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经验故事 » 悲情故事

悲情故事

[短篇]悲情故事

悲情故事

陪女友探望完她祖母,已经快深夜11点了。

我们坐在这个偏僻乡下的车站里,等待最後一班11点54的火车回家。

我轻轻搂着她的腰,有点疲累的死盯着墙上的时钟,忍耐着破旧的小车站门口那群游民的吞云吐雾。女友侧头靠在我肩上,双眼迷蒙,显然早就累垮了。

下午一放学,我们连书包都没拿回家就穿着制服火车跑到这里,就为了来看看女友年老独居的外婆。高二下日渐繁重的课业与担心外婆的心情,让女友直嚷嚷着要拉我来看外婆。最後,撘了一个小时的电车,终於见到了外婆她老人家。

「很累?」我问,轻抚女友乌黑长发。

「还好。只是有点没力气了。」女友虚弱的笑了笑,见到了外婆笑容总算多了起来。

「恩。再50分钟车就来了,再忍耐一下下吧。」我拨开她的浏海,亲吻她洁白的额头,发香窜入鼻里。

「好。」她乖巧的说,整个人埋进我怀里。

我左手放上她的大腿,自裙沿轻摸过去。

我的女朋友不是美女,腿也不美,有些苛薄的家伙可能还嫌粗了点,不过皮肤挺白皙乾净,两条腿也算的上是没有瑕疵,加上一头过肩的美丽黑发,我也看的好不喜欢。

我边亲她的小鼻子,左手边画过她的大腿。因为讨厌汗湿的黏腻感,所以女友从不穿长袜,今天当然也是只穿着隐形袜,我有些小心疼的检视着她小腿上被蚊虫叮咬的痕迹,不住将她抱的更紧。肉肉的,真好抱。

有人常说,太瘦的女生不好抱,有些肉的女生抱起来才舒服些。

就在我们亲热之时,後方似乎起了什麽骚动,我回头一看,竟发现那一群游民朝我们冲将过来。

「什麽...!」我还未说完,便被从椅子上推倒在地,女友吓的跳起来。

「嘘!」某个游民从背後摀住女友的嘴,顺势将她整个人架住,并示意她别作声。

「什麽!」我正要站起,忽然2丶3个游民一齐将我又压坐回地上。

「年轻人!太亲热啦!看的我都要喷火!」某个游民率先出声。

「不知道可不可以向妳借女朋友来摸摸,摸摸就好,我不知道几年没碰女人啦。」另一个嘴还刁着菸的说。

「什麽!怎麽说这种下流话...!」我又要冲起,只见一名身材最傀伍的游民一伸手就是勒住我脖子,我当下被他勒的动弹不得。

另一名穿着身绿色大一的家伙从大衣内袋里掏出一样东西,一看,竟是把左轮手枪!这些家伙怎麽会有这种玩意!

「试相点,小兄弟。」绿衣游民阴险的对着我笑,「不过是小马子借我们完个几下,总比吃子弹要好。」

一听见这句,女友马上奋力挣扎,呜咽乱叫,双腿乱踢,甚至还往她面前那人脸上揍了一拳,可是一个高中女生怎敌几名状汉?马上又被制服住,这回是两人抓了她,更难挣脱了。

「妈的!打我!」被揍的那人恶狠狠瞪着女友。

「我说,你们两个年轻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乖点,待会我先给妳小男友一枪,」绿衣游民用枪指着我对女友说,「等我们完妳顺便补妳一枪!」

「还不乖点,瞧妳刚才再男朋友怀里乖巧的,等会也可要乖乖的让我们快乐。」某人说。

「臭婊子,看我操翻妳。」被揍那人还在耿耿於怀。

「等等!不行啊!你们这群...」我说着,游民忽然用枪抵住我额头。

「再吵我可真要开你一枪了,小弟。」那人冷酷的说,「不如我先试枪让你看一看。」说完,朝天花板开了一枪。

枪声响遍黑夜,笼罩住整个小车站。然而,这麽偏僻的小村落,又怎会有人前来救援呢?

在我绝望之时,三丶四个人已经开始用麻绳把我绑到柱子上了,他们捆了一圈又一圈,就怕被我挣脱。

难道惨事就要发生在我面前?

「我求你了,大哥!饶了我们。」我对正在绑我的游民说。

「我们是饶了你,不然早在你头上开洞了。」游民冷冷的说。

「可惜我们还是对你女友那边的洞比较有兴趣,哈哈哈哈!」另一人羞辱着表示,一边用粗绳将我嘴巴也绑住。於是我整个人就这样被反绑在柱子上。

准备看最残忍的戏码。

等他们走开我身旁,女友的短裙和鞋子早已被脱下,5丶6个人为在她身边又是掐又是捏的。

「好软阿!」其中一人掐着女友的腰间小肉,「多久没碰女人了。」

「嘎?市立立夏高中?」另一人研究着女友制服上的学号,「周怡欣?好可爱的名字阿。」

「周怡欣小妹妹,还是处女吧?」

我颤抖的看着女友现在的样子,她被刚才的枪吓的连哀求都不敢吭了。

然而,内心深处却不知为何升起一股兴奋感。看着怡欣背剥到只剩内裤和袜子的下半身,我的老二竟也起了反应。她不知道,其实我有一种短袜癖,特爱穿着隐形袜的女生。

「那麽,直接开始吧?」

「阿,制服呢!不如我们就让她穿着制服操她吧!」某个显然有制服癖的人如此说。

「来罗,小妹妹!」

语毕,这一群大约7丶8个游民开始拖去自己的衣物,虽然说是游民,但几乎各个身材都挺壮硕,刚才掐住我的状汉更有一身线条分明的肌肉。

「可不可以...」这个时候女友忽然开口说话,「放过我?」

那群游民静默了一阵,旋即一起哈哈大笑。

「都已经到这步田地了,妳还想我们放妳走?哈哈哈!好!冲着这句话,今天不把妳的穴操烂不会放妳走的!哈哈哈哈...」绿衣游民淫邪大笑。

「不要...拜托,我求你们...」女友这时已经开始流眼泪。

我全身流满了冷汗,毫无反抗力的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女友。

「各位,这骚穴刚才打了我一拳,不如就由我先来,帮她破个处如何?」刚才被打的家伙全身脱个精光,正在爱抚自己的阳具,我定睛一看,天啊!阴茎里竟入满了珠,至少有四丶五颗。

其他人点头表示同意,纷纷让开围到女友两旁。

「哼哼,臭婊子,今天肯定操死妳这小淫屄!」那人冷笑说。

「不丶不...不,我对不起你,求你不要,这麽做是不行...啊!」女友才说到一半,那人就狠狠脱下她的淡紫色内裤。

「哗!」众人忽然爆出一点小小的惊叹,连我也不例外。

女友的耻丘上只有一些淡淡的短毛覆盖,显然还是处女的紧闭小穴粉嫩的透着气,像极了新鲜的鲍鱼。看来女友平时有除毛的习惯。我们还没发展到那麽亲密,我当然也不知道。

「我忍不住啦!」入珠男挺起凸满小颗粒的阴茎,就要插入。

「不!!!」我和女友同时呐喊。

「进去了!」入珠男大喊,阴茎一股作气突破各道防线,插到最深处。

「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女友飙出泪来,嘴巴却被即时摀住而只发出闷哼声。

「好紧好紧啊!」入珠难忘情大叫。

只看见入珠男背对着我,屁股一下用力一下放松,缓缓的在女友小穴挺进,男子腹部啪啪的撞击着女友的耻丘。

其他人也没闲着,不知道是谁隔着女友的制服还能取下她的胸罩,有些人极尽挑逗之能事,隔着白色制服又是吸又是捏的作弄女友的乳头,刚才抽着菸的男人则下流的将自己的臭嘴紧紧靠在女友唇上,淫恶的和女友舌吻。

入珠男准备加快速度,两手抓紧女友触感十足的大腿,开始更用力的抽插。

女友边流泪,任由身体让一群肮脏的游民摆布,只能痛苦的发出闷哼声。

「阿,好好的穴阿,不射在里面真是可惜,我能射在小腔室里面吧?」入珠男边抽送边问。

「阿...阿阿阿...不行阿...拜托不行阿,」女友把嘴从某人嘴旁移开,「这样会怀孕的...拜托...不要...。」

一阵狂抽猛送後,入珠男毫不留情的中出在女友穴里,才刚拔出来,下一人就迫不及待的接棒上阵。

「妈阿,这妞小穴当真紧!嘿嘿,穿着制服的真比较有快感!」某人边边说。

接下来轮到状汉上阵,他毫不留情一下子就暴力的将筋肉纠结的粗大阴茎全塞进女友的穴里。

「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恩恩...」女友的小穴被大大撑开,两眼无神的接受酷刑。

「里面全是你们几个的精液啦,又紧又滑溜的,真是说不出的舒服。」状汉边进出边说。

「喂喂,我都还没进去呢,被你那大家火操松了该怎麽办?」某人边舔女友制服里的奶头边问。

「那有什麽关系,他身上又不是只有一个洞!」绿衣男大笑,从他绿色大衣里拿出一罐东西。

「这是什麽?春药?」有人问。

「去!要春药也是有的,不过你看这骚屄已经被大夥开发成这样了还需要春药麽?这是松弛剂,好东西!」绿衣人说,「大汉!你把她翻过来让她在上面,我来示范示范!」

状汉躺到地上,让女友坐到她身上,小穴和巨**仍然没有分开,状汉大手抓住女友屁股猛力上顶入她的小嫩穴,而女友正和第五个人热吻。

「哪,你看好。」绿衣男倒出一大坨透明黏稠物到手指上,再扳开女友肉感的屁缝,露出粉红色的小菊花,把全部都涂到菊花轮廓上,然後慢慢涂开。

「怎麽样?」那人问。

「等会。」绿衣男把罐子收回口袋。

看来状汉不只那玩意粗大,持久度也是挺强的,已经操了好一阵子完全没有射精的迹象,女友已经和第六个人亲吻了,整件白色制服老早湿成一片,成了透明制服,整件制服黏在背上,腰部以下却深不由己的继续扭动着和别人做爱。

「恩恩...恩...咦...阿...不丶不行!」女友忽然回过神来,转头看向自己的屁股,「怎麽回事...阿...别做了丶别做了,有东西...!」

「怎麽回事?」状汉问。

「想大便吗?哈哈,起效用了吧,嗯?」绿衣男走近女友,跪下来,将又直又长的阳具对准女友的小菊花。那小菊花看起来似乎正在呼吸,一收一缩的,要把什麽东西吐出来似的。

「就别用力撑了吧,小妞,妳的肛门被我涂了松弛剂,再来我要成为妳的肛门第一人罗!」绿衣男扶着女友的屁股,慢慢把老二送进变的松动屁眼。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不行!阿阿阿阿阿,噢噢噢噢噢噢!」女友痛苦的大叫,此时却有人把自己的阴茎放进女友嘴里。

「没口交过吧?哼哼,就像在蛇吻一样,来,帮我好好的舔一舔!」那人抓着女友的头命令。

女友哭着闷哼,硬着头皮含住肮脏的阳具。

「阿哈,这妞的肠子还真小,好像一下就快顶到直肠尽头了呢,真舒服阿...!」绿衣男赞叹。

看着女友被上下前後夹攻,此时的我也因为隐形袜癖作祟,阴茎兴奋的勃起。

「喂,大汉!想不到这小妞的肉挺薄的,我都感觉到你那大家伙在下面的隧道里运动了呢!」绿衣男边抽插女友的小屁眼边说。

「不如一起让她的两个下水道淹水吧!我要射了!」状汉呐喊。

「好啊!来吧!」绿衣男附和。

「射!!!!!!!!!!!!!!!」

安静了三秒後,两人同时将自己的老二从女友双洞里拔出来,而肛门因为被涂了一大堆松弛剂,完全没有使力的能力,久候多时的粪便终於倾穴而出,一股脑全拉到车站地板上。

先是大量的硬梆梆深褐色粪便,再来是浅褐色的软呼呼的粪便,最後出来的是土黄色的,和一些屎水。

女友无力的瘫在地上,双手勉强撑地,不时用眼角馀光瞄向我和已经不属於自己的屁股。

见了这肮脏至极的画面,那一群游民不但没有恶心,竟更加兴奋。

「清爽多了吧?嗯?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没想到绿衣男的阴茎竟又快速的冲血,随即又如刚才一样直挺挺的了。说着,他抱起女友,站着让女友的屁股枕到他腹部上。

「刚才试过了妳的屁股,还挺不赖的。现在来试试妳的前面,看看是不是一样棒...嘿嘿。」绿衣男笑着,边插入。

「阿,换我从後面吧!」有人马上跑到女友身後,和绿衣衣起抱住女友的屁股。

又一次,两人从双洞进入。

「阿阿阿,好棒啊!屁眼已经被开发到完全适合老二舒服了,好样的松弛剂!」那人兴奋的说。

「哼哼,现在我要在妳男朋友面前和妳来个热吻,顺便操一操妳的肉穴,怎麽样,这样是不是很兴奋阿,周怡欣同学?」绿衣男邪恶的淫笑。

於是女友还是穿着制服却已满身大汗,被两人从前後抱着夹击,还边和人亲吻,两腿夹住绿衣男穿着黑色隐形袜的脚用力往前扳直。说不定,她已经无所谓了...?

「看阿!她男朋友看着她被轮奸还在勃起啊!」有人冲到我旁边说,指着我制服长裤里隆起的阳具。

女友朦胧的看了我一眼,又转头回去继续被着。说不定她早就知道了,说不定她也开始放荡...?


上一篇:售楼小姐

下一篇:与按摩女郎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