,小如的嘴里仍呼出不清楚的呻吟,淫屄里也不停的流出蜜汁。

「嗯别……酸…嗯……嗯嗯……好酸…嗯……嗯…」大师趁机把屁股一用力,大肉棒一下子就进去了半截,小如感到下体传来前所未有撕裂的疼痛,整个人清醒过来,想要推开大师,却无法推动那肥胖的身躯,想要叫出来,嘴巴也被大师封住,只能从鼻子呼出急促的喘息声。看到流着眼泪的小如,大师知道她还是处女,这是她的第1次,所以为了减短小如的痛苦,大师一股作气用力的把肉棒整个插进去,直抵花心。

「啊啊…好痛……」小如痛得别过头去叫出声音来。「呜呜…大……师…你为什麽欺负我……呜…你…你骗我…呜……你怎麽可以对……对我这…这样…呜…这……这根本…呜呜……不是在…作法……呜…好……好痛…呜呜……」大师看到小如流着眼泪在哭诉着,虽然心有不忍,但到了这个地步也不能退缩,只好继续轻压着小如的身躯别让她乱动,插在淫屄里的肉棒也暂时不动,顺便用手不断的搓揉着小如的椒乳,希望藉此能减轻小如淫屄里的疼痛。

当然,大师也知道第1次当然会很痛,但再过一会,疼痛会慢慢减轻,接下来小如就可以了解性爱的乐趣,真正享受到大肉棒在她淫屄里抽插的快感。所以大师就边搓揉挑逗着椒乳,边安慰小如。「小如,妳别哭了,这也是作法的一个过程。」大师解释着:「最主要是让我多年来修练的灵气,用最直接的方式传到妳的体内,这样可以快速提升你体内磁场的能量,」「呜…这……那有可能…呜呜……难道…阿姨……她也是…这样求平安符吗?」

小如听到大师所讲的话,其实是半信半疑,但转头看着躺在地毯上的淑惠阿姨正和阿顺光着身体在作着跟自己一样的事情,又转回头看着自己身上赤裸着,上面还压着一个肥胖的大师,而大师的手正搓揉自己的椒乳,下面的蜜穴也正被大师的肉棒整个插满,顿时,小如的脸变得通红,也将眼睛的水龙头渐渐的关小。

「但…但是…我刚刚下…下面好痛。」小如红着脸说着。「嗯!没错,因为妳是第一次,当然会痛,待会妳就会开始觉得舒服了。」大师边说边挑逗着小如的乳头。小如知道女生第一次做爱会很痛,只是不明白做爱跟作法有何关联,况且是把处女献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此时,小如的淫屄已经不那麽痛了,但心里相当的乱,完全无法思考,也不知道要说什麽或问什麽,只是呆呆的躺在那里,看着眼前又胖又老的男人。

大师看到小如已经不在有所挣扎了,开始慢慢的抽送着下面的大肉棒,嘴里也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乳头。对於大师的动作,小如的淫屄里也像是有蚂蚁在爬一样,酥酥麻麻的,她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做爱,但毕竟是第1次,小如羞红着脸闭起眼睛,慢慢的感受。大师见小如闭上眼睛,知道她已做好准备默许自己进行接下来的动作。大师加快速度抽插着,也使出九浅一深的方式,刺激着小如的穴壁,在插到深处时,大师更是双手抓住小如的肩膀,把她的身体推向自己,让大肉棒一次就顶到花心。

  

「啊…啊啊……不…不要……啊……喔……喔喔…啊…慢……嗯…慢…一……点…啊阿…」虽然一直要保持矜持的小如,已受不了大师的肉棒如此用力及快速的抽送,对於淫屄里所传来无与伦比的刺激,终究是小如未曾体会过滋味,也让小如舒服的发出呻吟。「啊…不要……不啊……啊…好…好舒服……啊…我……受…受不了了…阿……好啊…」小如的淫屄在大师粗大肉棒的勇猛冲刺下淫声连连,大师的肉棒每顶到花心,淫屄的嫩肉就一直不停收缩,大师也被小如那又窄又紧的淫屄夹得舒畅无比。「嗯嗯……喔……我……我受…不…了…啦…啊……别…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小如忘情的叫着。

「小……小如,我要射…了……」大师也气喘如牛的说着。「啊啊…别……别射…啊…在……里面…啊啊……会怀孕……啊…」小如边呻吟边说着。大师根本不理会小如说的话,在射出同时,大师立刻将肉棒用力顶向花心,滚烫的精液全部灌进灌进小如的淫屄,小如的嫩穴被这麽一烫也同时达到有史以来第一次的高潮,由於小如从未体会过如此激烈的性爱,整个人无力的摊在床上。看着眼前的小如,大师感到无以伦比的满足,肉棒还持续的插在淫屄里,不舍得拔出,白色的精液和小如的蜜汁由缝间不断的流出,大师低头轻舔着小如的乳头,另一手也搓揉着椒乳,像是在安抚一样。

大师看到旁边的阿顺起身将肉棒塞入淑惠的嘴里,原来他也快射出来了,还特别要射在淑惠的嘴里,但阿顺可能控制不住了,竟然射得淑惠鼻丶眼丶嘴,满脸都是,阿顺还直呼真是太爽了,而淑惠也躺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这时光着身子小陈抱着裸体的小真走了进来,阿顺看到後马上对小陈使了眼色,小陈当然明白阿顺的意思,赶紧将小真交给他,因为小陈已经虎视眈眈的看着床上的小如,而大师也开始换手,拉起躺在地上的淑惠往浴室走去。

就这样,3个男人在床上丶浴室及地毯上交叉的干着小真丶淑惠和小如,当然她们的淫屄也平均被射精了5次以上,也累的睡到晚上10点多才起床,还是电话直响才吵醒了她们,原来是小如的妈妈打来的电话,淑惠赶紧说平安符早就拿到了,因为自己在洗澡,小真和小如看电视看到睡着,所以没注意到电话声,也赶紧告诉许妈妈说小如马上就回去了。

大师立刻从皮包里拿出一些符咒交给了淑惠和小如,并告诉她们符咒的用法後,并略带话意的叫她们有空要常去道场打坐,以增加内力与磁场,大师一行人也满足的打包离开,在走到大门遇到管理员李伯,李伯也问到说:「要走了,怎麽忙到这麽晚。」大师丶小陈和阿顺也没回答,只是满意的露出了微笑就离开了,看在李伯眼里直觉那是淫笑,当然也八九不离十的猜出是什麽事,这时李伯抬起头往楼上小真的住处看着,不自觉的露出相同的淫笑。

 

上一篇:被损友轮奸的14岁小女友(小猫)

下一篇:难以启齿的红杏出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