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诱奸小说 » 地铁站诱奸姐姐

地铁站诱奸姐姐

地铁站诱奸姐姐

姐姐叫若言,今年27岁,确切地说应该是我表嫂,因为家人都说称呼姐姐亲

切点,所以我一直喊若言为姐姐,姐姐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主管,因为到北京出

差,顺路过来看望一下我。知道这个消息,我内心一阵狂喜,因为姐姐是个小美

女,皮肤很白皙,精巧的瓜子脸上一双忧郁的大眼睛,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一

头亮丽及腰的长发,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修饰,只是别了一个简单的发夹,最关

键的是姐姐的身材,虽然不是北方的高挑型,但却是标准的S型,纤细的柳腰,

丰满的双乳,修长的美腿,典型的江南美女,和表哥结婚後更透出一股成熟的少

妇风情之前我一直喜欢看性骚扰类的文章,经常看着别人在公交车丶火车上可以

做的那些事,总是让我无限遐想和期待,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艳遇,因为北京

总是会遇到高峰期坐车,很多公司的白领美女也挤在人群中,总有控制不住内心

  的欲望想去YY一番…

  机会终于来了,因为我心中仰慕已久的姐姐,终于要来北京了,周五下午跟

领导请了半天假,特地回家换了身休闲服,顺道买了束玫瑰提前半个小时到了火

车站。顺便提一下,我今年25岁,身高183CM,父母赐予我一副俊朗的面孔和健

硕的身材,由于喜好篮球运动,大学时就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各系都有钟情

与我的美女,也曾结交过几个校花级别的女孩,毕业後的由于种种原因都分手了,

自从进入中关村IT行业後到现在已经单身大半年,姐姐的到来无疑是我平淡生活

中的一抹重彩!

  火车到点约5分钟後还没看见姐姐,于是给姐姐发了个信息,但是半天没回,

人都下完了,我望眼欲穿。突然感觉有人拍了下肩膀,回头一看,一阵惊喜。姐

姐正笑吟吟的站在我面前,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女,黑色无袖的雪纺的上衣,

衬出姐姐莲藕般的胳膊,似乎隐隐能看到里面黑色的抹胸。下身着一条深蓝色牛

仔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肉色的丝袜,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基本上跟透明的

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一番,披着长发,脚上穿着一双昂贵黑色的高跟鞋,

整体造型简单而时尚,心中忍不住赞叹,看多了嫣红柳绿,这才是人间极品~

“嗨,表弟,好久不见!”若言见我盯着她看着半天,连忙提醒我。

  显然失态了,连忙掩饰下,拉着行李箱就赶紧下了地道。

  “姐姐,这次来北京住多久啊?”

  “看公司安排,事情办完後大约留叁五天游览一下差不多就回去了到时候妳

要做我向导啊”呵呵,我一阵窃喜,若言最少留在北京一个礼拜,我和她亲近的

机会岂不是大大增加。

  “赶紧走吧,不然一会人多了,地铁太挤!”

  其实我是心想赶紧走,不然一会人太多,生怕美貌的姐姐在地铁上被人吃豆

腐。我都没碰过若言,岂容他人觊觎。终于进了北京站地铁,幸好,人不是很多,

不过已经没有座位了。我找了个靠中间的位置。让若言扶住栏杆,我站在他旁边

从侧面看着她,只能用美来形容,盯着姐姐的领口时不时的还可以看见里面的胸

罩,似乎蕾丝边的,姐姐雪白的胸脯中间很明显一道沟壑,看的我心经荡漾,下

身渐渐硬了起来,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只好吸气提臀让下面显得不是很明显。

  最要命的还不是这,因为下一站是建国门站,很多人会在这转车,从窗户上

就已经看见外面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门一开便涌上了车。姐姐实在穿的太惹眼

了,立马就看到有个男的一上车就盯上了姐姐,目光充满了的欲望,不停的往里

挤,就差一点就挤到姐姐的後面了。我一个侧身,站在了姐姐的後面,把我的位

置让给了他,因为前面有人坐着,所以这哥们也就只能目光不停的杀我,我用胜

利的笑容回击了他的愤怒的目光。姐姐似乎也发现了旁边的色男,诱惑性的朝他

笑了一笑。

  站在姐姐後面,准确的说是贴在姐姐的後面,由于人太多,只能这麽尴尬的

站着。时不时的还能闻到姐姐头发里散发出来的香味儿,由于是夏天,衣服穿得

很少,而且姐姐穿得是超短裙跟丝袜,当我下面贴到姐姐臀部的时候,能明显的

感觉到姐姐臀部的弹性。第一次跟姐姐贴的这麽近,不由得的心跳开始加速,呼

吸也变得急促,心不在焉的跟姐姐聊东聊西。似乎姐姐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微

微的侧了下身体,本以为姐姐是为了躲开我,没想到却是让我刚好顶到了姐姐的

臀沟,姐姐似乎还无意中的向後面靠了一下,继续漫无边际的聊天。

  我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的欲望,开始将手慢慢的贴在姐姐的屁股上,

若有若无的试探着姐姐,还不时的将自己呼出的热气喷到了姐姐的耳朵上,姐姐

感觉到我的变化,耳朵已经开始越来越红,呼吸也急促,伴随的是双峰的此起彼

伏。姐姐开始微微的往後靠,似乎鼓励着我去摸她。我的手颤抖的摸向了姐姐的

臀部,微微掀起了姐姐的裙子,摸向了丝袜。手感超好,也超刺激,我已经听见

了姐姐急促的呼吸声,我于是将手探向了姐姐的裆部,没想到的是姐姐的丝袜竟

然是免脱型的,我轻声的对着姐姐的耳朵说,姐姐不乖哦,勾引弟弟。姐姐羞涩

低下头,小声说妳姐夫非要我这样穿的,我胆子大了起来,手更加肆无忌惮的游

离在姐姐的屁股上,更让我意外的是,姐姐不仅穿得是免脱型的丝袜,还穿着丁

字裤。我用中指在那个线上来回摩擦,到了菊花的位置时,会稍微用力的按下去,

能触碰到菊花,但是很快就离开了。稍微往前探了下,摸到了姐姐的小穴,可以

说现在已经是个潮水洞了,已经能明显的感觉的,流出来的液体已经浸湿了内裤,

准确的是说那两片布,手指在两片布穿了过去,插入了湿热的洞穴门口,并没有

深入便匆匆的撤回。如此这般来回摩擦,已经让姐姐招架不住,开始颤抖,于是

贴着我偎依在我怀中。我用略带爱液的手指去抚摸屁眼,来回几次,屁眼也和阴

到一样湿润了。而这时,姐姐也将手背到了後面,隔着我的裤子轻轻的抚摸的着

我的硬物。

正当我怀抱美女享受的时候突然姐姐扭过头来说,我要下车,哪儿有洗手间,

我只好停下手中的侵犯,在雍和宫站下车了。领着姐姐到了洗手间门口,姐姐说

:“妳等我下一下”,我见这个洗手间比较隐蔽,念头一动便尾随姐姐跟了进去,

里面果然没人,我一把搂住姐姐,迅速吻住姐姐的香唇,“唔~~~唔~~”姐姐的

挣扎更加激起我的欲望,我腾开一只手抚摸起她的双乳,姐姐在我的热吻的攻势

下,慢慢的软在我的怀里,我反手关上门坐在马桶上,将姐姐抱在我怀里,温柔

的吻着姐姐的耳垂,姐姐呼吸的香气恨不得我将其吻遍全身,“啊~”姐姐娇声

的轻叹了一声,我又激动起来,舌头在姐姐的口腔里搅动起来,另外一只手轻轻

的揉搓在姐姐的阴蒂上,手指慢慢的插入阴道抽差起来,姐姐已经开始享受这种

被蹂躏的快感,很快我的手掌上就满是姐姐的淫水,我按捺不住解开了我的裤子,

还没等姐姐反应过来,已经将我分泌出了不少液体的硬物塞进了她的嘴巴,瞬间

快感传递到了全身。被情欲弥漫的少妇就是不一样,已经开始沉迷在这种淫秽的

气氛中,舌头不停的围绕着龟头旋转,时不时的用力吸一下,再用舌尖去舔一舔

马眼,爽的我差点喊了出来,快感是一浪高过一浪。

  若言!我直接轻呼姐姐的名字,站了起来,扶住姐姐的後腰将她被对向我转,

挺起青筋爆露阴茎对准湿润的阴道插了进去,因为小穴已经很湿润了,再加上穿

的是免脱的丝袜跟内裤,更是刺激了我的欲望,我双手抓住姐姐的臀部开始向前

挺入,看着我的阴茎在两片阴唇中间穿梭,我开始放慢了节奏去欣赏这一美景,

姐姐发现我动得慢了,开始扭动自己的小蛮腰,口中娇斥着~不要停好不好?我

忍不住想逗弄姐姐一番,若言想要是不是?那妳应该喊我什麽?姐姐涨红了脸~

亲亲老公~插我嘛~我开始九浅一深的插向阴道深处,粗大的阴茎时不时的撞击

着子宫口,姐姐每被我插一次深处都深深的吸一口气,乳房随着我抽插还不时的

荡漾起来,,由于在公共洗手间姐姐怕被人发现,总是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

己的呻吟声传出来,只剩喉咙里微微的嗯啊声。那我又如何肯放过这麽好的机会,

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使劲的撞击着姐姐还被丝袜包裹的屁股,而且还将一直

手指插进了姐姐的屁眼,虽然姐姐通过扭动屁股来逃避,但是我怎麽可能这麽久

放过这麽好的继续我的抽插。手指已经插进去大半根了,抽擦的过程中,我转动

着自己的手指,时不时的能从肉壁上感觉到正在小穴里手指转动的速度也在加快,

我抽插了约叁百馀下,姐姐口中忍不住发出淫声荡语~啊~亲亲弟弟,好舒服啊

我要妳插我~突然感觉姐姐阴道一阵收紧姐姐趴在水箱上的手抓的更紧,姐姐的

两腿开始颤抖,。後背也随之紧张了起来,几秒钟後我插在阴道里的鸡巴感觉像

被水母吸住了一般,紧紧的热热的暖流一点点溢在龟头上,我忍不住打了个机灵,

抱住姐姐的屁股疯狂的插了起来,卵蛋啪啪的打在她的外阴上,姐姐忍不住大声

的淫叫了起来,啊哥哥妳的好大插的我舒服,不要停我要高潮了一瞬间我用尽全

身力气像阴道最深处挺进,~啊~我浑身颤抖了一下,,我连忙抽出鸡巴,姐姐

瘫软在地上,大量的精子喷勃而出。全部射向姐姐的迷茫的脸庞上,挂在嘴角边,

看着这淫荡的一幕,我心中一阵悸动,搂住姐姐,擦拭着她嘴角的秽物,柔声说

:若言对不起~发出淫声荡语~啊~亲亲弟弟,好舒服啊我要妳插我~突然感觉

姐姐阴道一阵收紧姐姐趴在水箱上的手抓的更紧,姐姐的两腿开始颤抖,。後背

也随之紧张了起来,几秒钟後我插在阴道里的鸡巴感觉像被水母吸住了一般,紧

紧的热热的暖流一点点溢在龟头上,我忍不住打了个机灵,抱住姐姐的屁股疯狂

的插了起来,卵蛋啪啪的打在她的外阴上,姐姐忍不住大声的淫叫了起来,啊哥

哥妳的好大插的我舒服,不要停我要高潮了一瞬间我用尽全身力气像阴道最深处

挺进,~啊~我浑身颤抖了一下,,我连忙抽出鸡巴,姐姐瘫软在地上,大量的

精子喷勃而出。全部射向姐姐的迷茫的脸庞上,挂在嘴角边,看着这淫荡的一幕,

我心中一阵悸动,搂住姐姐,擦拭着她嘴角的秽物,柔声说:若言对不起~

 

上一篇:制服诱惑

下一篇:办公室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