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强暴虐待 » 淫兽调教

淫兽调教

淫兽调教

那天晚上十点多,我如常地从公司下班回家,在经过一条阴暗的巷子时,听

到从巷子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我不禁好奇地朝着巷子走了进去!当我每走一

步,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正当我要经过一个转角时,我突然发觉声音是从转角的左边传出来的!我停

下脚步,凭依着天上的月光往暗暗的巷子看去,依稀只见到两个人正在解决人类

的原始欲望。

「哦……用力点……人家好舒服……哦……你顶到底了……」

「哦……宝贝……你的小穴好紧呀……夹得我的棒子好舒服……」

「嗯……人……家……也……很……舒……服……呀!哦……你……顶……

得……人……家……的……小……穴……好……爽……」

我耳里听着他们的淫声浪语,偷偷躲在墙角偷看着他们……藉着月光,我依

稀认出那个女的正是住我家隔壁的丽桦!

(不会吧!丽桦平时一副高傲的模样,没想到她也是浪女一族的成员!)

不到五分钟,就听到那个男的说∶「哦!宝贝……我要射了……」

「哦!好……人……人……人……家……也……要……高……潮……了!」

「哦!宝贝……不行了!我真的要射了……哦……哦……哦……」

「啊……好热……你的热精射得人家的小穴好舒服……」

他们的动作停了下来,我心想∶(该走了!没看头了!)於是就轻轻地从我

躲藏的墙角往回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的梦境中,一直不停地交换出现丽桦平时高傲的神情及今晚偷

窥到的淫荡模样……

第一章偷拍

自从那天偷窥丽桦跟一个男人在暗巷里做爱的场景,我的心里就一直想把丽

桦这个平时看来高傲的女人弄到手!我的心里不停地盘算着……但一直都想不到

任何的好方法!

直到有天看电视的时候,新闻播报时的一则消息,让我的心里立刻浮现出一

个很不错的方法!

【前段时间,某摄影器材公司顺利研发出红外线夜间摄影机,只需星光便可

进行摄影,对未来科学家研究夜行性动物,将会有很大助益!】

(嗯嗯!没错!对我得到丽桦那个淫荡的女人的计划,也有很大的帮助!)

我心里不停地盘算着整个计划要如何的推动。

隔天下班後,我向那间摄影器公司买下了一部星光摄影机及不少的空白录像

带回家。我先在自己家中对着许多的物品进行试拍,拍出来的效果虽不及大白天

拍到的效果好,但对我的计划已有很大的助益。

为了顺利进行计划,我先跟公司请了三天的假,我打算利用这三天先去拍摄

计划中不可缺少的录影带。

请假的第一天,我一大早就到丽桦的住处附近埋伏,预备跟监丽桦,看她何

时会再像那天一样在野外跟男人做爱……

可惜,我一直跟监晚上十二点,都没有任何的收获。

(没关系!今天才第一天而已!)我心里这麽想着。

第二天也如同第一天一样失望而归……

第三天,我也是一大早便到丽桦的住处附近去埋伏跟监,一直跟到晚上十点

左右。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突然看到丽桦穿着着连身裙丶蹬着高跟鞋走出来,

她一出门就朝着上次我看到她跟那个男人做爱的巷子附近走去!我当然不愿放弃

这个大好的机会,於是我便亦步亦趋地跟了过去。

当然我手上的那部星光摄影机,从丽桦一出家门便开始拍摄着,这样的录影

带才够精彩罗!

丽桦一直都没发现自己的後面有个人在跟着,她到了那条巷子口的时候,还

先向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人知道她走进那条巷子才走了进去。

我看她走了进去,我才又小心奕奕地跟着。

「你来啦!我等了好久了!」

「哎唷!人家总要小心一点嘛!这附近的人都知道人家是座冰山,哪知道人

家却融在你这个冤家的手里!」

「谁叫我是座火山呢!冰山还不融在我的怀里吗?」

我透着摄影机的镜头看到那个男人的手已不安份的在丽桦的身上四处游移着

,丽桦也因他的动作而抱着那个男人,丽桦的脚看来有点无力的感觉。

「你这个冤家,老是喜欢逗得人家……想要的要命……」丽桦喘着气说着。

「不然我要怎麽融化你这座冰山呢?」那个男人如此说着,双手还不忘在丽

桦的身上四处逗弄着。

「人家我……就是这样被你给融化了……哦……」丽桦的呻吟随着风飘进了

我的耳朵里,也录进了影带里。

那个男人的手向下拉起了丽桦的裙摆,隔着内裤抚摸着丽桦下体,没多久,

他的手就钻进了丽桦的内裤,直接抚摸着丽桦的阴部。

「你的小穴已经那麽湿啦?是不是想要我想很久了呢?」那个男人一边摸着

丽桦的阴部,一边说着。

「哪有呀……哦……还不是被你这个冤家逗得……嗯……」

「你别只顾着自己爽呀!我的肉棒也要你安慰安慰它呀!」

「知……道……啦……!」只见丽桦慢慢地蹲下去,解开了那男人的裤子,

拿着他的肉棒就往自己的嘴里送。

丽桦的头一前一後的动着,他一手摸着丽桦的头,一手隔着丽桦的衣服摸着

丽桦的乳房。

「好舒服,没想到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

丽桦好像是受到这句话的鼓励,头动得更起劲了!

「哦!真的好舒服,我快受不了了!站起来用手撑着墙壁,把你淫荡的小穴

对着我吧!」那个男人如此命令着丽桦。

丽桦站起来後,就面对着墙壁,把自己的屁股往後翘,还分开自己的双腿,

好让那个男人的肉棒能顺利地插进小穴里。

「哦!插到底了……好舒服……哦……」丽桦呻吟着。

「这样就舒服啦?还有更舒服的呢!」那个男人一下一下地用力插着丽桦的

小穴。

「哦……别这麽用力嘛!你想把人家的那里插坏吗?啊……」

「这样就怕被插坏呀!那我轻一点哦!待会你可别叫我用力插哦!」

「啊……你好坏哦!别这样取笑人家嘛!嗯……」

「好好好,我不笑你,那我用力干你总行了吧!」那个男人说完後,好像是

要证明他的话一样,用力地干着丽桦的小穴。

「哦……你还真用力呀……人家好舒服……哦……你顶到底了……哦……」

「哦……宝贝……我怕你说我不够用力嘛……你的小穴也夹得我的棒子好舒

服……」

「嗯……人……家……也……很……舒……服……呀!哦……你……顶……

得……人……家……的……小……穴……好……爽……」

我就这样躲在阴暗的地方,一边摸着自己硬的肉棒,一边继续拍摄着。

(对对对,再淫荡一点,这样拍出来的带子才够精彩好看!呵呵呵!丽桦你

这只淫荡的母猪,我期待当你看到这卷自己演出的A片时,脸上会是什麽麽的表

情!呵呵呵!)

大概十分钟後,就听到那个男的说∶「哦!宝贝……我要射了……」

「哦!好……人……人……家……也……要……高……潮……了……」

「哦!宝贝,不行了!我真的要射了……哦……我射了……哦……哦……」

「啊……好热……你的热精射得人家的小穴好舒服……人家也高潮了……」

丽桦说完以後,就靠着墙壁不停地喘息着。

我怕等会当她们要离开的时候,会发现我在这里偷拍,所以在他们没发现的

情况下,悄悄地收拾星光摄影机及一些配件,就先离开了。

(这卷带子还真是精彩呀!看来我得到丽桦的日子也不远了!)我的心里大

笑着。

隔了一个月,我再度向公司请三天的假,可是这三天,却也将是丽桦要落入

我的手中的日子。

当然在这一个月之中,我还是不停地利用机会多拍了几卷丽桦与那个男人做

爱的影片;我也利用星光摄影机的剪辑功能,将我所拍到的这些精彩镜头剪辑成

一卷精彩异常的影片。

在我请假的前两天,我就先送了一卷剪辑好的带子,附上一封信,先送到丽

桦的住处去。

【丽桦小姐∶

这卷带子拍得不错,先送给你看看。

摄影者】

隔天早上,我又送了一封信到丽桦的住处去。

【丽桦小姐∶

拍得不错吧!若你不想这卷带子被分送到你的家人及朋友的手上的话,今晚

十点至暗巷一会!你若是不来的话,後果自负!

摄影者】

接下来,我只要等着丽桦自己送上门来就好啦!

第二章陷阱

我信上跟丽桦约定的时间到了,而她也准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是谁?你有什麽用意?」丽桦一到就如此质问着。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王平之;我的用意很简单,只是想请丽桦小姐看

看我有没有把丽桦小姐私底下淫荡的样子,拍得很出色罢了!」我笑着说。

「哼!只是这样而已吗?我不信!」丽桦气忿的说。

「当然还有一点小小的要求啦!只是不知道丽桦小姐会不会同意罢了!」

「什麽要求?你要钱吗?要多少钱?你开个价吧!但是你拿了钱以後,要把

带子全都还给我!」

「NO,NO,NO,何必要谈钱呢?谈钱多麽伤感情呀!只不过想请丽桦

小姐到一个地方作客三天罢了!」

「……」

「当然,三天後我就会把正版的带子还给你,如何?」

「只要我去做客三天,你就会把正版的带子还给我?谁知道你会不会再拷贝

带子呢?」

「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时间一到,我会把所有带子一并还给你,如何?」

「……好!何时出发?」

「当然是现在罗!」

「但我明天还要上班,总要先让我请个假吧!」

「你明天早上打个电话到公司请个假不就好了,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好吧!也只好这样了!我跟你走吧!」

「先等等,你拿这个布条把自己的眼睛上吧!」我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条

布条交给丽桦。

丽桦也很乾脆的拿到布条後,便将自己的眼睛上。

「为了避免你大叫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请把你漂亮的嘴张开吧!」

丽桦虽然很纳闷我要她把嘴张开的用意,但碍於自己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

而照着我的话,张开了自己的嘴。我看到丽桦一将嘴张开,我再从裤子口袋里拿

出口枷,就塞入丽桦的嘴里,并把口枷的带子在她的脑後绑好!绑好之後我就扶

着她走到巷口较阴暗的地方。

「你先在这等一下吧!我去开车过来接你!不准自己把口枷拿下来!」

她点点头,我就去把我为了这三天租来的车开到巷口。

「很乖嘛!还满听话的!」我下车扶她上车的时候,在她的耳边说着。

丽桦的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好像在问∶「你为什麽脱我的衣

服?」

「你最好安份一点,我想,你不想你精彩的表演被你的亲朋好友看到吧?现

在,让我帮你穿上我帮你准备好的服装吧!」说完,我便动手将她身上的衣服脱

了下来,放到後车箱里,并拿出了她这三天的服装°°〈麻绳〉。

我把她的双手背在背後用麻绳绑住,并让麻绳在她的乳房上下紧绕了两圈,

她的乳房也因被紧缚之後,显得更为突出。

「呜呜呜……」丽桦再次发出声音,并激烈的摇头,给我的感觉好似在说∶

「你在干什麽?」

「这就是你这三天的服装,你现在不想让我绑,说不定三天後你会自己要求

我把你绑起来呢!」

我再拿出一条麻绳,先在她的腰上绕了一圈,再由她双腿之间通过,并在接

触阴户及肛门的部份各打上一个结,才跟在腰上的绳子绑在一起,剩下的绳子,

则让它跟胸部的绳子绑合在一起。这样,只要她一动,绳子就会同时刺激她的乳

房丶阴户及肛门。

我再拿出一件长风衣披在她的身上,好把她的服装遮住,又拿来一个面罩,

将她的脸罩住。

「好啦!现在我扶你上车吧!」当我把她扶上车坐好之後,就开车往山上一

间预早订好的渡假屋开去。

第三章开始

我开了约莫两个小时的车,终於到了我预定的那间渡假屋。

「丽桦,我们到了!等会你就可以下车了。」我转头对丽桦说道。

我把车停好之後,先将我所带来的东西搬进屋子里放好之後,才回头将丽桦

带下车。

「现在这个地方将会是我们这三天一同生活的地方,你不用想大叫或逃走,

这附近没什麽人住,而且我也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有逃走的机会的!」

「在车上坐了两个小时,我想你不但累了也想上厕所吧!这样好了,我先带

你去上个厕所,你看这样好吗?」

丽桦点点头。

「嗯!那我带你去上厕所吧!」我扶着丽桦向前走着,我故意引她走到马路

的旁边。

「来!你就在这里上吧!那我帮你把衣服拉高呀!」我把风衣的下摆拉高,

并示意丽桦蹲下。

丽桦蹲下後摇摇头,表示她现在尿不出来。

「少废话!要嘛你就现在解决,不然你就忍到明天早上再尿吧!」

我拿起带来的星光摄影机,在一旁拍下丽桦此时的镜头。

丽桦终於尿出来了,但她的尿声还真是大声,「哗喇……」声一直不停地传

来。

「哟!你不是尿不出来吗?怎麽现在一下子就尿得这麽大声了呀?」我羞辱

着丽桦。

「尿完了吧!那我们该进去罗!」说完,我便将丽桦扶起并朝房子走去。

进房子之後,我在玄关那里,解开着丽桦眼睛的布。

「好啦!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会在这里一同生活三天,这三天里,你要是敢

不听话的话,嘿嘿……会有什麽後果,你自己看着办吧!知道吗?」

丽桦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现在我帮你拿下你嘴里的口枷,但拿下口枷後你好给我乖乖地闭嘴!」说

完我就解开丽嘴里的口枷,她稍微活动了一下嘴部的肌肉,让自己被绑了两个小

时的嘴舒服一点。

「你究竟想对我怎麽样?」丽桦不安的问。

「我想怎麽样?我不想怎麽样呀!我只不过是想把你调教成我的奴隶而已!

哈……!」

「你……你休想!我不会答应的!」丽桦气忿的说。

「由不得你不答应!你别忘了你还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呢!」

「你卑鄙!」

「我要是不卑鄙的话,你现在怎麽会在这呢?哈……哈……哈……!」我大

声地笑着,「你别说那麽多了,现在开始呢!你会过得很爽的!」我淫笑着说。

丽桦忿忿不平地看着我。

「对了!刚才忘了帮你穿戴另一件衣服,现在帮你戴上吧!」我拿出项圈走

近丽桦,一下子项圈就戴在丽桦的脖子上了。

「你在我脖子上戴了什麽?」

「狗项圈呀!这条项圈还真适合你耶!哈哈哈!你这只母狗!」我继续羞辱

着丽桦。

「狗项圈?给我拿下来!你这个变态!」

「我变态?那你在巷子里跟男人做爱就不变态吗?」

「……」

「说不出话了吧!我帮你解开眼布吧!让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我说

完便将丽桦带到镜子前面,并伸手将在她眼睛上的布解了开来。

丽桦张开眼睛後就朝镜子里看去,只见她的眼睛牢牢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说不出任何话来。

「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觉得如何呀?是不是很性感呢?」我站在丽桦的背後

看着镜子里的她说着。

「……」

「这三天里,你将会与现在绑在你身上的绳子形影不离!对了,还少了两个

配件,我现在帮你补上!」

我转身拿来了电动假阳具及口枷,丽桦看到我手上拿的口枷她吓了一跳,虽

然她还没看过口枷,但她仍感觉到那是我在她上车之前塞在她嘴里的东西。

「你……你手上拿的是什麽?」丽桦害怕地问。

「你是问那只手上拿的东西呢?」我看她的眼光落在我拿着口枷的手上,便

接着说∶「你是问这个吗?这个就是你在车上时我塞在你嘴里的东西,它叫『口

枷』是用来让你不能大喊大叫用的!来!把嘴张开!我帮你戴上!」

丽桦紧闭着自己的嘴,之前口枷塞在她嘴里的不适感令她不停地摇头拒绝。

「哟!不愿意张嘴呀?别忘了你那卷『精彩的表演带』哦!」我威胁丽桦。

丽桦终於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巴,让我把口枷塞入她的口中,我把口枷的绳子

在她脑後绑好之後,解开绑在她胯下的绳子,命令她把脚分开,我用手摸她的小

穴,发现她的小穴早已经湿透了。

「看来你很喜欢那条绳子哦!小穴湿透了耶!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还要弄

湿你的小淫穴;看来你平常的冷酷模样,根本是装出来的嘛!心里其实是一个淫

荡的女人!」我羞辱着丽桦。

我把电动假阳具对着丽桦湿透的小穴,她的小穴只发出「噗滋」的一声,就

将整支假阳具给吞了进去。

我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她的喉头不由自主地发出「嗯……嗯……」的呻吟

声,脚彷佛失去支撑身体的力量,就快往下跪坐在地上,我顶着她的身体,将我

刚解开的胯下绳又再绑了回去,但这次我先让胯下绳绑住假阳具的底部,才将绳

子向上绑在她腰部的那条绳子上。

此时的丽桦早已受不了假阳具所带来的强烈剌激,我才放开她,她便无力地

躺在地上,嘴里一直发出「嗯……嗯……嗯……」的呻吟。

我在一旁看着丽桦此时被假阳具不停地剌激的淫穴,也看着她脸上淫荡的神

情,我笑了笑,便去拿出我带来的行李,一一地排放在小桌子上。

我把带来的三脚架架好,将摄影机装在上面,把镜头对准丽桦,并按下「录

影」键,这时丽桦倒在地上被假阳具剌激的样子又被我拍进了录影机里。

我把东西放好之後,又去看看丽桦的状况,她仍不停地呻吟着。

「你就先在这慢慢享受吧!等会我再来看你!」说完,我便到浴室去洗澡;

我在洗澡的时候,心里盘算着∶(今天晚上就让她这样待着吧!明天她一定会很

听话的!)

我洗完澡出去打算睡觉的时候,丽桦的头侧向一边,透过口枷上的洞已流下

不少口水在地上,她的嘴里仍在发出呻吟,但呻吟已不似刚才那样有气了。

看到她这样子,我先把录影机关掉,再拿了条绳子,将丽桦的双脚交叉并用

绳子绑好,这样一来她不但站不起来,而且也会将假阳具夹得更紧。

「好啦!晚安啦!我开了两个小时的车现在满累的,我先去睡啦!你就躺在

这边慢慢爽吧!」说完,我就去睡觉了。

第四章发誓

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丽桦仍躺在那边,还在断断续续地发出呻吟,但声音

已不似昨夜的清晰了。

我将假阳具的开关关上,她仍在呻吟着,但看得出来她已累瘫了,我将她身

上所有的绳子都先解开,让她的血液恢复运行,毕竟已绑了一夜了,要是不解开

的话,可能她的双手手掌就报销了。

我把绳子都解开之後,丽桦经过一个晚上的不停高潮,这时也昏睡了过去,

我心想∶(先让她睡两个小时好了!两个小时之後再开始今天的活动吧!)

两个小时後,我把丽桦摇醒,她的眼神显得呆滞失去了活力,我将她的双手

背在背後,再次用高手小手的缚法绑了起来。

看她没什麽精神,我把她拉到浴室,我一放手她就又软倒在地上。我一手拿

莲蓬头,另一手打开冷水的开关,对着丽桦让冷水将她冲醒。

丽桦被冷水这麽一冲,很快地清醒过来,她不停地躲着冷水。

「醒了吧!今天才正要开始呢!」我看丽桦已能躲避冷水,眼神也恢复了神

采,这才将水关掉,随手将莲蓬头丢进浴缸里。

我拿毛巾将混身湿透的丽桦略为擦乾之後,再带着她回到房间里,拿出我帮

她准备好的早餐,放在她的面前∶「吃早餐吧!我相信你一定饿了!」

丽桦看看我帮她准备的早餐,一副怀疑的神情,因为我是用狗碗装着我帮她

准备的早餐─牛奶;她虽然经过了一夜的不停高潮,但仍还有理性。

「你……你要我吃这个?」丽桦用怀疑的语气问着。

「对呀!不然你还有看到其他什麽食物吗?」我微笑着问丽桦。

「你……你把我当狗?哼!我情愿饿死也不吃!」

「即然这样,那我拿去倒掉吧!但你今天也别想吃到其他食物!」说着我便

拿起狗碗,准备拿到浴室去倒掉。

「请……请等一下!我吃就是了!」丽桦怕自己一天真的会都吃不到东西,

而且自己也真的饿了,於是也只好妥协了。

「这是你自己要吃的哦!我可没逼你!」我转身回来将狗碗放在她的面前。

「你……能不能将我的手放开?不然我要怎麽吃呢?」

「放开呀!你别想了,你就这麽吃吧!」我拿来摄影机把玩着。

丽桦看了我一眼,似乎感受到我的坚决,於是便低下头像狗一样吸啜着狗碗

里的牛奶。

我看机不可失,立刻按下「录影」拍下丽桦像狗一样吃着早餐的镜头。

「呵呵!你现在比昨天戴上项圈时还更像一只母狗!我看,就叫你『丽桦母

狗』算了!」

丽桦听到我这麽说,立刻抬起头来,目光正好对上摄影机的镜头,她立刻又

将头低下去,但她刚吃东西的样子及抬头时的面孔早已被拍入镜头里。

「你羞辱我羞辱得还不够吗?」

「嘻嘻嘻,还早得很呢!丽桦母狗,等你肯承认你是我养的母狗时,那我才

会停止羞辱你!」我笑着说∶「快吃吧!等会还有很多事在等着你呢!若你不吃

了,剩下的我就拿去倒了哦!」

丽桦赶紧又低下头,将碗里剩下的牛奶喝完;我看她喝完了,才将摄影机关

上,把狗碗收到一边去。

「吃饱了吧!你先打个电话去请假吧!」我看着丽桦说。

「可是我的手绑着我要怎麽打电话?」

「我帮你罗!告诉我你工作地方的电话吧!但我先警告你,别想求救,不然

……你就准备当A片明星吧!」

我拿起话筒,丽桦念了一串数字出来,我按完键之後,便将话筒贴在丽桦的

耳朵旁。

「喂!主任吗?我是丽桦,因为我家里出了点急事,能不能跟主任请三天的

事假呢?嗯!好,谢谢主任,主任再见!」

丽桦说完之後,我立刻将电话挂上,并把电话放好。

「请好假啦!那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吧!」

「课程?」

「是呀!把你调教成母狗的课程呀!」

「我……我不要!」

「由不得你!」我拿来鞭子,顺手就打在丽桦的屁股上。

「啊!很痛耶!」

「我知道很痛呀!但你不听话,那我也只好这样让你听话呀!」我又在丽桦

的屁股上抽了一下。

「别……别打了,我接受就是了!」丽桦一脸委曲的说。

「早点接受不就好了吗?就不用被我打这两下了呀!你给我听好,从现在开

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只是我饲养的一只母狗,知道吗?」

「哦!知道了!」

「还有以後回答我要说『是!主人!』,知道吗?」

「哦!知道了!」

「咻……啪!」我听到丽桦的回答之後,立刻一鞭子打下去∶「才刚说过你

就忘了呀!该怎麽回答呀?」

「是!主人!」

「只要你以後忘了主人的命令,主人就会惩罚你,知道吗?」

「是!主人!」

「好!告诉我,你是谁?」

「我?我叫丽桦。」

「咻……啪!」我立刻又一鞭打了下去。

「我……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丽桦很小声地说。

「什麽?我听不到,大声一点!」

「我……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丽桦再说了一次。

「嗯!很好,别再忘了!」

「是!主人!」

「过来,用你的嘴服侍主人!」

我看到丽桦打算站起来,立刻又一鞭打了下去。

「你看过那只狗用站起来走路的吗?跪着爬过来!」

「是!主人!」

丽桦只好跪着爬到我的面前,我也故意刁难地向後退着,直到我退到一张椅

子时,我才不再後退并坐在椅子上,丽桦爬到了我的面前,二话不说地用她的嘴

隔着我的内裤吮吻着我的肉棒。

「主人现在解开你身上的绳子,但是除了我准你站起来之外,你都得像狗一

样用爬的,知道吗?」

「是!主人!」

於是我解开她身上面的绳子,拿着摄影机,将丽桦帮我服务的样子都拍了下

来。

「告诉我,你是谁?」我趁丽桦集中精神服务我的肉棒时再问了一次。

「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

「是不是你自愿成为母狗的呀?」

「是!主人!是丽桦自愿成为主人饲养的母狗!」

「呵呵!很好!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呀!」

「是!主人!」

「把主人的内裤脱了!用你的嘴直接服侍主人的肉棒!做得好的话,主人有

赏!」

「是!主人!」

丽桦脱掉我的内裤,并用心地吸啜着我的肉棒,还不时地发出「滋~滋~」

的声音。

「母狗的口技不错嘛!以前常吸别人的肉棒吧?」

「是!主人!」

「主人肉棒的味道如何呀?」

「主人的肉棒很美味!母狗很喜欢!」

「母狗很喜欢主人的肉棒呀!那就更用心服侍它呀!」

「是!主人!」

我一边舒服的接受着丽桦的口舌服务,一边还不忘把丽桦用心服务肉棒时的

表情拍进带子里。

「好啦!现在转过身去,把母狗淫荡的小穴对着主人!」

「是!主人!」丽桦顺从地转过身去,并把自己的屁股退到我伸手可及的地

方。

「这麽自动呀?怎麽,帮主人服务的时候自己也想要啦?」

「是!主人!」

我伸手抚摸丽桦的淫穴,发现她在为我服务的时候,小穴就已湿答答的了。

「真是只淫荡的母狗,光服侍主人的肉棒,小穴就湿成这样呀!」

「是!主人!」

「好,现在面对着主人,自己坐到主人的身上,用你的淫穴来服侍主人的肉

棒吧!」

「是!主人!」

丽桦站了起来,分开双腿面对着我,用她自己的手扶着我的肉棒,很快地吞

进她早就湿透的淫穴里。

「哦!主人的肉棒塞得母狗的淫穴好满!」

「自己活动自己的腰吧!」

「是!主人!」

丽桦扭动着她廿二寸的纤腰,专心地律动着,嘴里也开始呻吟着。

「哦……哦……嗯……嗯……主人的……肉棒……塞满了母狗……的……淫

……穴……哦……」

「母狗的淫穴也不错呀!夹得主人的肉棒好紧!」

「啊……哦……哦……嗯……啊……哦……哦……嗯嗯……主……人……母

……狗……现……在……的……感……觉……好……好……哦……!」

「喜不喜欢主人的肉棒呀?」

「主……人,母……狗……好……喜……欢……主……人……的……肉……

棒……」

「想不想常常被主人的肉棒干呀?」

「哦……哦……嗯……嗯……想……」

「那要不要永远当主人饲养的母狗呀?」

「哦……嗯嗯……丽……桦……哦……想……永……远……让……主……主

……人……饲……养……哦……嗯……」

「好呀!那主人就从今天开始收养母狗哦!」

「哦……嗯嗯……谢……谢……主……人……收……收……养……淫……淫

……荡……的……母……狗……嗯……啊……好……舒……服……」

「要记得你自愿成为母狗并要求主人收养你的,知道吗?淫荡的母狗!」

「是……啊……啊啊……主……人……哦……丽……桦……是……自……自

……愿……成……为……被……主……啊……人……饲……养……的……母……

狗……啊……」

「很好,待会主人会把主人的精液赏赐在母狗的嘴里,你要一点不剩的全吞

下去,知道吗?」我感觉自己快要射精了,但还不想在丽桦的淫穴里射进我的精

液,射在她的嘴里还可以顺便让她对自己是母狗这件事有更多的自觉。

「是……主……人……哦……母……狗……嗯嗯……也……要……高……高

……潮……了……」

「母……狗……狗……高……高……高……潮……了……啊……啊……」

在丽桦到达高潮的同时,我立刻抽出我的肉棒塞在她正大口吸气的嘴里,感

觉到自己的肉棒一阵颤抖,我也在丽桦的嘴里射出我浓厚的精液。

丽桦喉咙被我的精液射得呛咳了一声,但因为我的肉棒还塞在她的嘴里,精

液并没有流出来,等我把肉棒抽出她的嘴里之後,她也依命令将我射在她嘴里的

精液全吞了下去。

等我们休息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我才按下摄影机的结束键,并倒回到结束那

时的画面去,打算下一次从这个地方继续接拍下去。

第五章浣肠

我让丽桦再休息两个小时,我则利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下山去购置接下来调

教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主角──甘油!

我先在药局里买液态的甘油,又跑到化学材料行买固态的甘油,最後才到医

疗器材行去买了一个一百CC浣肠用的注射唧筒;也顺便到附近的超商买了点简

单的食物及电池,这才开车回到了小木屋。

我回到小木屋时,先看了看丽桦後,才动手去调制浣肠液。

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浣肠液的比例最好以水二十比甘油一的比例调制,

不然极易伤害使用者的肠胃。」我打算这次替丽桦浣肠以後,她会更听话,因此

我使用了水十比甘油一的比调制待会要用的浣肠液。

当我准备好一切之後,我把丽桦叫醒,她还是昏昏沉沉的,我心想∶(你一

会就会非常清醒了!因为……呵呵!)

「母狗!醒了没呀?」

「干嘛把我叫醒啦!我很累耶!让我再睡一会啦!」看来丽桦还在睡梦中。

「会……一会一定会再让你睡的!等我做完这件事後,我就让你睡个够!」

「那你快点做,做好了之後让我继续睡!」丽桦不知道将会发生什麽事,因

此催促我快点把事情做完!

我将我调好的浣肠液及唧筒拿来放在旁边,将唧筒吸入了满满的一筒的浣肠

液,就将唧筒头插入丽桦的屁眼里,我轻轻推挤唧筒的推把,将一百CC的浣肠

液全部推进丽桦的屁眼里。

「好啦!你要睡就继续睡吧!」我奸笑着跟丽桦说。

「嗯!」丽桦就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睡了。

我坐在丽桦旁边看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丽桦的身体也开始不自然的颤抖

着。

(呵呵!我就不信你还睡得着!)我看着丽桦心想着。

「啊!我的肚子好痛!我……我要上厕所!」丽桦被自己肚痛的反应给叫醒

了,她的额头上也冒出了一颗颗的汗珠。

「你不是要睡觉吗?怎麽起来了呢?」我佯装没事一样看着因浣肠液的肆虐

而痛醒的丽桦。

「我要上厕所,求求你,我快忍不住了!」

「唉呀!这可怎麽办呀!刚才客户管理部的人打了通电话过来说我们的马桶

不能用耶!我看你再忍一会!等他们修好了,你再去上吧!」

「不行!我……我受不了了!我的肚子真的好痛呀!」

「这样呀!那我帮你想想办法好了!嗯!我看,你就先拉在这个垃圾筒里好

了!」我拿来房间里的垃圾筒就放在丽桦的面前示意她蹲在垃圾筒上。

「不要!这又不是马桶!」桦虽然已痛到受不了了,但她自尊心仍不容许她

就着垃圾筒解决她的问题!

「可是也没别的办法呀!除非你想到外面去拉给附近的人看!」我刺激着丽

桦。

「啊!我忍不住了!」丽桦不顾一切的蹲在垃圾筒上排泄着。

「啧啧啧!没想到这麽漂亮的人,拉出来的大便居然这麽臭!」

「啊!不要看啦!」丽桦大叫着说。

「我也不想看呀!可是我不看的话,怎麽会知道你拉完了没有?你拉完了以

後,我还要帮你清理你屁股上沾到的粪便呀!」这一切当然也被忠实的拍摄进了

录影带里。

「求求你别再说了!我……感到很……很丢脸耶!」

「你觉得很丢脸呀!那我不说了,反正这一切都已经被我用摄影机拍摄下来

了!」我看着丽桦的脸说。

「不……不要拍!这麽丢脸的画面,求求你不要再拍了!」丽桦边摇头边啜

泣的说。

「怎麽可以不拍呢!身为你的主人,当然要把母狗的各种样子拍下来呀!不

然怎麽出一卷『母狗生活记实』呢?」

「不……求求你!不要把我现在的样子给别人看到!不管你有什麽条件,我

……我都答应你!求你!」丽桦哭着说。

「真的吗?不管什麽条件你都答应?」

「嗯!只要你不把我现在的样子让别人看到就好!」

「那好!我只有一个条件!」

「你说!」

「对主人是这种态度吗?别忘了你先前已经承认你是我饲养的母狗了!」

「请主人告诉淫荡的母狗主人有什麽条件!」

「嗯~~这才对嘛!主人的条件呀!」我顿了一下∶「条件就是─待会主人

会再帮母狗浣肠一次!」

「不要!」丽桦大叫着!

我看丽桦也排泄差不多了,就再吸了一筒满满的浣肠液,并在丽桦的面前晃

动着!

「来吧!自己把屁股翘起来吧!」

「请主人改成其他的条件好吗?这个……这个条件母狗不能接受!」

「少废话!刚刚是你说会答应任何条件的!」我气忿地说。

「呜呜呜……」在丽桦的哭泣声中,丽桦还是把屁股翘了起来,等待我帮她

浣肠。

「这才乖!来,要开始罗!」我再次将管嘴插入丽桦的屁眼里,我这次故意

推10CC就停一会!

「母狗恳请主人快一点!」丽桦因为疼痛,忍不住地开口。

「什麽快一点呀?」我装傻问着丽桦。

「母狗请主人快一点帮母狗……浣……肠!」丽桦开口说出了浣肠这句话。

「这样呀!好!主人就快一点!」

「谢谢主人!」丽桦感激地说。

我是快了一点!我每推20CC就停一会!这次我停的时间也没有很久,不

一会就全部进了丽桦的屁眼里!

丽桦因为前次被浣肠後,肚子里早已经空空的了,这次很快就忍不住了。

「主人……母狗……想要上厕所!」

「才灌完不到三分钟耶!这麽快就忍不住啦?这次主人打算让你忍十分钟的

耶!」

「主人……母狗……已……已经受不了了!」

「这样呀!那主人帮你一下好了!」

我拿出肛塞,在肛塞的前端涂了点甘油,就用力塞进丽桦的屁眼里。

「还有五分钟!五分钟後母狗就能拉出主人刚才灌进的浣肠液了!」

丽桦因为在肛塞的帮助下,极力的忍着,只见她全身上下早流满汗珠,而显

得油亮。

「还有四分钟!」我故意每过两分钟才报时一次。

「呜!好慢……母狗……好难受!」丽桦的脸也因为忍受着甘油的强力刺激

而扭曲。

「还有三分钟!」

「呜!时间过得好慢……」

「母狗想不想快点拉出肚子里的浣肠液呀?」我笑着对丽桦说。

「主人……母狗……当……当然……想……!」

「母狗还会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呀?」

「母……狗……不会……再……再忘了!」

「嗯!很好!那主人的命令母狗还会不会再拒绝了呀?」

「报告……主人!母狗……不……敢再拒绝……主人……的命……令了!」

「嗯!那主人现在带母狗到一个地方去拉出母狗肚子里的浣肠液!」

我牵着丽桦,走到小木屋外不远的地方,拉出塞在丽桦屁眼里的肛塞。

丽桦因为失去肛塞的帮助,忍不住一股脑地排泄出了肚子里的浣肠液;只见

排出的浣肠液强力地从丽桦的屁眼里激射而出!

我则因丽桦已不顾羞耻心在开放的空间里排泄出自己的粪便,而暗喜不已。

第六章肛门开发

当丽桦排泄完後,我牵着她爬回小木屋里去。

她每爬行一步,她的乳房也随着她爬行的动作一前一後晃动着。看到她已认

清她自己的新身份,我心中不禁暗喜着。

回到木屋里,我看了看时间,这时也快天黑了,我将狗炼挂在床边,随手拿

来口枷塞进丽桦的嘴里,这次我并未将口枷绑住,我命令着丽桦∶「好好把口枷

含好,要是掉了出来,你就准备接受处罚吧!」

丽桦点着头,表示她不会让口枷掉出她的嘴里。

「自己把屁股转到我这来!」

丽桦缓缓地转过身去,将她的屁股对着我。

「把屁股翘高!」

丽桦将自己的上半身放低,让她的屁股翘高。

我拿来按摩棒,不管她的阴道是否已湿润,就将按摩棒塞入她的阴道内;出

乎意料之外,按摩棒伴随着「噗滋」一声,很顺利地就进入了她的阴道内,没想

到丽桦因刚刚浣肠及爬行,她的阴道早已湿润了。

「唷!你还真是淫荡的母狗呀!被浣肠之後竟会感到兴奋呀!」

丽桦的脸不自主地随着我的话而红润着。

我打开按摩棒的开关,让按摩棒在丽桦的阴道里旋动着。

「嗯……嗯……」丽桦的喉咙随按摩棒的旋转,不自主地发出了呻吟。

我看着她随着按摩棒的旋转,自己也旋转着自己的屁股,以期得到更大的快

感;看到这里,我的肉棒不自觉地也翘了起来。

我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拿来固态甘油,用右手食指挖了一点,涂在她的屁眼

上,我慢慢地涂抹着,轻轻地将食指插进她的屁眼里,好使甘油里外都能涂上。

我慢慢地抽动着我的食指,丽桦受到这种刺激,她的呻吟也大声了起来。

我将食指抽出来的时候,丽桦还自己将屁股向後移,追寻着食指的刺激。

我再挖了点甘油涂在我的龟头上,将肉棒顶在丽桦的屁眼上;她以为我又要

将食指再次插入,她的屁股轻轻地向後顶了顶。

我一手握住她的腰,一手握住我的肉棒,用力挺动了一下,我的肉棒就整只

没入她的屁眼里。

「呜……呜……呜……」丽桦没想到这次插入的是我的肉棒,心理还未准备

好,她不禁痛得摇头。

我轻轻地抽动着,一手拿来按摩棒的开关将之开到最大。

「嗯……嗯……唷……!嗯……嗯……!」

丽桦在这两种不同的刺激下,不停地呻吟着;我也隔着肛门及阴道之间的薄

肉感受到按摩棒的旋动。

当丽桦不再传出疼痛的呻吟时,我慢慢地加快抽动的速度。

「嗯……嗯……嗯……哦……!」丽桦的呻吟声里不再有痛苦的呻吟,看来

她已能感受到肛交的快感。

我继续抽动着,一手将她嘴里的口枷拉了出来∶「感觉如何呀?」

「啊……哦……哦……嗯……啊……哦……哦……嗯嗯……主……人……母

……狗……现……在……的……感……觉……好……奇……怪……!」

「奇怪?」

「嗯……两……个……哦……洞……里……都……哦……都被……插……得

……好……好……满!」

我不再发话,一边听着丽桦的呻吟,一边感受着她肛门的紧缩。

「主……主……人……」

「什麽事?」

「请……主……人……准……许……母……母狗……抽……动……按……按

……摩……棒……」

「嗯!可以!」

「谢……谢……主……主……人!」

丽桦一手抓住按摩棒缓慢地抽动着,当我的肉棒向外抽的时候,丽桦就将按

摩棒插到底;当我向里插入时,丽桦就将按摩棒抽出。

就在这样的韵律里,丽桦达到了高潮,而我也将我的精液深深地射在丽桦的

肛门深处。

当我刚抽出我的肉棒时,丽桦的屁眼还未完全闭阖,就看到白浊的精液缓慢

地随着屁眼的闭阖而流向洞口。

第七章顺从

趁着丽桦因一天的调教昏睡的时候,我打理好晚餐并叫丽桦起来进食。

她醒来之後,看到狗碗里的食物,仅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就一声不响地进食

着。

看到她这样的举动,我不禁心喜着∶『看来她已认命了!』

吃完晚餐之後,我将丽桦以龟甲缚绑好,在她的小穴里塞入按摩棒,嘴上绑

着口枷,脖子则依旧戴着项圈。

她的肛门里被我塞入充气式震动肛门塞,我一下一下的为肛门塞充气,直到

丽桦的肛门被扩张到最大的状态。

丽桦虽感到疼痛,但是在浑身无力的情况下,她也只是「哼」了一声,就不

再作声。

我将丽桦安置好了之後,就打开了按摩棒及肛门塞的开关,就不再理她了。

我打开了电视看着,丽桦原本还在有气无力地呻吟着,过了大约二十分钟,

她也就沉沉睡去。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後,我心想按摩棒及肛门塞大概也快没电了,就将电视关

上,替按摩棒及肛门塞换上了新的电池,我也就去睡了。

※※※※※

隔天早上我起来时,丽桦仍在沉睡着,我看了看按摩棒及肛门塞开关的指示

灯,便发现都没电了,於是我又再去拿来新的电池换上。

当我正在准备早餐的时候,就听到丽桦的呻吟低沉的传来,我知道她因为按

摩棒及肛门塞的刺激而又醒了过来。

我一边继续准备着早餐,一边听着她的呻吟当配乐。

当丽桦的呻吟慢慢地由小转大丶再由大转小,我也将早餐准备好了。我先拿

来狗碗,盛入丽桦的早餐,便转身走到丽桦的面前。将狗碗放下後,我伸手拿起

按摩棒及肛门塞开关并关上。

「早呀!被爽起来的感觉如何呀?」

「呜呜呜……!」

「我忘了!我帮你拿下口枷吧!把头抬起来!」

丽桦微将头抬起,我伸手解开口枷,她的口水随着口枷的离开的同时,也从

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啧啧啧,这样不行哦!把地板弄湿了,把地板清乾净吧!」我看着丽桦流

出的口水说道。

丽桦挣扎着将上身撑起,用她的嘴及舌头,一点一点地将她口水的弄湿的地

板给舔乾。

「好乖!来吃早餐吧!不可以剩下哦!」我摸着她的头说道。

丽桦听到我的话以後,就缓慢地将狗碗内的食物一点一点地吃掉。

我看她开始吃早餐,我也去将我的早餐拿出来吃掉。

当我吃完後,丽桦早已吃完了,跪在地上,如同温驯的狗一般,等着我下一

个的命令。

我笑了笑,解开丽桦身上的绳子,取出她阴道及肛门里的按摩棒及肛门塞,

牵着她去溜狗。

「想上厕所了吧!就在这解决吧!」我牵着她走到停车场旁,等着她排泄。

这时的丽桦很顺从地像母狗一样尿尿,尿完了之後就静静地抬着头看我。

「好了?那我们回去吧!」

我牵着丽桦回到木屋里之後,跟她说∶「在这等着,我去收拾一下!」

丽桦听到命令後就跪在地上,如同温驯的狗一般,等着我下一个的命令。

我说完後,就去将餐桌上的免洗碗盘丢入垃圾桶内。

「嗯!好乖!我带你去洗澡!」

我牵着丽桦走进浴室,拿起莲蓬头,打开水笼头调整着水温。

等我调好之後,我拿着莲蓬头冲湿丽桦的身体,如同洗狗一样帮她洗着;丽

桦安安份份地等我替她洗着。

洗好之後,我命令她跟在我的後面自己爬着,我走到客厅里,坐在椅子上。

「爬到我的前面来!」

丽桦安份地爬了过来,并跪在我的面前。

「现在教你以後的问候方式及礼仪,要好好记住!知道了吗?」

「是!主人!」

「嗯!首先是问候方式∶

一丶见到我就要跪下并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寒暄到我说『嗯』为止!

二丶寒暄後,将上半身俯下亲吻我的脚,并说『母狗丽桦向主人请安!』

三丶以後不管我对你做什麽,你都要说『母狗丽桦谢谢主人的调教!』

知道吗?」

「是!主人!」

「嗯!很好!再来是礼仪∶

一丶以後在穿着方面,只准穿着膝上二十公分短裙,而且不准穿着内裤!

项圈每日戴着,不准取下!

二丶不准跟别的男人有肉体上的接触!

三丶要上班的日子里,早上上班前到我家来找我检查,下班後自动到我家

等我;不上班的日子里,早上起床後就自己到我家找我。

四丶每日要保持自己身体的清洁,包含肛门的清洁!

知道吗?」

「是!主人!」

我慢慢地将问候的方式及奴隶应有的礼仪告诉丽桦,当我说完之後,便立即

考试,只要她有一项记不清楚,我就拿起鞭子在她的身上鞭打。

当我考完试,确定丽桦每一项都记清楚之後,便拿来绳子在她身上绑上龟甲

缚,但是我没将她的双手绑住,好让她能爬行。

※※※※※

很快地三天的时间过去了,我将小木屋里的东西收拾好,搬到车上。

将丽桦牵上车之前,依照她来的那一天的装扮,再次将她捆缚好,但这次有

些不同;丽桦的阴户里插着陪伴她三天的按摩棒丶肛门被我灌入了三颗浣肠球并

入肛门塞,我打算等她回到住处附近时,再让她排泄出来。

当我开着车回到了住处附近时,带着她到我发现她野外性交的地点去排泄。

我先将她带回到我家里,把她身上的「衣服」解开,并拿来刮胡刀将她的阴

毛刮除掉,并量好她的臀围丶阴户及肛门的尺寸及距离。

我也遵守三天前的诺言将之前拍摄的录影带还她,但是这三天里所拍摄的录

影带则没有还给她;这才让她回到她自个的家。

 

上一篇:T大校花沈沦记

下一篇:女友让老爸诱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