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强暴虐待 » 黑帮妈妈变性奴

黑帮妈妈变性奴

黑帮妈妈变性奴

陈莲雯,三十四岁,十六岁已生下一对孪仔阿陵和阿仲,二人现在都是十八岁,生得又靓仔,又叻,刚上大学。陈莲雯老公已死了十多年,本身是黑社会底,死後陈莲雯母兼父职,和本身有社团背景的贸易公司。

陈莲雯本身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很懂得用自己的身体讨好有权势的人,要做生意点都要靠这些本钱,所以和很多江湖大佬都有一手,这晚她要和一江湖老叔父单独出海,陪训,任人鱼肉一番,但为生意乜都要做,加上她自己本身都淫荡,所以她名为公司老板,但其实和做鸡一样。

这晚她穿着性感晚装,出门前和她的两个仔saygooDbye。

陈莲雯:「今晚妈咪唔返,你们自己搅惦。」

阿仲望住自己性感的妈咪,已有生理反应,其实他多年已有坏念头,如其出去比人搅,都应该比自己个仔上下吧。

阿仲:「知啦,妳都要小心一点。。」

二人来个揽揽,在阿仲心已不是母子的揽揽。

阿陵只是一句「再见」,他心中已有预感,再见妈咪时,他们的关系已不同了。

陈莲雯照常架着她的保时捷去游艇会,上了今晚约会的游艇,她自己都惊上错,因她有太多并头了。

上了游艇,她惯常自己先冲凉,游艇此时开动,陈莲雯没理他,她冲完凉出来时,大为吃惊,因见到的却不是老叔父。

陈莲雯围住大毛巾从浴室行出来,见到的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

陈莲雯:「妳是谁,我是否上错船,唔好意思,可否送我返上岸。」

少女:「Auntie妳没上错船,妳本是约了我爷爷的,现在我来代替他。我叫陈巧文」

陈莲雯:「小妹妹,妳知不知我和妳爷爷今晚做乜架,妳翻屋企看电视吧。」

巧文:「妳是我爷爷的性玩具,我当然知,妳晚晚都要陪唔同大佬,有钱生意人,有时什至要一次过比几个男人扑咁有冇试过比妹妹仔扑呀。」

陈莲雯永被串得面红耳热:「废事理妳。」就走出甲板,发现四处汪洋。

巧文:「我们已身在公海,妳叫破喉咙都冇人救到妳,给我返入理。」

巧文抓住陈莲雯的左手,强行把她拉回船舱内。陈莲雯极力反抗,但气力不继。

巧文:「我知妳不懂游水,我是空手道和柔道黑带,我就看看妳这黑帮大家姐点比我施暴。」

陈莲雯:「放手呀,我和妳爷爷好熟的,不要乱来。」

巧文一手扯掉陈莲雯的围巾,抱起再抛上大床上,跟住开着对准大床的摄影机,最後脱光自己衣服,带上假阳具。

巧文飞仆上陈莲雯的身体,陈莲雯两手被巧文紧紧按住,嘴巴被巧文狂吻,下体更被插入假阳具。

巧文:「陈莲雯,假阳具没生理反应,几个钟我们就到目的地了,好好训一觉吧。」

陈莲雯被巧文蹂躏了足足数个钟,人已虚脱,巧文自己穿回衣服,跟住帮陈莲雯穿回她的tubetop蓝色短裙。

陈莲雯:「妳仲想点,要玩都玩够啦,求妳放我走吧,我大妳咁多,冇气力同妳D後生玩的。」

巧文没理陈莲雯,只取出手扣和牛皮胶纸,行近她。

陈莲雯:「妳又想点呀,妳唔系想扎起我卦。」

巧文没理她,只是一手把陈莲雯双手反锁在背後,嘴巴用牛皮胶纸封住,可怜的陈莲雯在巧文的魔掌下任人鱼肉。

巧文押着陈莲雯下船,一早已有一房车在等候她们,房车的司机又是一名身材健硕的巧文。巧文把陈莲雯推上车,跟住自己上车。

巧文:「开车。」

陈莲雯在车上不停郁动身体,希望车外有人发现她。

巧文捏住陈莲雯的下巴。」这车是单面反光镜,就算我把妳脱光,出面的人是见不到我们的,乖乖坐好,唔系打妳patpat!」

陈莲雯哭了,眼神露出哀求的目光。

两巧文见自己弄哭一个少妇,不加同情,反而哈哈大笑。

巧文:「车程要几个钟,妳下面都是空闲着,不如唔好浪费。」

巧文取出一摇控震蛋,完全没理陈莲雯的感受就塞入她的下体,陈莲雯有口难言,巧文把弄着摇控器,时快时慢时停的玩弄着陈莲雯的下体,就像在提醒陈莲雯自己只是一只鸡。

马路前方突见有十多警察在检查车辆,所有车都要停下。陈莲雯终於有救了。

巧文:「妳真的想走吗,我就比妳走,看妳走得几远。」

巧文搅下车窗,陈莲雯伸头出外求救。

男警A:「发生什麽事。」

男警1撕去封住陈莲雯嘴巴的牛皮胶纸

陈莲雯:「救命呀,我是香港人,比人捉左来这里,她变态的。」

这时十多廿个警察大为紧张围住车子。巧文这时才施施然下车,众警官见巧文立时害怕。

男警B:「原来是陈家大小姐,但这条中女是什麽人。」

巧文:「她是香港的黑帮大家姐,在香港的黑帮人人比面,捉她来我是有用处的。」

男警3:「原来系咁,咁我们不阻大小姐妳了,条中女就交返比妳了。」

陈莲雯:「你们是什麽警察,看着我比人绑架都不救,我肯定她会找人轮奸我,跟着杀了我的。」

男警4:「咁我地都帮唔到妳,鬼叫妳比何大小姐看中。」

巧文:「咁你地咪搜下人身,人地好锺意比人摸的。」

陈莲雯:「要搜都要返差馆搜。」

巧文:「我怕妳入左差馆返唔到出黎。」

陈莲雯立时改口。」咁我要女警搜。众警已没耐性再等。

男警5:「我们咪女警law。」众人对陈莲雯上下其手。

巧文:「搜身要脱光搜先我得架。」

巧文解开反锁陈莲雯的手扣。众警立时七手八脚脱光陈莲雯的衣服,跟着大事非礼,可怜街上还有很多人,个个都只是色迷迷的看戏,没人伸手救助一个被任人鱼肉的人。

个多小时後,陈莲雯被轮奸得几乎虚脱,更无力反抗巧文,所有人都干了坏事後,巧文押陈莲雯回车上,但没为她穿回衣服,陈莲雯在车上只是不停痛哭,车子又向地前出发。

车子行了足足半日。

巧文:「到了落车。」

陈莲雯:「可否比我着翻衫先。」

巧文:「着左咪又要除,落车。」

巧文已不耐烦的推陈莲雯下车

巧文把陈莲雯的裙,鞋,手袋,耳环等所有东西放入一纸箱内,陈莲雯这时真的是一条肉虫。

巧文:「妳可以走架,但我们乘车都半日,现在妳一丝不挂,身无分文,我唔知妳会点架。」

陈莲雯:「我当然不会走,我是妳的奴隶,宠物,求主人不要抛弃我。」

巧文:「咁妳就乖,知道反抗都是多馀的,我为妳准备了很多猛男,对妳日夜轮奸,妳有冇问题。」

陈莲雯:「冇,当然冇,但妳会将我的物品点样。」

巧文:「我找人送回妳家,这样就可请妳两位公子来。」

陈莲雯:「叫他们来干什麽,来看我被人轮吗。」

巧文:「当然不是咁简单,但这已是我们後生的事,妳们姨姨管不了的。」

陈莲雯没有法子,就被巧文拖着手步入大屋内。

一个月後陈莲雯的两个儿子真的到来了,巧文更在一处皇宫般的大堂招乎他两。

巧文坐在高堂上,阿陵和阿仲坐在堂下有着贵宾的招待,但陈莲雯没有自己的坐位,更没尊严的只坐在巧文的大脾上。

巧文:「妳们妈咪真的很乖,被我掳来百般凌辱都没反抗,妳自己讲下我点对待妳。」

陈莲雯:「我一到来就被递夺着衫的权利,每天任何时候,随时随地被轮奸,只能渴精液和女性的分泌,对波更被强行整大了。」

巧文:「我咁对妳们阿妈,妳们不怪我吧。」

阿仲:「当然不怪,多谢妳把她教得咁乖,身材和皮肤又整到靓靓。」

巧文:「妳们都觉得自己的妈妈真的要教。」跟着对着陈莲雯讲。:「妳反转身伏在我大脾上。」

陈莲雯不知所以,但只有照做,在巧文的魔掌下,陈莲雯完全不能自主。

巧文开始打陈莲雯的patpat。

巧文:「陈莲雯patpat痛唔痛呀。」

陈莲雯:「痛,求妳不要打。」

巧文:「唔打都得,咁妳要表演跳舞娱宾架。」

陈莲雯就赤裸裸的在众人前,包括自己的两个仔前表演跳舞。

巧文:「妳们看你地妈咪多麽婀娜多姿,个西洞开下合下好似叫人快D插入去咁。」

阿仲:「估唔到妈咪舞姿咁好,为我们助兴真是一流。」

巧文:「我们80後新世代,能力比上代强,像妳们妈妈一样的白痴女人,只配做我们的玩物。」

阿陵:「玩够了,人黎架,点可以咁样玩人架。」

巧文:「阿陵你不必动气,我就叫陈莲雯来服侍你们。」

陈莲雯走到他两个儿子坐前跪下。

阿陵:「妈咪,不用了。」

陈莲雯:「我是你们的女仆,你们要D咩,可吩咐我。」

阿仲:「真的不用了。」

陈莲雯:「你们是嫌弃我,不要我了。」

阿陵:「当然不是,咁好,唔该晒了。」

陈莲雯就像女仆般帮她两个仔斟酒,喂食,直至差不多散席。

巧文:「陈莲雯讲过,他两个仔都不是吃人奶大的,你们应该都想尝尝你人奶的滋味卦。」

阿陵:「但我们已咁大个,兼众目癸癸,点可以。」

阿仲:「大哥,咁我先品尝,看过之後,大哥应该都想一试。」

阿仲就把自己的妈咪陈莲雯放在自己大脾上,抱在怀内,咀向着陈莲雯左边的乳房吸吮。

阿仲:「大哥,到你了。」

阿仲就抱着陈莲雯送给阿陵,相同的动作,只是阿陵吸吮的是右边,看到陈莲雯再受到不同的凌辱,最开心的当然是何姓的巧文。

巧文:「好了,都夜了,大家返房休息吧,陈莲雯今晚就准和你们众旧。」

陈莲雯被阿仲抱回房。

阿陵:「不如先穿回衣服吧。」

陈莲雯:「不用,巧文不淮的。」

阿陵:「巧文?!她有什麽权唔淮妳着衫。」

陈莲雯:「她有权,她什麽都有权,我被她强捉黎,一路上点反抗都冇用,我已冇晒自信了。」

阿陵:「我看她不过二十岁,为何会咁歹毒,把妳害成咁?。」

陈莲雯:「她没有虾我,她不淮我着衫是要我随时随地接受性爱,轮奸我的人都是年青力壮的後生仔,个个都是选过的靓仔,须然有时会打我,但都是为增加性趣。」

阿陵:「但她迫妳饮精。」

陈莲雯:「她有最好的野比我食,只是食乜唔到我话事,每次都有几个巧文按住我,喂我食。」

阿陵:「她跟本唔当妳系人。」

陈莲雯:「她还为我美容,修身,全部有专人负责,他们个个年轻,有本事,妳妈我只是中三毕业,只识打烂仔架,就算讲打,我都打输她们任何一个。」

阿陵:「她是否要钱,我们拿钱来赎妳吧。」

陈莲雯:「她大把身家,我们所有财产比晒她,她都唔稀罕。」

阿陵:「咁我们点救妳走。」

陈莲雯:「不用了,妈在这很好,就算去完厕所都有专人为我洗涤。」

阿仲:「因他们要用妳屎眼吧。」

陈莲雯听到有些害羞。

陈莲雯:「点都好,我们三母子好耐冇一齐训了,今晚你们就揽住赤裸裸的妈咪训吧。」

三人就揽住一齐训了,可是一早阿陵两兄弟醒来却又不见了陈莲雯。

阿陵阿仲心感不安,立时周围寻找陈莲雯,终在大厅找到了妈咪。

巧文:「你们小心D,要锡住条女,她话晒是我贵宾的妈咪。」

阿陵:「妳又搅什麽,我们一训晒就不见了她,原来又被妳拿来玩乐。」

只见陈莲雯双手被分别举高绑住,漆头位置被吊住,两腿被分得无可再开,下体在众人面前表露无遗,开声回应阿陵的竟是陈莲雯。

陈莲雯:「阿陵阿仲,妈咪冇事,我被捉来之後,每日都会随时随地被轮奸,这只是其中一种方式,他们不会伤害我,就算一阵他们真的打我,都只是想增加我的快感吧。」

只是今次有些不同,陈莲雯的双眼眼皮被一类似眼镜的铁架分别撑开,这是为了要故定陈莲雯的双眼,不能合上,迫她看着自己儿子,自己被性虐待时的反应。

巧文走近陈莲雯,抽起陈莲雯的一拙头发:「你们看这白痴女人,被人捉来轮奸都是应份的。」

阿仲:「放开我地阿妈,唔淮叫她白痴女人。」

巧文摸着陈莲雯的脸:「放就放,唔叫就唔叫,你们我当然比面,妳妈就没这地位,你们可以开工了。」

一百个以上的年青壮男就团团围住陈莲雯,陈莲雯的後庭,马上被塞入一足粗粗的阳具,下体又被另一足粗粗的阳具攻入,左右脸颊又被两个不同的男人吻着,身体只要有任何一处外露,立时会被另一人补上占领。

陈莲雯没有痛苦的尖叫,只有高潮的呻吟。

巧文:「男性的高潮只在射精的一刹,女性的高潮却在被扑的过程,你们看,你们妈咪多享受被插,即使明知你们在看着,都顾不了廉耻,因她真的好锺意被扑。」

阿陵:「妳其实有何目的,唔会纯粹捉我们阿妈来蹂躏一番就算吧。」

巧文:「当然不只,之前我话伯母是白痴女人,因在我这处,她不会接触到任何野,我连报纸,电视都不给她看,唔比她对外沟通,吃都搵人喂,什致衫都唔比她着,是要帮她洗脑,要她成为一个脑中只有性的白痴女人。」

阿陵:「妳有冇人性架,好好地一个人被妳搅成咁,妳会安乐吗。」

阿仲:「其实我觉得几好。」

阿陵:「你说什麽,她是我们阿妈黎架。」

阿仲:「大哥,你先看看阿妈的反应,我看她不知几high,巧文找来轮奸她的,都是精壮猛男,可见巧文对我们妈咪是冇恶意的,不如先听听人解释点解要咁做。」

巧文:「咁就一路欣赏现场的九级小电影,一路倾。」

巧文取出两份文件

巧文:「这份是你们妈咪把公司交给你们的授权书,她已签名,只要你们签名便可生效。」

阿陵:「是妳迫她签的。」

巧文:「不是迫,是我要她签,你们妈咪是我的战利品,阶下囚,我要她点,她就要点。」

阿陵:「咁另一份是什麽。」

巧文:「另一份是要你们和陈莲雯脱离母子关系,我加你两成为她的共同拥有人。」

阿仲:「点解要咁做。」

巧文:「你们和陈莲雯脱离母子关系,你们对她干什麽都不会构成乱伦,你们该明我意思吧。」

阿仲:「说真这我都想左好耐,但点解你都要成为她的拥有人。」

巧文:「当然,她被我俘虏回来,而且我仲要她的小命要胁你们。」

阿仲:「我们要想想才决定签不签。」

巧文:「当然可以,你们是我的上宾,在这里你们可自由活动,有什麽要求可吩咐这里任何人,咁午餐时再回来这里,倾倾你们妈咪的前途吧。」

好快又到午餐时间,阿陵阿仲又回到之前的大厅,但又不见了陈莲雯。

阿仲:「我们妈咪呢。」

巧文:「她被送上我的私人飞机,周围飞,做飞鸡。」

阿陵:「什麽是飞鸡。」

巧文:「飞鸡的意思是在飞机上做鸡,你们妈咪都是你们累的,在飞机上陈莲雯没这里的礼待,飞机会周围去,包括欧洲,美洲等,去到果度加油补给,换上唔同国籍的人,陈莲雯都算第一人,全裸环游世界。」

阿陵:「妳之前不是说会好锡我们妈妈的吗,为何现在又要咁做,妳叫她以後点见人。」

巧文:「她当然要见人,我还打算直播妳们妈咪的现场真人表演到世界各地,其实都是你们不合作,累自己的妈咪受苦。」

大电视开启。

巧文:「陈莲雯感受如何呀。」

陈莲雯:「求妳叫他们停吧,他们不排队,又用过份暴力,我唔制呀,他们快撕开我了,我须甘愿被轮大米,但他们会整死我的。」

巧文:「慢慢妳会适应的,都怪妳的两个仔,不肯放弃妳,妳要求就求他们吧。」

在镜头下,全裸的陈莲雯被推来推去,每落到一个男人手上,就被上下其手,当落在一个女人手上,就被一吧掴耳光,或被拔去一小拙耻毛。最後落在一个壮男手上,一拳打落小腹。

陈莲雯:「仔呀,救我。」

陈莲雯被背上壮男的膊头上,之後由两女将双手绑起吊高,一女又拿出鞭,鞭打陈莲雯,不久陈莲雯已片体鳞伤。

陈莲雯:「唔好,唔好,我话晒都是个大人,比你们任玩,任奸都冇办法,但你们咁会整死我的,我死了你们就冇得玩了。」

巧文:「你们看你地阿妈几废,她话晒都是黑帮大家姐,宁愿留下条命比我蹂躏,都不愿一死了之,可见她真是想做任人鱼肉的一条狗,试问你们又有何资源找到咁多猛男,巧文对你们阿妈一夜轮奸呢,所以放弃她对她是最好的。」

阿仲:「妈咪,咁既然是妳的意愿,我们就不要妳了,就将妳交比巧文,每日好好的调教妳了。」

猛男又取出一支长蔗,陈莲雯的大脾被众人狠狠的擘开,几乎成了一字码,好明显长蔗是准备插入陈莲雯的下体的。

陈莲雯:「唔好呀,阿陵听妈咪话,快应承她吧,就由得妈妈做巧文的一条狗吧。」

阿陵:「好吧,份约我们签吧。」

巧文:「你们立即帮陈莲雯松绑,去疗伤吧。」

阿陵:「妳打算几时带我妈咪返黎。」

巧文:「等三四个星期,D手续搅店晒,就即刻送伯母回来,放心既然你们已放弃她,我不会再伤害她的。」

阿仲:「咁这段日子,陈莲雯会去边。」

巧文:「陈莲雯会去美国,当地有间成人用品公司,我想她去帮手做宣传。」

两日後。

巧文:「陈莲雯有片返来了,是直播的。」

阿仲:「点解陈莲雯一丝不挂,通街走。」

巧文:「她为新成人用品公司派传单,顾客如有须需要,会要求她示范产品的用法。」

阿陵:「你们看,她被一对年轻情侣看中,在示范被五花大绑,下体插入震蛋,更在身上滴腊。」

巧文:「陈莲雯身体已被暴露人前多时,她已再没羞耻心,今晚就送她入医院。」

阿陵:「入医院做什麽。」

巧文:「洗脑,等她忘记以前的所有野,脑中只有性,不停做爱。」

阿仲:「跟住就返黎。」

巧文:「不是,去南韩整容,漂白,隆胸。」

阿陵:「咁陈莲雯会变成点?。」

巧文:「34岁的内里,十八岁的身材,零岁的智商,陈莲雯小妹妹锺唔锺意咁呀?。」

陈莲雯:「锺意,好锺意,我愿一世这样。」

阿陵:「真的要咁对她?。」

巧文:「当然,我为大家好,这些上代没料的废物,会阻住我们80後发展的,我将她送去万劫不复,但又是她的乐土,这样社会才有进步的。」

一个月後

一个又白又滑,身材丰满,外貌颇似陈莲雯,但只像十八岁的全裸美女被送回来,她全身被随行的人非礼着,下体被插入摇控震蛋,摇控器在巧文手上,似乎已不懂说话,只有呻吟声。

巧文对阿陵两兄弟说:「陈莲雯这人已是过去,她名叫安琪儿,会在这快快乐乐的生存落去。」

 

上一篇:岳母的禁地

下一篇:妈妈是前SM女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