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诱奸小说 » 赤裸催眠

赤裸催眠

赤裸催眠

我叫佩佩,是个45岁的家庭主妇,老公长期在大陆工作,在香港就只有我和儿子一起住。我身高五尺一吋,110磅,有点胖,但三围却是38E丶28丶36。非常肉感,又白又滑。

平常的我是个老老土土的主妇,一生人从没做过任何大胆的事,就是去游泳也是穿一件头的泳装,上身像T-shirt下身像短裤的款式。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竟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在人前,甚至是公众场合上彻底暴露自己,让无数的眼睛注视着我的身体,就像是X光,将我全身照得透彻,无遮无掩,没有任何部份可以躲藏,我想那种感觉是一种释放和放松,或者就是自由吧!

我儿子一定不会让我这样做,但我发觉我25岁的儿子倒喜欢看别的女人的裸体,我知道他的电脑中收藏了不少数量关於女人露出的相片和影片,他没有跟我说,或者怕我知道骂他,他又何曾明白他的妈妈我竟有暴露的倾向呢!

我这个想法越来越浓,终於忍不住跟好友美莲说起。

美莲是我的好友,47岁,身高四尺十吋,娇小形,三围是32C丶24丶34。从来都有很多鬼主意,无论我做什麽,她都只会替我想法子。一天,她跟我说她有办法让我完成梦想,就是我假装被人催眠而做出种种我想做的事情。我听了很是兴奋,但找谁来扮假催眠师呢?

最後是我和美莲商议找她的的儿子Jack帮手,我说:「今次算是先便宜了你儿子啦!」

「看在你的脸上,我会跟他说只可看不可动啊!」美莲撇撇嘴说。

一个周末的晚上,美莲和她的儿子Jack来到我家作客。我儿子跟美莲儿子Jack因我和美莲是好友也熟稔起来,每逢我们四人聚会,两个大男孩都喝得有点醉醺醺,天南地北,乱吹一通,但又十分开怀。

「你听说过催眠术吗?那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几句咒语,可以立刻让一个彪悍强壮的汉子在你面前俯首示弱,也可以让一个温文尔雅的家庭主妇变成不知廉耻的荡妇……」Jack端着酒杯,夸张地挥着手说道。

「关於……催眠……我好像听说过,记得前几天看过一则消息,说是……意大利一个男子催眠了超市收银员,当着她的面拿走了800欧元。那收银员事後说,当时她好像处於恍惚状态中,不知道那个男人干了什麽……我还一直想,难道真有这麽神奇吗?」儿子显然有些喝多了。

我和美莲只在旁听着,让两个男人互相吹牛。

「那当然了,据说那个义大利男子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呢!那家伙不但在瞬间催眠了那女收银员,而且给她洗了脑,让她根本无法回忆起他的相貌特徵丶说话口音什麽的。虽然有监控录像,但那男子显然是化了装的。」Jack接着说道。

Jack看着我儿子频频点头,接着再说道:「不瞒你说,我曾经跟高人学过催眠术。一般情况下我不露,可是如果谁要惹了我,我几下就把他弄得神魂颠倒,让他做什麽他都不能说出个『不』字!」

「呵呵……还真没看出来,以前没听你说过的,你真的会催眠术?我怎麽一直都不太相信有那麽神奇……的东西。我……是搞技术的,就相信唯物的东西,你那东西太唯心了,看不着……摸不到的,谁相信啊……」儿子真喝多了,结结巴巴地说道。

「总之信不信由你吧,一个人如果被催眠了,我叫他做什麽他就会做什麽,甚至叫他做一些平时肯定不敢想丶更不敢做的『贱格』事情,他也会照做的,这就是催眠术的神奇力量。」Jack说。

「好呀,你来表演一下。」儿子说。

「那我把我妈妈美莲催眠一下,让你开开眼界。」Jack说。

「不行,那是你妈妈,搞不定你们两人串通。」儿子说。

「是啊,我们是串通啊!」美莲故意的说。

「那你把我催眠。」儿子说。

「呵呵,催眠後你什麽都不知道了,等你醒了可能还是不相信我的话。」Jack说。

「这也是,不如你把我妈佩佩催眠吧!」儿子说。

「哎呀,你们聊你们的,怎麽又把我拖下水呀?」我说。

儿子醉眼朦胧地对我说道:「你就看看他是不是在吹牛。」

「如果我把佩佩催眠了後,我叫她做什麽,甚至叫她做一些她平时不敢做的『贱格』事情,你不会反对吧?」Jack说。

「当然不会反对啦!我倒要看看你那催眠术的神奇力量呢!做平时做的事有什麽奇,要做就做尽些,一定要妈妈一生人想也没想过,更不可能有胆做的事!」儿子说。

「呵呵,佩佩是不是怕了我儿子呢?不敢让我儿子把你催眠,是不是怕被我儿子催眠後说出呀伦(我儿子的名字)不知道的事情呢?」美莲刻意拨火地配合着说。

「我怕?怕什麽?好吧,那我就看看Jack怎麽出丑!到时候你的催眠术在我身上不起作用看你怎麽说!」我说。「做就做尽一点,要不是不能证明你真的行!」我进一步把自己推向不能回头的深渊。

「那好,我们去客厅的沙发上,我给你们表演催眠术。」Jack说。

我们去到客厅,我坐在沙发上,Jack对着我坐,美莲和儿子站在他背後。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Jack问。

「开始,开始啊!」儿子急不可待地说道。

「好的,佩佩姨,你也同意开始吗?」Jack看着我问道。

我看看着他,又看看美莲,点点头说:「嗯……」

「好吧,你一定要集中精力,不要胡思乱想,不要有杂念,看着我手里的一圆硬币……」说着,Jack从口袋拿出一个一圆硬币,他把硬币竖在我的面前。

这时Jack很严肃地对儿子说:「人一旦被催眠了,在没有按照正常程式唤醒之前,任何外界的干扰都可能给她带来心理和身体的伤害,所以在整个过程中你不要说话,也不要随便行动,你一定要保持沉默,不管出现了什麽情况,你都不要擅自行动,不然,破坏了催眠程式,会对佩佩的身体和心理造成伤害,你明白吗?」

儿子很紧张地点点头。

「佩佩,现在,你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手里的一圆,使劲看着它,你想像它是一座墓碑,在墓碑後面有躺在地下的那个人的全部生活经历,他是个什麽样的人呢?他和你有什麽样的关系呢?你好好的想想,集中精力想,很好,很好……现在你慢慢地仰靠在沙发上,慢慢地闭上眼睛……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你还能看到东西,你看到了吗?你看到自己和墓碑下的人一起在海滩漫步……他就是你前世的爱人,对了……」

我依照Jack的说话,把身体慢慢地仰靠在沙发上,并闭上了眼睛。

「阳光丶沙滩丶海浪……你在冲凉房,要冲凉了,你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好,很好,慢慢地脱下来……」

我慢慢地解开衣裙的扣子,敞开了衣服的前襟,我只穿着乳罩和内裤的身体暴露出来了。

儿子吃惊地看着我的动作,他有些不敢相信,我在他心目中是个平凡老土的师奶,老实的衣着,可以说是太太太密实的,一点性感些的衣着和动作也没有。

儿子看看Jack,Jack则一脸严肃的表情,并严厉地对他摆了摆手,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

美莲心里则在发笑。

「好,很好……现在请你站起来,慢慢地站起来,把裙子脱掉……对,对,很好,现在把乳罩脱掉……对,就是这样……好,很好……现在,把你的内裤也脱下来,你要去冲凉了,所以要脱光才行……好的,很好……」

我依照Jack的说话,把衣裙丶乳罩丶内裤统统脱掉,我一丝不挂地站在自己的朋友和儿子的面前,毫无羞耻地展示着自己白皙丶成熟丶性感的裸体,我的乳房丶大腿丶阴户完全无遮无掩地裸露出来,我感到我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我的下体也在慢慢地湿润着。

儿子吃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一生保守丶矜持丶害羞的妈妈怎麽就敢在别的男人面前这麽大胆地暴露身体呢?真的被催眠了?!

「哗!怎麽...?Jack,可以再做些『平时一定不会做』的事情吗?难以至信!!」儿子说。

「好!佩佩,现在你转过身,手撑在茶几上,撅起屁股,对,就是这样,张开两腿,把屁股对着我们……对……让你的阴户和肛门完全展露出来,让大家好好欣赏一下……对,就是这样……」

我完全依照Jack的说话去做,把自己最神秘的地方完展露了出来,一生以来,就是老公也没看过我这神秘的地方,我看见Jack的裤裆开始有些变化了。其实自己这样暴露着自己的阴户,内心也感到有点羞耻,但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若无其事地像真的被催眠一样,任由Jack和美莲看着自己的阴户。

我看见儿子的脸转红,我想要他让自己的妈妈最神秘的地方这样展露给别人看,他会有些不太愿意吧!但碍於Jack曾说过,干扰催眠会令被催眠的人受到伤害,儿子也不敢乱动。

这时Jack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丝不挂的我,我也给他看得有点不自由,但不能表现出来,心里跟自己说:『看吧,看清楚我无耻下贱的身体吧!』我感到自己开始有点亢奋了。

「佩佩,现在你走到露台去,站在露台的最外面,分开腿,把自己的阴户展示给楼外面的人看。」Jack一点也不留情。

我依照Jack的说话做,站到露台的最外面,分开腿,把自己的阴户尽量向外展示,一点羞耻心也没有。

「好……很好,站出去,对……慢一点,把双腿分开……好,就这样站着……再贴进栏杆一点……」

我家住在低层三楼,窗户的外面是一条大街,下面有车站,对面楼也很近,约只有20多尺,如果外面的人已开始注意到了,肯定能看到我的裸体,而左邻右舍都有露台,也同样看到我的裸体。想到这里,内心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全身打震,一念之间我很想退缩,但我内心一直强迫自己继续把这游戏玩下去,我不能让自己回头。

儿子完全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毕竟我是他妈妈,他绝对不希望我的身心受因为他破坏了催眠程式而到任何伤害。所以,他只能呆呆地看着我在露台展示着自己的裸体。

站了十几分钟,Jack又发出了新指令:「好了,佩佩,你回来吧……现在,你去打开门,到便利店买两瓶啤酒,我要和你儿子再喝一次。」

我依照Jack的说话,走到门口,打开了门走到走廊上的时候,儿子竟赶快跑过来把我抱住了。

他一边阻止着我,一边转头对Jack说道:「不要,不能让妈妈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出去啊,别让她在出丑啊……最小也给妈妈穿上鞋啊!」

我听了儿子的话,内心说:『呸!你死色鬼,看别人露出就那麽得意,自己妈妈露出那麽紧张,我偏要到街上露出我的裸体!』

「你疯了吗?你不是让我向你展示催眠的魔力的吗?哎呀,你这样打断了催眠的过程,唉!将来你妈妈的身体或者心理出现什麽问题,我不能帮你啊!」Jack很严肃地说。

我听了Jack的说话,便两眼一瞪,作势昏了。

美莲见状,大叫一声:「哇!佩佩昏啦……」

儿子一听之下,连忙抱着我走到沙发把我放下,他不知所措地望着Jack和美莲。

Jack走到我身旁,伸出手掌在我裸体上方来回摆动着,嘴里念念有词:「佩佩,不要紧张,刚才出了点小意外,现在你按照我的指令慢慢地站起来,好,慢慢地……」

我依照Jack的说话,慢慢地站起来。

「刚才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你妈妈的心理状态,现在如果不认真对她进行调理,她醒过来後有可能精神抑郁,更严重的话还有可能精神失常自杀,所以,我现在要对她进行调理。这次,你绝对不允许再像刚才那样的行动,否则,你会变相令你妈妈死亡的,明白吗?」Jack对儿子说。

「如果你不想害死你妈妈的话,你便老老实实的待着吧,千万不要再乱动了!现在已不能回头了!」美莲小声对儿子说。

儿子这回战战兢兢地点头。

「佩佩,你听着,现在你只穿上一件风褛和门口的一对5吋高跟凉鞋出门,走到地铁站,你带着蓝芽对讲机,我通过对讲机给你指令,明白吗?」

我点点头,便依照Jack的说话,身上只穿上一件风褛和高跟鞋,耳上带着蓝芽对讲机便出门。他们三人跟随在我的身後。我的心情好紧张丶好兴奋,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露出游戏终於来了。

我打开门离开家,走到街上,步向最近的地铁站。来到月台,人流不算多,但好多人都看着我,因为我的风褛长度仅仅盖过屁股,两条大腿是完全暴露出来的。

我之前的半生人都未做过这种事,未试过露出这什多,我下面湿透了。

Jack当着儿子面前打对讲机给我指令:「佩佩,你走到列车最後一个车厢,把风褛前面打开。」

我依照Jack的说话来到最後一个车厢,把风褛前面打开,露出我的乳房和阴户来。车厢里的人不多,他们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没有人出声,他们只在看着我露出的身体,我没有动,任由他们视奸我裸露的身体,有些人还举起对讲机拍照。

「佩佩,你在美孚站下车,往西铁方向的路线走,风褛不必拉上,继续露出你的乳房和阴户。」

我在美孚站下车,依着转西铁的路线走,上了电动电梯,那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Jack来电指令:「佩佩,你把风褛脱下,丢在地上,然後全身赤裸走到西铁的月台上去。」

我把风褛脱下,全裸走在长廊上,全身就只有一对5吋的高跟鞋,久不久会有乘客迎面而过,我看到他们惊讶的目光,但他们的目光仍然不会放过我的乳房丶阴户丶大腿。这个路程相当的长,又会经过几间店铺,沿途的行人都向我的裸体行注目礼,有些人特别从後赶过我,然後回头看我的裸体。

我来到月台,Jack指令我上了往红磡方向的列车,并要在车厢中间分腿站着,不可坐下。

我全裸站在车厢内,全身上下无遮无掩,彻底地任由车厢内的人欣赏我的裸体,有些更用手机拍摄我的全身。我完全任由他们看个够,我更挺起一双自豪的乳房,张开我修长的双腿,露出阴唇和耻毛来,我心想:『看吧,你们看个够吧!拍照吧!拍片吧!所有都传上网吧!』

此时车厢里的乘客不多,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我的裸体上,我看到他们的目光不断在我的乳房和阴户来回,当那些目光横扫过我的身体时,我心头打震,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冲击我的心坎。

Jack又来电指令我转车到佐敦站下车,并在裕华出口返回地面大街上。

我离开车厢,走到月台上层,步行穿过绿区,途中行人不继注视我的裸体,我全身肌肤每一寸都给人看个清光,每一次的目光撗扫我的裸体,都有一种电流冲击我的心,我感到我的下体越来越湿了。

来到往中间道的升降机,同时乘搭升降机的,除了Jack丶美莲和儿子(他们扮作不认识我的)之外,还有两位男士,我们六人使升降机的空间很挤拥,那两位男士近距离地注视着我的裸体,我感到他们下体已有些变化,而我的心跳得很快。

出了升降机,两位男士还回头多望我的裸体几眼才好像有点不舍地远去。

这时的我全裸一丝不挂的呆呆站在街头,任由途人看着我的裸体。刚才在地铁站和车厢内的裸露,那种羞耻感觉被内心的兴奋所替代了,还不觉怎样,现在全裸站在街头上不动,任由途人看光自己的裸体。他们可以走近我,把我由头到脚丶左右前後地看,突然感到阵阵的羞愧感觉涌上心头。

儿子和Jack丶美莲一起站在不远的一处看着我一丝不挂的站在街头上。我看见儿子的表情有点焦虑,但好像又带点兴奋,也是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在公众地方暴露着身体,任由途人看光,我想他的内心一定有如打翻五味架一样的了。

我站在街头十来分钟,任由自己的乳房丶乳头丶大腿丶臀部丶阴毛完全清晰地裸露在途人眼中。我感到自己的乳头有点硬,阴道有点湿,我竟不自觉地挺起两个乳房,大大地张开双腿站着,弯下腰来,手按膝盖,让阴唇和肛门清晰地暴露出来。

我马上被街上的行人围上,手机丶相机的闪灯闪过不停。

「拍吧!多拍一些吧!今晚就全都上专到网上,我已不能回头了,拍啊!」我一面想一面竟高潮了,在众人面前潮吹了。

这时儿子和Jack丶美莲走来,Jack拉着我对我说:「回家去。」儿子即时招手截了一辆的士,车门打开,美莲推了我上车,接着她上车坐在我身旁,然後是Jack,儿子则坐在司机旁的座位。

的士司机看见一名裸女在车厢内,由於还有三名乘客,他不好有什麽说话,只不断从倒後镜望着我的裸体。我给司机看着自己的裸体,我的兴奋还未完结。

车子到了,我们下车,我赤裸的走向自己的大厦,那时已是很夜了,都没几个人。来到大厦的闸门,我们进了去,我看见平日的保安员德叔望着我全裸的身子目瞪口呆,我故意正面地对着德叔,好让我的乳房丶乳头丶耻毛丶阴唇给他看得一清二楚,但见他的视线在我的乳房丶阴毛来回打量。

其实自己的裸体无遮无掩地给熟人看着,我的内心仍有一丝丝不好意思的感觉,但自己又喜欢自己的裸体无保留地给人看,我只好像无意识地两眼直视,任由德叔我裸体的视奸。

很快我们进了升降机。我不知道我赤裸在升降机内的录像会不会被保留给许多人看到呢?

回到家,Jack指示我坐在沙发上,他对儿子说:「麻烦了,伯母出事了。」

儿子紧张的问:「怎麽样?」

「根据我的观察,由於你今晚冲动的行为已影响了伯母,她就算在催眠的状态中也会不受控制地做一些超越我指令的行为,连我也控制不住。」

「那怎麽办?」儿子一脸惶恐。

「我尽力而为,看看如何。」Jack面向着我,说:「佩佩,你现在慢慢地放松……放松……你听到我的说话吗?」

我点头示意。

「好,佩佩,你现在听着,一会儿当我说『荃加福禄寿』,你便会醒来,醒来之後,刚才发生的事你会完全忘记。知道吗?」

我语调呆板地说:「知道。」

「唔,好,你知道以後在家里是怎样的衣着?」

「以後我在家里是一丝不挂,全裸的,只穿上高跟凉鞋。」

「那你上街时会穿怎麽样的衣着?」

「我上街时穿的是性感暴露的衣着。」

Jack对儿子说:「看来伯母还会不定时出现『自我催眠』状态,连我也控制不住了。」

「那怎算好?」

「那你以後不要再刺激她了,当她在催眠状态下所做的行为,你要顺着她,她在暴露的过程满足了,就自然会清醒的了。」

Jack转过头来对我说:「以後当你听到『SexandtheCity』时,你便会进入催眠状态,直至回到家里你才会清醒过来,但你会忘记所发生的事,明白吗?」

我语调呆板地说:「明白。」

「好,你现在慢慢躺下,闭上眼睛,很安静的躺着,放松自己,放松……」

我依着Jack的说话躺下,闭上眼睛。

「荃加福禄寿。」Jack说道。

我张开眼睛,望望四周:「刚才发生什麽事?我……记不起……呀!!!!为什麽我没衣服的??」我扮作紧张地穿回衣服。

儿子走过来抱着我:「没事……没事……」

这时美莲和Jack也告辞离去。

我问儿子刚才发生什麽事,他只说没什麽,只不断抚摸我的娇躯和吻遍我全身,最後终於忍不着把我操得天翻地覆,儿子打破了乱伦的道德,把我强奸了。我当然没怪他,在被奸後还说,不知怎的,心中感觉好多了。我在鼓励着儿子在我每次的『自我催眠』後都要把妈妈操上一次。

第二天,美莲在电话里告诉我,我儿子看着我全裸的在街上和地铁里,表情无奈,他不敢阻止Jack,但面色又红又热。我想儿子是又爱又怕的了,嘿嘿,下一次来个猛一点,在街上被强暴才够刺激!

 

上一篇:借妻

下一篇:新生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