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强暴虐待 » 妻子婚前被轮奸

妻子婚前被轮奸

妻子婚前被轮奸

星期五的夜里,我老婆讲起她还没和我结婚前的一段回忆。

  20岁的老婆身材很好,身高:160,胸围:36D,体重:45公斤。

她喜欢穿开岔的短裙,上衣V领的乳沟都看得一清二处,里面是性感的内衣裤。

  事情的发生:当时我正在当兵,刚好下去新竹演习,无法回家,她跟我讲,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她居然被小罗干了好几次,有二丶三次甚至是危险期被他射

进去的。

  现在把经过的细节讲给各位大大听,请帮我评评理。谢谢!

  我去演习的期间,小娟没有工作。她是南部上来的,我无法陪她找工作,刚

好这时她遇见以前在发廊认识的同事,叫小罗。那一段时间他在开计程车,发廊

他也很熟,这个情况下,小娟从早到晚都和他在一起四处应徵。

  小娟性情又很野,每天都穿不同的服装去应徵,短裙配蕾丝的丝袜,内衣裤

也是,长裙下也是半统的蕾丝袜配马靴,又辣又野,看在小罗的眼里,他一定会

想办法要干小娟的水鸡。

  刚开始小娟还不知道他的想法,也不在意,後来小娟对他说自己的男友在当

兵,没空陪她应徵,小罗便在这时开始起了邪念,到处带小娟去玩,顺便应徵。

  小娟跟我讲,小罗有一次带她去六条通的酒店,朋友开的,我问小娟:「他

带妳去那干嘛?」我想小罗是要去炫耀小娟的美丽。

  要死不死小娟那天刚好穿开岔的窄裙,丝织的低胸上衣连乳沟都看见了。一

进去包厢里,他朋友和小姐都在里面。小罗牵着我老婆的手坐在沙发上,窄裙往

上缩,丝织紫色内裤春光尽泄,水鸡都快被看光了。小娟意识到不对劲,赶快把

窄裙拉好才松一口气。

  酒过三巡後,慢慢地都走样了,小罗藉着酒胆开始用手摸小娟的头发,用嘴

吹她的耳朵,在这麽多陌生人面前,小娟尴尬地用手推开他,小罗也不放弃,不

单不停止挑逗,还跨过小娟背部坐在後面,用手触摸她胸部,慢慢地转到大腿,

再逐渐往上推进触摸着丝织的丝袜。当时小娟不断反抗,一直跟小罗讲:「不可

以,我有男朋友了,不可以……」

  但是小罗已经沉迷於小娟的美色,精虫灌脑了,哪管那麽多,手一直往上伸

入小娟的窄裙里,还挑起内裤边缘强行将手指插进她鸡迈里抠挖。小娟被抠得全

身打颤,酸软得连推拒的力气也丧失了,小罗得寸进尺,还用手指捏着小娟的阴

蒂搓揉,把小娟搞得淫水直冒,连内裤都湿透了。

  小娟告诉我,这一晚小罗虽然抠挖过她的鸡迈,但没有干到水鸡里面。我带

点怀疑地跟小娟讲:「妳骗我,他手已经伸到窄裙里面抠妳的水鸡了,你没被他

干过我不相信。」

  可是小娟讲,她一想到我就没有情绪了。想想也有道理,所以我一直都相信

小娟是清白的,并没有出轨行为。

  小娟说,後来因为警察临检,小罗就先载她回家了。回家路上小罗还是不放

弃,一直想抠小娟窄裙里面的水鸡。小娟讲,回到家门口,他一直想上来家里,

後来拗不过才跟他吻别。起初小娟还不肯讲详情,我逼她,她才说小罗舌头一直

要放进去她的嘴里,我才知道他们是在舌吻。

  因为我在当兵,抽不出空,隔天小罗又来载小娟去应徵。小娟怕被小罗抠到

水鸡,改穿水蓝色的丝织长裙,配水蓝色的吊带内裤,蓝色的胸罩。小罗看到小

娟後一直道歉,小娟想到还要利用小罗,於是也就算了。

  中午出去吃饭时,小罗开始问小娟她跟我交往多久了?有没有被我干过?小

娟说:「没有耶!」小罗就一直说我的不是,还说要帮小娟租房子。小娟心想:

『说得好听,要租房子,干脆说要上我还比较老实。』

  想想而已,看官不要紧张。

  下午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了,而且明天就可以上班,小罗和小娟都很高兴,小

罗提议要去看MTV庆祝,小娟也说好,一路开啊开到三重天台去看。进去後选

了一套洋片,刚开始小罗还很规矩,过了一段时间後,他就开始吻小娟的耳朵,

手又开始作怪,先摸小娟的胸部,然後又慢慢把小娟的长裙撩起,伸进去抠小娟

的水鸡。

  这次不一样了,工作有了着落,小娟心情很Hi,可是一想起男朋友,又不

想做了。小罗一边与小娟舌吻,一边手又轻轻的抚摸着蕾丝内裤,小娟的心情渐

渐随着小罗的挑逗而被挑起,浑身热得有如火在烧一样。

  小罗问小娟:「我可不可以用阴茎插妳的水鸡?」小娟说:「不可以,因为

是危险期。」小罗很阴险地骗小娟说:「我只是舔一舔,不会放进去的。」

  小娟想一想,只要自己把持得住,没有关系,就当是报答这几天他陪自己找

工作的操劳吧,於是就让小罗慢慢地把吊带丝袜和内裤给脱下来。小罗见机不可

失,用舌头在阴户上一直狂舔狂吸,小娟以为把持得住,结果却被小罗撩拨得春

心荡漾,开始不自禁地发出呻吟。

  小罗见水到渠成,也不再客气,马上抬起身子,将暴涨的龟头迅速插入小娟

温软的水鸡里。小娟本来被舔得很舒服,闭起眼睛在呻吟,忽然觉得阴道里塞得

满满的,立即觉醒过来,要小罗赶快拔出去,可他哪肯,拼了命地开始干小娟,

连丝织长裙下的水鸡裙子也没脱。

  小娟哭着哀求他,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请放过她,但小罗不肯,他说:

「小娟,你的水鸡开始冒水了,已经被我干爽了,不要再矜持了。」

  小娟力气毕尽比不过男人,但仍不放弃,她哀求小罗说:「你要干我已经干

到了,但不可以射精到我阴道里面,我今天是排卵期,绝对不可以喷进去。」

  小罗边干边说好,埋头使劲猛插。後来他忽然想到小娟好像有跟他提到我要

结婚的事情,他马上打定主意;而小娟见生米已成熟饭,也没办法,只好给小罗

猛干她的鸡迈。

  直到小娟感觉怪怪的,因为小罗越干越快丶越来越大力丶越插越深,「来不

及了!」小罗大叫了一声:「我要小娟妳嫁给我,帮我生小孩,给妳男朋友戴绿

帽……」一煞那都完了,全都给喷进去了。

  小娟很难过,小罗骗她干过鸡迈也就算了,还用被子垫着下体抬高阴户,不

让射进去的精液流出小娟的水鸡外面,一定要让她怀小罗的小孩。

(二)小娟被小罗在KTV灌浆之後。

  『惨了,24号了,还没来,完蛋了!是小罗的还是男朋友的?……是小罗

的孩子吧!我骗他没有和男朋友做过,要他负责。』

  电话响了,小罗:「小娟妳有事吗?我在楼下,快下来。」

  小娟心想:『完蛋了,男朋友还睡在旁边耶!』

  「小娟,谁打电话来?」睡得朦朦胧胧的我问道。

  「没有啦!我同事找我去看美发比赛啦!」小娟随便编了个慌话把我搪塞过

去。

  後来事情的发展,我是偷看了老婆的日记才知道的。

  下搂後上了小罗的计程车後,小娟说:「我怀孕了,谁的种我都不知道。」

  「妳想赖给我?」

  「你很过份喔!你强暴我就算了,叫你不要射精到我的子宫里面你也不听,

我要你负责,要不然我要告你!」

  小罗心里想着:『要告就告吧,干妳几次就赖给我,志清丶白猪丶汉可(黑

人)都不赖给他们。』

  看到老婆写的日记上忽然又蹦出了三个人名,我早就已经怀疑老婆刚生下的

小孩皮肤黑了点,果然事有跷蹊。

  89年9月3号 星期五

  好棒喔!我男朋友要休假了。

  「你到火车站了?那我去接你。」小娟跟我通了电话後,换好全身的黑色丝

质套装丶紫色的丝袜丶三吋的马靴走到楼下,看到计程车叫了一部上车後,「小

罗是你?」小娟心想:『好倒楣喔,前几天因被小罗硬上已经很懊悔,好几天没

有接他电话,没想到他居然在楼下等我,完了!』

  小罗一看到小娟穿着一身火辣,开口就问:「小娟,妳水鸡很痒是不是?要

不要我叫几个夥伴一起搞妳的鸡迈?」

  小娟听了火大的一把掌打过去,小罗闪避开,马上用预先准备好的迷奸喷剂

喷向小娟的脸上……几秒过去後,小娟慢慢地昏到了。

  「操!贱货,想打我?等下辈子吧!等等准把妳操到叫哥哥。」

  电话响起。

  「小罗,你在干嘛?」

  「我刚刚载到前几天被我灌浆的妹妹了。」

  「真的吗?快带来……志清丶汉可,还有我刚刚出狱的朋友,懒蛋里的精虫

满得很,快带来让我们操操!」

  上面提到的名字都是一些强奸犯,老婆落在他们手中,铁定劫数难逃,我看

到後就快要气疯了。

  「好了,到了再讲,我要去拿黄体素了。」

  小罗驾车载着我老婆一路到了罗斯福路3段XX号去找到他以前的同事。

  「嗨!大卫,好久不见了,过得不错吧?」

  「还好。我想拿点黄体素耶!」

  「你要干嘛用?你又没结婚。」

  「不是啦!我家小狗要配种了,要一些黄体素刺激卵巢排卵啦!」

  「是这样喔!」

  「药剂师,我开的处方签要加强排卵的,有没有看到?」

  「有啦!最强的可以一次排三丶五颗。」

  小罗一听爽死了:『等等小娟醒了要她吃下去,再来好好干大她的肚子。』

  因为他前几天为小娟检查过了,小娟根本没有怀孕,她是怕被再次灌精,所

以骗小罗的。

  到了宾馆後,小娟也慢慢醒了,有点头晕,浑身软绵绵的连动一动都感到困

难。

     ***    ***    ***    ***

  「谢谢你罗先生,我一时联络不到我女朋友,麻烦你载我到台北市文山区附

近好吗?谢谢。」在火车站召计程车时刚好遇到小罗,於是我上了他的车子,一

路上想着要快点回家和小娟见面。

  我在文山区等了一整天都没见小娟的踪影,打她的手机也无法联络上,只好

一个人回家去再闷闷地呆等。

     ***    ***    ***    ***

  「汉可你看看,这女的好野丶好性感耶!」小娟因为迷药的关系,无力地大

字型摊睡在宾馆的床上,丝织的窄裙张得开开的,露出里面的蕾丝小内裤,连漆

黑的阴毛也若隐若现,看得一夥人阴茎马上勃起。

  「等会小罗回来我一定要先干她。」汉可看来快忍耐不住了。

  小娟听到,焦急得不禁眼泪盈眶。

  「志清,小罗到哪了?」白猪问。

  「他说去载这贱货的男朋友,等等会回来。」

  小娟听到吓了一跳:「糟了!小罗去载他?不知他会不会出事?」

  「受不了了!我现在就要叫她先帮我吸老二。」汉可抽出他长达24公分的

大老二要小娟帮他哈棒,小娟不肯,虽然浑身无力,仍死劲地作出挣扎。「把她

鼻子捏住,嘴巴就会打开了。」志清在旁边指点,马上小娟便「呜……呜……」

的闷哼着,一根漆黑的大屌像活塞一样在她嘴里进进出出。

  「呀!太爽了!在牢里都没有可以爽到,刚刚出来就可以干到美发设计师的

小嘴。」汉可边抽插着小娟的嘴巴,边赞叹道。

  小娟被他突如其来的插入感到非常难过,龟头一捅到口腔深处就想吐,但粗

大的肉棒把她嘴巴撑得满满的,想把口合起来也不可能。突然汉可狂叫一声,几

大股精液立即猛冲入小娟的喉咙深处,小娟被呛得狂咳了几下,白白的精液由嘴

巴喷了出来,沾到了衣服和窄裙边。

  淫糜的情景让一夥人看得阴茎暴起,志清把小娟扶起来,用嘴舔着她秀发旁

的耳垂,左手轻轻地抚摸着蕾丝上衣的酥胸,右手慢慢地解开自己的长裤拉炼,

掏出长16公分又黑又粗的大屌要小娟用手帮他搓揉阴茎;黑人汉可则用他粗壮

的手拨弄着小娟下半身的窄裙,将丝织的裙摆慢慢地往上撩起到膝盖,一路上并

用力地触摸着小娟嫩滑的肌肤,直到大腿内侧。

  门打开了,靠爸耶!眼前的景象让进来的小罗目瞪口呆:地上都是撕破的蕾

丝衣裙丶淡紫色的胸罩丶吊带内衣裤裙,小娟身体上布满了混浊的淡黄色精液,

半破的丝织袜裤被挖穿了一个可以让阴茎插进去的小洞,汉可和志清射进去的大

量精液慢慢地从阴道里流出。

  「我还没喂她吃黄体素耶,刺激卵巢的药耶!」小罗对志清和汉可那一夥人

说。

  「他妈的,等得你来,我和汉可早就爆筋死了!她底下的鸡迈已经等不及,

骚水流个不停,我和汉可的懒叫早就把她干得唉唉叫了。」志清说。

  「我要喂小娟吃排卵药了,药有一大堆喔,拜托,强奸犯的朋友们,把她干

到大肚子吧!」小罗说完,拿出排卵药强迫小娟吞下去。

  「求……求你们,别……别弄了……」巨大的肉棒随着小娟的哀嚎有节奏地

在她阴道里一进一出,小娟两片粉红的阴唇就这样被抽插动作带进带出,黏黏的

爱液也随着屁股沟缓缓流下来。小娟这时已经被干到有点兴奋,眼睛紧闭,舌头

不停地舔着自己的嘴唇。

  「来吸我们的肉棒吧!妳一定没一次过同时享用这麽多支强壮的肉棒吧?」

志清干着小娟的鸡迈,汉可一手揉着小娟的阴蒂,一手搓玩着她的奶子,白猪挤

不进去,惟有打小娟嘴巴的主意。

  迷药的效力慢慢消散,小娟也可以开始做出有限度的动作,她刚张嘴含住白

猪的鸡巴,「喔……我要来了……」志清已压在小娟身上疯狂冲刺,把他的精液

灌入小娟的子宫里。

  「啊……我……不行了……啊……好烫……舒服……喔……啊……我……要

死了……啊……死了……嗯……嗯……」小娟被志清的精液喷在花心上,烫得浑

身一颤,高潮也随之而来,她紧紧抱着志清,淫叫喊得越来越大声。

  志清射完精刚把鸡巴拔出来,白猪立即把小娟翻了一个身变成狗爬式趴在床

上,他一边掴打着小娟圆浑的屁股,一边问:「妳的屁股长得这麽翘就是要让人

干,给所有人干……干到破,干到烂!妳喜不喜欢给人干?」

  「喜……喜欢……」小娟话还没说完,白猪已经将他的鸡巴插进阴道,大力

一挺到底。

  「喔……你……插得好深啊……啊……」小娟张开嘴,喘息着大叫。

  这时汉可回过了气,黝黑得发亮的鸡巴又勃硬起来,他绕到小娟前面,一手

抓着她的头发拉她昂起脸,一手握着鸡巴拍打着她的脸颊,「我的老二大还是妳

老公的大?」那黑人问小娟。

  「喔……你……你的……老……老二大……喔……」小娟被身後的白猪干得

前後摇晃,断断续续地回答着。

  「那妳喜不喜欢我的大老二?」黑人又再问小娟。

  「喔……我……喜欢……啊……我……喜欢得要命……啊……啊……插到底

了……喔……喔……好涨啊……嗯……」小娟已被几人轮奸到神志不清了,边淫

荡地回答着,边自动伸出舌头去舔汉可的龟头。

  「我们这样干妳妳爽不爽啊?」志清又问小娟。

  「爽……爽……啊……啊……啊……好爽……喔……」小娟用淫声回答着。

  「那以後我们每天都来干妳的鸡迈和屁股洞好不好?」小罗不知何时已脱光

了自己的衣裤也加入战场,他蹲在小娟身旁,用手指沾着淫水插进她屁眼里慢慢

抽动。

  「嗯……嗯……嗯……好……好……我……好……喜欢……你……们……以

後……每天……都来……干……我的鸡迈……和……屁股洞……啊……啊……」

  小娟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见她「啊……哎唷……痛啊……」大叫一声,原

来小罗已翻身跨骑在她背上,从後干进了她屁眼。

  场面这时变得十分混乱和淫糜,小娟像只母狗般趴在床上,嘴里含着一根又

粗又大的黑人鸡巴,不停地在她口中进进出出;白猪跪在她屁股後面,把她的水

鸡干得一反一反;而小罗就跨在小娟背上,狠狠地抽插着她的屁眼;志清刚灌完

浆,鸡巴还没来得及硬起来,可是也没闲着,双手握着我老婆一对大奶子使劲地

左搓右揉,小娟被他们干得来了好几次高潮,整个人混混噩噩的快虚脱了。

  到最後每个人都在我老婆身上发泄了三次才把她放过,但这时她已被轮奸到

筋疲力竭,连话都说不出来,像死了一样瘫躺在宾馆的床上,源源不绝的精液由

她阴道丶屁眼及嘴角不断地汩汩渗出,将床单也染湿了一大片。

  我未婚的老婆被一夥人给轮奸了水鸡,替屁眼开了苞,这还算了,更可恨的

是里面还有黑人,我靠!十年後才发现。我干!干!干!

 

上一篇:汉伯的梦想

下一篇:帮学姊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