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强暴虐待 » 先奸後拍.....拖

先奸後拍.....拖

先奸後拍.....拖

前一阵子我与公司一个女同事一同出差到上海。她叫阿珊,来了大半年左右。年纪约廿二丶三岁,有五呎一丶二吋高。样子虽然不算美,但正所谓:二八无丑女,也算过得去罢。可惜她总是戴着副粗边的黑胶框眼镜,衣着既老套,又不懂化妆,弄得土土的像个老姑婆似的。身材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她平时的衣着十分密实,而且老是穿套装衫裤,又少穿裙子;想看到她春光乍泄根本没可能。

今次出差一去就要半年。公司里的男同事都没有人愿意去,说是充军塞外兼且又没有

美女!哼!分明是搞针对。好!我来!(其实我只不过贪图那笔丰厚的出差津贴,而且又刚和女友闹翻了,就当作去避静吧!)阿珊以为我在为她抱不平,还向我道谢呢。

我们到了上海的公司宿舍。(那里其实是些平价的服务式住宅!)宿舍是个有两间套房的独立单位。我和阿珊开一人一间房。我...当然愿意和她住在同一间房…如果她不介意的话。但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在出差的日子里,大家每天一同早出晚归,而且又在同一间工厂上班,晚上在工厂里吃过晚饭才一起回宿舍。说真的,倒有点像是两夫妻似的。但却是结了婚十几年,连见了面也当对方是透明似的那一种。因为阿珊一回到宿舍就会关上房门,把自己锁在里面。

事实上阿珊平时也十分爽朗,虽然稍微大意一些。我们熟落了些之後,有时我也会吃吃她「豆腐」丶揩揩油的。她除了面红红避开之外,倒没有翻面骂我。我也不敢玩得太过份,而且有时我也看到她打长途电话回香港,好像是向男朋友「报到」似的。但有时我向她旁敲侧击的试探,她又说自己没有男朋友,仍然是「明花未有主」。可是她的样貌似乎还及不上我的旧女友啊,还是想想算了!

我们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两个月。有一晚,我刚刚上床,但又翻来覆去的,怎也睡不着。回想起和旧女友一起时的情形,她在床上真的很淫荡啊。忍不住要唤醒小弟弟来「打飞机」。心想今次回到香港後,一定要逗回她的芳心。

谁知突然间电话铃响起,原来是阿珊。她说工作时手提电脑无缘无故的挂了,而她忙了整天的资料都在里面尚未存档,因此她不敢就此重置关机,要我去救命。我想反正睡不着,於是我便马上爬起身过去她的房间帮忙。房门一开,开门的竟然是个没有带眼镜丶穿着白色T-shirt(一眼便看得出里面没穿胸罩,因为胸前的两点都凸起来了)丶紧身单车裤的美女,令我登时眼前一亮。原来阿珊不戴眼镜时,竟是这麽美的;而且身材还不赖呢。(我看她的胸围至少有34吋!而且只有多没有少!)早知便一早追求她啦,以前真是走眼了!

阿珊有些意外,「你怎麽会这样快的?」

一进房,我便瞥见她床上有几件刚换出来的内衣裤,阿珊马上面红红的,借故把它们盖在被子下面。我其实已在狂吞口水了,但是当然不可以让她知道啦!但她的内衣裤款式,我望一望已经了然於胸。唔!她穿的是CK牌子的运动形胸罩,内裤还是G弦款的呢。唉!穿着这款式的胸罩,怎麽好的身段也要收藏得密密实实了。难怪公司的同事,甚至连老板都走了眼,今次我走运了!

阿珊向我说不好意思,要我这麽晚也过来帮手。我连忙说:「大家一场同事嘛,而且美女有命,要我的命又如何?」她听了马上俏面通红,像个苹果似的,真是想一口把她吞下肚里。

於是我便开始替她检查电脑,小事!原来只是按错键!我装模作样,扮作很严重的样子,把她吓得面都青了。我乘机捉住她的小对手教她这样那样,顺手揩揩她的乳房。咦?弹力蛮好的!这样一弄就弄了差不多一个钟头,才终於完成了!(其实应该只要两分钟就修好的!)

「太好了!」她看到回复正常的画面,开心得搂着我跳起来。但是她随即醒觉,於是又面红红的马上松开。我看到她真的连耳朵都红透了。刚才大家忙着修理电脑,原来都流了一身汗;她更是混身都湿透了,身上的衣服都变得有点透透的。我的小弟弟最是坦白的了,马上自动的起立致敬,挡也挡不了。阿珊看到我的反应,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登时「哇」一声叫了起来,而且马上跑进了浴室。

趁她去了浴室,我偷偷的拿起她那些未洗的乳睾丶内裤和埋袜裤来大力的嗅。哗,一阵处女香味!我连忙偷偷的取去了一条内裤。

阿珊过了好一会才从浴室走出来,但身上已多披了件浴袍。我装作尴尬的道歉:「对不起!妳太美了,我控制不了,但我是没有恶意的啊!」她面红红的说没关系,还多谢我帮她把电脑修好呢。(其实应该我多谢她才对!)

我一回到房间,忍不住马上把她的内裤取出来「打飞机」...

那晚之後,我们熟稔了些,说话也多了。她有时也会穿得很随便的到我房里谈天说地,有时则由我到她房间去。原来她真的有一个蛮稳定的男朋友了,而且是从小青梅竹马的。不过我听得出,她不是很喜欢那男孩子,两个人的关像是责任多於感情似的。我也乘机向她诉苦,说我的女友怎样怎样的野蛮,她听了也深表同情。我们原来颇为合拍,大有相逢恨晚之感。心想,其实我们两个不是更合衬吗?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心想怎样也要「上」她一次,事实上她也未必不肯的。不过要循正路的话相信会很难,她是不会背叛她男友的。除非...。

  到了快要回香港前的一个星期,我想再不行动的话,以後就没有机会了。於是下午我便去找一个相熟的厂家,向他讨了些催情药。(她说这些药在大陆是很容易买到的!)。那晚我骗她说我生日,约了她在一间五星级的酒店吃晚饭,她很开心啊,还特地为我穿上了裙子。我一早在叫酒店预订了花,还开了枝红酒。她开心得连眼泪都流了,说连和男朋友时也没有试过这麽浪漫的。

我趁她不注意时,在她的杯中下了少许药。她喝了之後,不久就开始有些面红和气喘。我马上扶她回宿舍,她热得像火烧似的,媚眼如丝,全身乏力的靠着我。我当然乘机在她身上揩揩油啦。

回到房间,我将她放在床上。第一件事就是把她那讨厌的眼镜脱了,回复那美丽的面孔。接着便替她宽衣解带,脱下她的裙子。这时她开始回复了少许知觉,猛在说不要!不要这样!我充耳不闻,用力的按住她,同时我的手又由箍着她的腰肢,改为搓揉她的乳房,弄得她登时出不了声。我随即把她的背心掀起,直接的抓在她的乳房上(里面果然是真空的)。她的胸脯又大又结实,而且弹力十足。她的反抗开始转弱,最後还在我身上昏厥了。

  我慢慢将她抱起,放在床的中央。并且顺势将那已经掀起的背心脱去,把她「大」字形的放在床上。然後将她双腿举起,打算像拆礼物似的,将她的白色小内裤也脱去。

不过,她的腿真是美...令人爱不释手。我抱住她的腿又摸又吻的玩了一大轮,才慢慢的把她脱光。一副美丽身躯终於展现眼前。(原来她把毛毛修剪得很整齐啊!)。而且在她右边接近腰部的大腿内侧,即是在阴户的下面,还有一粒红痣呢。我快快手手的把自己也脱个清光,然後爬在她身上乱摸丶又搓又吻的,她的皮肤又雪白又嫩滑,口感一流。

她的屁股和胸脯一样的美,真的是不相伯仲,各善胜场!我先把她翻转,在她的後面玩了一轮,过足了手口之欲後,才将她再翻转,改为由正面进攻。她的乳房真是坚挺啊,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啦,肯定没有被多少人玩过;腰肢又纤幼,我一只手刚刚好搂得住。身材虽然不算高,但是双腿的比例颇为修长,真是「超正点」啊!

我开始又手又口,双管齐下的向她下面进攻。由大腿开始,一直上到她的小妹妹那里。我先用手指试探一下,她的小妹妹真的粉窄啊,不会还是「处女猪」罢?我三两下手势,她已经好像喷泉似的,花蜜疯狂的流出。浪费可不是好习惯,我便低头在她的花瓣上猛吸,把她的花蜜都喝光了。这时她已经全醒了,但是已经不懂得反抗了,只是不断的挺着小屁股,像担心我吃得不够大力似的。忍不住要上马了!我顺手取了个枕头放在她的腰肢下面,双手把她的大腿张得大大的,调校好棒棒的位置。先在她的洞口猛的研磨,把她弄得依依呀呀的不停抖动。泄出来的花蜜把整个枕头都浸湿了,小妹妹还不自觉的向上轻挺。我见时机成熟,猛吸一口气,一用力就想全插进去。但是...不能!因为实在太窄了!虽然她已经痛得眼泪直流,只懂得双手大力抓着枕头的猛在摇头;但我却只能勉强把龟头塞进去。我想:「不是那麽走运,让我替她剪彩罢?」於是再度发力,一步一步的推进;但是插着插着,又感觉不到怎样开山劈石啊!终於不知不觉的插到底了,这时侯她才懂得大口大口的在喘气。

她的阴道很浅,虽然我不算很长,但是很容易就已经顶到底了,而且还剩下少少的一截留在外面。我很心急的把肉棒抽出来看看,没有见红啊!我的经验告诉我,她的处女身已经被别人破了,不过被人玩过的次数应该不多。虽然感到有些可惜,但是有幸能够上一个这样的大美人,我还能还要求甚麽?她是不是处女已经问题不大了。

知道她不是处女,我的罪恶感反而减轻了,可以尽情的蹂躏她。於是我温柔的吻去了她的眼泪。然後将肉棒慢慢的退到洞口,再大力的插进去。每一下都插到尽头。把她插得全身颤抖的几乎昏厥。我用尽力的插,终於一下的顶开了她的子宫口。整个龟头都冲了进去,被她紧紧的箍住,真爽呀!我停下来慢慢的享受了一会。(其实是乘机休息一下,否则一定忍不住发射!)

休息了一会,终於回过气来。我看看阿珊,原来她更不济事,已经兴奋到晕了。(也可能是痛晕了?)我再吻吻她,她才慢慢的醒转过来。我看见她没事了,於是再次展开猛烈的攻势,不但每一下都插到底,而且还要逼开她的鲤鱼嘴(子宫口),把整根肉棒都全插进去。阿珊全无招架之力,只能呼天抢地的大声呻吟,给我插得昏厥了好几次。

佢的阴道十分紧窄,真的很好插!当然上面我也没有忽略,双手不停的搓弄她的乳房,又一路吻她的樱唇和粉颈,真是欲仙欲死。

插了大概半个钟头,差不多整张床都要湿透了,阿珊已经双眼翻反白,又再昏厥多一次。而我也终於忍不住要爆发了。唯有拼命的插多几下,然後用力的顶开她的鲤鱼嘴,将子孙都射进了她的子宫里去。她登时给我射得苏醒过来,还拼命的搂紧我。我爬在她身上面,两个人不断的在喘气。我连小弟弟也没气力拔出来。直至肉棒软化之後,先自动被她的小妹妹逼了出来。过了一会,我本来打算就此「鸣金收兵」的了,但看到她那白雪雪丶滑嘟嘟的玉背和屁股。心想今晚过後,以後未必有机会再来的了!如果现在不再来一次的话,不是太笨了吗?

好!来个梅开二度!今次要插她的屁眼。前面的处女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後面的怎也要由我的肉棒来剪彩的了!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小弟弟已经又再龙精虎猛了。於是我再搂着她不停的狂吻,阿珊已经混身无力的任我摆布。我於是把她翻转,在她的小屁屁和肿了的花唇上用力的吻着。她连屁眼也是鲜嫩的粉红色,像朵菊花似的,而且十分乾净,一点儿臭味都没有。不过後面始终太乾了,於是我先从她的小妹妹处,挖了些我先前射出来的精华,涂抹在她的菊花蕾里外!哗!真的很紧啊,几乎连手指也塞不入。

她当然知道我想怎样,还央求我停手。我却不理她,找个枕头把她的屁股垫高,再用手指狂插一轮,待屁洞松动些後才开始用肉棒插。我抓紧她的屁股,不让她扭来扭去,然後一下插下去。「卜」一声,真的「卜」一声把龟头逼了进去。哗,真紧啊!几乎要夹断了!我从未试过这麽爽的!阿珊却痛得即时昏厥了。我狠起心继续的插进去,结果弄得混身是汗了,才能把整根肉棒都插进去。我享受(休息)了一会,才开始再度进攻。我抓着她的屁股拼命抽插,插到她连屁眼都撕裂了,还出血啦。我怕弄得她以後会「失禁」,况且我也差不多了;於是便再急插几下,就把肉棒抽出来,在她白雪雪的背脊上面「背射」。

她苏醒之後,像只小猫似的伏在我的胸前小声的饮泣。我当然装成十分後悔的样子。说因为她实在太美了,令我控制不了自己。又温柔的吻她,一会儿後她便倦得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才刚刚睡醒便感觉到她在我胸前微微的扭动。原来我昨晚整晚搂着她睡,她给我的手臂箍着动不了,但又不敢弄醒我。於是便伏在我胸膛上四处张望。因为刚睡醒,我的小弟弟当然是竖得高高的啦,我看见她垂下头不断的张望;一定是想不通为甚麽这麽大的棒子可以塞进自己那麽小的小妹妹里面了?抑或是在比较我和夺去她处女身那个人谁的家伙比较大呢?

我继续装睡。她无聊起来,竟然伸手去摸我的肉棒。哗!她的小手又软又嫩,弄得我的小弟弟几乎要爆炸。我唯有拼命的忍,怎知她愈摸愈兴起,还在上下的套弄。哗!忍无可忍了,我一个翻身把她按住,就要来场霸王硬上弓。她给我吓了一跳,但马上用手把小妹妹遮住,猛在说不要。原来因为我昨晚太用力了,弄得她现在犹有馀痛!我检查一下她的小妹妹,哎唷!又真的是又红又肿啊。我於是指住个那个誓不低头的小弟弟问她怎麽办?阿珊犹疑了好一会,才面红红,含羞答答的问我用口好不好?我嘛!当然举脚赞成啦!於是她便乖乖的爬下来,慢慢的张嘴把我的肉棒含着。她的口技真的很菜鸟,肯定未曾替别人含过。但是在我的循循善诱之下,她很快便掌握到吹箫的秘诀了。我把她的小嘴当作小妹妹的抽插,终於忍不住在她的口内爆发。她完全不知道发生甚麽事,呆了的给我喷到整面都是精液。

我马上拿面纸替她佢抹乾净:第一次如果给她留下坏印象,以後就很难叫她再含的了。

那一天是星期日,我们不用上班,可以让她好好的休息一天。否则我真担心她连下床走路也会成问题。

她告诉我,原来她的处女是在出差的前一晚,才给男友夺去的,他的男友说要分开半年,怕她中途变心,因此要讨些订金云云。阿珊说现在虽然感到有少许对不起他;但既然连初夜也已经交了给他,也算是给足他补偿了。而且她发觉还是喜欢我多一些,所以她半点也没後悔和我上了床。

我其实也很喜欢她,以前不知道她原来那麽美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她是个大美女,而且还新鲜嫩滑的。好!决定换画,也不再花功夫去追回旧女友了。

接着的几晚,我不停的开拓着她那新鲜稚嫩的身体。

回到香港之後,我们便公开的拍拖,阿珊更回复美女形象,令到公司班色狼都大叹走宝。

 

上一篇:不能在一起,做一次也好

下一篇:被调教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