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家庭乱伦 » 阿姨悄悄为我口交

阿姨悄悄为我口交

 阿姨悄悄为我口交

谁都会有第一次,各式各样,我的可能和你不一样,也许相差无几,可总是让我至今不能忘怀。

那时我十五岁,家里来了亲戚三个人,要住下一些时间,父母就把我的房间给他们住,安排我到邻居朋友家里住,每天晚上去,第二天早上回来吃饭上学,好歹不算远,走路五分钟的路。我也喜得晚睡觉没人管,相安无事。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开始对我住的房间主人开始好奇,别人家住房都很紧,他们为什麽有房不住,通过我的留心和大人的只言片语知道了,这是一对夫妇的家,男的借调外地支援地方了,家里没别人,女的一人害怕住到娘家去了,空着房子,听她的好友说刘大夫(我母亲)家来人想让小孩暂住一下,没打夯儿就给了钥匙。

夏天的天气好热,母亲不让我开他们的电扇,好在我睡在客厅活动沙发上,打开两边的窗户空气对流,我光着脊梁,只穿小裤衩,还算凉快。平时喜好运动,睡觉是倒下就着,条件到是不计较。可是好景不长,终於有了让我睡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晚上,我白天踢了一场球累了,洗洗老早就睡了,迷迷糊糊听见门响,钥匙开门声,熟练的开灯,我睡眼蒙瞪的坐起,看见一个满脸诧异的女人,好像在他们家挂着的照片上看过,她疑惑的问:「你?」我没有完全的清醒,条件反射的知道怎麽了,「阿姨,我妈妈让我来这睡觉的。」

她似乎明白了,不过还是小声叨唠了一句,「我还以为小不点呢?哦,啊,啊,你睡你的,我只是来换衣服,一会,一会就走。」

我仍旧迷迷糊糊,但是我看见她满脸通红,手足无措,我都忘了自己嘟囔了一句什麽倒下头去。

忘了说了,我虽然是十五岁,可我已经一米八的个子,平时爱好体育,有挺健壮的身材,常常令班里的小女生羡慕,常常喜欢和我搭讪,只是我不太开窍,挺害羞,可能是肌肉发达,头脑简单。

不像现在的我……,快跑题了,哈。她只是听说刘大夫的小孩住,没有想到是类似个大小伙子,又只穿个小裤衩,顺便说一句,我穿的是三角的紧身裤衩,运动短裤里面穿的那种。

从小时候亲戚都说我的小鸡大,老爱和我开玩笑,我也老是很窘迫,穿运动裤衩,里面也要用紧身裤包紧,可还是一大包,鼓鼓的,尤其在运动场上,使我很苦恼了一阵。

只是後来和一个女生好了,才知道女生不懂事前还是喜欢鼓鼓的大包,仅仅好奇而已,只是怕见到真的,懂事了才会喜欢真的。

我叫阿姨的女人,是过来人,我当时猜她不到三十岁,当然知道鼓鼓的大包里面是什麽东西,我没有看清她看没看,当然她看到了,後来证实,她不仅被我的身材,最重要的是被我包里面的内容吸引,当时既然无意中看见,没有不脸红的道理。

如果她拿了衣服走了就没有後事了,如果她不好奇也就相安无事了,如果她不是动了一点点春心也就没有一切要发生的任何事情了。

衣柜在客厅,在我睡觉的折叠沙发斜对面,她到里屋放下手里的东西,为了凉快换了家穿的衣服,到衣柜取东西,回头小声像是自言自语说:「这麽热的天干吗不开电扇?」

我条件反射似的回了一句:「我妈不让开。」

「这个刘大夫。」她摸了一把我身上的汗,随手打开电扇,开到最小档,定好了摇头,我迷糊地看了她一眼,说谢谢阿姨,这一看坏事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背心,乳房随着她的动作跳动着,并在她的领口丶肩边跨栏处若隐若现,乳头清晰的顶在背心後面划来划去,下身的五分裤很和体,苗条的身材并着诱人的其他东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的下身顿时有了反应,我明显感觉在膨胀,裤衩成为阻碍。

我动也不敢动,闭着眼睛,年少无邪的我感觉自己像是流氓一样。她又走到我的床边伸手试了试风力,摸了我身上一下大概试试凉不凉。

一阵香风,柔软的手,加上我体内已经发生的变化,我激灵了一下,她手也哆嗦了一下,「冷吗?」

「正好。」我协力装做悃及了,嘟囔着反翻个身,用腿盖住我那个支起帐篷的小弟,我窘迫及了,刚才我正躺着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弯曲,脸朝着衣柜的方向,我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我的小弟已经博起,按照以往的经验他的博起,将不得不使他两个朋友睾丸从小裤衩边上显露出来,翻身盖住了难堪的根源使我好受多了。

刚才还困得要命的我,现在睡意上哪去了?八点钟躺下就睡着了,大概也就四丶五十分钟吧,现在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可总是有些东西在眼前晃动不能入睡。

在学校我不喜欢大胸脯的女生,真话,她们的发育让人不好意思面对她们,也许那时我真的不开窍,现在是我看到除了小时看母亲的乳房以後看到最真实的乳房了,当然我还没有看到过完全暴露的,可这已经足让我生理反应到让我难堪的地步了。

见鬼了,真流氓,不许瞎想!真盼着她赶快走,我打个手枪快睡觉。顺便说一下,我发育挺好,十四和同学学会打手枪,不久就有了第一次的遗精,偶尔忍不住也做做,挺舒服,有点犯罪感。阿姨,你快走吧,我好睡觉!

她关掉客厅大灯,只打开我脚下的落地灯,不知道怎麽了,她停了一小会,没有走,而是进了洗手间,放水洗澡,水声花花,真吵,我又不能现在打手枪,洗手间门对着我的脚,万一打到半截让人撞见,那可死定了。好烦!

其实时间并不长,五分或十分钟,她洗完,我听见拖鞋声轻轻来到我脚边,她在擦头,偶尔的水雾溅在我的脚上凉凉的,她小声问:「电扇凉不凉?」我不像刚才,现在头脑很清醒,就忍住不回答,只盼她完事快走。

她停住擦头,我估计她一边在审视我,一边在听我的呼吸声,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我在家的时候,学校要求睡午觉,我老是偷偷看书,妈妈有时到我的屋来检查,我已经练就一个本领,装睡比真睡还要象睡觉,均匀的呼吸,适当的粗气声,放松的脸部表情,我敢打赌她确定我睡着了。

听了一会,她用手摸了摸又推推我的腿,加大点声问:「吹得凉不凉?」我仍不回答,可是我好像觉得她并不想让我真醒,难道她要干吗???其实我没有想她干吗,可是不争气的小弟却又条件反射般的开始膨胀,当然我不敢回答,更不敢动,只要起身肯定暴露那个高高的帐篷,不要让已经的难堪再次难为我,她会告诉别人,刘大夫的孩子是流氓的!

她就在我的脚边擦头发,时间真长,幸亏我的工夫还好,不然坚持不住了。一会她换了一条毛巾,继续站在我的脚边,擦呀擦,估计擦乾了她把头梳好扎起来,那里没有镜子,干吗她总在那站着,哦,那她一定在看我!知道让人看只穿着小裤衩的自己真是不舒服,身上像有小虫在爬,我快忍不住要翻个身了,她好像使劲的搓搓手,然後边摸我的小腿边小声说着:「电扇凉吗?」

看我没有反应开始摸摸我的大腿,真的挺舒服,我没有让人这样摸过。我暗暗的享受着柔软手的抚摩,心里放松了,自然装睡得更像了,呼吸均匀的加粗了点声,表示更加沉睡。她开始摸我露在小裤衩外面的屁股,我没有感到特别好,但是并不难受,没有反感,心想她在对我耍流氓,反正我感觉还好,让她摸吧。

可是当她柔软的手摸我的屁股沟以後,我突然感觉非常的难堪的事又开始笼罩着我,因为她直截了当柔软的手触到了我的一只睾丸,不轻不重的握住,啊!刚才我为了掩饰小弟弟的博起侧身盖住了他,可是由於小弟已经使睾丸快暴露了,翻身腿又放得太靠前,又促使他滚出裤衩边一览无遗,脚边的落地灯更使他清晰明了,哎呀,原来她老是站在我脚後擦头,一直是在欣赏着我的睾丸呢!好丢脸呀,不过她摸得真的很舒服,我愿意她摸。

摸了一会,她却不满足了,先亲亲我的大腿,好痒,我忍住了,她又好像闻了闻我的睾丸,因为有头发沾到了我的腿,我使劲才忍住,她的脸贴到我的腿,可能受到我硕大稚嫩的性器的吸引,忍不住亲了一下我的睾丸,我差点忍不住叫出来,实在太痒了,当她用舌头舔到的时候我终於忍不住了。

我先动了一下腿,使劲喘着梦中带着鼾声的呼吸,嘴里嚼着什麽,反过身来正面朝上,手挠了挠舔痒的睾丸,又继续喘我均匀的呼吸。

她被吓了一跳,忙站起身,颤抖的声音说:「电扇凉吗?」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心理话,我怕真醒了,她不好意思继续,那多扫兴,我真的希望她继续摸,只是不要弄痒我;再说翻过来,我还想让她其他也都摸摸呢?我现在一点也不难堪了,反正我睡着了不知道,只是不要让我真的面对面,假装不知道享受真好。後来,有经验以後我也试着用过这样的方法,感觉特好,想听以後讲。

她紧张了一下,毕竟是在玩弄一个未成年男孩的性器官嘛。看我真的没有反应,她可能也许听说,十五六的男孩睡觉象死猪,所以又坐在我的脚边摸摸我仍在外面的睾丸,然後从我支得很大的裤衩边伸进手,轻轻攥攥我的小弟,向下压低他。

另一只手,移开我已经盖不住一大包的裤衩前档,让小弟完全暴露出来,我的小弟直挺挺的冲着天,我好像听见她不由自主的叨唠一下,好家伙!她又轻轻伸进手,把我另一只睾丸也放出来,她轻轻搬开开我微微圈着的一条腿,坐在我两腿之间两只手握住我的两只睾丸,用手指慢慢翻开我剩下一点的包皮,让我的龟头完全暴露出来。

我的包皮有点长,但是如果博起刚好不会拉扯,龟头外露凉飕飕的,在她攥握和揉捏下,我感觉阴茎在充血,龟头在肿胀,如果这时我要是屁股一用上力,当时一下真能喷出来,可是我的腿被她叉开,还弯着,再说我也不敢用力,万一喷了多没有面子,我要慢慢享受。

她摸来摸去,揉来揉去,就是不碰我的龟头,任他肿胀的真难受,我真想让她也轻轻捏捏我的龟头,她只是在玩阴茎和睾丸,任意的让龟头充血。

我感觉她低头闻我的龟头,有头发碰到我的阴茎了,我刚洗的也不知道乾净不乾净,她好像接受了舔睾丸差点弄醒我的教训,没有舔我的龟头,只是越来越重的蹂躏着我,我隐隐约约感觉她老是看我脸上的反应,因为她一动脸,零星头发就要扫动我的阴茎和龟头。

看我在如此大的动静下依然沉睡,她终於下决心一下把我的龟头含在嘴里。啊,她干吗呀!不过太好了。

含住以後,她却没有动,继续起劲的揉搓我睾丸和阴茎,并使嘴给龟头越来越紧的压力,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体会,我特想让她动动,这样我会彻底崩溃。她这时却放开了我,手也放松了,而是在离我龟头很近的地方,轻轻玩弄我的阴茎,好像在端详,过一会抱住我的睾丸和阴茎,并且又含住我的龟头压紧,然後再放开,我被她玩得已经彻底崩溃了,全身的血都已经涌到了阴茎,集中到龟头上。

我只好顾计重演,在梦中昵哝着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仍然装做毫不知晓,但是我调整到更舒服的姿势,这回她没有害怕,手都没有离开我的阴茎和睾丸,也没有起身,她大概坚信我醒不了,其实我特别想在她含我的龟头的时候,用点力,我肯定回在她的嘴里喷射,现在我都不知道如何结尾,长此玩法,我大概会被她玩死了,我要发泄,不忍了。

当她再次把我的龟头含入嘴中,施加压力并且得寸进尺吸允的时候,我不由被她的温柔感染的轻轻一个激灵,腿和屁股忍不住稍微暗中用了点力,我的精液一泻如注喷将出来,我舒服极了,还是有点怕。

令我万分感动的是她只是诧异了一下,并没有跺开,嘴也没离开我的龟头,手仍旧握住我的睾丸和阴茎,我的屁股条件反射的抖动,她却保持着一个姿势接受着,我仍然装出是在梦中的射精,温暖舒适新鲜刺激。

我想不动都不可能,我像落入深谷,不停的坠落,只想抓住点什麽,哪怕是稻草,抖动由急变缓,终於完成了,我的小弟处於温暖的包围中,仍然享受着温柔的对待,我还在享受。所以依然装做沉觉没醒。

说心理话,她如果没有含着我的龟头,我如果只是喷射,我一定假装从梦中醒来在她的手中发泄,使她继续让我享受。可是在她口中喷出,我实在难以面对这个阿姨,我毕竟才十五岁,不知道怎麽处理尴尬的场面。

她等我完全平静下来,轻轻抬起身来,让她嘴里的精液留在我的阴茎和龟头上,她用粘满精液的手继续揉揉我的阴茎和睾丸,粘糊糊的不知道还有什麽好玩的,也许我射精她没有想到?

我听见她的嘴有声音,好像在品味年轻的精液,当她要松手的时候,我并没有完全缩小的阴茎又在慢慢壮大变化,毕竟是从没有过的经历,我仍然感觉异常的舒服。她好像又很有兴趣的使劲揉起来,很快壮大了小弟。

突然,她飞快进洗手间,擦手,带回来一块毛巾,然後用我的手握住我自己依然勃然向上的阴茎,我任她摆弄着,突然,她用力推并且大声叫我:「醒醒,醒醒,你怎麽了!」

我被吓了一跳,假装刚刚醒来,看看自己满手的黏液,看看她微笑的脸,我说:「我怎麽了?」

她笑着说:「我刚才听见你这有动静,过来一看,你就是这个样子,我还要问你呢?」

我假装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不知道怎麽了?」

她说:「没事,我帮你擦擦吧。」

我说我自己来,她坚决挡开我的手说:「阿姨见过,帮你擦没事的,听话,别动了,啊。」

我也就假装还没有完全醒,半靠在一边,喜得由她处理,她轻柔的仔细擦拭我的阴茎,小心的粘乾净我龟头上的黏液,一次次抬起我的睾丸,所有的地方都擦到,甚至抬起我的腿,将流到屁股边上东西处理好,连我的手也是她来完成,我像个婴儿一样听话。

不同的是我的阴茎和龟头在她精心的照顾呵护下,已经又勃然向上耸立,龟头由粉红变的通红闪亮,她爱惜的轻轻攥攥我暴涨的阴茎,用手又掂了一掂我的睾丸,笑着说:「岁数不大,鬼不小呀。」

我有点难堪,觉得她像在夸奖我的小弟,可是又像她已经知道我在装睡,赶快央求她:「求你,别告我妈。」

她笑出了声,说:「当然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你一定也不要告诉别人,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啦。」

我赶快说「好,好,我答应。」

她微笑着看着我的眼睛:「以後你要听阿姨的话,叫你干吗就要干吗,行不行?」

我赶快说:「什麽都行。」心里其实暗暗高兴不得了,「好啊!先去洗洗,一会阿姨教你做个有趣的活动,又舒服又好玩。」「好吧,我听阿姨的。」

洗手间,相对的是两个裸体,我第一次看见如此裸露的女人,丰满的乳房,滚圆的屁股,两腿间黑糊糊的三角形体毛,掩盖着最神秘的地方,我有点犯瞢,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放在何处,用不用挡住我晃来晃去的小弟,好像挡住又不对。

阿姨也没有挡住自己嘛,其实浑身只需要洗一个地方,我怎麽可以当着女人的面冲洗自己的一堆玩意呢?

阿姨看我的样子,很开心,一手抓起莲头,一手托起我那一堆先冲上水,然後打上浴液,逐个认真的清洗,撩动我的睾丸,轻轻抚弄我的龟头,小心的连冠状沟也不放过,不时还撸上几下我的阴茎,当再次用水冲乾净的时候,我的龟头和阴茎涨得粉红透亮,阴茎上隐约还有弯曲的血管,不时的一跳一跳的。

「真是个好玩意,个大,真嫩,让女人玩过吗?」我赶快摇头,「没有。」

「阿姨摸舒服吗?」我又点头,「舒服。」

「怎麽样的舒服?」「舒服极了。」

我站着,她坐在凳上给我洗,我的龟头和阴茎在她面前晃动,其实一分钟就可以洗完,可她翻来覆去的轻轻揉攥我的我的每个地方,认真的冲,以後我有经验了才知道,她可能是想让我恢复一下,然後好做後面的活动。

我任她摆弄着,惬意的享受着,眼睛却直钩钩的盯着她晃动的乳房,特别是还有一边一个的粉红的小头,我很想用手去摸摸,只是还是没有勇气,她看我涨红的脸和我躲闪着眼睛,她笑了,托了一下自己的乳房,「来,给阿姨帮忙洗洗吧。」

一手拿住喷头冲淋自己的胸,一手攥住我的小弟,给我鼓励,我小心的握住一只,柔软,滑腻,有弹性,一只手握不住,调皮的滑来滑去,只好两手握住,不敢用力。

在阿姨的纵容下,我开始打上浴液,用力揉搓,上下的滑动,啊,我的手心都在发烧,发痒,小弟也在膨胀,真是太美好的体会了。

每次当我的手滑过那鼓起的粉红乳头,阿姨都会张开嘴喘一下气,当我用两个手指沾着浴液揉洗那个小豆豆的时候,阿姨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攥我小弟的手用力的揉动,拽向她的三角地。

我知道这是赞许,所以更加讨好般的加力玩弄,「真好,坏小子,你怎麽懂的?」其实男女间爱的配合,很多是感悟,相互之间有不用言传的信息传递,仔细体会才会感觉灵敏。

「好了,不,不弄了。」阿姨冲着水在我揉弄乾净双乳後躲开说,她冲了一下沾到我身上浴液,又仔细冲了我的一堆零件,一条腿站地,一腿踏在凳子上,一手冲水,一手伸到黑三角地区的深处揉洗,她抬头看着我,我用询问的眼光,「用我吗?」

「一会吧,你还不懂,教会你再来才行。」没有性开发的我,正好还没有帮她洗那个地方的欲望,只是不时用手探摸她晃来晃去的乳房,「别动了,不然要不洗不乾净了。」 我听话的站着,奇怪的想,这和下边有什麽关系?

她拿了毛巾,又给我一条,然後帮我擦身,几下後我明白了,也买力气的擦她的全身,乳房是重点,只是擦乳头的时候,阿姨说要轻点,「要这样。」她拿毛巾,小心抬起我的阴茎,让我的龟头向上,轻轻仔细的沾乾净,连龟头边缘的冠状沟也不放过,我也学着仔细弄乾净她两个要命的小豆豆。她扒拉着我的小弟,两个裸体的人进入卧室。

她把我推坐到铺好毛巾被的床上,打开床脚对面壁灯,关掉窗头灯,上床,我的手不由自主的玩弄着她一直跳动的乳房,这时两个宝贝老实的在我手中反覆变形,她打了我的手一下,胡掳着我的小弟,「见过女孩的那吗?」

我老实的摇摇头,「来。」她靠在床头,叉开腿,示意我趴在她两腿之间,我心想,「不会是吃吧!」那时我还没有这种欲望那。

其实她并没有让我做什麽,只是在让我了解她的性器官,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神秘的地方,如此的近,以前无意看到过小女孩的,有点鼓鼓的,一条小缝,如今是张开的,成熟女人的,床脚灯照得清晰明了,嫩嫩湿湿的样子。

我想阿姨肯定不会反对我触摸,可真不知道该摸什麽地方,她引导我的手,告诉我厚厚的这是大阴唇,薄薄的那是小阴唇,这是阴蒂,就像你的龟头,不能用力摸,那是阴道口,你的小弟可以从这里进入,边上是不是还有小小的嫩肉,那是处女膜的残留,处女是完整的,第一回小弟要是进去要有点痛,以後你要心疼女孩子的。

边说边让我摸摸各处,我好奇的拨弄着,心里话,当时我没有觉得她的这玩意好看,当然我并没有过对比经验,只是好奇的玩着。

有时由於刺激了,她会紧张一下,阴道口会收缩,我觉得挺有意思,不过刚刚一小会,她的阴道口,就有透明的液体随着收缩流了出来,我以为她是像我一样的射精,阿姨擦了一下,笑了:「鬼东西,那是为了接受小弟弟的润滑剂,越多表示越想,会不由自主流出的。」

我为讨她喜欢,我沾了一点,手指捏一捏,不很粘,滑滑的,她笑了,用小毛巾擦擦我的手,拉我起来,我觉得要做最重要的事情了,有点紧张,可她却笑着对我说:「还不太喜欢那里吧,以後你会喜欢的要命的。」

後来证明她说对了,当时我觉得她真是经验丰富,至今让我很奇怪,她当时也只有二十七八岁,哪学的,真不可思议。

她让我跪着骑着她一条腿上,揉摸她的乳房,任我肆意的玩弄,「舔舔它」「吃吃它」「嘬一嘬」「大口的」,她的一只手与其说帮我托乳房,不如说也在自己揉,另一只手没有离开过我的小弟,不停的玩弄。

我吃着她的奶,虽然没有水,可我乐此不疲,渐入佳境,我有时大口,有时小口,有时舔,有时嘬。她呢,上身和屁股来回扭动,腿也不停的磨着床单。这时我的阴茎也被她弄得绷硬,龟头暴涨。

「来吧」她拉我跪在她弯曲抬起的两腿之间,用手捏住我的小弟,在她的阴户口上下左右滑动,滑润的黏液涂满了我的龟头,不小心蹭到她阴毛很不舒服,我会哆嗦的。

不过还好,她慢慢把我的龟头塞进了柔软的小洞中,热乎乎的肉体包裹着涨大敏感的部位,我不由哈了一口气,不用人教的屁股开始用力,使龟头引导阴茎向她的体内挺进,似乎本能的寻找着快乐的根源,她的手没有离开我的阴茎,半张着嘴,「你的有点大,慢点。」

慢慢进入半截後,好像她觉得没事,松开手一把抱住我,我迫不及待的一下插到底,她啊了一声:「轻点。」然後浑身颤抖躲了一下,就僵住了,我赶快松了一点,没敢再动。

几秒钟後,她喘了一口气,一手拉住我脖子,抬头亲了一下诚惶诚恐的我,「好了,来吧,宝贝!」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阴茎完全的在她的阴道里,被炽热的体温包围着,比起刚才在她的口中又是另一种感觉,如果不是刚才已经出过一次火,我怕是真的要一泻千里了。

看着她陶醉而变得粉红的脸,迷糊的双眼,微微张开的嘴,不时用舌头舔着嘴唇,我本能的亲她的嘴,她伸出舌尖,探索着,我毫不犹豫把嫩滑小肉含在嘴里,弥补我刚才意犹未尽吸允乳头的感觉。

她不老实的动着舌头,挑逗着我,当我的舌头相跟着滑向她的嘴里,她好像捕捉到猎物一样,立刻衔住我的舌头,生怕跑掉,温柔的嘬吃,一会又伸给我让我吃,我喜欢吃,也许是上面我吃你,下面你吃我,正合适,不然都是你吃,你太过瘾了吧。

其他基本的动作不用怎麽教,我很快就学会来回的抽动,每次到头我都要轻点,怕真的弄疼她不让动,我慢慢越来越熟练,她也开始随着我在动,我向里的时候,她会迎我的动作提臀凑上来,我离开的时候,她也会缩回一点,这样我抽拉的动作不大,距离到是最大。

从龟头被阴道口嘬住开始,一直进展到阴道深处感觉滑滑有点硬的地方,龟头冠状的边缘在她弹性的阴道里滑动,刚开始有点热辣辣的感觉,越来越柔软,越来越美妙。

她的手先是在我的背後,滑动揉搓,不时拉紧我,亲着我的嘴,她後来索性托住我的屁股,指挥着我的节奏,嘴里含含糊糊的,「香吗」「好吗」「要吗」「来吗」什麽乱七八糟的。

开始我还回答,後来知道只要我说,什麽都行,也就不由自主的也乱哼了起来,两人没有任何具体内容的的边哼,边喘着气,边宣泄着感觉,慢慢的觉得好像两个人渐渐合为一体了,默契配合着。

过了一小会,我感觉身体血流加快,浑身畅快淋漓的开始向上沸腾,不用指挥,我就加快了动作,加大了力度,使劲的顶到她体内的最深处,摩擦着双方的体毛,「要哇」「吃」叫个不停,我感觉象心里有个东西在腾升,就要冲破什麽,不停的增长,增长。

突然时间停止了,我的耳边什麽声音也没有了,沸腾的血液集中起来,全部向下身涌去,只剩下我的阴茎和龟头在做最後的阻挡,阴茎放弃,龟头啊坚持不住了。

我死死顶向她的身体深处,在那个有点硬度的尽头,爆发了,宣泄了,不知是血还是什麽的,反正好像是我身体内的全部能量,从一个小孔喷射出去,周遍是空旷的世界,没有任何东西,没有光亮,没有声响,只有我不停剧烈的抖动,一下又一下流尽我的体液……。

她浑身一个激灵,死命的抱紧我的屁股,就在我动了不知道几下,刚刚有了点知觉的时候,她颤抖了一下,体内剧烈的收缩,她的屁股动作不大,但快速哆嗦,越来越大,她的阴户贴紧我的阴茎根和体毛,阴道剧烈收缩,吸食着我的阴茎,吞吃着我的龟头。

她的时间比我长,以至我本来停止了跳动,在她阴道的收缩下,控制不住的也随着跳动,我阴茎跳动反而又刺激了她,她身体剧烈晃动,嘴上「不」「别」的语无伦次的亨着,屁股下意识躲着,手却仍旧紧紧抓住我的屁股。

能量释放了,世界平息了,我两肘支在她肩头边,胸部挤压歪曲她的双乳,一只手在她的脖子下面,一手摸着她的脸,我的头歪在她的耳朵边,听着她渐渐平息了的呼吸声,腹部放纵的瘫在她的身上,龟头贪婪的仍留在她的阴道里,她的脸歪向我的手,赤红着脸,闭着眼睛,手无力的甩在两边,她的腿弯曲的瘫软在我的腿两边。

过会,好像她抖了一下,阴道里一股热流向外涌来,我的龟头被挤得也向外滑动,挺好玩,我也没有理会,可是当龟头滑出阴道口的时候,弹性的阴道口从我龟头的冠状沟滑过,我刺激得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阿姨才歪过身,推开让我平躺,我想她大概也累了,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刚才的战场,自己往腿间加了块小毛巾,挨我躺下,亲亲我的脸,我迷迷糊糊侧向她转过身,手探索的抓住她的乳房,回亲了她歪向我的嘴。

她问:「好吗?」

「好!」

「痛快吗?」

「痛快极了!」

「成小男人了……」

「呵呵!」

「头一回就挺棒,以後要成精啦。」

「……」

其实我都快睡着了。

 

上一篇:老婆外遇的日子

下一篇:鸦片烟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