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武侠科幻 » 霸武邪皇传

霸武邪皇传

 霸武邪皇传

第一章 心湖春色

  长安鸣玉山心湖别栈金碧辉煌的宫室内,垂挂着重重的粉色薄纱,由外望向内,透过这重重纱幕依稀可以看见,内室有一个巨型的紫檀木床,床上一顶四角饰有锦绣的白色轻纱大帐。

  透过这几乎透明的纱帐,只见帐内此刻正交织缠绵着一男二女,三具白生生的肉体,伴着一声声丶一阵阵荡意撩人的春吟,勾人心魄。

  突然,一个十四丶五岁年纪的少年,悄然摸进这宫室里,灵巧的把身体掩进一边廊柱的阴影里,一双灵动的眼睛专注的盯向大床,双目异彩连闪。

  这时,床上三人中,已经有一女到了关键时刻。

  「喔……师……爷……爷……」一声高亢的女声响起。

  「我……我,好快乐……唔……」

  大帐内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体伏趴在身下男人的身上,娇喘着。

  「师爷爷……妮儿……又丢了……」

  「呵呵,能在老夫的身下熬过千抽之数的,已经是天资奇特的了,小妮子不知足呐……」一个男声道。听他语气明明自称老夫,可声音却是如此的年轻,充满了异样的诱惑力。

  忽然,又一女声呻吟般的道:「师尊,妮儿年小,却是个中楚翘,在师尊的调教下,前途无量呢!」语气内有几分羡慕,有几分怜爱。

  男子呵呵一笑,「现在师尊可要怜惜我的好徒儿了,来,好宝贝!」

  只见帐内人影交错,本来趴附在男人身上的女体翻下来,躲入被中,而另一个修长的女体重新和男子交合起来。

  那男声又起:「湖儿,切记口诀,不可操之过急……咦?……湖儿……这一段时间修为有所长进,为师到要好好领教了。」

  「师尊,湖儿前不久得了一段『姹女功』的修炼口诀,今日且为师尊效劳,哦……师尊,你的东西怎麽……一下变的这麽大?」

  此刻,躲在廊柱後的少年耳听这靡靡之音,也不由全身火热,伸手探入自己的袍内,松了裤带,一把抓住自己的小弟弟上下套弄丶撸动起来。

  再看朦胧的大帐内,男子突然坐了起来,变原来的女上男下为跪姿,双手托住女体的肥臀,将对方两只小脚盘在自己的腰间,开始剧烈的突刺,顿时女人的呻吟加剧。

  「啊丶丶师尊丶丶湖儿丶丶哦丶丶好,舒服丶丶呜呜丶丶」

  随着男子的臀部的此起彼落,大帐也剧烈晃动起来,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唧唧咕咕水声和啪啪作响的撞击声。

  廊柱後的少年鼻息开始浓重,面色潮红,看来业已达到性欲的顶峰。

  良久,帐内女子湖儿忽然发出一声长吟:「喔……」

  接着帐内的晃动静止了,这一瞬间,偷窥的少年也停止了套弄自己的鸡巴,身体筛糠一样抖了起来……

  在半盏茶的时间内,帐内毫无动静,少年也从射精的高度快感中醒了过来,正准备悄悄溜走,忽然内间床上的大帐呼啦一声被打开,首先探出一双比羊脂白玉还要光洁白皙的玉臂,接着从帐内露出一张黛眉含春丶宜嗔宜喜的芙蓉面来,这女子满面春情,高潮的馀韵犹存,钗乱髻横,说不出的娇娆动人。

  只见这女子挂起帐钩,然後慵懒的伸了个优雅的懒腰,大张的双臂丶挺直的腰躯使得小小的胸衣裂开来,啵的一声,两个白如玉碗的妙乳脱跳而出,那顶端如同紫葡萄般的乳头显然还在坚硬着,矗立在空气中,也恰巧暴露在少年的眼底。

  少年收回了迈出的半步,微张着嘴差点流出口水,双目中尽是惊喜。正这时,一条粗壮的手臂从女子的身後环抱过来,一双豪乳尽入掌中,接着一个道髻男子的脸部从女子的颈项之後探了出来。

  这男子的面貌殊为奇特,初看已是四十岁以上,但皮肤却如婴孩一样光泽白皙,双眉修长入鬓,丹凤双目神光咄咄,高颧隆鼻,下颌三缕黑髯,端是神仙般的人物。

  那道髻男子一边抚弄女子的胸乳,一边道:「湖儿,好徒儿,你的『姹女功』还真的差点让为师把不住精关泻了出来,你那活儿不愧是千万中选一的名器宝鼎。」

  女子湖儿,有些失望带撒娇的道:「可是无论湖儿多麽想师尊的雨露润泽,师尊都不肯给人家……」

  道髻男子呵呵一笑,「为师怕你伤了元气,如今为师的伤势大好,全是你的功劳哦!」

  话音刚落,一个娇憨的少女声音接道:「师爷爷偏心,要不是妮儿,姑姑一个人也做不到。」接着床内锦被一掀,探出一个发横髻乱少女的小脑袋。

  只见这少女圆圆脸蛋,弯弯秀眉,两只大大的眼睛,琼鼻微皱,嘟着小嘴,红唇娇艳欲滴一脸可爱的纯真,年纪也不过十六丶七岁,这光景煞是惹人怜爱。

  在少女的面颊上染着醉人的红晕,显是刚刚经历人伦大道,真是云雨方歇倍加美艳。

  道髻男子放开对一边湖儿的抚弄,一下彻底揭开了锦被,少女白亮的裸体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少女一声惊叫。身体不自觉的缩了起来,背转过身去,道髻男子怎肯放过妮儿,双手一揽,把妮儿玲珑浮突的玉体抱在怀里,一手抓住少女的足踝,用力拉了开来,首先是玲珑白皙的胸乳接着是平坦的小腹再次是刚经历云雨的下阴渐次展露在道髻男子的眼前。

  少女的阴部稀疏的爬伏着几根绒毛,颜色微黄,经过开垦的肉穴上还黏着着些许红白相间的秽物,明显肿胀的肉穴里竟然又流出了丝丝晶亮的淫液。

  道髻男子的另一只手已经探到少女的肉穴边,中指划过肿胀的肉瓣挤入了少女的肉穴之内。

  「哦丶丶师爷爷丶丶饶了丶丶妮儿丶丶吧丶丶」

  少女无助的呻吟着求饶。一边湖儿也转过身来企求道:「师尊,妮儿还是初次承欢,你就饶过她吧。」

  道髻男子脸色一正,道:「妮儿的下体裂伤较重,需要加以治疗,我且为她看看。」

  说着,他附下身子,把自己的嘴部贴在了妮儿的耻部,这姿势彷佛在为妮儿口交,可实际上却是以自己独特的气疗法为妮儿治疗裂伤。

  湖儿放心的一笑,转侧坐为跪坐,一伸手抓住了道髻男子的下身。

  此刻,三人只有湖儿上身着了一件小小的胸衣,道髻男子和妮儿依旧全身不着一丝片缕,男子的精壮身体散发着诱人的光彩,那握在湖儿手里的紫红阳具更是巨大无比,头呈杵状,周身虬经缦爬,如同一条条蚯蚓附着在其上,整个阳具中後部梢细,突起的龟头更大如鹅卵,肉沟棱角分明。

  这种阳具世上千万人中难寻一二,正是广为流传的男人「十大名器」中数一数二的「金刚杵」。

  湖儿上下套弄着男子的阳具,渐渐春心荡漾,眉梢眼角春色欲滴,从跪坐的偏角可以看见湖儿的下身,那里发亮的浓密的耻毛杂乱的覆盖在濡湿的肉缝上端,耻毛上方才交合时的秽物依旧,而肉缝内正喷涌着晶亮的爱液,樱口中不时发出呻吟。

  这时,道髻男子终於放开了妮儿,吩咐妮儿自行运转真气治疗。反过身来把玩湖儿的妙乳。一刻又示意湖儿趴跪下来,自己抚摩湖儿的两瓣雪白的屁股,右手中指在湖儿的後庭周围绕着圈子划动。

  湖儿舒服的呻吟着,翘臀低腰,改手为嘴,把道髻男子的阳具顶端纳入口中舔吸。

  湖儿的屁股朝着床外,一边躲在廊柱後的少年可以清晰的看见两瓣股肉之间的後庭和喷洒着淫液的肉穴,只见大量的淫液顺着湖儿的修长圆润的大腿根部流淌下来。

  少年的喉中不由发乾,浑浊的鼻息再次粗重,手已经再次抓住自己的阳具,开始了激烈的手淫。

  这边,湖儿开始大力的吮吸男子的阳具,将之深深的纳入到樱口内,直达喉道,充分利用窄紧的喉道挤压,道髻男子也感到了异样的舒服,但却极力忍住,右手中指在沾染了一些湖儿的淫液後突然刺入了湖儿的後庭。

  「呜丶丶啊丶丶丶」

  湖儿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张口吐出了坚硬的阳具,嘴角挂着几许口液,样子淫荡无比,抬头用春水般的眼眸企怜的望着道髻男子。

  「师尊,给湖儿吧丶丶丶!」

  「好吧,看你这样尽心尽力的份上,来吧!」

  「啊丶丶好师尊。」

  湖儿得到师尊的允许,立刻爬起来,提腰落臀,扶着那铁杵一样的阳具塞入自己早已经泛滥成灾的肉穴。

  「喔丶丶好涨啊……」

  湖儿顿时迷失在前所未有的充实之感中。

  「湖儿,记住口诀,决不可迷失。」道髻男子当头棒喝。

  湖儿莞尔一笑,连忙依照师尊的口诀动作起来,意守丹田丶神游物外丶气贯中府。

  两人你进我退,你呼我吸,男以阴为鼎,阴中水为汞,女以男之物为火,其精为铅;合天地阴阳天地之气,造化神丹,仙果得也。

  良久,二人同登极乐之境,双双分开,各自盘膝打坐。

  一边偷窥的少年却也再次射了阳精,紧了裤带准备再次开溜,不想,这会妮儿打坐完毕,见姑姑和师爷爷都在盘膝打坐。便跳下床来,捡起一块绿纱披在身上,堪堪遮住自己的白皙玲珑的身子,又穿上一双绿绒拖鞋,朝外室行来。

  刚到门边廊柱一侧,忽然看见一个人影,不由装做理发髻,暗暗拔出一只玉簪,抖手打向廊柱内侧的那人,不想那人双手一撑廊柱,身子如乳燕一样蹴开,躲过了妮儿的暗算,飞速向外间院落逃去,正是方才偷窥的少年。

  妮儿这时也看清那人是谁,不由又羞又惊又怒,恨声叫:「李玺,你那里逃?」自己也飞身追了出去,眼见那少年李玺转眼就到了院落,眼看就要逃到禁地之外,那样自己尚没有穿好衣物,怎麽方便在外院的众目之下追他?於是提起功力加速追去,慌乱间连自己的绿绒拖鞋也踢脱了。

  但自己刚刚经历云雨,下体裂伤,给行动带来不便,功力也肯定打了折扣,一时间却也追不上这小子。可就在这是,只听「呀」一声。再看这小子正仓皇逃走,却撞上了一个侍女,两人摔在一起,滚作一团。

  妮儿再提功力,一个飞纵,在李玺爬起来之前,一脚踏住了少年李玺的脖子。

  妮儿不由得意的一笑,顿时如桃花盛开一样。但转瞬又声色俱厉责问:「李玺,你偷偷摸摸,在干什麽?」

  李玺只想逃脱,双手去掰妮儿踏在自己脖子上的脚掌,不想随着他的手掌抓住少女的纤足,入手是如此的温滑丶肉乎乎丶香喷喷的,脚趾染着豆蔻,沿着少女的裸足而上是秀气的足胫,光洁圆润的小腿,再而是丰润白皙的大腿,在薄薄的绿纱遮掩下若隐若现的腰身耸胸。

  更诱人的是随着少女踏住李玺,她的一条腿也抬了起来,而李玺恰巧能够看到少女大腿根处,那伏贴在还是稍微肿胀的肉穴上端的几丝耻毛,还有那濡湿的阴穴皆落入少年李玺的眼底。

  李玺不由目瞪口呆,双手也不再掰妮儿踏在脖子上的脚,反而抚摩着妮儿的小肉脚,另一只手却从脚踝直上,朝小腿摸去。

  少女初时没有感觉什麽,可是渐渐发现少年李玺神色异样,而自己的裸足在他的抚弄下,痒痒麻麻的,不由遭蛇咬似的跳了起来,羞红了脸,怒叫道:「李玺,你个小混蛋。」自己反而转身逃了开去

  李玺失望的爬起来,不舍的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嘴角不由挂上了一丝诡笑。

  这时,那和李玺撞在一起的侍女,正大气不敢出的站在一边,李玺转头打量她一眼。这侍女身材纤弱单薄,但胸乳却丰满异常,一张脸更是如同芙蓉花开,粉里透红。看年纪也不过十六丶七,端似美丽不可方物。

  少年本来性欲大起,见这少女秀色可餐,不由心里一动,走到侍女面前,托起侍女下颌使低垂的脸抬了起来。

  「小王爷丶丶」少女惊慌里带着娇羞。

  李玺另一只手摸上了侍女的胸部,问道:「你这麽单薄的身体,怎麽乳房这麽大?」

  少女大惊,欲躲,可李玺出指如风,一指点在了侍女的软麻穴上,侍女瘫软在李玺的怀中了。

  第二章  天赋禀异

  少年李玺打横抱起一边低眉垂目的侍女,飞步朝另一边的厢房走去。

  怀中侍女初时不知所措,但见李玺面色潮红,鼻息粗重,而自己的一只手恰巧正垂在李玺的胯下,在不经意间发现少年胯下的不文之物正逐渐的壮大,顶在了自己的臀部,阵阵厮磨,使自己有一种难言的羞赧和丝丝快感,终於明白:这小小少年性欲暴涨,自己势难逃爪牙,不由开口叫了起来。

  「小王爷,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

  「你喊人来又怎的?少爷我今天非要了你!」

  「喔……」

  李玺一脸淫笑,不仅不理怀中侍女,反而凑上自己的大嘴吻上侍女小巧的红唇。

  侍女一阵挣扎,扭动颈项逃避。但桃花般的颜面上却留下不少少年王爷的口液。

  本来少女的喊叫已经惊动了两个侍女,但那些使女待看清对侍女非礼的是小王爷,就再也不敢上前阻拦了。

  转眼间,少年王爷李玺已经来到一间厢房的门前,一脚踹开门扉,径直来到榻前将怀中侍女扔在榻上,扑了上去。

  床上少女又急又惊,大声喊:「小王爷,饶了奴婢吧!来人……来……」

  李玺嘿嘿一笑:「看谁还敢来阻我!」

  言语间霸气十足,双手按住少女左右摆动的头部,大嘴再次凑上娇艳的红唇狂吻起来。少女的喊叫立刻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咿唔声,充满了异样的情调。

  小王爷李玺舌尖拚命顶开侍女的牙缝,终於与身下女孩儿的丁香妙舌接触,一阵狂吸搅弄,少女或是看不见有人来救,渐渐缓下了抵抗,一双妙目紧闭,珠泪顺腮而下。

  李玺以为女娃儿已经屈从,双手离开女孩的头,一只手开始移到其胸前,去解她的衣衫。另一只手却转移阵地抚上她的胸乳,隔着薄薄的衫衣,可以感觉到衣物下那傲人的浮突与温软。

  少女突地一个激灵,本来放松的牙关闭合,咬了少年王爷的舌尖。李玺猛抬头,只见他却不发怒,一丝淫邪的笑容反而挂上了嘴角,也不顾舌尖的疼痛,再次伏下上身吮吸少女的因紧张或是害怕而变得苍白的唇瓣。

  而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把粗暴的扯开少女的胸衣,一手把玩起脱跳而出的少女那白生生温软如玉的妙乳。

  少女本来想誓死抵抗,可是如今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已是失望之急,索性放任这个十四丶五岁的小王爷糟蹋自己的身子了,也就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少年王爷摆布。

  李玺见她已不再挣扎抵抗,动作反而温柔了许多,双唇从少女的光洁的额头开始渐次而下,经过女孩的双眼丶鼻尖丶双颊一路吻到少女的胸乳之上。

  少女本放松了身体,随着小王爷的吻,身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化,一阵阵酥麻快感油然而生。面上渐渐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在小王爷李玺最终用口含住了自己的乳头蓓蕾时,触电般的感觉突然遍布了全身,自己不由发出了轻轻的呻吟。

  李玺的嘴角再次挂上得意的微笑,动手探入少女的裙内,在小腿到大腿上来回揉搓,另一只手悄悄解去了少女腰间的束带。

  裙分垂落,少女白皙如玉的小腹露出一截,而李玺的嘴也下落在少女梨窝深陷的脐部。随着灼热的唇落下,少女发出悦耳的一声叹息般的呻吟。

  李玺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左手探入少女的身下,入手抓住少女的短小内裤,一扯而下。

  少女身体本能的一颤,双腿紧紧夹起,缩了小腿,双膝蜷至小腹。李玺怎肯放过,一手按住少女的腰部,一手去掰少女的膝盖,少女本来麻穴受制,身体无力,被少年轻易的得手,被拉直了的双腿。下体终於暴露在少年王爷的炯炯目光之下。

  只见那少女的神秘之地,丛生着乌亮的耻毛,堪堪掩遮在细小的肉缝之上。

  此刻少女的肉缝中闪亮着一丝淫液,如此的淫糜景象让李玺口乾舌燥,瞪大了的双目紧紧盯住少女的下体。一时间也忘了动作。

  良久,少女无意识的轻扭了一下腰身,才惊醒了发呆的小王爷李玺。李玺小心的伸出右掌,覆盖上少女的下阴,凉凉的爱液弄湿了掌根,茸茸的耻毛划在手腕上传来莫名的痒麻之感。少女的口里也发出情动至极的呻吟。

  抚摩了良久,李玺才放开把玩的魔手。重新来到少女的耸立的妙乳上,伸过头来对着少女的耳畔,低声问:「你还是处女啊?」

  少女忽地睁开紧闭的双眼,用三分幽怨带七分埋怨的眼神看着李玺。细如蚊蚋的声音在李玺耳边响起。

  「小王爷,你真的狠心要毁了奴婢这清清白白的身子?」

  李玺听了,不由正经的道:「你可是少爷我第一个女人,今後我自然会向姑姑讨了你到我身边,好好怜惜你的。」

  「那小王爷就记住奴婢的名字,以後不要横加冷落,奴婢就不负把清白交给王爷了」少女幽怜的道。

  「你叫什麽?快告我?」李玺问。

  「王爷就叫我心蝉好了,请王爷一定不要忘记。」

  「自然不会忘你,只要今天少爷快活,日後还会多多怜爱於你。」

  「那,王爷奴婢就屈身以待……呜……王爷……你的手摸的心蝉好舒服……啊……」

  此刻,李玺的怪手找又故地重游,贪占着侍女心蝉的玲珑胸乳,尽情揉弄起来。只觉得少女的蓓蕾在不断的涨大坚硬。

  而少女心蝉也开始放浪的呻吟起来,双手搂住李玺的头部,接着又开始解李玺的衣衫,小手探入李玺的衣内,抚上他的胸膛。赫然觉得这小王爷竟然十分壮硕,胸肌坚硬如铁。

  李玺一手把玩着少女的玲珑淑乳,一手探入少女胯下,拨弄着心蝉的阴部,牵扯着丝丝耻毛。少女张开小口,亢奋的淫叫起来。

  此时,厢房的门外正站着三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三人正是方才打坐完毕的湖儿和道髻中年男子,此时男子已是一身羽衣,头戴九梁道冠,另一侧站着去而复返的妮儿。

  湖儿转头看着道装中年男子,眼中似在询问,该不该阻止,一边妮儿更磨拳擦掌似乎要冲进去揍弟弟李玺。

  道装中年男子,微微摇头,又微微点头,面色平静。轻轻道:「别忙,且看他怎样胡来?」

  这一刻,再看屋内床榻上,李玺和心蝉都已脱去衣物,全身上下光溜溜的,李玺跪坐在少女心蝉的双腿之间,卖力的抠弄着心蝉的肉穴,心蝉则头儿左右直摆,发出快乐的淫浪叫声。

  在李玺的动作之间,依稀可以看见李玺的胯下拖着一条尺许长粗如儿臂般的紫红阳具。如此巨大和他的年龄毫不相配的阳具,真是举世难寻。而厢房外的道装中年男子正是为之惊讶,动了自己的私心。

  你道这道装男子是何等人物?他可是当今道门顶尖人物,丹鼎派掌门人赵归真是也。此刻他正为李玺的胯下之物欣喜不已,试想多年来梦想找到一个拥有天下「名器」的人来传自己的衣钵而不成,今日竟然不期而遇,而且面前这少年正拥有着「名器谱」排名第三的「龙王槌」,与自己的「金刚杵」不遑多让,他怎能不惊喜若狂。

  这一切,正是机缘巧合,没想到李玺天赋禀异,竟至如斯。

  赵归真面上不由春风般拂过一层笑意。一边湖儿和妮儿莫名其妙,心道:师尊(师爷爷)这是怎麽了?

第三章  意传衣钵

  赵归真在看见李玺胯间的雄伟之物时,便动了传承衣钵之念。一手拈须,笑颜满面。一旁妮儿实在耐不住好奇,扯了扯师爷爷的衣袖。

  「师爷爷,看那小子干的好事,刚才还……还丶欺负了妮儿呢……」

  说罢还不自觉的掩了掩自己披着的绿纱,只是现在里面多了一套水红的小衣,但还是有一大段雪白的胸脯露出衣外,白的眩目。

  赵归真慈爱的看了妮儿一眼,「你是姐姐,怎的反被弟弟欺负,我怎麽能帮着姐姐欺负弟弟呢?」

  妮儿不依,嘟了小嘴,眼里满是不乐意。

  再看厢房里的床上,李玺已经放开对侍女心蝉的阴户的抠挖,反拉过心蝉,把自己铁棒一样的阳物戳在心蝉的嘴边。

  「给我舔舔,好蝉儿,快点。」

  心蝉顺从的张开小口纳入了李玺的阳具,开始生硬的舔吸,那阳物上还有方才李玺自慰时喷洒的浓精残液,涂在心蝉的唇上,白花花的,景象很是淫糜。

  李玺随着心蝉的吮吸,被一阵阵快感刺激的哦啊直叫,双手按住心蝉的头部,使劲往自己的鸡巴上按,臀部也开始前後摇动,巨大的阳具在心蝉的樱桃小口内快速的抽插起来。

  心蝉的口腔哪里容的下这样的庞然巨物,连喉道也被挤塞的满满的,呼吸都困难,更难以发声,想叫停也不可能。一时间喉管火辣辣的疼痛,面部都是痛苦之色,眼泪都下来了。

  李玺仍然加速抽插,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吼叫:

  「哇……喔……干死你……」

  紧接着一阵颤抖,开始发射。浓白的精液大半射入了心蝉的小口内,一部分喷射在心蝉的娇颜上。

  心蝉刚解脱出喉咙内的刺痛,又被热辣辣的浓精喷了一脸,不由打了个激灵。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李玺一把推倒,没有丝毫软化的肉棒便抵在了心蝉的肉穴边缘。李玺一手扶棒一手扒开少女阴穴的肉瓣,一挺身,巨大的丶热气腾腾的肉棒挤入了心蝉的穴内。

  「啊……呜……」

  心蝉一声哀鸣,身体极力的後缩。但李玺双手死命按住心蝉的细弱的腰肢,便开始了剧烈的抽插,没有一点温柔体贴可言。

  「啊……请……小王爷……怜惜……啊……」

  心蝉无助地哀求李玺。李玺哪里听她的求饶。只是放缓了动作,但阳物却一下子整个捅入了心蝉的阴穴,再慢慢的拔了出来,少女再次痛呼。阳具上已是红白相间,心蝉的肉穴也肉瓣两翻,内里涌出处子落红。

  这会儿,湖儿发话了,有些生气的道:「心蝉可是我最疼爱的使女,玺儿怎麽这麽不懂怜惜。」说完就要去阻止。

  赵归真拉住湖儿,摇了摇头。

  你道李玺怎麽突然这样变本加厉的干心蝉?原来他已经发现了门外的三人,他没由来的生气,心里只想和赵归真比一比,心道:他可以御女不泻,使女人达到高潮无数,自己也可以做到。可是自己怎麽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性欲,转眼就到了极致。

  李玺双手放开,开始抓住心蝉的两堆乳肉,拇丶食两指用力捏着心蝉的乳头。心蝉痛哼,身体更如同被撕裂了般。心里委屈百般。

  可李玺挺动鸡巴,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都直顶在心蝉花心,而心蝉窄紧的花径刮动李玺的龟头,让李玺更加舒畅。同时,李玺的抽动也让心蝉的内阴产生了酥麻的感觉,渐渐代替了原来的疼痛,原本润滑的花径更加泥泞,淫水汩汩而出,也停止了呼痛,反而咿咿唔唔的呻吟起来。

  李玺的每一次抽插都带动一股淫液出来,心蝉的两片淫肉花瓣也被带翻了出来,一时间水声唧咕声,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响成一片。

  站在门外的湖儿和妮儿开始还能不为这淫糜景象所动,但渐渐夹紧双腿,面色潮红,显然情也动了。尤其妮儿更是不济,双腮如喷火一样红,媚眼如丝,双腿互相厮摩,显然阴中瘙痒难耐了。

  赵归真一掌打在小丫头的翘臀上,送出一股至纯至静的真气,刹那间平熄了少女的欲火。湖儿面色难堪,一拉妮儿,悄悄向自己的宫室走去。独留赵归真站在门外继续观看床上的肉戏。

  床上,心蝉渐渐情火难耐,口里开始淫浪的叫着,双腿紧紧勾住李玺的腰杆,一只手撑在床上,一只手搂住李玺的脖子,主动摇晃着雪白的屁股,迎合着李玺的抽插。李玺则一边剧烈的运动着腰臀,加大鸡巴抽送的力度,一边在心蝉丰满的乳房上留连往返,舌舔齿啮,逗弄着少女的乳头。

  心蝉的乌亮头发披散开来,遮住了整张的玉背,随着交合的激烈摇摆而摇摆,修长的雪白大腿因用力而弛张,整个人如同满弦的一张弓,而李玺深入她肉穴的阳具就是一只利箭。

  心蝉的桃花颜面上的汗水混合着李玺的精液,黏着在眉毛丶睫毛上,樱桃的小口因快乐而张合着,彷佛离水的鱼儿。

  忽然,心蝉整个人身体猛挺,保持着僵直开始打摆子一样抖动,嘴里发出一声长吟:「喔……小王爷……心蝉……啊……」随之又整个的瘫软在床上。

  李玺也将要到达爆发的顶点,双手抄起心蝉的两只纤足,分开少女的两条长腿,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挞伐,少女依然嗯啊不停,李玺则一声爆吼,一下拔出阳具,紫红的龟头处喷洒着白花花的浓精,射的心蝉满脸满身,一刻後李玺才软趴在少女的胸腹之上。

  良久,李玺才爬起来,只见门外那臭道士赵归真还在那里,不由心生怒气,转头直接对着赵归真喊:「死老道,少爷看了你的肉戏,你也看了少爷的表演,还想怎麽样?」

  赵归真不愠不火,只是摇头叹气,自言自语道:「可惜,可惜,暴殄天物,光有本钱而没有技巧,差的远啊,差的远!」

  少年明知道他是说自己,心里憋气之极,面色难看。回头看心蝉正从高潮的馀味中醒了回来,不由把火发在心蝉身上,一把抓住心蝉的头发,将之赤条条的拖下床来。大骂:「贱女人,快滚!」

  心蝉不止所措,神色凄哀,跪道:「贱妾哪里惹小王爷不高兴,小王爷原……」

  「谅」字还未出口,李玺已经一个巴掌煽了过去。「啪」一声爆响。

  心蝉嘴角挂血,倒在地上。

  赵归真冷冷看着李玺发威,忽然一笑,冲李玺摇头,「小王爷,你是妒忌本真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怎麽去超越本真人。其实你天赋禀异,只要……」

  「少废话,我就是不想看见你。」李玺怒喝制止赵归真的说教。双目中怒火腾腾。

  赵归真认真的回想一下,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由恍然。哈哈一阵朗笑。

  「小王爷,大概是在吃本真人的醋吧,你恨本真人不仅收了你的姑姑湖安公主,还夺了你的姐姐安平公主的红丸,是也不是?」

  「贱道,住口。」李玺面色可怖,咬牙切齿的打断赵归真的话,显然被说中了痛处。

  「赵归真,迟早我非收拾了你。」

  李玺的语言怨毒异常,连赵归真都有些脊梁发怵,心里也莫名火起,但毕竟自己要寻他做自己的衣钵传人,便压下怒火,心平气和的劝说。

  「小王爷,你既然视姑姑丶姐姐为自己的禁脔,就要学好本领保护她们,给她们快乐,可是你现在却难以做到,本真人无意伤害王爷的感受。只要……」

  「只要什麽?」李玺听的出一丝希望,不由追问。

  「只要你肯拜本真人为师,接受我的衣钵传承,本真人就从此不再沾你的姑姑和姐姐,如何?」

  「这,……」李玺知道,赵归真准是看中了自己天赋异禀,不惜任何代价收自己为徒,以他道门领袖的身份当不会食言,而且确实对自己有好处。

  可是,他的脑海里又想起另一个人的声音:「咱家对小王爷的前途抱有很大希望,只要你能帮老奴兴盛魔门,咱家就让你荣登皇帝宝座……」

  那人说话时盯着自己的阴冷目光彷佛冰雪一样寒彻,现在还犹若在背,自己已经先答应了对方,现在又若何能答应赵归真呢?

  「鱼弘治?本王还真的怕了你了……」李玺心里胆瑟的想。

  第四章  邪师之诺

  赵归真见李玺竟然神色变换不定,低头沉思,以为李玺一定为自己的条件所动,便再次鼓动。「只要你答应,我将倾囊相授,造就你的不世奇功,将来的道门就为你掌控。」

  李玺忽而抬头,脸色恢复了沉静,慎重的问了赵归真一句话:「请问,美人加上道门与江山相比孰重?」

  赵归真听了这句话,不由目光连闪,内心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可惜,自己虽然遇上了中意,可传衣钵的人,他却是皇家一脉。哪个天子的儿子不想当皇帝,又怎麽肯放下江山去在乎几个美人和微乎其道的道门呢?

  但是就目前来看,当朝天子膝下有三子,这李玺只不过排行第三,且少年初长成,而且皇帝早立了长子李湛为皇太子,这黄口小儿怎麽敢明目张胆的对自己说志在皇位。是不是自己小看了这少年的能力,还是朝廷即将发生巨变?

  若是朝中有人拥立三皇子李玺,又是谁?宰相丶皇后一直是李湛的拥护者,当今皇上也没有废长立幼的想法。还有谁有这样的实力?那麽这人力拥李玺的目的又何在,是为权势还是为了惹起朝廷动荡?

  一时间赵归真竟然也千头万绪,难以明白。

  最重要的是这可关系着道门的生死存亡丶千秋伟业。

  李玺看自己一句话就镇住了死老道,不由得意的一笑,重新拉起了在一旁啜泣的心蝉,温柔的搂住她,抹去少女脸上的泪水,在被自己打的红肿的半边脸上轻轻吻了一口,还在心蝉耳边小声的道歉:「对不起,蝉儿,我不是故意的。」

  心蝉被李玺反覆无常的态度吓傻了,只有任其施为。李玺把心蝉的衣裙拿了过来替她抹去一身的秽物,重新套上。动作温柔无比,接着自己慢条斯理的开始着衣。

  赵归真静静的观望着这少年,可以看出,李玺的性格反覆但却决断果敢。小小年纪本身的武学修为也犹为可观,俊朗带有稍微邪异的双目神光闪闪,确实是具备了一代枭雄的气势,但他的眉毛粗短如刀,是明显的断眉,从命相来说注定会一生多桀,可他饱满的天庭。丰润的双颊又是大贵之相,端是不可捉摸。

  但凭着自己傲视天下的识人之术,可以断定:倘若他现在志向从道,一生修炼,也许是不可限量的一代宗师,如果他贪图权势荣华,则将落得短命的下场。

  看到这里,赵归真语重心长的道:「小王爷,本真人现在有一句话留给你,人生苦短,名利浮云,跳出尘间,方见本真。一切本真人也不强求,来去由小王爷自己选择。」

  说完,赵归真不无失望的飘然而去。

  李玺听了赵归真的话,不无思量。可是自己早已经走上了不能回头的争位之路,多想又有何用。

  这回儿,一边的心蝉整理好了衣衫发髻,帮忙为李玺绑头发,李玺忽然道:「今天我和臭道士说的话,你可听见了。」声音透着凛冽的寒意。

  心蝉的手一抖,怯声应答:「贱婢只顾得反省自己,没能让王爷尽兴,没有听见王爷的任何话,奴婢也不会和任何人说起刚才发生的一切。」

  李玺本来捏紧的拳头又松开了。转过头亲昵的在心蝉的额头一吻。

  「我会向姑姑要人,以後你就是本王最亲近的人了。」

  心蝉诚惶诚恐的蹲身谢恩,可下身裂痛难当,一个趔趄,差点栽倒。李玺伸手扶住她的娇躯,不老实的捏了心蝉的胸部一把,随即哈哈笑了起来,心蝉低头垂目,一脸的红晕。

  ************

  赵归真离开了厢房,漫步朝心湖宫走去,他到要找妮儿姑侄女两个,问问妮儿李玺经常和什麽人来往。

  赵归真这次来长安真正目的是要联合北方「道门」同道一起对抗「佛门」。

  在洛阳自己已经和「玄裔龙门派」的派主玉龙子达成了同谋共举的协议,可惜在同洛阳白马寺的禅宗第一高手慧舍印证武学时受了内伤,便赶到长安自己的记名弟子湖安公主处疗伤,而且要一探朝廷的动静,顺便再到道门的旁支终南山「终南剑宫」拜访一趟。

  自从收了湖安公主做记名弟子之後,他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朝廷肯崇道,那麽灭佛就有十成的把握。况且李唐王朝的太宗皇帝就把道家始祖老子李耳称为祖宗,对道教备加尊崇。因此,已有不少皇家宗室潜心修道,就像湖安公主。

  可唐太宗也派遣了僧人玄奘入西域取经,使得佛教经义,大量传播,而近几代西域佛教盛行,中土佛事频繁,全国大小寺庙三十八万间,僧尼数百万人,要想灭佛大概除了江湖上的争斗,还是要靠朝廷了。

  好在现在藩镇力量极大,自己早已经说服不少节度史信服道教,一旦中央统治者发令,灭佛只在一瞬。

  要是说怎麽使中央号令灭佛,自己虽然早有安排,但还是要细细考量一番,只凭湖安丶安平两个公主?最少还要加上太子李湛。

  想到湖安公主赵归真冷冷哼了一声。

  湖安公主当今圣上的嫡亲妹妹,当说客够份量,可惜她天性淫荡,长安风流仕子豪雄人物无不是她的入幕之宾,最可恨她明里拜自己为师尊,可却时刻和长安的华言寺名僧神秀来往甚密,显然对自己也是阳奉阴违。日里,在疗伤之机,她施展的「姹女功」实际是佛门「欢喜禅法」又怎能瞒过自己。

  自己对李玺确实喜爱,主要是他天生异禀,可传承衣钵,行为果断决绝,比太子李湛的优柔寡断好了很多。但自己为图大业早有意拉拢太子,和太子李湛有半师之谊,而且自己的俗家弟子王度在朝廷官居要职,也正是太子伴读,只要太子继位,「道门」兴盛的时日就来临了。

  所以自从听了李玺的一句江山孰重,自己不得不做出选择,李玺注定要放弃了。但李玺背後的人到底是谁?还是早早揪出来为妙。

  正细想着,却已经到了心湖宫门口,赵归真理了理思绪,抬步入内,只见湖安公主李瑚正和安平公主李妮在下棋,两人拄腮拧眉,聚精会神,连赵归真近来到他们身边都没注意,便故意咳了一声。二女抬头看是他,连忙起来,左右双双携了他的双臂朝各自的方向拉,几乎同声道:「师尊(师爷爷)快来帮我!」

  赵归真微微一笑,反拉过二人,双手揽住二女的蛮腰道坐在锦凳上,回道:「棋,待会再下,本真人到有件事问你们。」

  湖安公主见他似有心事,逐认真的点头应:「师尊,可是玺儿惹你不快?」

  一边妮儿却气不过,作势欲起,边不忿道:「我去给师爷爷出气,揍他屁股。」

  赵归真按住妮儿拈须道:「你别急,李玺这孩子我很喜欢,可是我们没有缘分,他的武学造诣颇高,不知从师何人?」

  妮儿鄙夷的哼了一声,抢着答道:「那小子整天和一帮五坊小儿混在一起,不事学业,他的三脚猫功夫还不是我的对手呢?」

  「哦?……」赵归真一声惊哦:「五坊小儿?那不是当朝的宦官集团的人马吗?」

  想到这里,赵归真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顿时明白了李玺那话背後的助力是谁。自己怎麽没有想到?

  宦官,当朝最不可忽视的势力。本朝前几个皇帝都是宦官挟持下,或毁於其手,或苟延残喘。自己怎麽可以忽视这些阴人呢?

  赵归真真的感到头痛了,因为这不仅是牵扯到朝廷的事,江湖上更是难以脱身事外,只不过江湖各派一直把这件事以不闻不问的态度去对待,实际上是不能轻视也不敢去管。

  这是因为宦官集团的核心是「邪异门」,「邪异门」出自「魔门」,而「魔门」是中原所有江湖中人的公敌,可他们却被朝廷保护了起来,谁又能管?

  当今的邪异门主「邪师」鱼弘治,正是宦官集团的幕後操纵者之一。可是自己二十年前就已经和「邪师」达成了重诺。「道门」不正面和「邪异门」为敌,而「邪异门」也不干涉自己的灭佛大计。

  好一个「邪师」,你到会耍手段,我「道门」又是这麽好惹的麽?

  想到这里,自己握住妮儿纤腰的手不由用上了力道。

  妮儿轻呼一声,转身伏在赵归真身上,腻声道:「师爷爷,你捏的妮儿很舒服呢。」

  赵归真呵呵一笑,心道:暂且抛开「邪异门」的烦扰,还是尽快把自己的伤疗好,一切从头再说。

 

上一篇:牛记杂货店

下一篇:直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