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强暴虐待 » 监狱管教的老婆让犯人们给轮奸了

监狱管教的老婆让犯人们给轮奸了

监狱管教的老婆让犯人们给轮奸了

主人公有五个人,老大叫:老黄,老二叫:大明,老三叫:大头,老四叫:

小四,第五主人公则是管教的老婆,叫:小玉。

  事情是这样的:老黄是一个45岁的中年人,而且是一位老板,剩下那三个

人则是老黄的手下。老黄是一个中年老板,虽然生意做得很红火,每天也没什麽

事,但老黄始终有一个念头,就是色心不改,总想搞一些色情活动,事情就这样

展开了。

  有一天,老黄把另外三位叫到了办公室,因为老黄平时也看出来他们都很好

色,而且他们三个最会拍马屁,大家关系也处得不错,就把他们三位找来,想合

夥找一个良家妇女搞一搞。

  进屋後,老黄把用意和他们说了一下,然後小四说:「黄老大,我有个想法

不知当说不当说?」老黄说:「有啥就快说吧!」

  小四说:「我家有个邻居是小两口,没有外人,男的是开长途车的,一周才

能回来一次,我们就拿他老婆当目标怎麽样?」

  老黄问:「那小妞长得怎麽样?」

  「那是相当不错了。」小四舔了一下嘴说道。

  老黄说:「那就这麽定了。他老公什麽时候走?」

  小四说:「今天刚走的,正是好时候。」

  老黄说:「好,那我们今晚就去你家,找个机会我们就进去。如果我们惹急

了那女的,就给她点钱,答应她以後不再找她就是了。」

  到了晚上5点多,老黄和他们三个人就去到了小四家,在那里他们叫了一些

外卖,边吃边观察情况。大约5:30左右,邻居家的女人就回来了。老黄说:

「我们先吃,吃完也差不多天黑了,我们再过去。」老黄几个人还喝了点酒。

  大约晚上7点左右时,老黄他们一行四人就走到这家门口,这时小四开始叫

门,那女的走过来问:「谁啊?」小四说:「是楼下的。」因为小四就住在她家

楼下。

  那女的问:「有什麽事吗?」小四说:「你家的洗手间好像漏水了,我家洗

手间的天花板一直有水滴下来。」

  那女人生怕真有此事,就把门打开了,然後看到有四个人,愣了一下。小四

连忙说道:「哦,他们是帮我修理的,没事。」就这样,老黄四人全进来了。

  进屋後,大明走在最後面,把门反锁了,那女的没注意到。进来後,他们一

起走进了洗手间,发现洗手间的浴缸中正有满满的洗澡水,小四就问:「呀,你

在洗澡啊?真不好意思!」

  这时大家一起往这女的身上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这女的身穿一件连衣的

睡裙,不过里面好像什麽也没穿,两个奶子的乳头都顶了起来;下面两腿中间的

地方好像能稍稍看到一点黑影。这时大夥都不出声的看着,可能是刚进来时大家

有些紧张,没有注意到。

  这时,老黄突然说了一句话:「呀,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在洗澡,要是知

道就早点来了,好让我们帮你洗。」

  这女的脸一下就红了:「你们说什麽呢?快看看有没有漏水吧!」

  老黄没管那个,直接说明了来意。这时,大明和大头也很会配合,直接就抓

住了那女的,然後拿出一把刀,威胁这女的说:「你要是敢叫,我们就直接杀了

你!」

  由於这女孩子刚刚24岁,胆子又小,结果没敢出声。这时,老黄没由分说

马上脱去了全身的衣服,赤裸裸的搂着这女人就进了浴缸。其他三人也很快地除

去了身上的所有衣服,大家一起进了洗手间,还把门关上了。

  这时老黄问:「你叫什麽名字啊?美女。」这女的小声说:「小静。」

  「哦哦哦,小静啊!那让我们一起和你洗澡好不好?」老黄又问,小静没有

出声。

  这时大家已经等不急了,都挤进了浴缸。这浴缸虽然不是很大,但却把这五

个人全装下了,这时,四个男人的手就在小静的身上乱摸。

  老黄说:「小静啊,你好好地为我们服务,只要让我们舒服了,完事後我们

就会走的。」

  其实小静心里也想过,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也别想太多,大不了就是让这四

个男人操嘛!其实,小静身为现代的女孩子,也想得很开的,更何况老公一周才

在家呆一天,而且还急急忙忙的总走,小静心里也很空虚。

  就这样,小静就为这四个男人服务起来,开始给他们洗身子,还时不时地用

手抓弄他们的鸡巴。最後洗完了,他们就抱起小静走进了挂着小静两口子结婚照

的卧室,开始操起小静来。

  开始时小静还有些不好意思,可经过老黄他们的亲吻和摸索,下体就开始流

淫水了,很快就融入到了这个环境。老黄他们这时更是起劲,鸡巴已经涨得硬梆

梆的受不了了,他就第一个上了。

  老黄也不会想很多,直接就把鸡巴插进小静的屄里操了起来,边操还边说:

「啊……这小屄真紧啊!要操还得是操这样年轻的……啊……啊……真爽啊!」

  大约操了三百多下,老黄就射在阴道里面了,这时小静才反应过来,说:

「啊……不要射在里面呀!会怀小孩子的。」可是已经赶不及阻止了。

  老黄说:「那不是更好?省得你老公费事。」这时小静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操屄了,况且老黄也操得她很舒服。

  这时大头补了上来,大头的鸡巴很大,也很硬,可以说是这四个人中最大的

了。当大头把鸡巴放到里面时,小静「啊」的一声大叫,说:「啊……大鸡巴哥

哥,你的鸡巴好大啊!撑得我的小穴好涨啊……好舒服啊……」

  这时大头把鸡巴拔了出来,小静突然感到下体没有了快感,抬起头问:「怎

麽了?快插进来啊!」

  大头很会玩,说:「你要什麽?快说,不说不给你。」

  小静吞吞吞吐吐的说:「我要……啊~~你的大鸡巴……快操我吧!我受不

了了……啊……操死我吧!」

  这时大头一下子把鸡巴插了进去,跟着就狂操起来,很快地,小静已爽昏过

去了,於是他们四个人就任意地在小静身上发泄。最後,他们四个人每个人轮奸

了小静三次,直到每个人都累了才停下来,这时小静身上已经满是精液了。

  最後,他们在轮奸了小静四个多小时後,都累得倒在小静的床上睡着了,小

静也躺在这四个男人中间,被这四个男人搂着睡着了。

  他们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起来後又再一次轮奸了小静,直操到晚上

老黄请他们四个人吃了饭才各自回到了家。

  他们离开後,小静有些後悔,虽然被那四个男人轮奸的时候是有一种从没有

过的快感,但这样下去也不是行的。小静心里很不安,还有些害怕,但又有些希

望他们会再次来轮奸她。

  正当小静心里想着时,又有人来叫门,原来是楼下的小四。小静开了门以後

说:「就你一个人啊?」小四家里就他一个人,平时不爱工作,钱挣得很少,自

己呢,又爱花钱,所以一直都不够花,就上来想以轮奸小静的事为藉口,向小静

要胁要钱。

  小静这时才意识到事情不好,这样怎麽可以呢?免费让他们操着,还得给他

们钱花。但小静怕他难为自己,就从包里拿出来五百块钱说:「我身上现在就只

这些,你先拿去吧,明天我再去银行取。」

  随後,小四又操了小静一次,晚上还睡在了小静家。

  第二天,小四上班去了,这时小静马上穿好衣服,去了公安局,但小静没有

告他们轮奸罪,只告诉警察说他们向自己勒索钱,而且也把老黄他们供了出来。

因为小静怕他们会找自己麻烦,没敢把被轮奸的事说出来,既怕对自己不好,又

怕被老公知道,那样就不好了。

  正当老黄和小四他们三个聊着轮奸小静的事的时候,警察就找上门来了,把

他们带回了局里。到了里面,警察把事情告诉他们,老黄也没敢多嘴,怕万一弄

急了,小静再把轮奸她的事说出来,那样的话事情可就闹大了,只好认了小四去

要五百块钱的罪。

  可没想到,就因为这,法院判了他们个人入狱半年,老黄他们没办法,也只

好认了。

  进去後,老黄恨小四为什麽这样做,但又没有用,都已经进来了。老黄平时

在外面就是一个大老板,人很能装,可进了这里就不行了!不单多次被里面的大

老犯欺负,这还不算,最狠的是管教,这个管教不知道从哪听说老黄他们和小静

的事,也只是少少的听到一些,就以为老黄他们是强奸犯,就在狱里公开了。

  这下可好,狱里的人是最烦因强奸罪进来的人了,在这半年中,老黄多次被

老犯们欺辱,还经常被管教打,这一切的一切全是那个姓王的管教所赐,要不是

他那一句话,老黄他们四人在狱里也不会受这麽多罪。

  於是老黄就告诉他们三个人:「我们在这里就忍他半年,出去後再找那个管

教算账!」

  就这样半年熬过去了。出狱後老黄他们先出来,洗洗澡丶换换衣服,老黄回

公司打理一下生意,然後告诉他们三个说:「你们先不用上班,你们现在的任务

是去查一下那个姓王的管教家住在哪,再查查他老婆长什麽样。既然他说我们是

强奸犯,我们就奸一个给他看看。如果他老婆长得不好看,就操他妹妹,总之要

操他家的女人不可!」

  过了两天,小四还是挺有功,带回来了老黄所有想要查的资料,而且还把王

管教家的钥匙不知道用什麽方法给复制一套来了。

  老黄说:「好,小四,你这次立了功,你害我们进狱的事算扯平了,我就不

罚你了。反正我们也为了操女人,这样一来,我们进狱,然後再出来操管教的老

婆,那更是爽上加爽啊!哈哈哈哈哈……」

  「正好,他老婆长得又漂亮。」小四说。老黄急问:「真的吗?」小四说:

「确实很漂亮,虽然人已经27岁,但长得确实很漂亮,而且没生过孩子。」老

黄高兴地说:「哈哈哈!太好了,这下爽了。今晚就行动!」

  因为小四查好了,王管教这个月是上後半月班的,狱里的狱警是以这样轮班

的。因为王管教的家离监狱很远,所以就上班半个月丶休息半个月,正好这期间

局里又考察王管教,想给他升职,王管教就更认真地工作了,一个月都不怎麽回

家,这下老黄他们来机会了!

  到了晚上,老黄他们去吃饭喝酒,一直喝到半夜,但他们没喝多,怕误事。

大约11:30,他们来到了王管教家。因为王管教总给上司送礼想升职,所以

一直没有存下什麽钱,家也住在不是什麽好地方,是一个没有物业管理的楼,老

黄他们正好进了来,用钥匙打开门,慢慢地走进房间。

  因为南方的天气很热,所以王管教的老婆小玉只穿了一件超短的睡裙在床上

睡着正香。老黄他们进房间後把门反锁,然後把窗子关紧,怕一会有声音让外面

听到,然後把空调打开了,怕热。

  老方法,还是由大明和大头一下子抓住小玉,然後用刀威胁不让她出声。老

黄依旧是说明了来意,还把在狱里遭王管教迫害的事告诉了小玉,小玉显得很害

怕,但也没敢叫出来。

  这时老黄问小玉:「怎麽样,晚上有没有洗过澡啊?」小玉小声的说:「洗

了。」

  「哦,那好,来帮我们脱衣服。」老黄说。

  其实小玉比小静更空虚,老公一个月里起码有半个月不在家,平时她只靠去

性保健店买个自慰器来解决性欲。小玉也没管那麽多,很开放的和老黄说:「你

们和我老公有什麽过节我不管,我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丶你们别伤害我,别让我

痛;第二丶我家里没有什麽钱,你们怎麽样都好,别抢我家里的钱。除了这两样

以外,你们要我做什麽都行。」

  老黄说:「哈哈!就这两点啊?没问题,你放心。第一丶我们不但不会伤害

你,不会让你痛,反而会让你爽上天;第二丶至於钱嘛,我有的是,他们三个,

特别是小四,自从上次的事以後,他再也不敢了,你放心好了。」

  这时小玉说:「那好,你们说吧,先让我做什麽?」老黄说:「你先跳一个

脱衣舞给我们看看,培养一下气氛。」小玉红着脸说:「好吧!」

  晚上也没有音乐,小玉就扭动着身子,把身上仅有的一件睡裙慢慢地脱了下

来,这时小玉已经是一丝不挂地站在这四个色鬼中间。

  老黄说:「好,你很听话。接下来,你帮我们把衣服脱掉。」小玉也很听话

的一个一个帮他们脱掉了衣服,到最後,他们五个人已经全是赤裸裸的了。

  这时老黄把他们带来的皮箱打开,原来里面全是一些玩SM的器具,老黄先

拿出来一条狗带,把小玉套上,让小玉装母狗,小玉也顺从的跪在地上,真的扮

起母狗来。

  老黄说:「嗯,乖,过来吃我的香肠吧!」小玉这时乖乖的爬到老黄两腿中

间,用她的小嘴一下子含住老黄的鸡巴,一口一口地套弄起来。

  老黄问:「怎麽样啊?小玉母狗,我这根几天没洗的鸡巴,味道够浓吧?」

小玉不敢把嘴巴移开,只好点头,这一点头更是把老黄的鸡巴吞吐得很爽。

  吸了一会,老黄说:「好了,我这根已经被你吸得差不多了,那边还有三根

好味的鸡巴呢!去吸吧!」就这样,小玉挨个的帮他们吸。

  老黄牵着绳子,嘴里说着:「哈哈!没想到啊,王管教的老婆这麽的淫荡,

居然比小静还淫荡,等下操起来时可就过瘾了。」

  小玉听到这里,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就更淫秽地吸着小四的鸡巴。

小四受不住了,这时一不小心射了出来,大家都还笑他没出息。

  老黄说:「小四你真是的,这麽一个大美女,你不好好享受,这麽快就射了

啊?等下大夥儿操屄时,你岂不是要乾瞪眼?」

  小四尴尬地笑笑,老黄说:「这样吧,你去把照相机拿出来,把我们和这荡

妇打炮的画面拍下来,有个筹码在手,免得以後出事。哈哈!」

  小四很听话的去拿出老黄新买的数码照相机,开始拍射。这时老黄站起身走

到床边,让小玉上来开操,可老黄一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柜,一下柜门打开了,老

黄正当要关上时,发现里面有好多种自慰器,也就是所谓的那些假鸡巴,还有电

动的呢!

  老黄心喜,说:「原来你自己在家玩这个啊?哈哈!」小玉一下子脸红了。

老黄说:「以後有我们的真鸡巴,这东西就省了。不过我们也想试试这些东西,

我想,我们用这些东西搞你,肯定和你自己用不一样吧?」

  这时,老黄去自己的皮箱里拿出一套皮具,这些皮具是能把女人的手和脚绑

在一起的,经过捆绑後,女人的两腿是左右分开的,然後和两手绑到一起。

  绑完後,老黄把小玉放到床上,小玉两腿分得开开的躺着,屄门大张,整个

阴道口清晰可见;嘴里又被老黄放了一个露孔的口塞,这样一来,任何男人就可

以轻而易举地把鸡巴放在小玉的嘴里了。

  大明倒很会占地方,他一上去就把鸡巴放在了小玉的嘴里,经过刚才那麽一

弄,大明的鸡巴已分泌出了不少淫液,这时全滴进了小玉的嘴里。小玉虽然感到

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但出於快感,还是很乐意吃这根大鸡巴。

  小玉用嘴含得正来劲,突然感到下体正有一根大东西要插入,原来是老黄拿

了一根假鸡巴在她的阴唇处磨擦,小玉一个快感传上来,老黄适时地一下子把假

鸡巴插了进去,由於小玉流了好多淫水,所以很顺利地就全根插入。这时小四把

这一画面拍得清清楚楚,而大头就在一旁打着枪。

  就这样,老黄玩了几种器具之後,自己也受不了了,就把小玉身上的皮具解

开,他和大明还有大头三人就开始操小玉,小四则站在一边录影着。

  他们把小玉平放在床上,老黄在下面操着小玉的屄,大明还是把鸡巴放在小

玉的嘴里让她吸,大头则在一边玩弄着小玉的大奶子,并让小玉握着他的鸡巴手

淫。一会後三个人换一下位置,就这样,他们每个人都只操了一会就射了。

  这时,老黄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他们在轮奸小静的时候个个都是体内射精,

小静怕怀孩子,难道小玉就不怕吗?於是他就问小玉,小玉说:「其实我没有生

育能力,我一直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什麽结果,所以老公一直很疏远我。而且医

生还告诉我,我这种状况很难染上性病。」

  老黄一听更是高兴:「那我们可就使劲地操了啊?」小玉一听,快感一来,

说:「随你们怎麽操就怎麽操好了。」

  就这样,老黄他们四个人每天就呆在小玉家里和小玉操屄,後来连屁眼也搞

定了,经常是小玉同时要应付三根鸡巴,屄里丶嘴里丶屁眼里都有一根大肉棒在

捅插着。大约操了小玉一周时,老黄他们想回去照看生意,但又怕小玉报警,这

下可为难了!

  这时小四又立功了,说道:「没事的。黄总,我把这几天我们操小玉的录像

放在了网上,并加设了特别程式,如果我不定期上网查看,超过一周後,这些录

像就会自动在各大网站上散播,所以我们没事。」

  小玉听完後也说道:「放心吧!你们让我这麽舒服,让我尝到了了从没有过

的快感,我怎麽可能报警把你们抓走呢?人家才舍不得呢!」

  这时老黄在小玉的屁股捏了一把说:「你这个小荡妇,我就相信你!走,我

们回去看看生意,你也出去办你这几天没办的事吧!明天我们再过来,你在家好

好休息休息,洗乾净点!」

  第二天,老黄他们一来就发现情况不对了,原来王管教回来了!他们一看小

玉,小玉低下了头,这时王管教还在纳闷,问道:「你们怎麽都来了?」老黄一

听,明白了,原来王管教不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事。

  这时老黄给大明和大头使了一个眼色,大头他们明白了,赶快上前把王管教

绑了起来,将嘴堵上,老黄说:「现在没有你说话的份,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老黄让小四把这几天录下的他们轮奸小玉的录像放给王管教看了。王管教见自己

的老婆每天都被这几个家伙操得死去活来,最後还要内射中出,气得直想大骂,

但嘴被堵着又发不出声。

  这时老黄说:「我们进狱时,你说我们是强奸犯,可我们没干过此事,於是

出狱後心想,如不强奸的话又太对不起你了,所以就到你家操你老婆来了,你没

啥意见吧?」这时大头正用刀顶在王管教的胸前,王管教「呜……呜……」的悲

鸣着作声不得。

  老黄吩咐大明:「你出去找个妓女来,再买两包春药,不,多买几包吧!」

大明说好,转身跑了出去。王管教正心想:他们干什麽呢?只过了一会,大明就

带了一个老妓女回来了,这时老黄指着王管教,告诉妓女说:「今晚你要好好陪

这位先生。」说着老黄逼王管教吃下了两颗春药。

  只不一会,王管教的鸡巴就涨大了起来,变得又长又硬,红红肿肿的好不吓

人。老黄告诉妓女:「今晚你让他多出点风头,如果做得好,我给你一千块!」

妓女一听,马上脱了衣服就骑到王管教身上开始操起来。

  这时小四在一边用照相机拍着王管教和妓女性交的过程,直到他们做完,王

管教射了三次精,鸡巴几乎磨破了皮,老黄从包里拿出来两千块钱,告诉妓女:

「你走吧,另外一千是给你的赏钱,以後有人问起,你就说是王管教找你来的,

明白没?」妓女连声说:「好,好,知道了!」就走了。

  这时老黄让小四告诉瘫在地上的王管教,等下会把这段录像放到网上去,如

果一周不上去查,程式就会自动把他和妓女的打炮的影片发放到各大网站上,还

会发到王管教的局里。

  这时王管教怕了,因为他现在正处於向上级升职的阶段,如果这麽一闹,非

出事不可,往小了说,工作会丢掉;往大了说,指不定自己也会进狱里。想起平

时对那些犯人那麽地打,如果自己进去了,那後果不敢想像啊!

  想到这,王管教连忙问:「你们到底想怎麽样?」

  老黄说:「王管教,实话告诉你,我不是坏人,虽然我很好色。我的目的很

简单,从现在开始,你该上你的班还上你的班,和往常一样;你的钱我也不要,

但你的老婆以後只能让我的人操,你以後不准碰他,而且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

和你老婆离婚!

  还有,你的单位一休息,你就必须马上回来,在旁边亲眼看我们怎样操你老

婆,必要时还得帮忙哥们把你老婆操爽。还有就是我们操完你老婆後,你得给我

们打扫战场丶帮我们清理乾净鸡巴。」

  王管教听完,心想:『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等我将来升了职,等你们操够了

我老婆,你们的气消了以後,我就和她离婚!反正她也不能给我生孩子,我要她

也没用,到时我再找一个。』想到这,王管教就答应了老黄的条件。

  於是就这样,老黄就名正言顺地把小玉带到了他自己买的私人小别墅里,整

天让小玉穿着那些不堪入目的淫荡内衣在房子里呆着,大夥谁想操的时候就随便

操。平日里一般是大头和小四他们经常来操小玉,渐渐地还约了很多自己的色友

来一起操小玉,谁想操了就来,他们还让小玉当狗丶让小玉当女奴……总之想尽

各种方式去玩弄小玉。

  大夥每半个月还办一次操玉大赛,就是把小玉绑在操床上(所谓「操床」,

就是那种医院用的分娩床),把小玉绑到上面,双腿分得开开的,露着屄任大家

随便操。

  有一次老黄约了二十五丶六个人,一个一个的轮着操小玉,然後把精液全射

在小玉的屄里丶屁眼丶脸上和嘴里。到每人都操过三次後,小玉的屄都已经被操

到翻开了,屁眼成了一个大孔,几乎和阴道口并合在了一起。

  平时在家里,老黄还把小玉当厕所用,大小便就撒在小玉的嘴里,便後小玉

得刷完牙,再用嘴给老黄清理排便完的肛门,总之老黄想尽了各种玩弄小玉的方

法。

  王管教每个月都得来老黄的小别墅里呆上十五天以上,每天就是坐在操床边

看着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男人用各种方法去操小玉丶淫辱着小玉。有时老黄兴之所

至,还要他帮忙那些男人推屁股丶擦鸡巴;要不然就是用手掰开小玉的屄,让操

自己老婆的男人可以捅得更深入丶插得更痛快,最後操完了,还得打扫乾净他们

一片污渍的战场。

  王管教就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两年,王管教也一直没升职,不知

道何时才能结束这种屈辱的生活。老黄和王管教说:「我还得谢谢你把老婆让给

我们操啊!哈哈!还是免费的。小玉今年已经29岁了,这样吧,我们再操她六

年,到35岁那年我再还给你。怎麽样,不错吧?」

  王管教唯唯诺诺,不敢答腔。老黄点了支烟,又说:「哎,说到你老婆,我

现在倒应该让她当免费的公共厕所了。好,明天就办!」

  第二天,老黄约了一百多个人来,把老黄这座小别墅都快塞满了,然後在一

楼的洗手间里,小玉坐在浴缸中,双手被反绑着,嘴用张口塞撑着,胸前挂着个

牌子:「免费男公厕」。

  老黄让这一百多个男人先自己打飞机,到射精时就把精液全部射在小玉的脸

上丶身上丶嘴里。随後又让大家使劲地喝水,然後到涨尿的时候,一个一个地轮

流把小便尿在小玉的嘴里,最後,小玉喝不下的全流到浴缸中。

  当这一百多人都凌辱完小玉时,有的已射了两三次精,有的尿了三丶四次,

反正记不清了。最後大家都完事的时候,小玉已经是满身精液和尿了,她坐着的

浴缸里,精液和尿水已经装了一半。

  最後,老黄走过来把小玉的头往浴缸里按,小玉的整个身体全浸在了这一百

多个男人的尿液和精液里,就这样,小玉成了真正的「免费公共男厕所」。

 

上一篇:夜店

下一篇:偷穿表姐内衣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