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人妻熟女 » 孕妇杨美华

孕妇杨美华

孕妇杨美华

杨美华午睡起来,胀尿胀得受不了,挺着三十五周的大肚子急忙向厕所走去,今天肚子感觉怪怪的,从早上起床就一直有下坠感,下体似乎湿湿的,她边走还边回味着刚才的春梦。

走进厕所,拉下孕妇内裤一看,裤裆果然了一大片。杨美华坐在马桶上,愣愣地想着:十八周作完产前检查时,还躺在内诊台上,英俊的谢医师忽然拉开布,递给她这件腹部有一大片镶空蕾丝的白色孕妇内裤,跟她说:「这件漂亮的裤子送给娇滴滴的准妈妈穿。」她愣了一下,马上娇笑跟他道谢。

二十一周去作五个月产检时,杨美华特意换上这件内裤,那一天谢医师和她约了个蛮奇怪的时间。

中午十二点半,平常的休诊时间,作完一些问诊验尿的例行检查,谢医师问她:「从怀孕到现在,性生活正常吗?都用那些体位?」

杨美华有点不好意思,告诉他自己的性欲似乎比怀孕前更好,一丶两天就和先生做爱一次,大多用骑乘位或是後背位,但最近先生怕影响小孩,已经禁欲一个多礼拜了。

谢医师跟她说要作内诊,杨美华弯腰拉连身孕妇装的下摆,看到他仍站在一旁,才发现今天没有护士小姐跟诊。谢医师察觉了她的疑惑,告诉她今天护士生病,所以没来。

杨美华在他的目光下拉起孕妇装,脱下了孕妇内裤,觉得有点怪怪的,然後她跨上内诊台,叉开双腿搁在脚蹬上,谢医师看到那件内裤,高兴地说:「你把它穿来了?」

杨美华回他说:「我今天是第一次穿,蕾丝蛮好看的,又很贴身,穿起来蛮舒服的。」

他笑了笑,那笑容让杨美华觉得和平常有些不大一样,他没拉上布,把紧裹在手上的手套润滑了一下,跟她说:「来,深呼吸,放轻松。」

杨美华和他四目相接,发现他注视着自己,觉得有点难为情,一边深呼吸一边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他拨开她的阴唇,手指缓缓地插进她的阴道,熟练地作内诊。

杨美华觉得这次和以前作内诊差蛮多的,没有以前那种乾乾涩涩,甚至会疼痛的感觉。她先生从一个多礼拜前就停止和她做爱,怕伤了小孩,之前杨美华和先生几乎是天天做爱,禁欲使她对在自己身体里动着的那只手异常敏感,他手一动她就流水儿。

「怎麽这麽久?」她正这样想着,忽然她「啊」一声,触电似地抖了一下,他的手指竟轻轻按压着她的阴蒂,杨美华猛地睁开眼,他的脸有点红,却还很镇定地开口跟她说:

「今天要多作个乳房检查,看有没有肿瘤。」

杨美华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飞快地脱下手套,伸手把她的连身孕妇装掀到肩上,她还没开口询问,谢医师就抢着说:「这麽巧,你今天穿的是开前扣的胸罩。」

杨美华用右手遮着前扣,问道:「孕妇需要作这种检查吗?」

谢医师回答她:「孕妇还是有可能会得到乳房肿瘤,为了安全起见,我都会例行作这个检查。」一边就拿开她的手,熟练地打开她胸罩的前扣,拨开她的罩杯。

杨美华看着,感觉着他的双手忽重忽轻地捏压着自己因怀胎而变得肥硕的双乳,她不自觉轻叹了一口气:老公连爱抚都不敢,谢医生的手满足了她一个多礼拜来的渴求。

忽然他用手掌心轻擦她的乳头,她惊异地发现自己的乳头早已坚挺珠硬而浑然不觉,下身不由自主地挛缩了两下,又流出不少水来。他看到杨美华两腿之间的肉缝诱人地开闭了几下,流出亮亮的润滑液,直流到会阴和肛门,杨美华呼吸急促起来,开始觉得不对,努力平抑呼吸喊出声:

「不要这样,不可以,你到底想干什麽?不要!不要嘛!」

一边想抬起身,却被他抚弄乳房的手顺势压下,动弹不得。谢医师另一手往她漉漉的下体探去,杨美华又触电般抖了一下,放在脚蹬里的双腿想夹却夹不起来,下体不自主收缩起来,体内抽动的感觉升到整个腹部,又流动到肛门而有些便意,她心猿意马起来,好像好久没有这样被摸过了,可她一边喘着,一边仍然含糊咕哝着:

「不,不,不好!不要强奸我!」

他开始脱衣服,杨美华两手摀住一丝不挂的阴部,顺手抹了一下,淋淋一片,他看着她说:「其实你也很想要,对不对?」她扭动着身体,啜泣似地喘着气回答说:「可是我肚子越来越大,变得好丑。」

他裸身站在杨美华张开的双腿前,用力分开她的双手,挺硬的阴茎磨擦着她滑溜的阴户,一边告诉她:「才不,我觉得你是越来越性感。」

杨美华再也忍耐不住,放弃仅剩的一点矜持,抱着他的头,疯狂地亲吻他,手抚着他结实的胸膛丶小腹丶抓住了他的命根子,呓语般地呻吟着:「喔,喔!爱抚我,唉唷!爱抚我。」他的手在杨美华的胸部,隆凸的大肚子,和两腿间水淋淋的黑色草地上游窜,杨美华的叫声越来越大:

「求求你赶快救救我,拜托,赶快进来,干我吧,我的小快要爆了,行行好,赶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顶死我!干死我!快,快,我受不了了,快插进来!」搁在脚蹬上的两条腿张得大开,微微颤抖着。

他红了眼,整个人往躺在内诊台上的杨美华扑上去,她潮红的脸上香汗淋,忽然她杏眼圆睁,全身僵直,张大了口重重地喘气,「啊,啊,啊……」地叫起来,那东西顶开她强力缩放着的阴道,整个冲进来将她塞得满满。杨美华奋力将屁股抬了起来,爆出一声大叫:「老娘一夹死你!」

他捏着她丰满的双乳,使劲抽送着,那东西一下下顶着她阴道深处,甚至顶到了她的子宫颈,杨美华在一阵阵快感的浪潮里只是高声尖叫,不可控制地失控哀鸣,两人终於紧抱着一起达到高潮,他还在她身上趴了十分钟,出来时杨美华还依依不舍地叫着:「不要拔出来!」

他扶杨美华下内诊台,帮她扣好胸罩,擦拭乾净下体,为她套上有镶空蕾丝的白色孕妇内裤,还跟她说:「下次要穿这件内裤来作内诊喔!」杨美华拉拉孕妇装,想让它看起来不会那麽皱,娇嗔地骂了一声:「死相!」

她倏地回过神来後,举起在下身挲揉的右手,站起来穿好内裤,把一手的黏黏滑滑洗乾净,回房挑了件薄纱的孕妇装,坐下来仔细打扮。

自从五个月产检之後,杨美华根本没办法忍到一个月之後产检再去找谢医师,一星期总要见一丶两次面,有时她喜欢躺在内诊台上和他做爱,有时杨美华喜欢骑在他身上采取主动,就会要他来家里找她,在她闺房里翻云覆雨,反正她先生白天都不在家。八个月以後,她更是名正言顺地每个礼拜上谢妇产科。

今天她老公到香港出差去了,要四天才回来。杨美华匆匆吃了点午饭,搭计程车赶到谢医师那里去。他早把护士支开等着,两人一见面就紧抱着拥吻起来,根本不舍得花时间作产前检查。他的手不多时便急切抚着她的胸部,顺着她圆滚滚的腹部曲线滑下去,伸进去摸到淋淋一片,另一手伸进她孕妇装的胸口,拨开裹着杨美华双乳的开前胸罩,摩娑着她的丰乳,她整个人被抵在墙上,娇声呻吟着,喘息着断断续续告诉他:「人家流好多水了,啊,爱抚我,爱抚我!」

他笑着骂她:「小花痴,小淫虫。」将她全身上下脱得只剩一件薄如蝉翼的内裤,抱她上内诊台。杨美华跪在上面屁股翘得老高,他的手拨开她黏滑一片的裤裆,伸到她孕妇内裤中,中指按着她滑柔软的阴部,他逐渐加快手的动作速度,感觉着她起伏的胸部,感觉她越夹越紧的双腿,她全身发热,紧涨的乳房极欲崩裂,腰臀抬高,近乎嘶吼地叫他「不要停!」

杨美华啜泣般地要他:「帮我把内裤脱下来。」他狂暴地扯下了她的孕妇内裤,杨美华用心感受着阴茎推入阴道时,龟头碰触到阴道壁的快感,她紧夹住它,身体缓缓下降,用力紧缩阴道,顾不得自己挺着九个月身孕的大肚子,狠命上下摩动,阴茎彷佛深深刺到子宫,她听着自己歌唱似地吟叫着。他突然扶住她的腰腹,努力往前冲刺,干得她死去活来,杨美华上身向後仰,发出一阵阵被冲撞的失控哀鸣:「等一下,啊……等一下嘛,啊……啊,好痛,好痛,不要……不要停下来!不要!不要!ㄥ,ㄣ,ㄞㄞㄞㄞㄛㄨ……ㄚㄚㄚ……啊……」

最後她像断了线的风筝突然静止,从高空中陡然坠下,杨美华劫後馀生似地大口喘着气告诉他:「你好棒,今天从後面进去,感觉很不一样,有两次高潮,累坏了,肚子有点胀胀的,似乎变硬了,腰好酸。」他看时间还早,才十二点三十五分,就抱她到诊察床上,让她小睡一会。

杨美华是被痛醒的,她抬头看到他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墙上十时钟指着一点半,她感到子宫收缩比刚刚做爱完时更强,肚子变好硬,而且涨痛起来,有一点便意,膀胱好涨,一泡尿快控制不住渗下来了,她用手撑着酸痛的腰部跨下床,一阵强烈的宫缩使她忍不住手抓着床沿蹲了下来。

过了几十秒,没那麽痛了,杨美华才能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厕所,快到门边时,她双手又抱紧肚子,背倚着墙,用力喘息起来。另一次子宫收缩,差一点又让她蹲了下来。好不容易进去,她的手伸进孕妇装里掏了两下,把内裤褪到两膝中间,她的臀部还来不及碰到坐垫,一股小便就激射出来。杨美华长舒了一口气,好舒畅,但当她的目光越过高耸的肚子,落在两膝之间时,她又赫然倒抽一口冷气:白色孕妇内裤整片透的裤裆上,有一滩殷红的带血黏液,她不自觉「啊」地叫出声来。

虽然她是第一胎,也觉得不大对劲,自言自语道:「预产期还有五个礼拜,难道现在就要生了?」她站起来,低头一看,马桶里的小便是粉红色的,杨美华又皱紧了眉头,子宫又收缩起来了,她赶紧穿好内裤,走回他的办公室。他还歪着头睡,一点三十八分了,杨美华把他摇醒,右手撑住痛欲裂的腰身,声音因为腹痛和恐惧有点颤抖:「我肚子好痛,而且好像见红了!」

谢医师有些诧异:「真的?」站起来伸手进去,把杨美华的孕妇内裤拉到两膝间,裤底红通通一片,真的见红了。她又痛了,低声地喘了起来:「嗯……嗯……会马上,ㄣ……唉唷……会马上生吗?」他说:「不一定马上会生,初产妇产程也没那麽快,但是也说不定,反正你先生不在家,家里又没其他人,在这里留下来观察一下。」

杨美华一声「好」还没应到嘴边,肚子一阵绞痛让她咬住了牙,捧住便便大腹,背向後挺,一手用力撑住了腰部,他扶着她走到产房,让她在床上躺好,跟她说:「我先帮你剃毛。」杨美华点点头,顺从地抬高屁股,让他把孕妇内裤褪到脚踝中间,他用温水将她阴部的带血黏液洗净,手指熟练地拨弄着她的大阴唇,剃刀俐落地刮下杨美华的阴毛,只留下耻丘上一撮黑黑的阴毛,然後帮她穿好内裤,要她右侧躺,左腿弯起来。

他问她:「你什麽时候开始子宫收缩?」杨美华华叫道:「等一下。」又痛得低低地「ㄣ……ㄣ……」用力呼吸。

过了三十秒才答道:「中午做爱以後肚子就开始规则地发涨变硬,可是那时候太累就睡着了,刚才我是痛醒的。」她看了下手表,一点四十八分,痛了三十秒,间隔大约五分钟。

他要她躺平,把她的内裤拉开,戴上手套帮她内诊,子宫颈已经开了四公分,他告诉杨美华:「呼吸要慢,阵痛来袭时,才改为稍微急促的呼吸。」她点点头,反问他:「是不是刚才高潮太剧烈,引发了阵痛?」他笑笑耸耸肩。

时间在杨美华一阵阵的低吟中慢慢过去,她「ㄛㄨ……ㄛㄨ……」的哼着,声音越来越大,疼痛袭来时她死命抓着头发,披散的齐肩长发被汗水黏在脸上。

两点三十六分,阵痛间隔缩短到三分钟,一次持续个四丶五十秒,她「唉唷丶唉唷」地叫起来,要谢医师扶她去厕所。他帮她褪了内裤,搀她坐下,杨美华一边呻吟一边尿尿,他笑着说:「还好,今天下午我故意休诊,要不然就没有人可以一直陪着你了。」

走回产房,还没到床边,杨美华忽然哭叫起来:「喔!好痛,我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他让她面向一张椅子坐下,手和头靠在椅背上,上身往前弯,两腿分得开开的,温柔地帮她按摩着腰腹。杨美华侧过头,眼里还噤着泪水,说道:「好多了,谢谢你!」总算躺回床上。

她原本就很怕痛,怀孕期间本来要学拉梅兹生产法,可是先生根本没法一起上课,只好作罢。

三点零七分,两分多一点她就要急急地喘息哭叫起来:「好痛啊,ㄏㄥ好痛啊,ㄛㄨ痛死我了!」阵痛拖长到一分钟了,谢医师再帮她内诊了一次,开了九指幅,杨美华叫道:「谢医师,我尿又好涨,也想大便,可是我走不动了。」他帮她拿来便盆,她抬起屁股坐在上面小了便,还有一小块大便,可是她还是觉得肛门那边有一大块硬便解不出来,她抬起臀部让他拿走便盆去厕所倒,正要躺回去,忽然「啊」地叫了一声,感觉到阴道里一股暖流无法控制地流出来。

收音机里正在对时:三点三十分正,他回来看到杨美华双腿张得大开,屁股底下的床单了一大块,她哭着颤声问他:「是不是破水了?最痛苦的阶段是不是要来了?」她看他点了点头,号淘大哭起来:「我不要生了,好痛啊!帮我剖腹好不好?求求你,我等一下一定会痛死,救我,救救我!」

他抱紧她,吻着她泪珠滚落的脸颊说:「美华是最勇敢的妈妈,美华你一定可以把小baby自己生下来,从中午痛到现在才三个小时,在第一次临盆的孕妇算是急产了呢,再一下子就生出来了,加油!」

这时杨美华双腿已经合不拢了,她的头左右摇摆,尖叫道:「我好想大便,好想用力。」她的外阴往外膨出,脸也涨红了,疼痛现在几乎是连续袭来,中间只歇息二丶三十秒,他帮她拭净阴部,教她阵痛来时再深呼吸後嗯地用力推。

三点四十五分,杨美华脸色涨得紫红,发出嘶号的吼叫,大便一样用力,她用力时可以看到黑绒绒的儿头,还有一点剩馀的羊水汨汨地流下来,配合着「ㄥ……ㄥ……」的叫声,她推了五丶六次,肛门慢慢整个鼓胀出来。

三点五十二分时,杨美华觉得张开的两腿中间好像有个小玉西瓜般巨大的硬物,会阴有烧灼的剧痛感,她的脸因疼痛而涨红浮肿,双手拉着两个膝窝,大腿几乎贴平在产床上,恍忽地高声尖叫,谢医师给她打气:「美华,低下头来看看你的小孩。」她低头看到露出的儿头,顿时清醒过来,照他的指示,「哈丶哈丶哈丶哈丶哈」短促地喘气,昂首忍耐着胎儿旋转的疼痛,最後杨美华大叫一声,下体一阵彷佛被撕裂扯开地剧痛,小孩整个滑了出来。

下午三点五十八分,她筋疲力竭产下一名女婴,无力地让自己的上身摔回产床,觉得下半身好像体一样,喃喃自语着:「可怜的女娃,以後也要像我一样经历临盆生子的痛苦。」

 

上一篇:趁弟弟出差,迷奸弟妹

下一篇:美艳女教师被棍棒教育降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