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强暴虐待 » 被调教的假期

被调教的假期

被调教的假期

终於放假了,考试一结束,我就和室友晓菊打点行李,开始了我们的假期旅

行。

原本很愉快的旅行由於我们的不小心,将钱和信用卡都丢失了。我们又是瞒

着父母偷偷到日本旅游的,不想让他们担心,就这样,我们被困在了日本。还好

我们有三个月的假期,就在日本打工赚钱回家。

由於我们都长得很不错,没多久便找到了工作,是在一家音像店工作。

工作的第二天,大概是晚上12点吧,客人都走了,我们忙了一天,头都昏

了,正在整理柜台。老板来了,老板叫黑田,有50岁了吧,不过长得很结实,

给人的感觉只有40左右。

我觉得他很好色,在找工的那天,他的目光似乎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身体。要

不是晓菊说这里的工作轻松,我才不干。和老板一起进来的还有五个青年,都泄

了发,一看就知道是流氓一类。他们进来後就一直盯着我们看,他们的目光就好

像一群饿狼见到了两只小羊。

「你们跟我来,有工作。」黑田对我们说。

「可是我们下班了……」晓菊话音还没完,黑田就一巴掌打了过来。

「啊」,晓菊倒在了沙发上。同时,那群流氓也冲了上来,将我们抓住,往

地下室拖去。

当我们被带到地下室後,我被眼前看到的吓呆了。地下室不大,但是里面全

是性虐待的工具,在中间是一张大床,床的一边和天花板上是很大的镜子。天花

板上还吊着好几根长短不一的铁链丶皮制手铐,墙边还有各种器械,有十字的丶

人型的……一边的玻璃橱中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假阳具。我一下就明白了我们将遇

到什麽了,我真的很後悔来日本。

他们将我们推了进去,「很高兴能认识你们,如果你们合作的话,我会放了

你们。」黑田对我们说。

「请你们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们了,我们会给你们钱的。」我惊恐的说。

「在机场我第一次看到你们,就觉得你们是很好的性奴隶,设下圈套才搞到

你们,可没那麽容易就放你们走的。山田,你们带她去表演,这个我还要调教一

下。」黑田对其中的一个流氓说。

「晓云……」晓菊被他们带走了,现在就剩我和黑田了。

「乖一点,你会享受到以前从未有的快感的。」黑田淫笑着。

「我……我不会逃的,请不要伤害我。」少女手册上说过,当强奸不可避免

时,最好合作。

这时黑田走向我,将我双手再度绑住,并向上高举,再用绳索将我的脚踝绑

住,利用滑轮将我的右脚高高举起。

「你开始害怕了吗?你全身赤裸裸,双腿大开,等着我的阳具狠狠插进你的

阴户中,对不对?」

我仍闭口不语,但在淫秽的言语中,我的阴户开始有些湿润了。

这时黑田手指隔着黑色的亵裤,开始爱抚∶「你的身体比想像的还美,这是

用绳子捆绑最理想的典型。」

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的裸体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光泽,雪白的肌肤和发黑的绳

子,形成强烈的对比。他撕下我黑色的亵裤,我整个阴户一览无遗,茂盛的阴毛

柔软如丝绸般。他开始要调教我了,他将嘴唇压在我的嘴唇上,不在乎我紧紧咬

紧双唇,开始舔着美丽的脸颊,他不只是舔,一边将唇吸上。我心想用力将他的

舌头咬下,但,全身最绑住,纵使成功,也无法逃脱,只好打消念头。

「你是否想咬我的舌头,但又怕无法挣脱?聪明的女孩。」黑田得意的说。

黑田的舌头接着到了非常匀称的鼻子,不断来回的舔着,就这样,眉间丶眼

睛丶眉丶额头都被细细的舔过了,他终於将舌转移到耳朵上。「呜嗯!」我皱着

眉头,想缩起身体,但全身被绑,无法动弹。他抱住我紧绷的身体,用舌来回挑

逗我的小腹和肚脐,他并不急舔我那对高耸的乳房,甚至不急着性交,他要一步

步将我逼入肉欲之中。

足足被舔半小时的我不禁焦躁起来了,身体的性感带一一的被挑起,这时黑

田将嘴唇贴近被绳索绑住的乳房,当唇压向乳房下端时,我虽然已在预料中,但

仍忍不住嘤咛出来,当他开始舔舐充满挑逗性的乳房,我一再忍住要发出的呻吟

声,但是当他舌尖二次丶三次划过乳头时,我的心情却是异常的兴奋,而垂直向

上的乳首更是坚挺。同样的,他同时将舌尖进攻到另一个乳头时,他第一次将唇

压在坚挺的乳头上。

「噢!噢!」简直是令人太兴奋了,我一时间失去了自我。而且这种感觉随

着黑田将乳头含在口中,且逐渐用力吸吮时,而变得强烈起来。

「啊……呜……」即使再怎样的振作,被紧紧捆绑的胴体,也只能不停的扭

动,原本就十分敏感的乳房,这时简直达到了顶点。由於这一呼应,我感到阴户

已散发出淫糜的味道。

他终於将唇离开乳房,我如获救般的松了一口气,也感到大腿内侧充满了灼

热的湿润。才刚放松心情的我,突然感到双乳被攫住,紧绷的乳房彷佛要喷出乳

汁一般,而体内被虐的的淫欲一步步被引出了。

黑田的双手终於离开我的乳房了,由於我自己感到羞愧而显得紧绷,我充满

汗水的脸庞,喘着气且胴体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黑田将目标又转移到我的下半

身,黑田将唇压在被左右大大张开的大腿内充满白皙脂肪处。

「呜嗯!」穿在高跟鞋内的脚指头勾成弯曲状,我从下半身到上体都弹了起

来。经过不停的攻击,我的表情开始有陶醉的模样,全身已无力,好像是依靠捆

绑而站立着,另一方面,黑田仍不停的刺激着我的阴户。

「这里已湿淋淋了!」

「唔……哎哟!」

「阴户的肉豆已经膨胀了。」

「啊……啊……唔……」我的声音逐渐变成鼻音,被绑在房柱上的裸体,好

像迫不及待的扭动。

「货,现在肯接吻了吧?」

「不要。」一时间,我好像清醒过来,把火红的脸猛烈的摇动,美丽的长发

也随之摇动∶「不要!绝对不要!」

「好傲慢的女人,让我好好再揉一揉你的阴户。」黑田立刻在我阴户中插入

二根手指,淫邪的搅动。

「啊……唔……」

「骚货,很难过吧?如果过份忍耐,精神会错乱的。」黑田嘲弄着我。

我把脸转过去,张开性感的小嘴,靠嘴呼吸。性感已经达到快忍不住的程度

了,但这样还能保持理性的存在。下意识的扭动屁股後,又突然惊醒,红着脸告

诉自己不能有性感。

(好趐痒的阴户!)如果双手能自由活动,一定会在乳房上和肉洞里尽情爱

抚,如果那样的话有多好。

在我面前,黑田伸出舌尖不断摇动,气息喷在我脸上等待机会。

(如果接纳他的舌头,应可以减少一些骚痒。)

可是我还是希望忍住,(绝对不能输,一接吻就完了,马上就会沉沦在性欲

之中。)我不停告诉自己。我心知,一接吻,最後的理性也立刻瓦解,一定会想

要肉棒插入肉洞中,而且会淫荡的摇动屁股,不顾一切的要求性交。

黑田将宽厚的胸膛压在我的胸部上,被绳索捆绑而特别隆起的乳房,受到强

大的压迫,而感到呼吸困难,双腿也随之发抖。黑田抱紧我上半身,享受乳房在

胸上摩擦的快感,同时用一只手抚摸头发,撩起一边的头发时露出耳朵。

「这样看的话,你就更美了。平时用长发掩盖,太可惜了。」

充满理智的美丽脸孔微微红润,咬紧牙关表示气愤的样子,更散发出被虐的

美感。这时黑田拿出假阳具,把黑色的假阳具放在我的下体。前端巾到已经火热

的花瓣,同时打开开关。

「唔……唔……」仅是如此我就翻起白眼,性感的屁股淫荡的扭动。

「饶了我吧……求求你……啊……快插进……」我口中呻吟着。

「嘿嘿嘿……饶了你?怎麽说出这种话。你的肉洞已经张开,好像要求我快

插进去。」黑田用假阳具在肉洞浅进浅出,轻轻刺激花瓣。

「啊……唔……」我左右扭动屁股,大腿根的肉开始痉挛,发出浪声哭泣。

实在残忍,而且更残忍的是在达到高潮之前,想泄也泄不出来,很希望假阳具能

深深插入火热的肉洞里。

「啊……过份……太过份了!」我继续摇摆柳腰,为强烈的性感而哭泣。

「想接吻了吗?」黑田将手抚摸乳房,在我面前伸出舌头。

刹那间,我露出犹豫的表情。可是脑海中冒出的火花,产生出不顾一切的念

头,张开嘴向着黑田的舌尖。

「啊……啊……」

「噢……唔……」

立刻形成浓厚的深吻。

红唇柔软的感触,唇膏的甜美滋味,使黑田兴奋到极点,更高兴是我的香舌

主动进入他嘴中,吐出芳香的气息,还不停的扭动舌尖。黑田也将舌头插入,这

时候我热情的吸吮,黑田假装要拔出来时,我更用力吸吮。两人嘴唇互相左右扭

动,发出「啾啾」的淫靡声。他一边接吻,另一手将假阳具插入,并将开关转到

强的位置上,肉洞立刻产生强烈振动。

「噢……」我的裸体猛烈摇动,仍贪婪的深吻,从鼻孔发出急迫的哼声,大

概是达到轻度的高潮。

「骚货,怎麽样?投降了吗?」

「噢……」连续发生多次轻度的高潮,我终於无法呼吸,把嘴离开。

「骚货,怎麽样?」

「啊……啊……」我脸上充满汗珠,喘气时胸部不断起伏,对黑田露出怨恨

的表情∶「快给我想办法……」

「你说什麽?」黑田露出得意的笑容,准备看着高傲的我投降的刹那。

「啊……你还要欺负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摇动已散乱的头发,用迫

不及待的口吻哀求。

「你要说,『要性交』。」

「这种话说不出口。」

「好,说不出来的话,就永远这样绑在这里。」

我苦闷的扭动裸体,鼻孔不断的发出哼声∶「快……快进来。」

「你真笨,要说『要性交』。」

「饶了我吧,求求你,黑田……」不情愿的哭声和性感的要求,变成美妙的

哼声。我低下头夹紧沾满蜜汁的大腿,全身不停颤抖,精神几乎崩溃。

「说啊!说出来就让你痛快。」黑田抓住我的头发,逼迫我。

「啊……啊……」

「怎麽样?疯了我可不管。」

「来吧!」我大声叫出∶「啊……和我性交吧!」红着脸,终於把这一句话

说出来。

「终於让这一个目空一切的骚货说出淫秽的话。」

「我要性交……给我性交。」我这一次说得很清楚。

 

上一篇:先奸後拍.....拖

下一篇:和同学妈妈的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