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武侠科幻 » 笑傲江湖外传 (5)

笑傲江湖外传 (5)

笑傲江湖外传(5)

光在山下等不到令狐冲夫妇的讯息,心知两人一定发生意外於是快马前往少

林及武当求救。

稍後,少林方生大师,武当清虚道长,五毒教主蓝凤凰,不戒大师,桃谷六

仙及田伯光等人进攻恒山见性峰,无色庵前林平之六名手下正与众人展开一场大

战,只见林平之神闲气定,丝毫未见任何惊惶之色,蓝凤凰见敌方人手皆聚集在

此,於是悄悄地脱离战圈潜入庵中解救令狐冲夫妇。

令狐冲十几日来,因身中奇淫合欢散的淫毒与仪琳等人疯狂地交合,内力已

流失剩下不到一成,整个人也已经奄奄一息,蓝凤凰寻至地牢,只见令狐冲全身

赤裸躺在地上,而盈盈却不见人影,蓝凤凰眼见恒山众弟子皆已神志不清,在遍

寻盈盈不获的情况下,只好先扶着令狐冲离开地牢。

庵前林平之六名手下久战之後已渐露败像,此时,林平之喝道:「全都给我

退下!」,六名手下急忙抽身离开战圈,只见方生大师道:「阿弥陀佛!放下屠

刀,立地成佛。林施主还是及早将众人释放,老纳及众人会对你们网开一面。」

林平之狂笑道:「凭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今日就让你们瞧瞧什缠是天下无敌

的武学。」

林平之将身上的佩剑射入地中,忽然,众人觉得有股诡异的气劲将他们笼罩

住,只见插在地上佩剑忽然弹起如疾电般向众人刺来,武当清虚道长眼明手快,

一招圆转如意将剑势卸尽,但飞剑似有生命般再次袭击众人,方生大惊道:「大

家当心!这是御剑飞行。」,众人听後莫不震惊,传说中剑仙缠会使用的绝学如

今日却出现在林平之的手中。

林平之狂笑:「不错!正是御剑飞行,你们识相点向我称臣,还可以免去一

死。」

和尚大怒一拳击向林平之,只见寒光一闪,飞剑刺穿不戒和尚胸口,田伯光

大惊急忙抱住不戒,只见鲜血不断自胸口涌出,不戒气若游丝地道:「阿琳,

爹没用无法救你了啊」说完话後不戒随之断气,众人悲痛

不已,尤其桃谷六仙更是如丧妣考般嚎啕大哭,林平之冷笑道:「哭什?待会

儿我就送你们下去见他。」

方林心知林平之功力之高,集众人之力只怕也未能匹敌,为今之计能逃多少

就算多少,方生向清虚道:「清虚道兄待会儿集我们二人之力抵挡林平之的飞剑

,让其他人得以逃生吧!」

清虚向桃谷六仙道:「六位桃兄,待会儿我与方生大师联手抵挡飞剑,你们

与田施主向山下逃生去吧!」桃谷六仙插嘴道:「你当我们怕死吗?」「等一下

就知道我们的厉害。」「把那小子撕成六段替不戒贼秃报仇。」,清虚心知再劝

他们也不会听,暗自提升功力准备抵挡飞剑。

林平之冷笑道:「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逃!」只见飞剑随着他的内力加强,

速度越来越快,方生心知再不出手将没有任何机会,大喝一声,大力金刚指力击

向飞剑,只见飞剑攻势受阻,清虚此时乘机施展两仪剑法中的太极圈钳制住飞剑

,桃谷六仙见机不可失,六人攻向林平之,林平之冷笑道:「你们以为这样就难

得住我吗?」

只见林平之全身发出一股强悍气劲将桃谷六仙震退三丈外,就在此时飞剑却

被清虚以太极圈打落,林平之冷笑道:「这是你们自寻死路,怨不得我。」林平

之施展隔空取物将宫本太郎背上双刀取到手中。

林平之狂笑道:「今天就让你们见识我的新招“骨肉分离”。」只见林平之

加强一倍内力,双刀疾速飞行形成一股凛冽的旋风,桃谷六仙将自身功力提升至

最高点,准备使展六人最强绝招“六元归一”。六人连成一线如怒马奔腾般冲击

向刀风,只见六人联手的掌力与刀风交会,形成晴天霹雳轰隆之声不绝於耳。

不到半刻桃谷六仙内力已露出不继的现像只见林平之大喝一声,刀风已袭卷

了桃谷六仙,刀风中片片碎肉血雨四散飞出,瞬间桃谷六仙身上的血肉已被刀风

削的一乾二净,只剩下地面六人的白骨。

方生与清虚见到林平之如神般的功力,骇异得无法言语,田伯光急忙说道:

「大师,我们快逃吧!」

只见方生与清虚双手一推将田伯光往峰底下去,他们料定以田伯光的轻功必

可逃脱,只见林平之身形移动,转眼已到两人面前,方生与清虚大惊,“大力金

刚掌”及“震山铁掌”急忙轰在林平之身上,林平之也不闪避。

两人掌力如泥牛陷海般消失无踪,就在此时林平之推出两掌分别击中方生及

清虚,两人如断线风筝般吐血而飞,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蓝凤凰将令狐冲救出後,便扶着令狐冲往山下直奔,行走数十里後发觉令狐

冲气息微弱,便找了一处山洞休息,只见令狐冲血气汹涌双眼赤红,蓝凤凰心中

纳闷自己通晓百毒,却不知令狐冲身中何毒要如何解救,她那知奇淫合欢散并无

解药,只有与异性交合缠能使体内痛苦消失,忽然令狐冲不知那里来的力气一把

将蓝凤凰抱住,蓝凤凰大惊。

「令狐公子你镇静一点,快放开我!」

只见令狐冲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吼声,对於蓝凤凰的哀求丝毫不理会,蓝凤

凰心知令胡狐冲已失去理智,唯有制住他的穴道缠会停手。

但令狐冲的手臂如铁圈般牢牢地抱住自己,双手无法动弹又如何能制服他,

令狐冲开始用舌头轻舔着她的脸蛋,蓝凤凰急的快哭出来,平日她的行为虽然放

荡,但至今仍是处子之身,还没有男人如此接触她的身体。

令狐冲的手臂已开始放松,蓝凤凰乘机一掌击开令狐冲,从怀中取出涂上麻

药的毒针射向令狐冲,岂知令狐冲神智虽不清,但反应还在,接住了毒针反射蓝

凤凰。

蓝凤凰闪避不及,手臂中针倒在地上,令狐冲将她抱起放在一块光滑的大石

上,由於蓝凤凰常与毒物接触毒针上麻药虽然厉害,却也只能让她全身麻而不

致昏晕,眼见令狐冲将要侵犯自己。

「不要!令狐公子,我求你不要。」

此时的令狐冲那听的下去呢,只见令狐冲双手用力一撕,蓝凤凰的衣服已被

令狐冲扯下,一对浑圆尖挺的乳房出现在眼前,令狐冲爱不释手般地抚弄着,蓝

凤凰的眼泪此时已流下,令狐冲更不理会伸手将她的裤裙除去,令狐冲眼中出现

异样光彩,似乎对眼前这具健美的胴体十分满意,双手不断地在蓝凤凰的肉体上

游移。

「啊不要令狐公子不要摸那里啊」

「好痛不要舔了啊好痒」

令狐冲将全身衣衫脱掉,只见那根肉棒早已昂首挺立,蓝凤凰眼见令狐冲的

肉棒如此凶悍,心知自己最宝贵的处子之身将会丧失,不由得泪如雨下,只见令

狐冲走近将自己处女地的门户轻轻地打开,蓝凤凰只觉得一根又硬又热的东西塞

进自己的敏感处,只见令狐冲用力一顶,蓝凤凰感到一种被撕裂的痛楚。

「呜好痛呜令狐公子不要啊」

苗女的身材本来就比和汉家女子健美,肌肉更加有弹性,令狐冲只觉得自己

的肉棒被一团温暖又有弹性的穴肉包住。

「喔真爽奶的肉穴真的好紧夹的大鸡巴好爽」

「呜好痛不要那大力我的肉穴被干的好痛」

「妹子奶放心,让我帮奶止痛,待会儿奶就会爽死了!」

只见令狐冲拨出肉棒,用舌头轻舔着蓝凤凰那朵刚被自己开苞的花蕾,令狐

冲的舌头如灵蛇般伸进带汁的花蕾中,轻舔着刚被摧残的穴肉,蓝凤凰觉得体内

那种被撕裂的痛楚已经慢慢消失,取而代的是一股骚痒的感觉。

「好哥哥,妹子不痛了,但是肉穴却越来越痒了,快痒到心里了。」

「啊好痒嗯好哥哥快用肉棒快帮我止痒」

令狐冲将肉棒再次插入,只见蓝凤凰此时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乐趣,令狐冲

更加在蓝凤凰的身上努力耕耘开发这块处女地,小小的山洞内充满了淫声秽语。

「啊嗯用力嗯用力干我啊」

「哼好哥哥妹子爱死你大鸡巴了啊啊」

「好嗯从今以後妹子要大鸡巴哥哥天天插穴」

此时令狐冲神智已经有几分恢复,但体内的欲火仍未扑灭,只有尽情地在蓝

凤凰身上发泄。

「好妹子,亲哥哥干的奶很爽吧?」

「亲哥哥干的妹子爽死了啊不要停,再用力」

「啊啊哥哥干到妹子花心里啊要升天了啊」

两人终於忍不住达到高潮,阴经阳经同时射出,暂时解决了令狐冲的痛苦,

经过这场激烈的交合,两人终於体力不支昏睡过去。

无色庵地牢内,少林方生大师与武当清虚道长受了林平之一击後,重伤昏了

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於醒过来发现已成阶下囚,且全身功力不到五成,

只有静待田伯光通知两派掌门带人来救援。

一日两人正潜运内力疗伤,只见林平之打开牢门走进来,林平之笑道:「两

位这几天过的可好?」

方生与清虚并不答话,林平之道:「看来敝教似乎有招呼不周的地方,今日

在下送份礼物给两位,希望两位好好享用。」林平之拍掌两下,只见一个身穿薄

纱神情妖媚的女子走了进来,方生一见大惊道:「令狐夫人!」清虚怒道:「林

平之,你到底在玩什把戏?」

林平之笑道:「没什!我不过是见两位在此太过无聊,因此找个人来服侍

两位,两位就尽情享受吧!她服侍男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哈」

林平之走後,盈盈轻摆着柳腰跳着曼妙的舞姿,随着舞姿摆动盈盈身上的95

味飘来,方生及清虚两人心中不禁一荡,方生惊道:「不对!」

这是邪教的天魔舞,两人及忙定住心神抱元守一,只见盈盈的双手抚摸自己

身上的肌肤,口中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传入两人的耳中,两人受伤後定力已大

为减弱,忍不住睁开双眼看了盈盈一眼,只见盈露出雪白的大腿,一双水汪汪的

眼睛正风情万种地朝两人媚笑,霎时一阵火热的感觉烧遍了全身。

方生与清虚两人心知只要自身稍为把持不住,便会做出败坏门风的事,幸好

两人的禅定功夫还算深厚,勉强还能苦苦支撑。在隔壁的密室中,林平之从“魔

镜”中正在在欣赏这出好戏,只见他狂笑道:「两个老家伙定力倒也深厚,我倒

要看看你们能忍到什时候!哈」

空门禅定丶魔门艳舞何者技高一筹呢?方生及清虚是否会破戒?请待下回分

解。

 

上一篇:笑傲江湖外传 (4)

下一篇:和我一夜情的她,我不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