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经验故事 » 玉米地

玉米地

玉米地

第一部

在县城回家的一个坡路上,我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因为这个坡蛮高,踩上去

有点累。卡车从我身边飞过,刮着风,好像远处的地里的玉米叶子都被吹得摇摆

起来。

扭头看看已经比人还高的玉米杆子,我才意识到玉米熟了。回家到田里掰几

包嫩的玉米煮上,香死了。

那一年,我已经上初三了。我们村子小,所以要跑到其他乡去上学,好几个

星期才回家一次,当然要好好地吃上一顿。而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甜玉米,没办法,

乡下人穷点,我也想吃龙虾,可是只能想像。再说吧,贵的不一定好吃!

终於,到家了,大门锁的。我开了锁,单车往墙上一靠,“娘!”习惯性地

叫起来,出了门又叫起来。没听见妈的声音,只听到对面巷子大婶囔到“杨民!

你娘去五里了!“。

五里,地名也,离家不是很远,那里是村里的玉米地,很大!

我抬头望天,太阳好大,我知道娘疼我,知道她的宝贝儿子回来,所以她给

我摘玉米去了,她哪管天热还是下雨。

奥!我装上一瓶子冷开水就向五里进发了。爸长年跑广东,我与娘都已经默

契了,每次出去做活,她拿工具,我拿水。

终於到五里了,玉米地的叶子很密,我便走边望,希望能早点看见娘,所以

我的耳朵竖得特机敏。

路过别人家的地里时,我听见地里有响声,刚开始没在意,越想越不对劲,

所以我弯着腰悄悄摸进去,我认为自己很可能发现小偷。

邻村的小孩爱偷我们的玉米,而我们就喜欢到他们的地里拔甘蔗。

就像小时候看到电视上的地道游击队无生息地逼进敌人一样,我悄悄靠近那

些声响。声响越来越大,我终於听清楚了。

“用力点,你行不行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很骚!

“废话!插到你哭!”一个男人的声音,很牛!

这男人的声音不是村里二牛吗?终於瞧见了,没错,那男的是二牛,他在搞

穴!我愣住了!这场景还是第一次见,两个人抱在一推,四脚绞缠,插的微响。

远远的都能听见他们的呼吸让我快窒息,他们那样死去活来连我在贪婪窥视

也没发觉。

二牛真名叫秦强,小时候就比同龄的孩子大块,人又蛮横,孩子们都怕他力

大如牛,所以就叫他二牛哥。

村里的孩子一直读书的没几个,只有我和别的几个孩子小学毕业。二牛初中

没考上,我现在知道原因了,他一直在瞎搞!

农村的孩子淘气见到公狗骑母狗就拿石头砸,我现在真想把手里的水瓶砸到

他屁股上,看他会不会被吓死像狗一样到处乱窜?可是个头没他高,没这个胆,

不敢出声,溜出了玉米地继续找我娘去。

我往前走着,人却失了魂!刚才那个雪亮的屁股啊,让我魂不守舍!越想越

激动!孩子开口就喜欢“操你妈”,可是又有几个能亲眼看到过那女人的秘密圣

地,还想操呢?门都没有啊!其实我很瞧不起二牛连初中都考不上,可是现在却

让我羡慕起他来。

10多岁的孩子已经含糊明白男人女人恩爱意味着什麽,每次想起来时,那个

小鸡鸡自然会倔强地翘得老高。想着想着,我的小弟弟硬邦邦的,两腿间挤得难

受。

因为我长高了,裤子却没换,本来又短又紧的裤子被小鸡鸡狠狠顶着,跨下

鼓鼓的让我难受!

“操二牛的妈!操二牛的老婆!”我嘴里低哝着,谁让他弄得我这麽难受的。

“民儿,娘在这里!”从侧面传来那亲切的声音,娘的声音总是很动听的。

我高兴地转过身,“娘!我给你送水来了!”。在娘的眼里我是很乖的,家

里就我一个孩子,娘自然对我疼爱有加!其实我也常问娘,别人家都有弟弟妹妹,

我怎麽没有。

每当这个时候娘就会拍着我的小脸蛋说“只有你一个,我们才会一直疼你呀!

”这算什麽解释啊,村里的家家户户有谁家会只要一个独生子。他们就算超生罚

钱也要人口兴旺!

娘站在我面前,两手各抓着一个玉米包,脸上带着笑意。她仔细地瞄着我,

我早就习惯了这些,自从上了初中後就离开家,好几个星期才会一次家,每次回

去娘总要先打量我好几分钟,而我也乐意让她这样看着。接着就说“你瘦了,回

来要好好吃一顿!”

娘邹了一下眉头“民儿,你都长高了,裤子变短了娘都没发觉”。

我低下头瞧裤子。呀!露馅了!看见娘我一时高兴,忘记了跨间顶立的小堡

垒,小钢炮都快要破土而出了。猛地我用瓶子一遮,动作滑稽死了。

娘没料到我会如此一招,人都被逗坏了。“就你那条小鸡,娘不知道看过多

少次了,还挡怎麽挡!”

“哼!”我抗议,在她眼里我自然长不大,可是我却知道我的小鸡早已经变

成了钢炮了,只是小钢炮没变成大钢炮而已。

娘放下手里的玉米,身手要从我跨前接过水瓶,她口渴了。娘的手抓住了瓶

子,可没想到她却把瓶子往前一推,重重地压在了我的小钢炮上,我疼得要喊起

来。

我知道娘是个乐观爱说笑的人,她是在逗我,可是那瓶子却无辜地压到了我

的一个小蛋上,我感觉自己的鸡蛋被压爆了一般。

我知道娘只是在逗我乐,可是她不经意见却“伤害”了我的一个小鸡蛋。实

在太疼了,我也顾不得什麽场合了,两手抱住小弟弟跳了起来,跳了好几下,还

呀呀地喊疼。

娘自然被吓傻了,她是无意的,但却真的刺到了我。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

疼痛消去的时候就转过脸来看看娘,自然那孩子的脸上带着无辜的冤屈,眼角还

挂着被挤掉的眼泪。

“民儿,是娘不好,我……”娘的声音和低,也许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没这样

的“伤害”过我,家里就我一个孩子,我自小就鲜少被打屁股都是娘的功劳,自

小就特别捣蛋,过年时老爸从广东回来几天,好几次都想揍我的小屁股,都是娘

给我给护住了。

看着娘悔恨的眼神,我开始怪自己是不是过於夸张了。我缅甸地笑笑,“娘,

我没事,还蛮舒服的”

“小掏蛋!”娘破涕为笑,拧起指头想敲我的头,轻轻落在了我的前额上。

两个人靠得很近,几乎贴在一起,娘抬着头对我说“我一直没注意到,原来

你都和我一样高了”

娘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又说“看来我是抱不起我的小捣蛋了”。说罢,伸开

手把我楼住试着向上提。

娘的这个动作在我小的时候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可是我今天再一次重温这

个拥抱时却发觉不习惯了许多。因为娘在抱着我的时候,娘的两个乳房紧紧地贴

在我胸前,我感觉到她的两个乳房很柔软,而此刻却是盛夏,两个人只隔着一件

衣服。我感觉到娘的胸部不但柔软而且热辣辣的。

娘的这一抱让我眼前立刻闪现刚才二牛在玉米地里插穴的一幕,而又贴着娘

的两个热辣辣的乳房,我的小钢炮刚软下立刻硬了起来。而且愈发厉害,我感到

裤子的拉链都快给他撑破了。

娘放开我,又好好地体量着我一翻,当又看见我跨间顶立的小堡垒时娘似乎

有些羞涩“等下次赶集,我给你买条新裤子”

也许娘她自己没发觉,可是我却看见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都红了。

印象中那时我是被娘给抱傻了,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到娘抱起玉米对我说

“回家吧”我才反映过来,拿着瓶子跟在娘的後面,和她一起回家。

娘在前面走着,而我,她的孩子却在後面打量着自己的亲娘,可惜我那时不

是以一个孩子的眼光去打量的,那是一个男人对你一女人的审美。

娘,30多岁了,一米六几,很端庄,村里的人都说看娘的样子总比她的实际

年龄要小好几岁。以前我没想到过,但是现在慢慢把村里的女人一一数出来,我

娘肯定是很不错的。

由於年轻的时候去广东打工,娘早已是经过洗礼了一翻,看上去总要比一般

的村姑年轻,跟着几个乡下女人站到一快时,你会发现我娘的超凡脱俗。她并不

妖艳,自然而能吸引男人的眼球,也许是因为娘在广东呆过,人开明了很多,又

会稍微打扮,所以跟娘在一起时,我觉得很舒适,我特喜欢跟娘说话,和娘呆在

一起。

晚上,我就像以往一样到了时间就爬上床,可是我躺下了很久也没有入睡。

“用力点,你行不行啊?”

“废话!插你别哭!”那该死的二牛跟那女孩的声音老在我耳边回荡,勾得

我的心荡漾。我真希望那女人说那句话时是对我说的,而後面娘抱住我时那女人

的胸部给我的感觉更令我心跳。想着想着,也不知道到夜里几点,只知道很晚了

我都没睡着。

第二天也不知道几点了,我只睁开眼看见是白天又睡了过去,赖床了。昨天

没睡好人捆得要命就赖在床上不起了,而自己却没有完全睡着。过了一会我听见

了脚步声,我知道那是有人走进了我的屋子,不用说当然是娘。

我当然知道有人进来了,可是我却装着睡着没发觉,只眯着一条缝看看娘要

做什麽?

娘拉开了我的蚊帐,我看到她嘴巴都张开了却没有叫出声来。我继续装着睡

得很死,而娘似乎不忍心惊醒这个熟梦中的孩子。

我们这里的夏天是很热的,所以晚上睡觉根本不需要盖什麽被单,而我早也

习惯了在席子上只穿一条小裤衩睡觉。我相信娘也不知道多少次看我穿着小裤衩

睡觉的样子。

而今天娘却在我床边看得那麽久,难道昨天的事在她心里也起着变化了吗?

“小捣蛋,都12点了,都没醒。”娘默默自语,接着坐到了我的床边。娘轻

轻地摸着我的头发,接着划过我的脸,在我稍微强壮的胸部停留了好一阵,然後

再抚过我的小肚。我觉得有点痒痒,不过还是忍住了。

娘的手在我小肚上停了许久,我也以为她的手收住了,可是我错了,她的手

最後还是继续向下探去。娘的小手竟然隔着裤衩试探起我的小弟弟,娘的手是很

温和的,就想爱捂一个宝贝一样,我感觉很美。我很是喜欢这个感觉,所以我宁

愿假装睡得像个死猪能去多些体会。

我是假装睡着没有醒,可是那个不争气的小鸡鸡却丝毫不会掩饰,娘的手才

刚爱捂过去就雄赳赳地搞起义,忘记了谁是他的主人。

我感觉那个平时那个软棉棉的小鸟此刻变成了肉棒,娘的手爱捂着这跟肉棒

久久没有撤退,我却被弄得痒痒的,憋得好难受。

“原来都那麽大了,真是个小夥子!”娘自语,显然没发现我是假装的。

娘就这样一直摸着,搞的我小鸡吧痒死了,憋得我好难受,而娘的手却像被

胶水贴到了我的裤衩上没有离开过一秒钟。

就在我想着如何“解救”的时候,我屁股眼肌肉绷紧。“卟~~~~~”一个响

亮的放屁。这个响屁把娘吓了个半死。不但她的手被震了回去,人也一闪飞出屋

去。

我有点感激这个响屁,因为它一定程度上“解救”了我,避免了我痒死的尴

尬;但是我更讨厌它,因为娘摸得我很舒服。

吃饭的时候,娘坐在小桌子对面,她瞧我的时候眼神变化了许多,满眼都是

多这个儿子的欣赏,倒是我底着头不敢正视娘,因为我很心虚。是的我也想在娘

睡觉的时候去摸她的乳房,去摸她的阴部,甚至想去吻一下,咬一口。

我知道这多少是邪恶的,可是我忍不住去想,只是我那时没发觉到,现在回

忆起来——那时娘已经在我心底默默地地位改变了,娘不再是娘,而是我性爱的

物件,不要说只是性爱的物件,我们之间的这种感情是无法比拟的,超越了一切

坚强存在。

我明白,这就是恋母情节,而娘却也是一样的;她对儿子的疼爱也已经升华,

恋子情节已深深打入她的心窝。我们之间擦出火花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而且条

件允许。

从那一次,我强烈的等待着机会,去爱我的亲娘,渴望和她一起分享那玉米

地深处的快乐。

 

上一篇:帮邻家小妹破处

下一篇:乱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