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家庭乱伦 » 妈妈的温暖

妈妈的温暖

妈妈的温暖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是家中的长子,有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弟弟。弟弟身体一向不好,又比我小,爸妈对他的关爱自然也就多些。可我小时候总以为爸妈偏心,对我不如对弟弟好,因而心怀怨愤。

可能因为这样,自小我就很叛逆,孤僻不合群,脾气还很爆躁。我难得有让爸妈满意的事,经常和他们作对,惹他们生气。对此爸妈也是无可奈何。唯一能让他们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好。读书我是很用功的,这是因为我要让爸妈知道我比弟弟强。

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对女人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慰从偶尔发展到天天要。但是自慰并不能真正满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而在那时社会和学校还很保守,象我那个年龄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会惹人在背後指指点点。虚荣心很强的我当然不愿做那样的事。再说我的古怪性子也是不可能得到女孩子欢心的。我只得苦苦熬着,希望能早日长大找老婆。

不知何时起,妈妈渐渐把我吸引住,後来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对象。刚开始我也会有罪恶感,每次完事後总会感到内疚。而差不多两年後罪恶感就逐渐消失了,那时候我迷恋妈妈已到了狂热的地步。

妈妈相貌端庄秀气,容颜清秀,气质典雅,穿起旗袍与高跟鞋时更是优雅动人。

妈妈脸上虽已有些许岁月留下的痕迹。可她白晰的肤色丶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特别是那成熟女性的风韵已使那时的我为之倾倒。

每当回想起那些日子我都会心跳不已,我是那麽想和妈妈做爱,用想到发疯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这辈子曾使我真正神魂颠倒的女人就只有妈妈。

想归想,可那时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什麽办法一尝所愿。

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妈妈的贴身衣物稍以慰解了。

後来,我还想偷看妈妈的身体,可总没机会。

当时我并不知道,因为太迷恋妈妈了,所以有时候会在妈妈面前失态。

尽管我从未对妈妈说过丶做过什麽,可妈妈已对我有所警觉,总提防着我些,怕我做出什麽丑事来。

这也是我长大以後回想起来才明白过来的,当时却真的懵然不知。

一个星期天中午,机会好象来了。

两点多大家还在睡午觉的时候,妈妈起床换衣服准备出去。

可能她想到其他人还在睡觉,她只是随便把房门掩上,也没插上门栓,结果门又自行打开了一条小缝隙。

我刚好起床经过她房间,就从门缝看到妈妈背对着门在换衣服。

我不由一阵狂喜,片刻犹豫後就贪婪地注视着妈妈的身子。

尽管只看到妈妈裸露的上背,可已使我如痴如醉了。

妈妈穿好衬衣,就在准备换裤子时,忽然间意识到什麽,猛地回过头来,我卑鄙的行为就被发现了。

我忙逃回自己房间…妈妈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我不敢正视她,可也感觉到她的愠怒。

我心乱如麻,头脑一片空白。

好不容易吃完晚饭,就匆匆出门回学校自修。在学校一整晚,我一点书也没看进去。

直觉得这样的事太丢人了,感到没脸见人。後来又想到妈妈如果告诉爸爸的话,爸爸可能会把我打死。

而我更担心的是爸妈会不会让亲戚朋友也知道这事(当时我真的很幼稚)。

我不禁想到"如果这样的话,把我打死更好。"

当晚回到家时,爸妈都还在客厅看电视。

妈妈紧绷着脸,看也没看我,可从爸爸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不快。

我稍稍松了口气。

接下来几天,什麽事也没发生,妈妈也没找过我训我,而且慢慢的又有和我说话了。

我总算放下心来。这事过後,我迷恋妈妈依旧,而且胆量也大了些。

中午当妈妈一个人睡的时候,我会去偷看她的睡姿。

刚开始只是站在房门看,後来就进房站在床边看。那天中午,我又去偷看。

看着熟睡的妈妈,我真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

不知为什麽,我忽然觉得解开妈妈睡衣看看乳房应该是可以的。

於是,我轻手轻脚的爬上床,去解妈妈睡衣的钮扣。

我刚解下一颗,就在动手解第二颗的时候,妈妈被我弄醒了,我没命地逃了出去。

妈妈醒来时又惊又怒的神情我至今记得。

不过这次,我没上次那样害怕了。

果然事後什麽也没发生,只是妈妈对我冷淡了些。

由於妈妈的"纵容",我的胆子更大了。

我当时想就算我做出更出格的事,妈妈也不会对我怎样,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

我甚至有了强奸妈妈的念头,只是一直没想出什麽好办法,也未能下定决心。

毕竟我还有些害怕爸爸。

这年放暑假没几天,爸爸(他是个老师)就带了学生去参加夏令营。

我感到有机会了,不由十分兴奋。

可在爸爸走後好几天我还没想到该如何下手,眼看他就要回来了,我不禁很生自己的气,暗骂自己没用。

那天晚上,妈妈在厨房煮药──我至今不知道是什麽药,可能妈妈那天中暑了,又可能是调理身子的药。

我忽然想到,或者我可以用安眠药把妈妈迷翻了,而安眠药爷爷家就有。

想到这我兴奋不已。

当从妈妈那证实了药是她的後,我忙跑去爷爷家找安眠药。

爷爷经常失眠,家中备有安眠药。

去到爷爷家时,爷爷出去和牌友打扑克了,而奶奶在家中正忙着弄那些饲养的鸡。

我跟奶奶撒了个谎,说到同学家玩顺道就进来坐坐。

奶奶和我扯了几句家常後,就继续忙她的了。

我趁机溜进房间,找到那安眠药也没细看,匆匆倒了五粒就跑回家去。

回到家时,妈妈那药还没煲好。

我就盘算该下多少粒药才行。

我知道多下可能会致命,而下得少又没效。

後来想到平时爷爷都是吃一粒的,那麽我下三粒大概就可以了。

打定主意後,我就趁妈妈不在厨房时候偷偷下了三粒到正在煲的药里。

下药的时候我很激动,既兴奋又有些害怕,那一刻是令人难忘的。

很快药就煲好了。

妈妈倒起一碗喝了。

喝後没多久,妈妈就显出很困的样子,她象是感到很奇怪,可也没说什麽就回房睡下了。

妈妈睡下後约半小时,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虽还有些紧张,可并不怎麽害怕。

当看到弟弟仍在房间沈迷於武侠小说後,我就悄悄地闪进妈妈房间,轻手轻脚的把门锁上。

房里很黑,妈妈的鼻息依稀可闻,房中的香水味和妈妈的体香使我明白得到妈妈不再是梦。

我按捺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台灯,慢慢爬了上床。妈妈酣睡在床上,我用力拧了拧妈妈的脸颊,又拍了拍她的身子以确定妈妈真的被药倒了。

这个时候,我竟有些不知所措,就象小孩子突然得了一笔巨款一般。

我想我应该抱着妈妈吻她丶脱她的衣服。

可不怎的我忽然有些象是不好意思,觉得有些别扭,而且还兴奋不起来。

犹豫了一会儿,我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依在母亲身旁轻轻地抚摸她一头秀发,望着她轻闭的双眼丶小巧的双唇,我忍不住的将自己的嘴巴靠了过去……

(亲到了……我亲到了……)我心里不住的狂喊。

母亲柔软的嘴唇给我前所未有的冲击……

我像只贪婪的采蜜蜂不停地吸吮着母亲的双唇……

我边吸边嗅着从妈妈口中传来淡淡优酪乳的清香,舌头则不停的想撬开妈妈紧闭的牙齿,这种即将可以为所欲为的从容,让我享受到了更大的快感……

母亲原本紧闭的牙齿,终於被我给顶开了,舌头穿越了那洁白的牙齿接触到的是妈妈更柔软的舌头,我嘴巴贪婪的吸引着妈妈口中淡淡的香气,两只手则开始不安份的在妈妈身上移动着……

由於是夏天,妈妈穿了件银白色的缎面长裙,还颇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见妈妈里面只穿了条内裤。

妈妈的上衣是传统而不失花俏的蓝缎子对襟旗装,上面是丝质盘结钮扣,这原本是中国女人极为传统的样式,但不知怎麽,穿在心爱母亲的身上却有着让我无法抗拒的性感吸引力……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情有独钟吧。

我小心地掀起妈妈的裙裾,妈妈雪白而丰腴的臀部尽现眼底。

我伸手将妈妈的白色内裤向下脱去,一直脱到脚踝,而长裙却依旧让她穿着,只是把那迷人的地方露了出来。

此时,我闭着眼睛忘情的不停吸吮着,舌头也不断的在妈妈的口里翻动着,突然,妈妈呼出了重重的鼻息,吓得我连忙睁开眼睛……

一看妈妈仍然安稳地睡着,像个睡美人一样,心里放心了不少,同时也更加的冲动……

看着熟睡中美丽的妈妈,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妈妈,我要彻底的征服你!)。

我伸手一颗颗解开母亲上衣的钮扣和胸罩……

看着那小巧的乳头仍然凹陷在乳房里,就像此时熟睡妈妈一样的,我不禁地用手指拨弄着……

然後看着它慢慢地酥醒,直到完全的挺立在乳房上……

我忍不住的低下头去开始认真地吸吮着,并不时用舌头来回拨弄着,双手不断揉捏着妈妈的乳房感受着掌中的温度与弹性……

同时也发觉手掌中传来妈妈逐渐加快的心跳……

我望着妈妈的乳房发楞着,几乎忘记了接下来要干什麽……

不是我胆怯,而是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了,淡红色乳晕长在浑圆结实乳房的最尖端,我用舌头舔了一下,擡起头看了一下妈妈,发觉她仍旧熟睡着於是更加壮了胆,将妈妈整个乳头含在嘴里吸吮……

两只手也没闲着的用力搓揉着……

渐渐地,妈妈的乳头苏醒了,直立立的站在乳晕上,吸吮着妈妈变硬了的乳头,我变得更加的兴奋贪婪,左右两边不断的用我的舌尖来回舔着,另一方面则享受着妈妈的乳房在双手揉捏中所传来的阵阵波动……

我吻吻妈妈的手丶手臂,後又吻妈妈的腿,并顺着一直吻下去,连她的双脚也不放过。

我曾发誓如有机会我一定要吻遍妈妈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现在我就要实现它。吻着吻着我越来越兴奋了,心中的牵碍慢慢没了。

我热烈地亲吻着妈妈双唇,再脱去她的衣服,细细把玩着双乳。妈妈的乳房有些微微下垂,这种成熟的肉感让我爱得发狂了。

我用力地亲着丶咬着,用劲地揉捏着,直想给吞进肚里去。此时,我真的是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终於忍不住手也开始游移到了妈妈结实而又饱满的阴阜上……

望着妈妈溪缝顶端的阴蒂,小豆豆正害羞地半露出头来(哇……原来妈妈在昏睡中不是没有感觉的……)。

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妈妈的阴蒂,并不时的用嘴唇含住上下拉扯。

渐渐地妈妈那块神秘地溪谷慢慢的湿润了起来,大阴唇也像一道被深锢已久的大门缓缓的倘开,而小阴唇则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正娇艳绽放开来。就在花蕊的中间,我见到了十四年前的来时路,在路的尽头则是我心想神往的安乐窝,看着妈妈粉嫩的桃花源口,我证明了我的想法:爸爸根本不懂得好好开发妈妈的这片圣地。

伏在妈妈的大腿之间,我贪婪探索那层层相叠的秘肉,渐渐地,妈妈的淫水越流越多,我则像是沙漠中饥渴的游人贪婪地想干。

此刻,我口中满是妈妈滑嫩香甜的淫液,鼻腔充塞着妈妈隐秘禁地里最私人的气息,我好奇地凝视着对我来说充满神秘的女人私处。

不住拔弄着丶打量着。妈妈私处的酥香使我再也难以克制,一个挺身,我压到妈妈身上,握着肉捧迫不急待地就要进入,原以为是件很容易的事,可第一次的“入侵”我是滑来滑去费了好大功夫才成功的,当我趴在妈妈那白皙而又略显丰腴的身体上,挺起肉捧慢慢顶入妈妈的嫩肉穴,只听轻微的一声“噗”,两片蚌肉软软的张开,柔弱地迎接了她“主人”的回归。

进入後我停了下来,我觉得妈妈那已经有些松弛的阴道里暖暖的,一种湿滑柔软的感觉紧紧抱拥着我的宝贝。

享受着妈妈身体上最珍贵最美妙的“资源”,那滋味很美,是一种极端疯狂的占有和满足感,而这时熟睡的妈妈象是也轻声呻吟了一下。

在细细品味过刚进入的滋味後,我就抱紧妈妈的身体,来回用力抽动起来,我只觉得妈妈里面是越来越滑,越来越舒服。

而我是越来越兴奋,动作越来越大,大力抽插着母亲的阴道,不时发出“唧丶唧”声。

我越插越快丶越插越猛,龟头不停“咕丶咕”猛力撞击母亲的子宫,阴囊不断“啪丶啪”打在母亲的阴唇上,那动人的声响真是一首美丽的交响乐,欲火爆发的我已经顾不得母亲会不会被我「搞」得醒过来……

我缓了缓自己的动作,想让自己睡梦中的母亲感受一下我这根长的肉棒所给她带来的满涨感,没想到妈妈似有感应似的轻蹙着眉头,从口中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嘴角似乎也无意的露出满足的微笑……

“啊……妈……你的子宫又在吸我了……啊……啊……”看着妈妈如此,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开始不断来回的抽送,妈妈的小穴紧紧的箍着我,小穴内的嫩肉刮着我的肉棒,真的好舒服,我的动作愈来愈大,好几次差点整只滑出来,但就在快滑出来的时候,龟头後面的肉沟又被妈妈的阴道口给含住,除了有煞车的作用外还有着被紧箍的感受。我将妈妈的两只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下体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由於妈妈的臀部此时正高高的擡起,相对地我也就插得更深,而龟头用力一挺,整个头进入到了子宫里面,妈妈的子宫颈紧紧的包着我龟头後的肉冠,里面似乎有着极大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断吸着我的龟头,一股极大的快感冲上脑门,我像发了狂一样,不断的抽送着……

低头看着妈妈的嫩肉随着自己的肉棒不断的翻进翻出,心里有着极大的成就感……

望着沈睡中的母亲,原本轻蹙的眉已经解开,换成的是满脸的红晕,真的好美,自然我也没放过妈妈那随着身体作韵律波动的乳房,两只手紧紧捉住不停的揉捏着,还不时的用手指来回揉捏着硬挺的乳头。

我大力的抽送着,享受着肉棒在妈妈柔软湿润的阴道内抽插的快感,而妈妈的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着,随着肉棒所刮出来的淫水也愈来愈多,依然熟睡不醒,我渐渐地愈来愈大胆……

伏在妈妈柔软的乳房上面拼命的吸着乳头,还不时的轻咬着它……

下体的动作也逐渐疯狂了起来……双手离开了母亲的乳房,移到了妈妈的背部,我紧紧的抱着她,用脸颊不断磨蹭妈妈坚硬的乳头,妈妈呼出的鼻息也愈来愈重……

“嗯……嗯……”妈妈开始无意识的轻呼着。

我改换肉棒运动的方式,紧紧的抵住妈妈的阴阜,开始用力磨擦着,原本前後抽动的肉棒变得像杠杆一样在母亲的阴道内上下翻动,这带给我无比刺激,肉棒感觉像是在翻搅着柔软的肉泥一样。

“妈……好舒服……啊……你的肉穴真的……好温暖……好湿润……”母亲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的强烈,原本柔嫩的阴蒂被我阴毛刮得硬了起来,望着母亲愈来愈红润的脸颊,似乎她正在享受这梦幻般的快感,殊不知,此时趴在她身上的不是梦境里的人物,而是与她朝夕相处的亲生儿子。

“嗯……嗯……”妈妈呼气的声音愈来愈重……就在此时,我突然感到妈妈的阴道开始不规则的痉挛,我知道妈妈快要高潮了,於是更加努力的磨擦着……“啊……啊……”从妈妈的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我感到妈妈柔软的阴道开始一阵一阵规律的收缩着,突然,一道暖暖地液体毫无预警的冲向我的龟头,马眼被这突然一冲。

“啊……妈……儿子……忍不住……了……”在妈妈阴道规律的运动下,我再也忍不住的向妈妈的子宫深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静静地享受着妈妈淫液如潮水般的冲刷我的龟头和律动……。

可惜妈妈生完弟弟以後就接扎了,我的无数优良种子只能是白白浪费了。不知为何,想到这点到让我微微有些感到有些遗憾!

不过这样也好,我今後可以随心所欲的干她,永远不怕闹出什麽难以收场的事来。

良久良久,我不舍地抽出母亲阴道里早已软掉的肉棒……

望着母亲阴道口缓缓流出的精液,我匆匆穿好衣服就回了自己房间。

弟弟可能看到我神色有异,看了看我,但也没说什麽,随即又低头看他的小说了。我去冲了个凉,再回房里躺下睡觉。

可怎麽也睡不着。我不怕爸妈打我,只怕这事会让其他人知道。而我的内疚感很快也消失了,因为我一直都以为爸妈对我不如对弟弟好,所以对爸妈总有些怨恨。

这时候我心里很乱,既怕会让人知道,也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恶心。

最後我爬了起来,给妈妈写了张条子"对不起妈妈,请你不要告诉别人。

我保证以後不再做了。"当时我是真的不想再和妈妈有性关系的了。

写好後,我就把条子放到妈妈床头。

第二天醒来时已十点多了,我回想着昨晚的事,好象做梦一般。

正当我想着妈妈不知道会怎麽样的时候,就听到弟弟在房外和妈妈说话。

弟弟问妈妈怎麽没去上班,妈妈无力地回答说不舒服请了假,然後又回房里了。

那天中午饭是弟弟弄的,妈妈也没和我们一起吃。

到了下午,妈妈上班去了。

晚上回到家里,如常地洗菜做饭,象是什麽也没发生过。吃饭的时候,我和妈妈互相回避着对方的眼光。

我偷偷看了看妈妈,显得有些憔悴,但脸上也没什麽特别的神色。我放心了,知道不会有什麽事了。

几天後,爸爸回来了。

在爸爸面前,妈妈竟也会主动和我说话,可当剩下我们两人时,她就不会和我说话了。

当然,这样的时候是不多的。

我对这样的关系,却也不觉得怎麽尴尬。

做过那事後,刚开始我是真觉得很恶心,以为以後也不会再想了。

可没过一个月,我又重燃对妈妈的欲望,回味着那晚的境况。

我再次被肉欲征服,想再次得到妈妈。

可家里总有其他人,我一直找不到机会。

就在暑假快完了的一天晚上,机会来了,爸爸和弟弟都出去了,只剩妈妈在厅看电视。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抱住妈妈不住地吻她,还在她身上乱摸,想强行来。

妈妈坚定地拒绝着我,用尽力气反抗。

我们纠缠了约一个小时,我觉得很难得手,也怕爸爸丶弟弟会回来,於是就放开了她。

过了没几天,有一个星期天下午爸爸回学校准备开学的事,弟弟也出去玩了。

在弟弟出去没多麽,妈妈也要出去。

我想她是害怕和我单独相处。可我把她拦住了,在她房里再次向她强行求欢。

这次我比较粗暴,把妈妈的衣服也给扯烂了。

就在我们拉扯得最激烈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用开门进来。我吓得猛地翻身下床,抓上衣服就要往外跑。

没想到妈妈一把扯住我,低声说道:"你疯了吗?就这样出去。"我才猛然醒悟,房门正对着大门,我一出去就会和进来的人撞个正着,我这个样子谁都明白是怎麽回事了。而这时候,我们也已听出进来的是弟弟了。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我看看妈妈,只见她脸色发白,把一件衣服抱在胸前,死死地盯着房门,很紧张的样子。

这时候我明白了,妈妈是和我一样怕被别人知道的。

在确定弟弟已回房间後,我才整理好衣服走出房间,再装着刚从厕所出来的样子。

尽管又失败了,可我却很开心,我已想到了得到妈妈的办法。

当天晚上大家都睡下後,我毫无睡意地躺在床上。

等到过了午夜十二点,我爬了起来,轻手轻脚的来到爸妈房前。

爸爸鼾声大作,已睡得很香。

爸爸睡熟後是不容易醒的。

我大胆地走了进去,来到爸妈床前。

借着窗外微弱的星光,我打量着睡熟了的爸爸妈妈。

爸爸睡外边,妈妈睡在里面。

这时候,我最方便触摸丶也最安全的就只有妈妈双脚了。

我低下身子,用手轻轻地抚弄着妈妈双脚。

很快,妈妈就被我弄醒了。

当她发现是我的时候,吓得不得了,忙摆手制止我,并想把双脚抽回。

我可不管那麽多,我用力地握住她的双脚不让她抽回,後来还挑衅地用鼻子去闻。

妈妈见我这样竟显出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妈妈双脚很好看,只有淡淡的味儿,那味儿闻着不觉得臭,反而觉得很好闻。

我见妈妈这样,就想继续逗她,同时也想着讨好她,当然也是因为觉得她双脚惹人爱,於是我就不住亲着丶舔着她的脚了。

这一来妈妈是又羞又急了。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尽量装出严厉的样子,低声骂我:“你不要命了?”我也低声回答说:“妈妈,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别出声!”我用手指指指熟睡的父亲,然後又放在嘴上做一个“嘘”的动作,妈妈坚决的摇摇头,我也用毫不妥协的目光盯着妈妈,轻声说:“难道你要等到爸爸醒来,再让他知道上次的事吗?”妈妈被我吓坏了,用哀求的眼光示意我离开。

目光对视了一会儿,妈妈终於低下头,喃喃地说:“你要我死吗?”。

“放心吧,爸爸睡觉向来和死猪一样!小声点,很快就完了”,相持良久,妈妈不在做声,看来妈妈默许了,我得意的看着熟睡的父亲,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所幸爸妈的床很宽,能让我纵情驰骋,我上床从背後轻轻地抱住母亲,把小弟弟缓缓顶入她的蜜穴,看着她泛红的脸庞,我胸膛感受到她急速的心跳……

此时,我可以感觉到,在母亲阴道里的肉棒又开始快速涨大……

於是我先是慢慢的抽送,母亲阴道内的皱褶不停的刮着我的肉棒,那种淫靡地快感使得我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而母亲的呼吸也开始浑浊了起来,我知道母亲也同样的有感觉……

我像发了狂一样吸吮着母亲光滑的後背,下半身更不停的抽送着,而且愈顶愈大力丶愈顶愈深,感觉上肉棒好像穿过了母亲的子宫颈,母亲的牙龈突然咬了一下,极力压抑那难以克制的情欲,在我大力的抽插时,妈妈始终紧张地看着父亲,不断从喉头里轻轻地吐气,我龟头上更传来一阵阵像被嘴巴吸吮的感觉……

在父亲那有规律鼾声的伴奏下,终於我再也忍不住了……

在一阵疯狂地冲刺後,我将自己所有的种子喷射在母亲的子宫里面……

射精後,我点上一支烟,静静地伏在妈妈身旁休息,不知不觉闭上眼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妈妈轻轻摇醒,看着妈妈因一直担惊受怕而红肿的双眼和憔悴的面容,让我怜惜不已,“我爱你,妈妈!”我轻轻的吻了她一下,偷偷溜回了自己房间。

经过那个晚上,我知道想要妈妈不再那麽难了。

可我一直也等不到机会。

转眼就开学了,我升读高二了。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爸爸说他晚上要值班。

我不禁一阵狂喜,也暗骂自己笨蛋。

我怎麽就没想到,爸爸每个星期都要值一个夜班的,弟弟也回学校晚自修,那不就是机会吗?我不动声色地吃过饭就回了学校。

在学校里熬到七点多的时候,我就向老师请假说不舒服,然後就骑车飞一般地赶回家。

妈妈见我突然回来楞了一下,但随即就明白怎麽回事了。

这次我没急,我跪在妈妈面前,双手紧抱她的腿,不住地哀求她。

妈妈只是拼命摇头不答应。可态度明显没以前那麽硬了。

後来我忍不住了,硬把妈妈抱进了我房间。

刚开始妈妈反抗得还很激烈,可当我握住了她的双脚亲了亲後,显然使她想起了那晚我弄她脚的事,不禁就软了下来。当我脱她衣服的时候她还有些阻拦,可当我把她内裤也脱下後,妈妈就听天由命地闭上眼晴随我搞了。

我狂热地吻着妈妈身子的每一部分。我尽情享受了她的双乳,可她的私处我没能亲几下,因为妈妈竭力挡住不让我碰。

後来我只好沿着大腿吻下去了。

妈妈的双脚我吻得最久,因为在我看来妈妈双脚是可爱的"功臣",我充满感激之情地把她的双脚吻了个够。

在我进入的时候,妈妈并没怎样阻拦我。

我比前两次进入时熟练多了,一下就弄进去了。我感到妈妈那儿没以前那麽干涩了,那暖暖的,湿湿的"握"得我很舒服。

我本能地抽插起来,胸膛里满溢着幸福丶快乐。那一刻我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自己在快乐的天堂里飘浮着。

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快乐,亢奋的我忘情地做着,尽情享受性爱的乐趣。

销魂的高潮很快就到了,我更用力地挺着身子,直想着把全部的精子奉献给妈妈,甚至於自己的一切,在淋漓尽致的喷发中我尝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完事後我觉得好累,也觉得好满足,可也感到有些内疚。

当我退出妈妈身体後,妈妈拿了她的内裤捂着私处翻身跪了起来,然後转过身去认真地清理着。

我边穿衣服边好奇地看着妈妈的举动,妈妈瞪了我一眼,象是说:"这下你满意了吧。"妈妈穿好了衣服後,也没理我就去冲凉。

我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睡着了,直到弟弟回来我才醒了过来。

第二天,妈妈看来也和平时没什麽两样,情绪不见得坏些。

当然她也象以前一样不理睬我,但是也没故意避我。

真的,我们发生那样的关系妈妈尽管不愿意,可也不怎麽在乎,妈妈只害怕会被人发现。

过了几天,我就跟班主任说不回学校晚自修了。

那时是没硬性规定一定要回学校晚自修的。

在吃晚饭的时候,当我说出我的决定的时候,爸爸没什麽意见,他不知道我的真正意图。

可妈妈知道我想的是什麽,马上显出生气的样子。

我就说在家里我一定比在学校复习得好,学习一定会比以前有进步的,决不会荒废了学业,我一定不会辜负爸妈的恩情的。

爸爸丶弟弟听我把话说得那样重,都不解地看了看我。

只有妈妈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她忙起来添饭掩饰。

此後,虽不是每个星期,但也常常能有机会和妈妈做爱了。

妈妈也从未怎麽阻拦我,每次都是半推半就的依从我,而且是越来越顺着我。

老实说,我那时对妈妈是没丝毫爱情可言的,有的只是肉欲。

而妈妈一直迁就着我,是为了我也是为了家庭。

可我当时一直都以为妈妈是为面子才会这样的。

在我们的交媾中她曾有过高潮,可她从未从中享受过欢乐。

和妈妈有了那种关系後,我对家里人的态度好了起来。

特别是对妈妈更是殷勤。

爸爸和弟弟见我这样都很高兴,妈妈对此也感到有些欣慰。

慢慢的妈妈也会主动和我说话了,只是我们的关系总有些不自然。

我之所以对家里人好起来,只是为了肉欲而已,并不是真的对家里人好。

我和妈妈都很担心会被家里其他人发现,因而都很小心。

幸而我们那栋楼每户在楼下都有一个单车房,爸爸丶弟弟晚上回来肯定要先把单车停到单车房里。

而我家单车房的开门声我和妈妈都能听出来的。

可有一个晚上几乎出事了。

那晚我和妈妈刚做完,就听到大门的开门声。

原来是爸爸回来取东西了。

因为是马上要走的,所以也没把单车停进单车房。

我和妈妈被吓得躺在床上动也不敢动,庆幸的是我的房门是锁着的。

爸爸急急地拿了东西又要出去了,临走的时候发现我房里有灯,而又没见到妈妈,就问我妈妈哪里去了,我就乱说了一个地方。

爸爸听了也没说什麽,只是感到奇怪地问我干嘛把房门关上,可也没等我回答就走了。

这晚真把我和妈妈吓坏了。

後来,我就把家里大门的暗锁也锁上,以防万一。

在那以後再也没碰上类似的事了。

当然,有好几次也碰上家里人正好回来,可那单车房都给我们"报了警"。

暑假寒假是我最难受的日子,因为假期里是没什麽机会的。

每一次机会我都会格外珍惜,因而也都令人难忘。

 

上一篇:鸦片烟馆

下一篇:热情 的乱伦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