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武侠科幻 » 笑傲江湖外传 (4)

笑傲江湖外传 (4)

笑傲江湖外传(4)

无色庵内令狐冲夫妇被四大高手围住,只见邪尊狂笑道:「要跟我交手,只

怕你还不够资格,先将我的手下击败再说。」

令狐冲眼见对方俱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唯恐盈盈在交手中令自己分心,於是

向盈盈道:「盈盈,你在一旁帮我掠阵。」

盈盈深知自己的武功比不上眼前诸敌人,直好向令狐冲道:「冲哥你自己要

小心。」令狐冲点了点头,盈盈退在一旁。

二刀流宫本太郎早已等的不耐烦,大声喝道:「八格野鹿!废话那多,受

死吧!」

手中双刀幻化出刀幕朝令狐冲袭来,令狐冲心中暗惊这东瀛浪人好快的刀法

,比起田伯光更胜一筹,令狐冲侧身避过腰中佩剑业已出鞘,只见刀剑相交之声

不绝於耳,宫本太郎“百鬼斩”刀法虽快终究有破绽,百招过後令狐冲趁着宫本

太郎换招之际,一剑刺进空隙,宫本手臂挂彩了。

欢喜佛大喝:「大夥并肩子上啊!」欢喜佛手持“金刚杖”,仇千里的“天

雷斧”及杜杀的“勾魂铁爪”向令狐冲击来,而西门安跟玄冥上人仍是神色自然

无任何动作,仇千里一招“开天辟地”由上击下,令狐冲长剑一挥挡住了这一斧

,令狐冲觉的虎口被震的发麻,手中长剑差点离手。

此时欢喜佛的“疯魔杖法”又从侧方袭来,令狐冲只得向後一跃退开,杜杀

的勾魂爪以地堂身法直袭令狐冲的腿部,在四大高手围攻之下,令狐冲显的有些

手忙脚乱,只得全力守住全身,再无馀力攻击敌人。

此时身在战圈外的盈盈也看出丈夫的形势危急,但碍於自己功力不高无法加

入战圈盈盈心中忽然想到“擒贼先擒王”,只要胁持住邪尊不怕他的手下不停止

攻击,想到此处盈盈取出袖中短剑朝邪尊扑去,奇怪的是西门安与玄冥上人并未

出手阻拦,任由她袭击邪尊。

邪尊笑道:「令狐夫人,奶也想和本座玩玩吗?」

盈盈并不答话,手中短剑如疾电般刺向邪尊,邪尊狂笑道:「看来奶是想替

令狐冲解危是吗?好!我给奶一个机会,五十招之内奶若能逼使本座出手的话,

我就下令叫他们停手,五十招过後嘿!嘿!本座就要对奶不客气了。」

盈盈听得此言,更加快身形向邪尊攻去,可是邪尊如同鬼魅一般,无论盈盈

身法有多快,两人之间始终相差三尺,眼见五十招将近,邪尊却依然没有出手的

念头,盈盈心中一动施展轻功一跃三丈高,此时盈盈取出怀内数十枚银针朝邪尊

射去,只见邪尊周围五丈内皆被银针笼罩着,只见邪尊也不闪躲,射向他的银针

在他周围一尺处便自行掉落,盈盈心中大骇。

邪尊笑道:「令狐夫人,五十招已过本座要出手了,奶可要当心啊!」

只见邪尊身形一动,已经从五丈处移至盈盈身前,盈盈心中大惊,急忙想往

後跃离此时盈盈只觉的全身一麻,身上要穴已被邪尊点中动弹不得。邪尊抱起盈

盈坐在榻上,盈盈此时觉的又羞又怒,自己的身子除了丈夫以外没有其他男人碰

过,如今自己躺在别的男人怀里,以後要怎做人,想到此处眼泪忍不住就流下

来。

只见邪尊轻吻着她的脸蛋,淫笑道:「小宝贝,不要哭了!本座会好好疼奶

的。」

盈盈不甘受辱,一咬牙想要咬舌自尽,可是邪尊的动作更快,已捏住她的牙

关。

邪尊冷笑道:「想咬舌自尽,那有这容易的事,如果奶不想令狐冲惨死的

话,最好乖乖听我的话」盈盈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只好打消自尽的念头。

战圈内令狐冲独战四大高手已过了一个时辰,毕竟令狐冲内力较为深厚,四

大高手已有内力不继的现像。此时令狐冲眼见爱妻被擒受辱,心中怒不可抑,长

啸一声,从战圈中跃出一剑刺向邪尊,只见两道阳刚及阴寒的气劲自前方左右袭

来,令狐冲弃剑运起易筋经内力抗衡,只见四掌相交三条人影分开,各自调匀内

息。

只见西门安笑道:「令狐公子,在下的烈阳手与上人的玄冥神掌,还过的去

吧?」令狐冲心中骇异这些邪魔外道竟然会使用这些失传数百年的武林绝学,看

来今日不除尽这些邪魔,将来必会危害武林正道,心下决定使出多年不用的武功

“吸星大法”。

只见三人四掌再次力拼,只见双方的周围气劲澎湃,任何人也无法靠近,烈

阳手与玄冥神掌的内力逐渐被吸星大法所吸收,一刻过後三人额头均是汗如雨下

,此时西门安与玄冥上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各自伸出剩馀的一掌合并,令狐

冲只觉得对方的掌上内力忽然有如洪水般汹涌而来。

体内刚吸纳的内力此时也产生异变,急速的向外流出,令狐冲大惊忽然心口

一痛,已被两人的掌力击飞六丈外。

令狐冲身受重创倒地,勉强想要起身,甫一站定胸口热血再也抑制不住,从

口而出。

只见邪尊狂笑道:「令狐冲枉你聪明一世,岂不知水火不容道理,烈阳手与

玄冥神掌本是相克,两人合击却是威力倍增,但一个人体内若是同时拥有这两种

内力,便会相互排斥破体而出,内力差一点的人会筋骨俱碎,而你却只受重伤,

足见你的内力可算的上是深厚无比,今日败在我的手下,应该死而无怨,不过你

放心我不会杀你,因为你对我来说还有很大的用处,哈」

听到此处,令狐冲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不知昏迷了多久,令狐冲终於苏醒,醒後只觉得胸口疼痛无比,急忙潜运内

力疗伤,真气运行数周天後疼痛稍减,令狐冲缠藉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楚周围环境

原来是身在一处地牢中,地牢内似乎还有其他人被囚禁,令狐冲向前摸索,忽然

一团柔软的肉体依偎在他身旁,令狐冲惊道:「是谁?是盈盈吗?」

只听得来人娇喘连连,阵阵销魂蚀骨的梦呓声传入令狐冲的耳中:

「嗯啊我好热抱我快抱我啊」

令狐冲脱口而出:「仪琳师妹。」

原来这间地牢内除了令狐冲之外,恒山派七大弟子亦被囚禁在此,她们多日

来经过邪尊狂烈地奸淫後本性早已迷失,每个人都成了荡妇淫娃,对於性爱的需

求更胜常人,令狐冲身陷其中倍觉难堪,只见七具赤裸妖艳的肉体如蛇般缠住了

他她们身上传来一股异常的95味,使他闻过後心中觉的神智恍惚心猿意马。

令狐冲急忙运起易筋经内的定神之法,奈何身受重伤後内力不继,定力已大

为减弱,加上周围的淫声媚语,已使得令狐冲的定力将近崩溃,令狐冲终於抵挡

不住诱惑,大喝一声,把仪琳抱入怀中,贪婪地吸吻着雪白的乳房,而仪清正跪

下来轻吻令狐冲的肉棒,其他人也各尽其能以得到肉体最大的愉悦,地牢内充满

了淫欲的气氛。

地牢外邪尊正与手下欣赏这幕活色生95好戏,邪尊笑道:「欢喜佛你的奇淫

合欢散果真是妙用无穷,连令狐冲这等自命正人君子的人,也变成禽兽不如。」

欢喜佛笑道:「多谢主人的称赞!只是属下不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有何用处?」

邪尊道:「令狐冲内力深厚就如同宝库一般,如果我能夺取他的功力,我的

修为必定能更上一层,但是令狐冲练有吸星大法,想要强硬夺取他的内力是不太

可能,反而自身内力会被他吸走,今天我调教这七名女子,在和我交合当中我已

经把采阳补阴之法灌输到她们体内,现在令狐冲每跟她们交合一次,内力便会被

她们吸去一分,不用半个月令狐冲便会内力全失,我再从这些女人身上吸取令狐

冲的功力,到时候再杀他也不迟。」

众部下齐声赞道:「主人果然神机妙算。」

邪尊命令手下离开後独自进入密室,这间密室原先是用来囚禁恒山派七大弟

子的地方,同时隔壁就是地牢,墙上有面特制的“魔镜”启动开关後便可以将地

牢内情景看的一清二楚,盈盈此刻正躺在榻上熟睡着,邪尊坐在榻上仔细端视着

这幅美人春睡图,邪尊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在盈盈的脸蛋上抚摸。

一面赞叹道:「真是天生的尤物,几年不见真是越来越艳丽,这美妙的女

人让令狐冲独享,真是可惜我一定要好好地来品尝。」

正当邪尊要进一步动作时,盈盈忽然惊醒挥出一掌击向邪尊,只见邪尊将盈

盈的手握住,盈盈用力想挣脱,邪尊笑着道:「我是该叫奶令狐夫人好呢?还是

要叫你大师嫂呢?」盈盈停止挣扎,脸上出现惊恐的表情。

「你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一个从地狱回来的人」

只见邪尊将脸上的面具摘下,露出一张盈盈熟悉的面孔。

「林平之!」盈盈失声道出了这个令她觉的不可思议的名字,林平之笑道:

「不错!是我,令狐夫人别来无恙吧?」

「不可能!林平之的尸体是我亲手埋葬的,再说,林平之双眼已瞎丶武功尽

废,并且已经自宫,绝对不像你一样。」

「哈!哈!说到这点,我就该好好谢谢奶,要不是奶把我囚禁在梅庄的地牢

内,我又怎能得到日月神教创始者天邪至尊的武功密笈及重生之法,让我能够死

而後生,肉体再造呢?」

盈盈现在缠明白当日林平之的死亡只不过是他练功的一个阶段而已。

林平之不怀好意地笑道:「我重生之後第一个想要报答的自然是贵夫妇,令

狐夫人,奶想要我如何来报答奶呢?」

盈盈给他的眼光看的心里直发毛,勉强回答:「冲哥呢?我想要见他。」

林平之笑道:「大师兄就在隔壁享受我的招待,不过我觉得奶还是不要见他

比较好。」

盈盈道:「为什?」

林平之道:「因为见过之後奶一定会後悔。」

盈盈心中起疑:「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见他。」

「好!希望奶不会後悔。」

林平之把盈盈带到魔镜前启动了开关,一副不堪入目的情景呈现在盈盈的眼

中。只见令狐冲正把恒山派年纪较小的秦绢抱起,而令狐冲的肉棒正在她的阴户

抽插而经由铜制的小管传来一阵阵淫靡的交合声。

「嗯啊师兄再再用力嗯哼」

「师妹奶的小穴好紧不亏是刚开苞不久的」

「啊啊师妹爱死师兄的大鸡巴了用力操死我吧嗯」

「喔好爽爽死了师妹你的浪穴快把鸡巴夹断了喔」

盈盈眼见令狐冲与秦绢交欢的情景,不由得悲从心生,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下

来。此时林平之却乘机靠近,柔声地对盈盈说:「令狐冲真是太不应该了,怎

可以这样对你,奶不要哭了,这种负心人不值的为他流泪。」

盈盈只觉得林平之的言语有一股无形的磁力,使得自己不再讨厌他。林平之

从背後抱住了盈盈,两只手隔着衣物抚摸着盈盈丰满的胸部,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道:「看奶的肉体是多的寂寞,如同将要枯萎的鲜花需要雨水的滋润,令狐冲

不懂的爱惜奶,还跟别的女人乱搞,奶不能让自己凋零下去,奶寂寞的肉体需要

男人来安慰,就让我来安慰奶吧!」

林平之亲吻着盈盈的颈部,盈盈觉的好累,只想闭起眼睛享受爱抚的感觉,

林平之将盈盈抱至榻上,轻轻地为她解去衣裳,最後盈盈只剩亵裤及红肚兜留在

身上,林平之看着这个美艳绝伦的妇人,不禁赞叹有加迅速将全身衣物脱光,露

出一副重生後健硕的体格。

林平之亲吻着盈盈的樱唇,舌头如灵蛇般钻入盈盈的口中,在她的嘴内肆意

游移一阵後,林平之要展开最後攻势,伸手将盈盈身上的肚兜及亵裤除去,盈盈

霎时觉的羞不可抑,林平之的手指顺着她的背部游移而下到了那女性禁地,只见

林平之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拨弄着花蕾,只见盈盈开始有了反应。

林平之拨出双指,在盈盈的耳旁狎道:「看看你多需要男人,奶这个小荡

妇!」林平之双手轻揉那丰满的双乳,对着盈盈淡红色的乳蕾,林平之又吸又咬

带给盈盈莫大的刺激,只见盈盈醉人的淫声散布在密室中。

林平之将身体倒转过来,自己面对盈盈的嫩穴,而盈盈正面对自己的肉棒,

林平之轻舔那充满蜜汁的花蕾,而盈盈正张开樱唇含住那肉棒,舌头轻舔着肉棒

最敏感的地方。

「小淫妇,奶觉的舒服吗?」

「大鸡巴哥哥,妹子的浪穴又热又痒,快受不了了」

「让大鸡巴帮奶的骚穴来止痒吧!」

林平之将盈盈放正,将她的臀部垫高,巨大的肉棒对准那阴户直入而进。

「小宝贝,想不到奶成亲这多年,骚穴仍然这紧,看来令狐冲真是暴殄

天物,今天让我来喂饱奶!」

「干吧!用力干吧!干死妹子的浪穴吧!」

林平之奸淫盈盈时,心中有莫名的快感,多年来在地牢的怨气至今缠稍得舒

发。

「嗯啊好棒大鸡巴快干死妹子了嗯哼」

「小贱人,快说!令狐冲跟我谁干奶比较爽?」

「哼当然是你干我比较爽啊不要停再用力啊」

「啊小淫妇要让大鸡巴天天干嗯干死我了」

「哼亲哥哥嗯妹子要爽死了啊要丢了啊」

只见盈盈娇躯抖动,一股阴精直喷而出,林平之照单全收尽数吸入体内。

一场激情过後,林平之穿好衣衫,对着尚在熟睡的盈盈冷笑道:「笨女人,

已经中了我的迷情大法还不知道,我会让奶变成武林中最淫荡的女人,让奶千人

骑,万人干!哈~~」林平之狂笑声在密室中不断地回响。

 

上一篇:笑傲江湖外传 (3)

下一篇:笑傲江湖外传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