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人妻熟女 » 补习班中的人妻

补习班中的人妻

 补习班中的人妻

在职人员考试的补习班,不同於学生时代的补习班,都是年龄相近者。在职人员考试补习是有中年人也有年轻人,因为公职人员考试的年龄资格一般而言都是18~40岁。加以现在经济不景气,所以有许多中年失业者也竞相投入公职考试这铁饭碗竞争中。所以有许多学员都是有婚姻子女的社会人士。

由於补习班基於成本考量,因此只要是考试科目相同者,都集中於同一班上课,根本就没有依照考试等级而分班上课,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而我所要考的司法考试科目中,有一科刑法。这一科是许多公职考试都会有考到的。因此虽然全班有五十多人,可是真正报考司法特考的,却才十来个而已。其馀都是要考其他考试的学员。

我上刑法时都一向习惯坐在第三排丶第四排之处。而也有几个学员也是坐在这位置前後,因此逐渐地和他们虽然不能说要好,可是却还是熟稔起来了。

而其中有一个叫做萧薇雯的少妇,年纪卅岁,廿四岁结婚,现在已经是一个五岁小孩的母亲了。她和她先生都是公务员了,而薇雯来补习是要考公务人员升级考试的。

薇雯虽然已经三十岁了,可是却看似只有廿五岁上下,相当年轻,及肩的整齐直发,虽然有戴着一副眼镜,却也掩不住薇雯成熟美丽的容颜。且身材也保持得相当好,平时上课是穿着衬衫加上长休闲裤。虽然不会穿着清凉,可是却也掩不住她的好身材。尤其是那对目测少说也有34D的壮观胸部,更是像是要弹出衬衫的样子,更是让人看得心猿意马。

或许是因为已经为人妻与人母了,因此她对我这个看来还只是小弟弟的男孩并没有特别的戒心及防御,却也会很适当地在周围男人对他胸部行注目礼时,加上一件外套,隔绝了男人的有色目光,当然也包括我的。

由於补习班除了有老师讲课丶抓重点之外,同学之间也常有相互讨论,互补不足。因为地缘关系,我和薇雯,以及另外两三名学员会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团体行动。这种状况之下,当然更没有戒心了。

为人妻丶为人母者,比起年轻的未婚女子,除了增添了成熟韵味外,也多了一份稳重,因此即使甜言蜜语的称赞或怎样的,也不是那麽容易可以打动她的心,只是有礼貌的答谢而已。

即使说现在离婚率有多高,可是为人妻丶人母者,还是会多了那一份矜持和不动心。有男友的未婚女子或许还会因为其他异性的称赞而心动,可是人妻却不会轻易如此心动的。

而就算有人妻身分以及因这身分而有的矜持自重,薇雯的外表和身材,仍旧是男人所注意的焦点。

薇雯并不是住在屏东市,而是住在潮州。因此往往为了要赶火车而提前离开。这种来自其他乡镇的跑来市区补习的事情并不稀奇。所以也没什麽特别奇怪和值得注意的。

有一天,薇雯可能是上班太累了,上课上到後来,居然打起瞌睡了。也并没有交代人叫她起来赶车。因此当老师下课後才起来的薇雯,已经来不及赶上预定的火车了。

而若要等待下一班车的话,回到家都要将近半夜了,於是我随口提议我骑摩托车载她回家,雯薇也没有其他主意而也就同意了。

值得庆幸的是,薇雯那天穿的是裤装,要跨坐机车并无不妥适之处,不然交通警察在抓的交通违规项目中,也是有包含侧坐机车後座的项目呢!

薇雯坐在後座,一开始先是抓着机车後座的後方横杆。和我身体有一定距离,可是之後随着我车速加快,逐渐地,薇雯改搭我的肩膀,继而抱住我的腰,也因为抱着腰而无可避免的身体接触,自後来传来两团软肉贴上的感觉,真的是很舒服。不过现在不是享受这种感觉的时候了,只能够专心地骑车。

薇雯并没有让我送她到家,而是只有到她家附近的公车站而已,就自己走路回家了,我也不好强求,於是也就转过头骑回家去了。

虽然说这次送她回家只是偶然,可是这件事情却也让我在她心目中的好感度加分了。我也没有想过要去一亲芳泽,这样偷偷看着,暗自幻想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可是命运之神的安排之下,我终究还是和薇雯有了亲密的接触。

也许是因为信任我为人,也相信她自己已经是没有魅力的老太婆了,我这种年轻小朋友不会对她有兴趣吧!所以有时候遇到重要章节的课程,她总是会听完,然後要求我载她回去。

一开始我是受宠若惊地妄想一堆,不过似乎只是我想太多了。我和薇雯一个月有十次会有共同课程,而当中有三到四次由我送她回家,但是她总不让我送她回到家,都只是到公车站而已。不过她也没有让我做白工,每一次都会在路边买些小吃如盐酥鸡丶蚵仔煎之类的给我当宵夜酬谢我,久了我也就习惯了,不认为有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而这一天又是上完刑法的晚上,一如先前,她要求我载她回去,我也一如往常地载她到了她家附近的公车站。但她并没有下车,而是指示我继续骑下去,我也就乖乖听话依从其指示将她载到附近一栋独栋的三层楼平房前,看来这就是薇雯家了。

等薇雯下车後我本来要掉头骑车离去了,薇雯却很难得地,主动开口问我要不要进来坐一下喝杯凉的,今晚她煮宵夜给我吃。

我也因为想今天难得家人都不在,在外面久一点再回家也无妨。也认为她家还有她丈夫跟小孩,所以我也就答应了;可是等进门後才知道一个人也没有。一问之下,她老公出差去了,小孩子则去爷爷奶奶家了,因此今天就只有她一个人。

我实在是笑不出来了,这种小说丶漫画丶游戏以及三流爱情动作片的桥段,没想到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看跟玩游戏是玩得很高兴啦!可是当现实生活出现这种状况时,心动兴奋虽然也是有,可是实在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想了那麽多,其实她只是邀请我吃宵夜而已,我干麻去想那麽多的没的,敲一敲我那念法律念到起肖的脑袋瓜子,反正只要我乖乖的,吃完宵夜,喝冷饮,聊一聊天,不要做之外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没事了啊!根本不会有什麽事情发生的。不要在这儿自寻烦恼。

如此告诫自己後,就进入薇雯屋中了。

薇雯笑着对我说:「誉洋啊!你先在客厅看电视吧!我去换个衣服後就来煮喔!」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却是心不在焉。虽然心中劝戒自己,可是还是心中还是忍不住会去想以前看过三流爱情动作片桥段,以及期待薇雯换的衣服会怎样的性感撩人。

果然,薇雯换了一套极为轻便的家居服,家居到把我当不存在的家居服。细肩带贴身上衣,把薇雯性感的肩膀和丰满的胸部表现出来,而下半身穿的超短牛仔裤,则是仅能堪堪遮住内裤而已的长度,一双修长完美无瑕的大腿,更是让人心跳加速的原因。这种身材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该有的身材也让我不自觉地呆住了,眼睛死盯着不放。

薇雯笑骂:「看什麽看啊?都老太婆一个了!有什麽好看的?」

我居然像被催眠似的,呆呆地回答:「薇雯姊的身材一点都不像是生过孩子的母亲该有的身材呢!」

薇雯荡开了迷人的笑容:「很高兴听到年轻男孩的称赞,不过可惜我已经结婚了。所以小洋还是去对未婚的女孩子说这些吧!对我这有小孩的老太婆说太浪费了。」说完便笑着转身往厨房去弄宵夜了。

所谓的老套,就是因为经常会发生,所以才会被叫做老套。而我总算是了解这一句话的意思了。

薇雯端着果汁自厨房走出来,结果却不小心跌倒了,且哪儿不跌倒,偏偏是在我面前失足跌倒。我本能性地伸出双手要防止她跌倒,也想要稳住盘子。

结果俗话说得好「脚踏两条船者,必成落水狗也!」

果然,果汁洒了,也没有顺利救成薇雯。最後的结果是,左手垫在地上使薇雯不直接着地,左手掌却是把薇雯臀部摸得正着;右手被掉下来的盘子及杯子打到,虽然使盘子跟杯子不至於打到薇雯,但是果汁洒出来後,还是把我右手及薇雯前胸淋湿了,而更糟糕的是,我右手挡住盘子及杯子後,自然地往下垂,而刚好摸到薇雯那对34D的胸部。

当时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双手分别摸到梦寐以求的薇琳胸部与臀部,由之传来的美妙触感。而是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懊悔,没有一件事情作得好的。接下来才是那种美妙感觉。以及尴尬……

我和薇雯身体如此相接触,脸部也不由得地更加接近了。我则是陷入两难局面,双手不放开不是,可是又舍不得那种美妙感觉,双手还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薇雯本能性地发出了一下呻吟。那声呻吟。将我仅有的理智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只想要让感官达到绝对满足。双手开始继续揉动着,分别揉着薇雯的胸部与臀部,脸也凑上薇雯的脸庞……

也不知道薇雯是故意还是因为事出突然而被吓到,居然没有任何反抗,只是随着本能发出愉悦的呻吟,等到我吻上了薇雯那两片唇瓣时,薇雯才好似大梦初醒一般,急忙地想要把我推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已经点燃的火焰,在还没烧尽可以燃烧的东西之前,是不会停止的;而我的欲火燃烧後,所要燃烧的对象只有一个,就是眼前的薇雯。

薇雯虽是想要推开我,可是力气终究还是不及我。且薇雯的身体属於敏感体质的,我开始发动攻击後,没多久已经感觉到薇雯的身体也已经发热了,抵抗也越来越没力。

我将薇雯推倒在地毯上,一面吻着薇雯脸颊丶耳垂,颈子,偶尔点一下薇雯的樱唇。一面以双手隔着细肩带上衣抚摸着薇雯那硕大的乳房。

薇雯在我吻的间隙发出细细的呻吟:「快点放手啊……我可……我可没有说我是宵夜啊……」

居然说出了这种开玩笑的话,我笑意更浓了,於是吻得更是频繁紧密,且乾脆吻着薇雯那对诱人的樱唇不放,不想让薇雯再有继续讲话的机会。

薇雯果然是属於相当敏感的体质,摸没两下,非但是身体越来越烫,两粒蓓蕾也已经挺立发胀了。

「啊……你……你再不……再不快点住手……住手……你会……啊……你会後悔的……」薇雯还是拼命地在我吻的间隙挣扎,开口对我发出这警告。

我没有回答,而以更强烈的吻,以及双手更强烈的动作作为回应。後悔?我现在住手我才会後悔呢!但是,没有一分钟後,我果然还是後悔了。

薇雯体质敏感,加上已经是经验丰富的人妻,反应更是强烈。而被挑起欲火後,可不是好惹的。

我还在醉心於薇雯香甜的纯瓣丶柔软触感极佳的胸部以及挺立发热的乳蒂中时,薇雯已经化被动为主动了。薇雯化被动为主动,不但不抵抗,还激烈地回吻我,原本是挣扎的双手也反抱住我,还将身体更加地贴近我,并开始了有规律的扭动。且是极有技巧的扭动,贴着我的身体扭动,这每一下的扭动带给我的摩擦感,都是将我的欲火烧得更旺盛。

相较於为人妻多年的薇雯,我终究还只是一个经验不足的菜鸟。根本无法拿先前的经验来估量以及拿先前的技巧来应付薇雯啊!

本来是主动攻击的我,却一下子就失去主动权而处被动状态,甚至被反压在下。虽然在就男人面子而言,实在是有些挂不住,可是不可否认的,也相等於在接受女方服务,感觉更是舒服了。

老实说,现在这样的状况,以客观上来看,与其说我强暴薇雯,不如说是她在强暴我。

薇雯的舌头在我口中轻轻搅动着,而右手也已经隔着我的长裤,对我的兄弟开始进行刺激了,我那天穿的是运动长裤,因此感觉更为强烈。

我虽於在下风,可是手也没有停下来,拉开她的肩带。穿这种细肩带上衣,不是穿透明肩带的胸罩,就是穿无肩带胸罩或者使用胸贴,再不然就是不穿了。而薇雯就是不穿。所以当拉下薇雯这件细肩带上衣时,薇雯那对形状美好且诱人的乳房一下子呈现在我眼前,让我的心和小兄弟都不自觉地加快跳动。

薇雯的乳蒂是淡褐色的,乳晕也较一般女孩子的为大,不过由於薇雯胸部大,因此在比例上还是相当符合的,并不会因为薇雯乳晕较大而不成比例。

我使劲将薇雯向下拉,使她更为接近我,我将脸埋在薇雯那深深的乳沟中,尽情呼吸着香气,双手则一手揉一颗乳房,薇雯的浪叫声更是提高了,玩弄着我兄弟的右手也加快了动作。

我舌头除了在薇雯的乳沟中舔动着外,也没有放过薇雯那对淡褐色的乳蒂。手指和嘴巴轮流伺候着两边的乳蒂,而由与薇雯相贴近的身体可以感觉到薇雯双腿不断地交互摩擦,而淫水已经流出短裤了。

脱下了薇雯的短裤,看到了一件略小,且已被薇雯淫水沾湿的的红色内裤。

看到薇雯已经这种状况,我也无须作前戏来湿润了。我脱下了自己的衣物,已经翘得半天高且不断抖动的兄弟终於可以脱离裤子的束缚了。

薇雯二话不说,就直接将嘴凑往前,将我的兄弟含入口中。并开始激烈地套弄着,薇雯的舌头就好像一条灵巧的蛇一样,很轻柔却又实际地,将我的兄弟由上而下地舔过了一遍。

薇雯的技巧相当地好,好在让男人舒服,却又不致於到忍受不住而射精的地步。因此我虽是感到无比地舒畅感觉,也忍不住发出呻吟声了。却又没有到要马上射精的迹象,依旧是尽情地享受。

我不想就此结束,便轻轻地推开了薇雯的头,薇雯也了解我的意思,并没有多说什麽,而躺在地毯上,将双腿张开,等待我的进入。

张开双腿,薇雯的整个秘密花园可以说是一览无遗,而且轻轻抽动着的肉芽,向是对我招手似的,我扶住我的兄弟,对准位子,身子向前一倾,就已经顺利地滑进了。

薇雯生过孩子,可是阴道并不因此而显得宽松,依旧是紧密有弹性,却又因敏感体质而已经潮湿了,以致我进入并无太大的阻碍,却又可以感觉得到紧密而温暖的包围,那种舒服的感觉让我无法忍受,彻底地解放了我的欲望,也不讲求技巧问题了,只是依照最原始的生物本能,开始猛烈地抽动着,而这猛烈的抽动也让薇雯更是尽情地呼喊浪叫着。

受到了刺激,我更是尽情地努力抽动着,且推高薇雯双腿,让我可以更轻易地顶得更深。薇雯也相当配合地扭动腰部,让我在薇雯体内的兄弟,更有着不同的快感,也更无法把持,薇雯原本抱着我的手,也移至我臀部,对我臀部加以刺激,让我更无法再固守精关,而将精液完全射入薇雯体内,薇雯也全然地承受了。

在薇雯体内发射後,想要抽出来了。可是薇雯没有打算就这样结束,而是紧紧地抱住我,双脚也夹住了我,不让我立即退出来,且和我热烈地接吻着,双手也在我背後丶臀部刺激着,受到那样刺激,我那软化中的兄弟又跳动一下,在薇雯体内撞击,且很争气地,慢慢地再次勃起了,又开始了继续填满薇雯阴道的工作。

在过程中,而薇雯脸部神情则更是复杂,夹杂了痛苦和欢愉,却又多了一种之外的,无以言喻的表情。不过现在并不是言就那神情的时候,而是再次开始另一场的大战。

和薇雯那一夜,总算明白古人说的,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的含意了。

那晚,薇雯让我射了三次。薇雯则是在我第三次射精时才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薇雯身体敏感易燃,却又可以那麽久才高潮。我真的了解薇雯先前说我会後悔的意思了。

高潮後,两人相拥在地毯上睡着了,我起来後,已经临晨三点多了,终究是得回家,於是穿好衣服後。吻了薇雯娇美的睡脸後,骑着机车回到家了。

而当再次上刑法课时,我却没有看到薇雯了。而向柜台打听後的结果,薇雯因为老公调职到台中,而也申请调职,全家一起离开屏东到台中了。

薇雯没来,而我所担心的问题也是没发生,就好像根本没发生这件事情一样。

我当然不可能再跟薇雯联络了,和薇雯的那激情梦幻的一夜,只能留待追忆了……

 

上一篇:阿章的奇遇

下一篇:性虐美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