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诱奸小说 » 春药强奸

春药强奸

 春药强奸

我已是一个大学生,已过了合法年龄可以做,不过暂时没有机会。

机会就来真的来。这是某一天,我约了某女同学上我家做Project,是关於性的。为了隆重其视她的来临,我把曾在网上订购的催情液在饮料中。再燃点一些催情香薰,这些要与催情液共同使用,才能发挥用处。就在此时,天下起雨来,电话也突然响起,一接便听到一把甜美的声音:「文,我是阿玲。你的家有没有合我穿的衣服......我弄湿了......只要不要太窄就行了......」听毕,便交代了一会就挂线,我的老二就昂然举首,想像这美人待会会以甚麽姿态来。不过我当然不会只在白等,我把握时间将一些催情膏药涂在毛巾丶外衣丶甚至内衣(内衣下重药),幸好我家有姐姐,所以才有一些较少女的衣服,亦幸好她们和爸妈出了远门。

  隔了一会,阿玲来到。一打开门,就看到她全身也湿途了,恰於出水芙蓉。她的白衬衣和白裙也湿透了,把她的粉红色胸罩及内裤透了出来,看她的身材也有34C,臀部也很圆浑。当然我不是只顾在门口「扫瞄」她,而是让她进来,慢慢给我欣赏。

  我说一切准备好,她可以到洗手间淋浴更衣。她便说了句「谢」便进洗手间。我回到我房间,催情香薰香气充斥房间,对我来说,没有甚麽,只是一团香气;对她,呵呵!

  又隔了一会,阿玲出来。不知是我姐小胸小趸,还是她大。她穿起後,原全突出了她的身材,她看起有点不自然,我向她致歉,她没有气我。我就递上那杯饮料,她说味道不错,就把它全也喝了,那麽威力该也很强了!

  然後我们便做Project,不断说性,又看一些色情片及文章。在药液丶药膏丶香薰的影响下,她开始觉得身子好像很有需要,不断地动;面色泛红;我也听到她的微弱喘息声。我问好要不要多杯饮料,她答要。喝了之後不久,药力加强,刚巧那时正播着一套色情片,内里的女角在呻吟,阿玲也开始情不自禁地微弱呻吟,又开始抚摸自己。这时候,我在她耳边「煽风点(欲)火」:「你看那女角多麽想要男人,不断在呻吟,你们是否这样的?」又吹了一些气於她的耳朵,由於药力是这麽的强,她的身体完全不听命她大脑的指挥她开始受不了,除了残馀的意志来叫「唔好玩」外,身体各部位都只任由性欲支配着行动,我又说:「你系唔想与我做?」

「啊啊啊……好……啊呀~~~不是……我不想……啊啊啊……不……我又想……啊啊啊呀……」她连说话都开始模糊不清了。她体内的欲火不单因为药液丶药膏丶香薰的关系而越烧越劲。我看在眼内,心里暗笑,盘算点征服呢只小羔羊!

我索性把她按在床上,她没有反抗,双手隔着衣服在她的胸部搓圆,她已开始闭着眼睛忘我地呻吟,愈来愈大;後来我索性脱掉她的上衣及胸罩,她的豪乳立刻弹出,尽情地搓,贪婪的吸吻,她愈来愈兴奋,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这时,我开始用我的老二隔裤磨擦她的阴部,她的浪声变得更大;我又把她的裤脱下,也把我的老二拿出来作更亲密接触,她愈来愈肉紧,竟然出现了潮吹,我给她弄湿了。

但我没有打算立即给她,反而要彻底打沈她残存的意识,我就托起她的豪乳,连带把夹在她的乳沟中我的阳具都托起,要她舔我的龟头,她喘着气,双眼无神地望着我的老二,我便一手继续玩弄她的乳房,一手扯着她的头发,头一扯下,她不得不为我舔龟头。

就在此时,我停下一切动作,她突然茫然一片。当我「想」整理好我的衣服,她无力爬过来吻我,便道:「不要......我要和你做......」她又主动为我脱衣服,大家脱光後,我就再按她在床上,疯狂地吻。并低头吸啜她的乳尖,不时更以牙齿咬扯,而另一只手则紧接着阿玲的阴部,并以中指突入阴道内,阿玲受着连番冲激不禁声泪驱下。我则继续以指头玩弄其阴核,阿玲乳香四溢,令我不禁一口咬下,我将手抽离她的下体,手上沾满了透明的液体,我将手拿到她面前:

 “我亲爱的阿玲啊!看看,这是妳的爱液。阿玲嘴里呻吟叫道:「咿…唔…咿…唔…」。并一手捉�我,疯狂地吻我。我示意她稍停。

我以舌头尝了尝,便把爱液尽数抹在我的阳具上,我的阳具比先前更大更直,看来是时候了。我将阿玲压在床上,并以双脚强行分开阿玲的一双美腿,双手则化为鹰爪抓着她的豪乳不放,手指则夹紧她的乳头,嘴巴则吻着她,舌头更伸进她的嘴内。阿玲双手紧揽�我,我的舌头则吸啜着她的香舌不放,阿玲的嘴腔内还残留着我的老二的气味,这却令我更为兴奋,我那八吋长的阳具已顶在阿玲的阴唇上,部份龟头更插进阴道内,看来炮台已经装好了。阿玲正陶醉在男女生殖器相互摩擦的快感中。

时机成熟啦!我在心里倒数:“五,四,三,二,一!”随之而来的便是奋力一顶,我的整条阳具无视阿玲阴道的排斥及逆阻,一下子就顶上了阿玲的花蕊内,并破了阿玲的处女膜,而我则痛快得难以形容。被我插击丶迫开阴肉丶直钻穴心,前後只是数秒的时间,阿玲根本就来不及有反应,她大声「啊」了一声後,好似从情欲的迷幻中清醒过来,但我已经把阳具在她阴道内倒抽一段距离,龟头再次直撞上子宫口了。

破瓜的痛楚使阿玲像疯了一样,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怎奈身体被我的压�,没有半点活动的馀地,而双手指甲则死抓�我背脊,令我背脊产生十个手指印伤痕,彷佛将痛楚宣泄给我。但伤痛并未为我带来痛楚,反而令我更加兴奋,更努力抽插。阿玲只有挺直身体,忍受着我在她身体上的第一次开发。

由於痛楚只系一个好短时刻,好快阿玲已经适应,并享受�随即带来快感。阿玲依着人类的自然天性在不停地叫床:「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呀~~~」而双手则在床边不停乱抓,似乎又阿玲正陶醉於男女交欢之中。

在上面,我的嘴贪婪的在她的两个乳头间来回吮吸,我真希望自己有两个嘴,那样就可以同时享受两个乳房了。在下面我的阳具已经齐根插入了,处女的阴道紧紧的摩擦着我的阳具,我龟头上的褶皱也在她阴道的内壁上来回摩擦,带来一浪又一浪的快感。

我一边抽插,一边抚弄阿玲大脾内侧的敏感神经,阿玲的肉壁紧紧包着我的阳具,抵抗着我的每一下攻击,而我的阳具却毫不理会,不断反覆进进出出,像打桩机一样越插越快,越插越深,越来越顺畅。阿玲下面的小洞就像一张小嘴,越来越烫,越来越湿滑,时不恃还收缩几下,像是在吮吸我。同时,阿玲的爱液就越多,但阳具与肉壁间根本就没有空间让阿玲的淫水排出,我就偶然把阳具拔出,阴道忽然而来的舒畅及空洞感,令阿玲泄出,喷出大量的淫液後,我即时再用阳具插进去,循环不断,令阿玲一次又一次的兴奋,一次又一次的泄身。

「我……啊啊啊呀~~~啊啊啊~~~」

在阿玲泄了十多次後,我决定不再无止景消耗能量,把鸡巴攻入阿玲的淫洞,即猛烈抽插阿玲,双手抓着她的腰,同时加强阿玲摆腰的幅度,抽插的激烈程度,旁人都可以从阿玲摇晃的乳房及被抽出的淫水水花看到,阿玲一边承受刺激与快感,一边攀上已不知是第几次的高潮。

「想了吧!终於又想去了吧!快快说『射死我吧』!」

阿玲这件荡妇在跟着大叫:「啊啊啊!射死我吧!射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射死我吧!」

我满意地说:「荡妇,真有趣,就射精给妳吧!我要妳这一生,体内都带有我的精液!」

「啊啊啊……射精给我……啊啊……射精给我!射……我……啊啊啊啊啊呀~~~」

我便将无数的精液尽数泄在阿玲的子宫内,连续的射精足足维持了四丶五分钟,数量多得由阿玲的阴道口满溢出来,而阿玲则无力地倒在地上,看着一切发生。我躬下身吻着阿玲的阴唇,将多馀的精液丶阿玲的爱液和处女的血丝吸了一口,便往阿玲的嘴内灌,而她亦只得把这些混合物全数喝下。

由於药力关系,阿玲这个小荡妇,拉�我做了很多次。而外面还是下雨,果真翻云覆雨!

  

  大约5小时後,药力开始散,我们才完事,雨也停了。由於她是处女,整张床又血又水。她这时才开始回复神智,对刚才所做的感到羞耻,边骂我「色狼」。於是我压她到墙角,边对她说:「你刚才不是要我和你来的吗?你不是很享受的吗?」她红着脸,边叫我走开。於是我又把她刚才她的呻吟声播放多一次(就是在假装「君子」时,开了录音机)。她一边听,一边庛到无限的羞耻,於是我又和她干多一会,我要让她知道:这耻辱是她自取的!这次她又情不自标地呻吟,应该是那种药的「後遗症」,纵管她有「理智」,但一遇上「性」,她的身体就非常有需要。所以,她渐渐由抗拒转为主动,我们再干多一小时。

  干完後,她不再怨言,只是穿好衣服就走了。在往後的日子,除了做Project的时间,乘机和她干(多是我挑起她的性欲),後来大家也没有相见,但听说她遭人说她「荡妇」。

 

上一篇:火车上狂插阿姨

下一篇:金瓶梅淫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