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武侠科幻 » 笑傲神雕

笑傲神雕

笑傲神雕

天近拂晓,寒气在林中弥漫。

陶醉在情欲中的黄蓉慢慢清醒过来。股间又感觉到了硬硬的阳具,硕大的龟

头正在股沟探头探脑。

“这淫贼倒好本事,”黄蓉脸红红的想:“这麽快就又硬起来了!”

高潮余韵仍在,黄蓉忍不住美臀翘起,灌满了精液的阴户套上了粗大的肉棍,

四下无人,当真是毫无顾忌,轻车熟路,畅快的套弄了两下,只觉得早晨的擎天

一柱粗的吓人,感受与晚上不同,更深入,更紧绷。

身下的尤八呢喃了两声“小娘子……啊……好舒服……”突然伸出手抱住了

黄蓉的屁股。黄蓉大吃一惊,随即察觉他的两手倦怠无力,这下抱住她,只是出

於本能,并不是睡穴已解。放下心来,便感觉到这尤八双手往下使力,下身阳具

不断上顶,龟头在柔嫩的阴户内乱撞。

“这淫贼!”黄蓉忍不住娇吟出身,体内的快感迅速凝聚。

“啊!又来了!”乳房鼓胀,分泌出香甜的乳汁。黄蓉螓首後仰,身体在不

住耸动,却忽然感觉到:“天,快亮了!”

一发现这个事实,黄蓉就如雪水淋头,瞬间清醒过来,回到了现实。她是大

侠郭靖的妻子,是东邪黄药师的女儿,她还有三个儿女,还有无数的英雄豪杰等

着她去解救!她不能只顾自己陶醉在情欲之中!

身上的快感还未消除,身下的尤八还在本能的挺动。

黄蓉俯下身,温柔的在尤八脸上印了一吻,低声说道:“谢谢你给我的快乐!

不过你我今日春风一度,只是巫山一梦!”言毕不舍起身,将地上衣裤略一收拾,

往後轻飘,疾退入林中。

她来到藏衣物的树下,默默的穿好衣服,心内满是难言的情绪。一个晚上,

与尤八假戏成真,颠鸾倒凤,大大对不起靖哥哥;可是过错却在自己身上。“要

不是靖哥哥那麽久没碰我,我又怎麽会上那个淫贼的当!”黄蓉恨恨的想,不由

对郭靖产生了无穷的怨怼;眼前掠过尤八那可恶的面容,“啊!”黄蓉脑海中闪

过尤八抱着自己丰满的大奶子大吮,一会又是他抱住自己的屁股笨拙的耸动,

“羞死了!”黄蓉的双手不自觉的在自己的傲人双峰上划过,一面思忖,“等会

是否还要和他一起上路?”想到要和尤八一起上路,芳心不由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一切看天意吧!若是他能赶上,那我就……”黄蓉脸红红的想。“哎呀!”

这时林中传来一声惊叫。“这大笨牛醒了!”黄蓉心里忽然充满了恶作剧的快乐。

“不知道这淫贼发现身上的痕迹会怎麽想!”黄蓉仿佛又回到当年与郭靖逍遥江

湖的年代,心内的烦恼不觉消失大半。

回到客栈,店夥计已在擦桌抹凳,生火做饭。一些早起的客人在收拾行李。

黄蓉匆匆回到房里,倒在床上假寐。身体劳累了一晚,虽武功高强,也颇感疲倦

;精神却极为亢奋,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整晚狂欢的画面不时掠过。一时想到

对不起郭靖,便懊悔不已;一时想到尤八,便情难自已;又忽而想到尤八的伏凤

十八手,不觉悠然神往;反应过来,又羞得恨不得钻到被窝里去。正在情热如沸

的当儿,门外响起尤八的大嗓门:“黄九兄弟在吗?”

黄蓉一惊,知道自己情绪太乱,以致人来到门外都不知道。坐起身,发觉双

峰鼓胀,奶汁渗出来,往裆下一摸,湿淋淋的。啐了一声:“昨晚还没喂饱你!”

打了阴户一下,赶紧找干布擦了擦,又整了整衣服,摸了摸面具,这才打开门。

一开门,就见尤八晃晃悠悠走进来,看见黄蓉,好比见了亲人,张开双臂就

抱上来:“黄兄弟,你可得救救我!”黄蓉一矮身,钻到尤八背後一推,尤八踉

踉跄跄跌出去,正好扑到床上。

尤八就势扒在被子上,嘴里呜呜咽咽的说道:“黄兄弟,你可一定得救救我!”

黄蓉思忖道:难道遇上了大敌?却听尤八说道:“我昨天晚上遇到了女鬼!”

黄蓉不由“扑哧”一笑,忙伸手捂住嘴,瞪着尤八道:“看什麽看!”

尤八指着她目瞪口呆,半晌才说:“兄弟这下好像女人!”

黄蓉知道经过昨晚的交欢,自己对尤八实已失去了戒心,这才露出女儿相来,

赶紧正心诚意,心里念叨:“我是郭靖的妻子,我是芙儿丶襄儿丶破虏的母亲,

不可便宜了这淫贼!”念了好几遍,擡眼向尤八看去,发现这厮正贼眼溜溜的打

量自己。赶紧转移注意力,咳了一声,问道:“哥哥遇鬼之事,还请细说。”

这个问题正对尤八心肺,拍了拍床沿,往里挪了挪身子,对黄蓉道:“兄弟

且坐,待哥哥说与你听。”仰躺在床上,双手枕头,说道,“哥哥几日未近女人,

当真是憋得火烧火燎,半夜顶得老高,恨不得一下来十个八个美女,一解心头之

火……”黄蓉听得难受,一眼又瞥见尤八下身那鼓鼓囊囊一大团,脸红耳赤,不

敢坐过去,站着又太过着迹,於是倒了杯水,端给尤八,道:“哥哥喝杯水,慢

慢说。”

尤八不接水,盯着黄蓉道:“兄弟信不信哥哥的话?”

“信,怎能不信!”黄蓉将水端近尤八嘴边,说:“我还知道哥哥伏凤十八

手,无往不利呢!”

尤八慢慢伸手,捉住黄蓉手臂,拉她坐在身边,也不用手,只用口去就杯子,

似有意若无意,含住黄蓉的手指,吮了一大口水,赞道:“兄弟的水真好味!”

黄蓉却有如被雷劈中,她明明有千百种方法可以躲开,却偏偏动弹不得;大抵初

尝性滋味的男女,最是痴缠,一见面,身体里仿佛有吸力似的。黄蓉不久才从尤

八身上爬起来,甜美的性爱令她的身体对尤八的身体渴盼不已,这时对尤八的轻

薄自然是毫无抗力。她浑身的火焰仿佛都从被抓到的手臂,被吮吸到的手指喷涌

出来,熟悉的快感一下海潮般涌来,使得她一下仿佛失聪似的,任由尤八戏弄。

那边厢尤八一只手环着黄蓉的腰,一只手取下杯子,笑道:“我们兄弟来个

联床夜话!”搂着黄蓉滚到床上,手一下伸进黄蓉的衣服里,道:“兄弟果然是

女人!怪道我总觉得有点异样!”嘴隔着衣服咬着挺起的蓓蕾,啧啧出声。黄蓉

娇躯发软,乳液四溢,双腿交叉厮磨,身体上挺如弓。双手推在尤八胸前,娇软

无力,心里却知道绝不能让尤八得逞。纤手微一用力,压住尤八,尤八挣不动。

淫贼自有淫贼的法子,尤八伸出长舌,冲黄蓉手上乱舔,舒痒的感觉似火一般直

烧到黄蓉心里,黄蓉忙不叠的松手。

尤八一声怪笑,凑近咬了她耳垂一口,说:“兄弟不从,我尤八绝不勉强。”

黄蓉松了一口气。尤八的手却毫不放松,在她丰满的乳房上弹捏揉抹,无所不为。

乳液汩汩,下体也滑湿不堪,心里暗恨:“这小贼说不惹我,手却如此下作!”

欲待翻脸,心实不舍;若要就此让尤八得逞,心又不甘。忽然耳朵里一阵发痒,

直痒到心里,原来是尤八往里吹气,对她悄悄地说:“兄弟这双奶子最是妙物!”

这句话恍若火上浇油,黄蓉正在天人交战,闻言再也难耐熊熊欲火,咬牙暗道:

“罢罢罢,姑奶奶就放纵一回,反正这尤八不知我是我!”玉手一探,抓住了尤

八的阳具,只觉挺硬如铁,隔着裤子撸动了几下,正待不管不顾,骑马上阵的当

儿,门“哐哐哐”的敲响。

“客官!”门外店小二喊道,“早点可要送些进来?”

房内两人一下僵住。

欲火渐渐从黄蓉眼中消退。尤八恼怒得喊:“滚远点,不要搅扰你老子!”

黄蓉却是“扑哧”一笑,心内三分轻松,倒有七分遗憾。

不理唯唯诺诺的店小二,二人并排仰躺在床上,半晌没有说话。

尤八转过头来,见黄蓉目光炯炯的望着他,老脸微红,说:“兄弟莫怪,哥

哥是太过震惊,实在是冒渎了!”见黄蓉不理,讪笑道:“兄弟可否看在哥哥命

不久矣的份上,饶过哥哥一遭?哥哥实在是活一天少一天了!”尤八胡子拉杂的

脸上充满了沧桑,语调真诚,不时咳嗽两声。

黄蓉不由心软,取出两粒九花玉露丸递到尤八嘴边,嗔道:“知道哥哥采花

被女人伤到了!吃我这毒药,死去了吧!”尤八豪气的说:“兄弟给的毒药,说

什麽也要吃!”就着黄蓉的手掌吃下药,对黄蓉叹息道:“兄弟误会我了,区区

小伤算得了什麽。实在是昨晚啊,被女鬼吸干了精髓!”

黄蓉暗笑。

尤八腾地坐起身,道:“那女鬼实在漂亮!被这麽一个女鬼上了,死也值得

啊。”又叹气道:“可怜了我的那些老相好,又要独守空闺!”黄蓉心中暗恼,

这淫贼相好无数,哪怕她赛比天仙,恐亦不能占据他心灵;随即又暗骂自己:你

个小骚货,这个淫贼是你什麽人,值得你这麽为他花心思!

嘴里却应道:“你是说我丑了?”心里一惊,忖道:我怎麽有点吃醋的味道?

尤八说道:“兄弟你自然不丑,反倒很是清秀,只是那女鬼美得实在不食人

间烟火,奶子又白,皮肤又好。我怕以後对着女人就会想起她,那还叫我怎麽痛

快的玩儿女人啊!”一只手却伸进黄蓉的裆部,在她阴户上揉揉捏捏。黄蓉把他

的手拉出来,看着手上晶莹的汁液,强作镇定,问:“这就是你的不玩女人?”

尤八傻笑:“嘿,习惯,习惯了!”

黄蓉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恼,只觉好些年没有这种情绪了。

忽听外面柳三娘娇嗲的声音传来:“我的好公子爷,该用早点啦!”旋即一

个男子的声音:“小美人,一个晚上还没喂饱你吗!”

黄蓉记起大事,道:“哥哥,天已大亮,该赶路了。”

尤八自知理亏,爬起身道:“兄弟你安歇,哥哥去打点,包你满意。”

黄蓉迷迷糊糊睡不到半个时辰,尤八果然会办事,叫人送了些精美的点心到

房里,两人用罢,尤八又找了辆马车代步,黄蓉自然不会拒绝。

柳三娘和锦衣公子赶路丝毫不急,二人并肩坐在马车前面,打情骂俏,羡煞

旁人。黄蓉有点怕了尤八的禄山之爪,坐在车里,尤八老老实实赶车。许是昨夜

把他吓坏了?黄蓉忖道。

日头渐渐中移,天热起来。

黄蓉倦意上升,却不敢真个睡去。

忽听咯咯一笑,睁眼瞧去,柳三娘娇笑着,闪入旁边的树林,锦衣公子一脸

猴急的跟着扑进去。

“这两个狗男女!”尤八满脸都是艳羡的骂了一句,“好馒头都叫狗啃了!”

黄蓉皱眉道:“你说什麽?”尤八道:“你看这两个狗男女,大白天的都要

野合!”

黄蓉听言暗想:莫非柳三娘发觉有人跟梢,借故遁走?想到这里,觉得无论

如何都要去看上一看才能安心。对尤八道:“哥哥且停,我去小解便来。”不待

尤八答话,便抢入林中。林中枝叶繁茂,极是荫凉,热气为之一去。

黄蓉竖起耳朵,步步为营,约行了数百步,猛听到左侧流水哗哗声中间杂着

女子的笑声。黄蓉不敢直接走过去,往左拐了几步,看见一条宽约五六丈,岸边

杂草丛生的小河横在面前,不由心中一喜。她水性极佳,见水则喜,兼且可以洗

去昨晚沾惹到身上的污垢,正是一举两得。不愿弄湿衣服,她小心将衣服脱下藏

好,露出洁白如玉的胴体,扎好秀发,悄没声息的溜下水,贴着岸边,往笑声发

出的地方潜过去。

偷偷从水里探出头,找了处杂草茂盛的地段,停下来,往岸上望去。一望,

两眼睁大,再也舍不得转眼。

只见岸边一小片平旷的土地上,用松软的稻草搭了一个大大的床,两个肉虫

在上面翻滚。柳三娘的衣服都铺在稻草上,她媚眼如丝,腻声对那男子说道:

“公子爷整晚劳累,就让小女子服侍您!”言毕,托起男子的阳具,满是享受的

舔弄起来。

黄蓉从没想过男人的阳具还可以这麽玩,见柳三娘舔得有味,眼睛不时半眯,

显是情动。心下疑惑,舔男人的那玩意儿自己很舒服吗?脑中略一想象,闯入来

的却不是郭靖,而是尤八那狰狞的阳具,吓了一跳,赶紧不想。

眼睛不由自主的盯在那阳具上,柳三娘娇艳粉嫩的樱唇正紧裹着阳具吐出吞

入,男子发出满足的呻吟,听得叫人心儿发颤。她结婚多年,产下子女三人,却

因郭靖呆板,床上欢爱不仅数量不足,质量也是极低,从没品尝过那种极端的性

爱之乐,在尤八身上,也不过是稍稍发泄久积的情欲。是以此时看到柳三娘的举

动,不亚於小处男第一次看A片,心激动得欲蹦出口来。幸好水流潺潺,将她的

心跳喘息声掩盖。

“哇!”一声惊叫惊醒三个沉迷於情欲中的人。

尤八傻呆呆的站在树林边缘,目瞪口呆,一缕晶莹的唾液挂下嘴角。“好白

的小娘皮哟!”尤八好不知死活,居然还敢调戏柳三娘。

那男子把柳三娘拉起来,抱坐在怀中,就那麽赤裸裸的对着尤八,微笑不语。

柳三娘却双眉逐渐立起,从男人怀中站起,一步一步走向尤八,赤裸的双峰亦一

颤一颤,嘴里却笑道:“这位英雄想看,那就留下来看个饱好了!”骈指一点,

定住尤八穴道,举手便欲劈下。

那男子忽地窜上,托住柳三娘手腕,说道:“三娘,就让这莽汉在旁边观看,

正好助兴!”三娘回手抱住她,眼珠一转,说道:“不能这麽便宜他,得让他为

我们说词解闷,敲鼓助阵!说得不好就杀了他!”擡腿一脚,将尤八踢到水中,

上半身搭在岸边,下半身搭在水里。

黄蓉却是有些气苦,这莽汉惊扰了柳三娘二人也就罢了,居然,居然一落到

水里,就恰好把两只脚驾到自己的肩上!这时又不敢动,待会就要这淫贼好瞧!

尤八掉到水里,挣扎欲动,却发觉全身麻木,唯口舌未封,回想柳三娘的话,

明白这小妖精居然是要自己说话以助她淫兴,他是风月场中常客,却也从没这麽

玩过,不由兴致大发,叫道:“小娘子好手段,尤八敢不效命!”

柳三娘回眸一笑,倒在男子怀中,两人唇舌相接,啧啧有声。柳三娘用眼一

勾尤八,尤八知机,学足了说书人,说道:“美人怀是英雄冢,最美不过香舌水。”

那柳三娘不住的一路吻下去,由嘴唇到乳头,到肚脐,又到阳具。阳具本已

疲软,柳三娘舔弄几下,便硬挣起来,独眼狰狞。尤八曼声唱道:“都说那牛啊

牛二哥,牛二哥,一只眼,顶得破天,捅得破地,啊硬啊硬梆梆!一朝来到温啊

温柔乡,粘糊糊,湿哒哒……”

黄蓉不知道他在说啥,视线又被尤八挡住了,贸然离开,又怕尤八吓着,遂

传音给尤八道:“我是黄九,在你身下,别慌,我会救你。”伸手解开他的穴道,

又用几簇水草托住尤八的脚,自己从尤八身下转出,好奇的看尤八描绘的到底是

什麽。

尤八微滞了滞,这厮也颇机变,马上把注意力投到柳三娘二人上去。这时那

男子坐在床上,用手抚弄柳三娘头发,似乎不满足,凑到柳三娘耳边说了句什麽,

柳三娘笑了起来,双手撑地,两腿朝天,来了个漂亮的倒立,接着双腿打开,将

阴户裸露在男子眼前。男子两眼死死的盯着阴户,两手握着柳三娘的小蛮腰,把

阴户举到自己眼前,深深的吻下去,头左右摆动。柳三娘大张着腿,双手抱着男

子的屁股,找到阳具,狠命吞吐,头部大起大落。黄蓉看得呆住,红晕上脸,双

乳发胀,心里不住叫道:“还有这样的弄法!这莫不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尤八也极是佩服,无意识的随着两人的疯狂动作“哦”了半天,憋出一句:

“原来武功高,花式也这麽多!”黄蓉眼力极强,只见男子的阳物在舔弄下,青

筋暴突,更加硕大,柳三娘的樱唇紧紧含住阳具,双颊不时这儿鼓起一团,那儿

突起一块,柳三娘的神色却毫不难受,眼神迷离,双眼下一抹红晕,美艳之极。

黄蓉自认比柳三娘要美上极多,此刻亦不由大是赞叹。

又见男子头沉入柳三娘胯间,舌头堪比欧阳锋的灵蛇,在柳三娘的阴户上乱

扫,柳三娘一双白花花的大腿再难伸得笔直,大腿肌肉不住收缩,口里含着阳具

乱叫。黄蓉只觉心慌气促,那男子舌头每一下扫动,都像扫在她的阴户上。她的

血液在燃烧,人也迷迷糊糊,觉得这世界完全不真实,心里没着没落,极想抓住

点什麽。尤八却极是兴奋,穴道已解,血脉畅通,阳具早挺立如钢,这活生生的

妖精打架令他这花丛老手亦心迷神乱。柳三娘头部每一下落,他就发出一声短促

的“哦”“嗯”声,有如给这场淫乱配音。

黄蓉哪堪如此多重刺激!

她情不自禁的靠近尤八,男人身上的粗犷气息冲入她的鼻端,让她想起晚上

的疯狂,那时她握着阳具疯狂的撸动,她坐在尤八身上疯狂的套弄,眼前的画面

与她晚上的画面仿佛重合了!她就是柳三娘,柳三娘就是她。她颤抖着伸手摸去。

尤八忽觉胯下伸入一只纤细的小手,颤抖着握在龟头上,舒爽的感觉一下猛冲上

头,使他发出悠长的狼嚎。

柳三娘二人也极是兴奋,有人旁观,有人配音,二人很快就进入状态。男子

将柳三娘扔到床上,双腿扯得大开,飞身压上,高高挺起阳具,重重落下。就在

黄蓉眼前,阳具恍如一根木桩直入柳三娘的阴户尽根而入。她看到那粗硬的家夥

把红嫩的嫩肉挤开,发出嗤嗤的摩擦声,头脑不禁一阵晕眩。那阳物拔出又翻出

一片嫩肉,黄蓉只觉自己也有什麽东西翻了出来。柳三娘美臀使劲前顶,她的臀

部也往前使力。那阳具不像插入柳三娘的阴户,倒像插入她黄蓉的阴户!她的手

也不禁紧紧勒住尤八的阳具。“扑哧丶扑哧丶扑哧……”二人交合大起大落,声

音响得就像在黄蓉耳边打鼓。尤八还记得要假扮被制住的残疾人士,黄蓉眼里却

只有交媾的二人,她的手随着男子的节奏握着尤八的阳具大力撸动。尤八不知道

说什麽,嘴里只会说一个字:“操!操!操!”男子每操弄一下柳三娘的美屄,

黄蓉每撸一下他的阳具,他就从嘴里蹦出一个“操”,刚硬得就像他的阳具一样。

男子忽然抱着柳三娘狠动了几下。柳三娘双手抱着男子的屁股,十指已陷入

肉中。两人同时发出长长的呻吟声,慢慢静止下来。看着他们总算完事,起身着

衣,黄蓉也满脸绯红的长舒了一口气,悄悄下潜。

柳三娘笑吟吟的看着尤八,道:“今天姑奶奶的大便宜都被你占了!姑奶奶

的床上功夫怎麽样?”尤八心情犹自激荡,闻言心甘情愿的道:“姑娘好本领,

好骚劲!小人身怀伏凤十八手,不知姑娘可愿一试!”男子闻言双眉一竖,柳三

娘赶紧抱住他的胳膊道:“滚你的吧!姑奶奶今儿心情好,不想杀人,就放你一

马吧!”言毕笑吟吟的挽着男子雀跃着走了。

大敌远去。二人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黄蓉惊觉自己的玉手还在尤八的裤裆里,忙不叠的将手掏出来,看见尤八将

头转向她,不由心慌想逃;尤八故意恶狠狠的看着她说:“好你个黄九!居然趁

人之危!”张开两手向她扑来。黄蓉转身就逃,游开几步,担心尤八不会游泳,

回头看时,水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圈一圈水波荡漾。“尤八!”她娇声呼喊,没

人回应。“哥哥!”黄蓉有点担心了。

突然,漰的一声,一个人从她身後钻出来,扑到她身上,双手环住她的腰。

黄蓉回头一看,果然是尤八。

“死尤八,坏尤八!你敢吓我!”黄蓉双手擂鼓似的拍打着尤八的头。“叫

黄兄弟担心了!”尤八感动的抱住黄蓉,一口亲在黄蓉的嘴上。黄蓉首次遭到郭

靖以外的陌生舌头入侵,身体一僵。随即手忙脚乱的推开尤八,倒入水中。

入水的黄蓉哪怕带着男子的面具,也美得像条美人鱼。尤八邪火未消,这时

眼前又有个大美人,脱得赤条条的,傲人乳峰伸手可握,诱人的玉蚌有如美人的

眼勾,一闪一闪在面前勾着他,尤八这样的色中饿鬼哪里肯放过,嘴里大呼小叫

的追过去。论武功,他连黄蓉的一根指头也比不过,论水上功夫,却不在黄蓉之

下。黄蓉看饱了春宫,女人受到这样的刺激,自然是手软脚软。没游两三步,美

臀已被拍了一记;她娇笑着回首看时,只见尤八一个猛子蹿入水下,接着她的胯

间挤入一个大头。黄蓉两腿搭在尤八肩上,被他举出了水面,尤八的大头紧贴着

黄蓉的阴户,舌头拼命往阴户里钻。黄蓉如被火烧,抱着尤八的头叫了一声,身

子往後倒去。

尤八抢上,捂住黄蓉的脸就是一顿猛吻。他的舌技极强,牙齿外侧,舌根底

部,口内性敏感点无一没有关照到。不片刻,二人已陶醉在意乱情迷中。两人不

再游动,渐渐下沉。水慢慢没过他们的肩膀,没过他们的嘴巴,没过他们的头顶。

渐渐的水面的波纹都消失了。

突然,水面大乱,两人一起冲出水。尤八仰天大叫:“舒服啊!”黄蓉则螓

首後仰,无语向天,除了这一刻,她什麽时候品尝过如此美妙的性爱!晶莹剔透

的水珠从她发梢丶洁白如玉的胴体上纷纷滚下。尤八温柔的抱着黄蓉的腰,吻似

雨点落在黄蓉的耳垂丶脖颈上。黄蓉懒洋洋的倚靠在尤八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

划着水,什麽家庭,什麽战争,都摒之於脑後。

黄蓉的面具在水中已泡了颇长一段时间,这时在尤八的热吻之下,边缘翻了

起来。尤八轻“咦”了一声,伸出两指一揭,一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出现在眼前。

尤八大为惊讶,仔细端详,惊叫道:“原来昨晚的女鬼是你!”又急忙改口道:

“原来不是女鬼,是黄兄弟!”黄蓉谑笑着盯着他,眼里是化不开的情欲,道:

“怕了吧!”

尤八是个胆大包天的色鬼,越是美女,越是骚劲大发。闻言涎着脸,将下身

阳具在黄蓉股沟里挺动,嘴里边亲黄蓉的脸颊边说道:“美女啊,你昨天吓得我

够呛,今天你可要赔我!”黄蓉忍着他的骚扰,调笑道:“我可不以身相许哟!”

尤八双手抚上她傲人双峰,说:“那可由不得你!”嘴凑到乳头上,用力吮吸了

一口,说道:“我一晚都梦见这对大奶子!”又用手在黄蓉下身掏摸了一把,说

:“还有这个勾死人的好洞洞!”

黄蓉看了一大场春宫戏,下体泛滥成灾,又与尤八一阵浪漫的追逐,早已忍

无可忍,满面红霞的斜了她一夜,回首缀住他的嘴唇,说道:“那还等什麽?你

的伏凤十八手呢?尽情用出来吧!”

尤八怎会客气,一双怪手早在她腰臀之处上下其手,舌头则沿着她的双峰吻

下去。这麽美的女人任自己为所欲为,尤八恍如梦中,嘴里呢喃:“乐意效命,

哪怕精尽人亡!”

黄蓉感觉到尤八将头伸到她的胯下,舌头轻触她的阴户,手也在大腿敏感处

轻柔的抚摸,异样的快感传遍全身,她娇躯颤抖不已,暴露着的一对傲人的大奶

子急剧起伏,双脚忘了划动,往水里沉去。尤八抱着她的美臀,埋首胯间狂舔,

脚却向浅水区划去。黄蓉只懂得用手按住尤八的头,头脑一片空白。

河水在拐弯处变缓,变浅,人躺在水中,水也不能没过人的头。尤八将黄蓉

平放在水中,眼里喷火,眼前的尤物无一处不美,眼梢眉角又充满迷人的风情,

不知自己几世修来的福分,能得享如此佳丽!他俯首黄蓉胯间,觉得自己平生吮

得最乐意的就是这次。黄蓉情不自禁分开了双腿,以便让尤八的舌头更深的舔弄,

手抓住尤八的阳物慢慢撸动。眼前掠过柳三娘吞吐的画面,虽然还是有点不习惯,

却尝试着伸出香舌舔了舔,那种男人的骚味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难闻,这才往口

里送,学着柳三娘的样儿套弄。尤八大出意料,这美女如此主动,令他兴致勃发,

差点失控,忙深吸一口气,笑道:“美女骚劲大啊!受不了了吗?”

黄蓉白了他一眼,牙齿摩擦到包皮,尤八倒吸一口凉气。黄蓉学习天分极高,

尤八又极擅调教之道,若是黄蓉搔到他的痒处,他便奖励的在黄蓉的阴蒂上轻舔。

不一会,黄蓉已不学而会,或是大口吞吐,或是舌尖绕着龟头打转。尤八不甘示

弱,配合她的节奏,手指也不安分的插入了黄蓉的阴道中,充实的快感让黄蓉如

在云端,头脑一阵眩晕,情不自禁呻吟出声,心里这才明白为什麽有些女人会那

麽忘形的叫床,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控制。

黄蓉的娇吟无疑是火上添油,尤八本已急不可耐,这下感觉到身下美女高潮

将到,手忙脚乱的调转方向,略瞄了瞄,哧的尽根而入,不管不顾的冲撞起来。

两人身下的水也配合的发出坉坉坉的声音,水波四散。

黄蓉美臀使劲前顶,双腿高举,几可到头,头也使劲前凑,身体弯曲如弓。

红唇微张,口里不住往外冒出凉气,双手紧抱尤八的黝黑的屁股,使劲下按;心

里居然闪过一个念头:还是男人在上面带劲儿啊!旋又羞红得咬紧银牙:所有的

血液都像集中到那儿去了,叫人忍不住了啊!尤八那硕大弯曲的玩意仿佛会瞄准,

一下一下都撞正在她最敏感的点上。很快黄蓉就不知今世何世了,头脑一片空白,

元神也紧缩到阴户里去了似的,嘴里呜呜咽咽的不知说些什麽,全身紧绷,阴户

像榨汁机一样规律的吮吸。尤八忍耐不住,大叫:“操,操,我操死你,我操死

你!”操到底时,小腹紧贴阴户,毫无缝隙,男人发射的时刻到了!尤八猛地搂

住黄蓉不动,阳具喷出的激流打在花心上,令黄蓉的娇躯猛颤,阴户猛烈收缩,

魂儿都像没了。

虽然射精可能会让她怀孕,她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反对。“管它天崩地裂,我

只要这一刻!这一刻就好!”她心里不管不顾的忖道。

两人瘫软在水里。

尤八软趴在黄蓉身上,阳具仍塞在阴户里。黄蓉累得一根指头也不愿动。尤

八却是情场老手,如此佳人,只享用一次岂不是暴殄天物!他的眼定在黄蓉身上,

他的手仍温柔的在黄蓉的乳房丶大腿上抚摸,又给黄蓉按摩腰腿。黄蓉两眼迷离

的望着他,看着他忙碌,忖道:还是和初识时一样的猥琐,和靖哥哥简直相差得

天远地远,我怎麽和这麽一个人狂乱了一晚又一个白天?莫非是他能给自己带来

从未有过的快乐?罢罢罢!乱就乱今日一朝,明日我还是那个天下景仰的黄蓉!

他下身的阳物又硬起来,用手一弹,就硬硬的翘起,比靖哥哥真是强多了。男人

的这个东西真是奇怪,一人一个样,不知道其他人怎麽样?论手段高超,可能就

属尤八了吧,人也温柔,拿来做情人也不错的吧!

黄蓉在胡思乱想,尤八自然不会老老实实的按摩,按着按着,手就在黄蓉的

要害地带活动起来。黄蓉今天很奇怪,存心想放纵一把;今天她就是要把伏凤十

八手领教一番。

她星眸微闭,任尤八施为,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娇吟,娇躯慢慢的火热,乳

房鼓胀得自己都感觉得到。尤八极有耐心,慢条斯理的抚摸吸吮,在黄蓉的娇躯

上,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他的吻痕。快感像龙卷风似的,从每一寸肌肤被发掘出来,

渐渐集中在几个敏感点上。

当尤八的大嘴覆上她的乳房,吞下她的乳液时,黄蓉忍不住抱住尤八的大头,

把他按在自己的美乳上,下体却又像火烧似的,空虚难耐。尤八故意撩拨她,只

在阴道门口蜻蜓点水般,眼睛却不怀好意的直瞅黄蓉。黄蓉两腮绯红,心头火热,

瞪着尤八嗔道:“死淫贼!”双腿不觉勾上尤八的屁股。尤八笑嘻嘻的看她,由

着她双腿使劲,阳具就是不插进去。

当姑奶奶没法子吗?黄蓉腾的推倒尤八,自己骑到尤八身上,阴户纳入阳具,

屁股先是画了几个圆弧,觉得轻飘飘的不过瘾,随後以深蹲式大动,得意的对尤

八一笑:姑奶奶昨晚就是这麽解决的!尤八不想让她这麽得意,手扶住她的腰,

屁股大动。这滋味,比晚上美多了!黄蓉像骑在小红马上,身体规律的起伏,情

欲的快感一波接一波,她感觉到,那梦寐以求的极乐之境又快到了。这境界,郭

靖不能给她,小红马也不能给她。

尤八咬紧牙关,这美女太诱人了,不能这麽就射了,他拍拍黄蓉的屁股,换

了个姿势,站到黄蓉的後头,把黄蓉的双腿抄起,阳具居高临下,猛插入黄蓉的

阴户。眼前的玉体优美的曲线由双肩缩窄到腰,又迅速扩大为丰满的臀部,玉蚌

一片泥,美不胜收。

黄蓉勾下头,水面如镜子,她看着尤八站在自己身後,粗粗的腿,腿毛茂盛,

纠结着蔓延到大腿根,阴囊一荡一荡。二人交合的地方,阳具青筋暴露,呲的带

着火一般冲入一片嫩肉之中,那是我的屄啊!黄蓉看着尤八的阳具没入自己体内,

胸口像压住了一块巨石,喉咙嘶哑,积聚的高潮瞬间爆发,“啊!”她狂嘶乱喊,

娇躯狂扭,向尤八猛力索取。这一刻,她魂灵飘飘荡荡,不知所往,全部的思想,

都随着血液融为一点。那个点,完全被一个叫尤八的淫贼控制,要她乐就乐,要

她悲就悲。她的肉体,这一刻不属於她。

当她似悲似怨的声音弱下来的时候,发现全身大汗淋漓,尤八伏在她的背上,

阳精冲入她的花心。她双手支撑不住,两人一起滚到水中,清凉的水使黄蓉稍稍

清醒。耳边尤八缀着她的耳垂,说:“尤八的床上功夫怎麽样,黄女侠?”

 

上一篇:真性福!上了老师也上了妈!

下一篇:房门不要上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