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家庭乱伦 » 岳母的内裤

岳母的内裤

岳母的内裤

在网上看了这多有关和岳母做爱的文章,每次都兴奋得要命,我也不由得注

  我岳母大概47丶8岁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这两年下岗在家。

  岳母除了脸上有一些皱纹外,身上的肌肤还是很白很光滑,身材略有发福,但总体保持的还算不错。

  有一次去岳母家,偶然发现岳母的一套粉红色丝质内衣,很让我激动。更要命的是我发现岳母内裤的裤裆靠前的地方略有一点破损,是不是岳父满足不了岳母,所以岳母就经常隔着内裤摸自己的小穴,而滚滚的淫水就从破损的洞中流出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岳母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正在自慰…

…我的小弟弟一下硬了起来,赶快用岳母的粉红色内裤套住自己的小弟弟,撸了以後我经常去岳母家找她的内衣来自慰,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

  有时候看见岳母,真想立刻扑上去,但我知道这样是找死,所以只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去年岳母家重新装修,岳父岳母暂时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那时正好是夏天,岳母在家里经常穿一条无袖汗衫,可以看到她的腋毛,而胸前鼓鼓囊囊的,露出脖子丶锁骨前一大块白色肌肤。偶尔她低下身时,还可以看见那深深的乳沟。

  岳母下身穿一条睡裙,虽然比较长,但她坐下来的时候喜欢把睡裙撩上去,会露出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我真想把这两条腿架到我的肩膀上去!有一次岳母弯下身去捡一样东西,臀部翘的高高的,把睡裙绷的很紧,可以看到里面内裤的边我的小弟弟差点又要控制不住了。

 在如此刺激下,我终於决定要动手了。先托一个医生朋友准备了迷混药,再藉故请了一天假。那天家里只有岳母和我,我老婆和岳父都上班去了。岳母有午睡的习惯,睡前还会喝一杯牛奶。我偷偷在牛奶里放了迷药,岳母喝下去不久就去睡了。  大概过了10分钟,估计药效起作用了,我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岳母的房间。

 岳母平躺在床上,丰满的胸脯随着呼吸而起伏着。我用力推了一下

。她没有反应,确定她已经熟睡了。於是我用颤抖的手隔着衣服握拄岳母的乳房,轻轻的抚摸着。接着我把岳母的汗衫往上拉起来,解开胸罩,两颗白白的大奶子一下蹦了出来,我一手握着一个,开始揉捏起来。虽然岳母的乳房不再坚挺,略有下垂,但软软的也别有一番风味,感觉在揉两团面粉,真让我喜欢。

  岳母的乳晕不大,但乳头却比较大。我把头埋在岳母的两个大奶子间,贪婪的舔着她的乳沟。

  我又轻轻咬住岳母的乳头,拼命吸吮着。渐渐的,我发现岳母的奶子开始有点硬了,乳头也挺起来,这让我更加兴奋。

  我的双手继续摸着岳母的乳房,嘴却左右前後移动,用舌头舔着岳母身上的各个部位。最後我把舌头停在岳母的小腹前,添了起来。岳母的腹部略有点突出但软软的摸着很舒服。

  我暂时放过岳母的上半身,开始转攻下半身。我把岳母的睡裙掀到腰际,看到岳母穿的是一条黑色的内裤,衬托着她两条白生生的腿,特别性感。大腿有点胖,但肤色雪白,光滑圆润,更显一种淫欲的肉感,大腿内侧的血管清晰可见  

我不由得把头低下去,埋在岳母的大腿间,陶醉的亲着她大腿的肌肤。接着我把岳母的大腿略略抬高,用手抓住大腿的外侧,用她的大腿来夹住我的头。岳母大腿内侧的肌肤贴在我的脸颊两侧,那滑滑嫩嫩的感觉快让我窒息。

  我左手放下岳母的一条腿,转而隔着内裤摸挲着岳母的阴埠,而舌头仍然舔着大腿根部。我用左手的中指在岳母的内裤外上下摩擦,渐渐看到内裤凹进去一条缝,那应该就是裹在内裤里的小穴了。

 我冲动的用牙咬住岳母的内裤,把鼻子埋进那条缝中,拼命嗅着那里的味道

----略有骚味,同时又有一股肥皂的清新气味

  我把岳母的内裤拉到一边,终於看到了那神秘的小穴,小肉球一样的阴蒂深褐色的大阴唇高高隆起,阴户略张,似乎还散发着热气。我怕岳母的淫水弄湿了内裤被怀疑,同时也嫌看不清楚,就把岳母的内裤褪了下来,这下彻底解放了,岳母的阴户一览无疑。想不到岳母的阴毛很密,看来性欲挺强。

  我用嘴对着岳母的小穴,舌头用力舔着那里。真是舔不够啊!渐渐的,岳母的淫水多了起来,看来她虽然在梦中还是有生理反应的。我掏出了我坚硬的鸡吧先瓣开岳母的嘴,塞在里面插了一会,又在她乳沟里摩擦了几下,我决定要进入岳母的身体了。

  我把岳母的腿架在我肩膀上,用鸡吧对准岳母的小穴,深深吸了一口气,噗哧一下插了进去!虽然是夏天,但里面还是很温暖,小穴虽然有点松,但也别有电风味。插着插着,突然听到岳母哼了一声,我吓一跳,赶紧停止抽插,再看岳母,显然还没醒,但脸上却有一种愉悦又近乎淫荡的表情,我不由得放心加快了抽

  看着岳母脸上熟睡而淫荡的表情,看着她的大奶子随着我的抽插而像波浪一样晃动,看着她的阴唇随着我鸡巴的进出而翻进翻出,而窗外透过窗帘射进的几缕阳光正好照在岳母的雪白肉体上,散发出耀眼刺目的白光,真是一幅白日宣淫

 虽然平时能干挺长时间,但今天的场面和乱伦的现实太刺激了,不到5分钟6,我就感觉要射了,连忙掏出鸡巴,坐在岳母身上,又用手撸了几下,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在岳母的胸部和腹部

  虽然很累,但也不敢休息,将岳母身上的精液和浪水擦乾净,替她穿好衣服,整理好一切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蒙头大睡。

以後又用同样的方式迷奸了岳母几次。但渐渐觉得不过瘾,总想在岳母清醒的时候和她干一回。但我看不出岳母有任何这样的倾向,这样做太危险,必须好好周划一番。

  终於有一天,让我逮到一个机会。那天下午,老板不在公司,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溜回家,本来打算看有没有机会迷奸一下岳母。到了家里,看到岳母正在她自己房间里打电话,好像很神秘很专注,没有发现我回来。

 出於好奇,我拿起客厅的电话偷听,原来岳母和一个男的在通话,我注意听了一下内容,那男的竟然是岳母以前的情人,似乎比岳父先认识岳母,两个人好像发生过关系,而我老婆甚至有可能是那个男人的女,但岳父并不知道这件事。

  岳母和那个男人在电话里说了以前的许多事,听的出岳母还是有点想念她以前的情人。我随即挂好电话,故意发出一些声响让岳母听见。过了一会,看到岳母从房间里出来,脸上略有点红晕,她看见我,有点慌张和吃惊,随便和我聊了几句,然後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

 「和你打电话的那个男人是谁?」我突然发问。

  起初岳母还想抵赖,我拿出一支录音笔,说:「要不要把你们刚才的话放一遍给你听?」

  她一下瘫掉了,扑通一声跪在我前面,求我别说出去。

  我居高临下看着岳母,清晰的看到她的胸脯剧烈起伏着,我得意的笑了:「

不说出去也可以,看你怎满足我了。」

 岳母吃惊的看着我,她似乎从我的表情中读懂了什麽:「不……」

  「那看你怎和你老公丶女交待。」

  岳母有点犹豫,我站起来绕道岳母身後,伏下头去在她耳边轻轻说:「岳母大人,你还是挺风流的嘛。先站起来再说吧。」

  然後又轻轻在她颈旁吹了一口气,双手放在她的腋下拉她起来。岳母稍微颤抖了一下,我捕捉到她的颤抖,突然双手生向岳母胸前,抓住了她胸前的两个大肉球。

  「不……不要……」岳母挣扎着,我岂容她逃脱,左手把她的汗衫拉起一点,右手一下深进汗衫里,一把扯掉岳母的乳罩。我又放下岳母的汗衫,这样她的大乳房直接顶着薄薄的汗衫,两粒乳头隐约可见,这样半露半不露的样子很刺激。

  「你要干什麽?」岳母问的很天真。我也不答话,双手在汗衫外面蹂躏着她的大奶子。

  岳母的两只手想来推开我的手,我用大臂夹住她的手臂,而手仍然可以摸到她的乳房,她很难挣脱出去。接着我把岳母扳过来,面对着我,我开始吻她的耳垂和脖子。渐渐岳母挣扎的力气小了些,於是我把岳母推倒在沙发上,自己整个人压了上去,我和岳母紧紧贴着,她似乎被我身上的男人气息有点麻醉了,双手不再挣扎。

  我趁机把岳母的汗衫拉到脖子这里,两手抓住她的两个大奶子左右晃动,用她的奶子来拍打我的脸颊。我又用牙轻轻叼住岳母的乳头,把它含在嘴里,一会又用舌头旋转着舔岳母的乳晕。

  岳母似乎开始有些享受我的动作了,她嘴里发出了哼哼的声音,开始暴露她的淫荡本性。我把手伸进岳母的裙子,发现岳母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润了!於是我又把整个头伸进岳母的睡裙,在她大腿上疯狂舔着,从膝盖一直到大腿内侧丶根

  岳母一开始还想把我的头推出裙外,但当我的舌头一直在岳母大腿内侧游荡时,她放弃了这种毫无用处的抵抗。我看到岳母的淫水把紫色的内裤都浸湿了,内裤深深凹进去一个手指头宽,但我却故意不去舔那凹进去的缝。岳母有些着急

  她用她雪白的大腿用力夹住我的头,时不时还抬起臀部,把她的阴户往上挺,她的手紧抓住我的头,似乎希望我舔的更深入一些。我不再戏弄岳母,用我的舌头隔着内裤舔她的缝穴,她欢愉的啊了一声。

  岳母的淫水明显比她昏睡时要多,虽然隔着内裤还是把我的脸颊都弄湿了。我双手拉住岳母的内裤,准备把它扯下来,岳母却突然紧紧抓住内裤,不让我这麽做。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客气了,我乾脆用手拉住内裤的裆部,一下把岳母紫色的内裤扯成两半,我又掏出鸡吧,在岳母的小穴口慢慢摩擦。

  这时岳母抬起身来,说:「不要啊,我们先前已经很过份了,你千万不能这麽做。」

  看来岳母还想保持最後一道防线,也不知道她是真是假。我不理她,把她的臀部往上抬了抬,腰向前一用力,一下把我的鸡吧塞进岳母的小穴,抽插起来。

 「你……」岳母还想说什麽,突然停住,「啊」的叫了一声,看来她准备享受女婿对她的奸淫了。插了一会,我把岳母抱起来,让她坐在我身上。

  起初,岳母还有些扭扭捏捏,坐在我身上不怎动,渐渐的她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了,可能是抖动的太厉害的缘故,岳母头上的发夹掉了,长发一下散开来,凌乱的披在脸上,胸前的两个大奶子剧烈的晃动着,看上去是一种特别淫荡的美。

  我一下坐起来,又把岳母的肉体压在身下,猛地加快了抽插速度,岳母的叫声也越来越急,越来越淫糜,两手紧抓住沙发套。

  终於,我爆发了,一下把无数精子射进岳母的子宫。我整个人瘫了下来,趴在岳母的胸前,跟着她的胸脯而起伏。

  我和岳母两人穿好衣服,这时,岳母说:「把那个录音笔给我,我要把里面

  我得意一笑:「您真以为那是录音笔,只不过是一支普通笔,拿来吓唬您罢了。」岳母顿时变了脸色,转过头不理我。 我连忙一把抱住她,说:「岳母大人,都怪你太迷人了,我一直都想和你做爱。再说,您也不是挺享受嘛。」

 岳母唉了一声,说道:「你这个坏女婿,把丈母娘都干了,以後可要补偿你

  听了这话,我知道以後有的和岳母干穴了!真是让我激动。

岳母家终於装修好了,搬回去了。但我和岳母的游戏并没结束,反而更刺激

  一次岳母一个人来我家吃饭,很晚才回去,老婆让我送岳母回家,我自然求之不得。岳母家住高层,18楼,过了晚上12点就没有电梯了。我们两个只好爬楼梯,到了8,9楼的时候,岳母说要停下来休息一会

  我会头看见岳母因呼吸急促而起伏的胸部,一下冲动起来,上前抱住岳母说:「我要干你。」

  岳母吃了一惊:「在这里?」我不答话,从包里拿出几张报纸铺在楼梯口的窗台上,再让岳母趴在窗台上。

  岳母那天穿的是白色衬衫,黑色的一步裙和高根鞋,肉色丝袜。我把岳母的衬衫下摆从裙子里拉出来,解开衬衫扣子,把乳罩拉到腰这里,开始揉捏岳母的

  「快一点。」岳母说。

  於是我又把岳母的裙子掀起来,扯下联裤袜和三角裤,亲了亲岳母雪白的屁股,掏出鸡巴插了进去,没想到岳母的小穴已经很湿润了。大约插了1,2百下从视窗看见楼下有人要上来,我和岳母赶紧停止,继续往楼上走。

  到了家里,发现岳父早就睡了,而我的鸡巴因为没有射而涨的难受,岳母似乎也意犹未尽。於是我把岳母拉进卫生间,让她坐在洗梳台上,我重新解开岳母的白衬衫,她胸前的两块白肉让我痴迷。我没有脱岳母的连裤袜,而是用力扯破连裤袜和内裤,把她的双腿架在我肩膀上,用鸡巴插进岳母的小穴。随着我的抽插,岳母脚上的高根鞋掉在了地上,发出一记响声,声音很大。

 我立刻停住,过了一会,听见岳父迷迷糊糊的声音:「谁啊?」

  「是我,准备洗澡呢。」岳母赶紧回答。*

  岳父似乎又睡了。我把水龙头打开,让哗哗的水声做掩护,重新抽插起来,又过了5分钟,我和岳母双双达到了高潮。

  去年底买了一两车,而这车也成为我和岳母偷奸的好场所。记得有一次,我和岳母一家人去超市买东西,我和岳母在超市里故意和其他人走散,然後赶紧回到车库。

  我坐在汽车後座,岳母就背对着我坐在我身上,她穿的是浅绿色裙子,比较宽大,而她竟然没穿内裤,只穿着情趣连裤袜,露出阴部的一大块。我让岳母往上抬了抬臀部,掏出鸡吧,然後岳母一屁股坐下来,我的鸡吧正好插进她的小穴

  我的双手也不闲着,伸进岳母的T恤衫。天哪,岳母竟然没戴乳罩,只是在里面又穿了一件紧身背心。看来她就是为了让我操穴更加方便。这样偷奸的刺激让我不到10分钟又泄了。 自此以後我和岳母的生活越来越越淫乱,有一天终於给我妻子发现,不过她竟然不介意,还说要一起玩3p,真想不到我也有享齐人之福的一天。

 

上一篇:看小说被英文老师发现

下一篇:淫兽调教 第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