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家庭乱伦 » 路上干了女友的同学

路上干了女友的同学

路上干了女友的同学

第一夜也许不是我的错

背包旅行近年来越来越火,从去年开始我也加入到这项活动中,并且从中得到不少的乐趣。

那是一次四天三夜的驴行,那条线路是我和女友都向往以久的,而且还有三晚的外宿……这更让人激动不已。想想看,可以在野外一边看星星,一边听虫鸣,一边做爱做的事,多麽难得的享受……

第一天早早的和女友赶到集合地点。这次的队伍加领队共23人,15男8女。很意外的,我女友发现她关系很好的高中同学也在这个队中。

我女友叫陈依,通过介绍知道她同学叫徐悠。我可是仔细的打量了徐悠一下,爲什麽呢?因爲她长得挺象一个av女优,那个女优好像樱田什麽的(SakuraSakurada)。不过徐悠的气质要好得多,毕竟人家是当老师的嘛。因爲是小学老师,所以徐悠还微微给人一个甜甜的感觉……总的来说是美女。

带着:“徐悠丶徐悠,从名字就知道你果然和女优有源。”这样无聊的想法,踏上了这次旅途。这天乘车丶进山丶扎营丶就餐。。。。。。通通略过。只是扎营时有个小插曲,我女友那个女优同学因爲领队的失误,无帐可混,而我们的是160CM的大双人帐,勉强可以挤三人,于是……二人世界就这样没有了。

饭後本来该休息的,但因爲是第一天,大家精力都还比较旺盛,于是就开始搞那些传统的游戏,这些游戏本来就是让男女互相有机可乘的,再加上野外黑灯瞎火的,我乘机对女友上下其手,女友也不甘示弱的对我还击,徐悠在游戏中也和我们靠得比较近,嘿嘿我当然乘机吃了点豆腐,手感还不错……反正搞得有点兴奋了。

终于玩累了,各自入帐

很郁闷帐中多了一个人,强压下刚才游戏带来的兴奋,缓缓睡去,我女友睡中间……好像有个美女在帐中她也不自在哈。蒙蒙浓浓中感觉有只手在我小弟上来回抚摸,睁眼一看,不知什麽时候女友已经悄悄拉开了我的睡袋拉链,现在正用手在给我的小弟打气。

我轻轻把女友拉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到:“小依,想要啊,帐篷里面可有三个人哟。”

平时女友都比较害羞,这种有人在旁边的情况下是不会有太亲昵的举动的。但今天不知道是怎麽这麽兴奋,居然主动来撩拨我。

“我不管,人家就是想要嘛,而且……而且她好像已经睡着了……”

听到小依主动的要求,我也不由得兴奋起来,狠狠的吻了过去。当然,仔细的听了听徐悠的呼吸,沈稳而深长,确实是睡着了。马上动手把我俩的睡袋拼起来(特地买的可对拼的睡袋),轻轻的除去彼此的衣物,然後用手向对方进攻过去。

“小依宝贝,你今天这麽想要啊,下面都这麽湿了……”

“讨厌,你……你下面还不是硬得不象话。”女友被我模得有点激动了,声音也大起来。

“嘘……小声点,不要把她吵醒了。”话虽这样说,手却加紧在小依身上游走,在她的敏感地带更是用力的照顾,不一会就让她不能自已了。

“来嘛……快来嘛……我要你……”小依低声要求道。

听道小依这样说,我马上压了上去,用已经涨大的阴茎在小依的桃源洞口和阴蒂上来回的磨着,让她更是激动,阴道也能缩得更紧。小依的双腿已经紧紧的缠住了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感觉是时候了,我挺起我的武器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讨厌……你怎麽这麽大……”

不给她踹息的机会,我马上小声但快速的抽插起来,真是紧啊。

由于不敢大声的呻吟,小依只得用力的缠紧我,在我耳边急促的娇喘。

旁边还睡着其他人,而我正用力干着我心爱的女友,真是一种莫名的兴奋,比平时刺激多了,驴行途中做起来真是爽啊。我用劲丶我加快速度冲刺……小依的娇喘声也越来越沈重,她马上要高潮了,我也要来了,又是一次完美的性爱。正在这个紧要关头,我突然发现徐悠动了一下,好像是惊醒了。

“拜托,不要是现在吧!”我暗暗祈求道。

好像老天开眼了,徐悠只是动了一下,似乎并没有醒过来,我加紧冲刺,难得的刺激呀。

但不知道爲什麽,我忽然有被人注视的感觉,难道徐悠真的醒了?

下面虽然没有停下来,但射精的感觉却慢慢变淡了,不行,我要加快,用力。我紧紧的贴在小依身上,几乎全部抽出再一查到底,用耻骨磨擦阴蒂,用身体磨擦小依的身体,慢慢的兴奋的感觉又回来了,并且我也感觉到小依也到了高潮的边缘。

“快……加油……加油……”小依紧紧的抓着我,手指象陷入了肉里。

“小依,宝贝,舒服吧,我也要来了……”最後的冲刺。

突然,我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看向徐悠,发现她睡袋中正轻轻的起伏着,她在动!她醒了!该死,这意外的发现把射精的感觉从我体内完全抽了出去,虽然身体没有停下来,但已经完全不是那麽回事了。

这时,小依开始在我身下颤抖起来,她却达到高潮了。怎麽办?停下来吗?

我不甘心,我也要一泄爲快。我还是不停的抽插着,却不得不观察徐悠的举动,她在动个什麽劲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小依又高潮了,而我却越来越没有感觉,都怪这个徐悠,坏了我的好事。

“老公,你今天怎麽这麽厉害,这麽久了还没来,我不行了,我感觉要晕过去了……”小依有点吃不消了,向我讨饶。

“我也不知道,唉,算了,那就不来了吧。”说着,我停止了抽动,慢慢的拔出仍然坚挺的老二。

“老公,对不起,没让你尽兴,改天人家一定好好补偿你。”

又缠绵了一会儿,小依竟然沈沈睡去,还轻声打起了鼾,大概也是累了吧。却没注意我和她换了位置,现在是我睡中间了。

我轻轻分开睡袋,让小依睡得更舒服,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小依悠长的呼吸声,想着徐悠到底睡没睡,过了好久才又迷糊起来。

怎麽又来了?我感觉又有手隔着睡袋在抚摸我还半硬不硬的老二,小依又想要了?

我睁开眼却发现那不是小依的手,竟然是徐悠的手!

“你….你….你,你干什麽!”没想到竟然是我有点慌。但老二已经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我干什麽?你们两个讨厌死了,有其他人还干得热火朝天的。还问我在干什麽。”

“原来你真的醒了,那你刚才一直在旁边偷听!”

“还用偷听麽?我不想听都不行。”徐悠一边说着,手上却一直没停。我也越来越硬了。

“你停下,你停下,我女朋友在旁边呢!”我的手在睡袋中去档住徐悠的手。

“哼,她也要负责,刚才你们俩让人家睡不着,人家就忍不住想用手解决一下,谁知越弄越睡不着…….”

“停,停,停,你的手不要再动了,小心我犯错误。”我可是男的,你再摸下去我可忍不住了。

“嘻嘻,就是要你犯错误,来吧,让我也好好满足一下,你不是刚才没射吗。”

“不要开玩笑了,刚才的事算我们对不起好不好。”

“谁和你开玩笑,你不让我好好满足一下,我怎麽睡得着,如果睡不好明天会变难看的。”

“不会吧,小依就睡在旁边呢。”

“怕什麽,她不是睡着了吗,正打鼾呢。刚才我在旁边你们两个不是做得很愉快吗!”

“那可不一样啊。那是和我女友呀,和你算什麽呢?”

“哼!你要是不做,我明天就告诉小依说你乘她睡着了非礼我……再说我和小依不是好朋友麽,你就当帮帮好朋友的忙吧。”徐悠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低语,并开始亲吻我的耳垂,用舌头调皮的在我脖子耳朵来回的打着旋,手也不停的抚弄我下面。

士可杀不可挑(逗),居然敢威胁我,我等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终于我拉开睡袋,双手如狼般恶狠狠的扑了过去。徐悠也把睡袋完全拉开,高兴的迎接我。

徐悠的皮肤跟小依差不多光滑,但是感觉身上更紧一些,可能是平时有经常运动的缘故吧,这点可以从乳房上得到证实。小依的乳房大一些,柔软一些,而徐悠的则小一些,坚挺一些,摸起来更有弹性。我的手开始向下面的森林探索,徐悠的手也早已握住我的老二上下套弄。

“原来你已经这麽泛滥了,刚才一定忍得很辛苦吧。”我的手指在徐悠的洞口和阴蒂上来回碾压。

“嗯……轻点……好舒服……就是那里……我就是想要嘛…….啊……不要笑人家……”R

感觉徐悠的唇和身体越来越烫,套弄我的阴茎也越来越用力,知道她想要了。

“小坏蛋,是不是想要了呀,想要就说哟。”手更是在她的要害处加力。

“讨厌,知道人家想了,还故意这麽说,嗯……来吧。”说着大大的张开双腿,拉着我的阴茎往她的下面靠去。

“嘿嘿,着急了吧。不要急,先等等。”

“还等什麽呀,快来呀,不要逗人家了。”

“同样的错误我可不想再犯,万一等会小依醒了,那可不得了,我可是真心爱她的,不想让她伤心,这样吧,先穿点衣服,然後拿上野餐垫和一个睡袋,我们走远点。”这本来是我想和小依一起做的,没想到居然和徐悠一起去了。

“这是个好办法,快点走吧,人家忍不住了。”

我们离开营地走了100多米,找了个辟静的地方。刚铺好了垫子,徐悠就迫不及待的扑过来坐在我身上扒掉我的裤子,扶着我的阴茎狠狠的坐了下去。她下身早就脱得光光并且水流成河,于是应声而入。

野外的晚上是很冷的,用野餐垫垫在地上再用睡袋把我俩紧紧的裹起来。徐悠坐在我怀里,双腿缠着我的腰,手死命搂着我,不知是冷还是沈静在被插入的性福中。徐悠的小穴包围着我的老二,热得象熔炉一样,这种全新的感受,让我感觉特别的刺激。

现在这种姿势,阴茎插入得特别的深,直接抵在子宫颈,也就是所谓的花心上,平时用这种姿势干女友时,她总是才被插了十几下就不断唉声求饶,我也因爲特别的深入而爽得不行。现在,是用这种刺激的姿势干着可以说是一个陌生的美女,更让人high得不行。脑海中闪现着干死她的念头,手不断托起徐悠结实的臀部再重重的放下,感觉老二不断钻入那一团火热,然後猛的击打着一团软肉,十下,二十下……无数下,兴奋的我仿佛不知疲倦,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觉到有些泄意才停下,这几十下没有对女友时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完全是性欲发泄式的狠干,一种不同平日的莫名的兴奋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妈太爽了!比干女友爽多了。

刚才狂干时没注意,停下来才发现徐悠的向後仰着,一动不动。天哪,不会是真被我干死了吧!

“喂,徐悠……”我轻轻的摇了摇她。

“啊…”几秒锺後,徐悠终于娇喘了一声。“你太狠了,你,刚才酸死我了,感觉象完全透不过来气了。”说着,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这好像是高潮的前兆!

“不是让你很爽麽……”我调笑道,“你是不是要来了。”

“讨厌,你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过,感觉……感觉好像真的不错,平时都没有这麽快高潮的……你……你继续嘛……”

“怎麽,你男朋友没我厉害麽?嘿嘿……”我淫笑着(真的是淫笑),“说点淫荡的话,求我,平时小依越求我,我越能让她……嘿嘿。”

“讨厌,你这人怎麽这麽变态……我才不说……嗯…啊”见她嘴硬,我用老二在里面缓缓的搅拌。

“嗯…啊,痒啊,你,不要动,不……动。”

“到底是动,还是不动!”一边说一边抵在花心上磨着。

“要动,啊,不,那里,啊,不……动啊……”

“快求我!”我用力的在里面钻动,不时的袭击徐悠的花心,她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嘴里也哆哆嗦嗦的快要说不出话来,越来越紧,似乎里面也在颤抖。

感觉到她的变化,已经是高潮边缘了,我索性停了下来。

“不要停啊,继续用力,用力啊,加油,加油……”这女人已经动情得胡言乱语了。

“求我,不然我就停下,就此打住了。”

“你!你太坏了,我,我……啊!”我又用力的顶了一下,“说,快说!求我干你,求我干死你!”我也有点兴奋得发狂了。“说了我马上让你高潮得昏死过去……”

“我不说,啊~~”我用力的研磨徐悠的花心,然後猛的抽出,停在洞口。我要摧毁她的防线。

“啊~!求你来嘛…”终于被我征服了!嘿嘿。

“要说干,求我干死你……求我用jb干你的骚逼,快说!”继续逼迫她。

“呜,来嘛,求你干我,干死我的,干死我的骚…啊~~~”听到这里,我也再忍不住了,重重的插了进去。

由于刚才的那几十下,我的手也酸了,那个姿势征服感也不强,于是把徐悠仰放在垫上,把她的两条结实的玉腿架在肩上,分开,狠狠的一插到底,再磨上一磨,搅上一搅,再完全抽出,一插到底……心里疯狂的念叨着“干死你,干烂你…”一种虐待丶强奸般的快感,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兴奋……

“啊~,啊~,哎呀,啊~……”徐悠歇斯底里的呻吟着,叫喊着,在静夜里显得格外的淫荡,野外的虫虫也吓得不敢吱声了,除了抽插的啪啪声和徐悠的呻吟,格外的“甯静”。

虽然已经离营地较远,但听见她这样的高声淫唱,我还是用手捂住了徐悠的嘴,还让她吸吮我的指头,现在只能听见她的呜咽声,越来越象在强奸她了,快感也越来越强。

我也要射了。于是把她的双腿从肩上放下,分开两边,用我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双手从她背後用力搂着,这样每一次不仅插入得深,而且还能摩擦她的阴蒂丶摩擦她的乳房,揉弄她的身体,我也会得到更大的刺激。

用力做最後的冲刺,并用唇再次封住了徐悠的嘴,还是让她只能发出呜呜声。

正在这时,徐悠突然全身紧绷,阴道也缩得紧紧的,似乎在抽搐,似乎有数股热流喷射……她先高潮了,这更激起了我的暴虐,更发狂的冲刺……更紧的阴道,奸她,奸死她……终于,又十几下後,憋了许久的精液如潮的喷入她的秘穴,她的花房,液体灼热的温度加上冲击,极度的快感让徐悠白眼一翻,暂时失去了意识……

我喘息着压在徐悠身上,用唇轻吻着她的颈侧,好半天她才幽幽回过神来。

“太舒服了,象上了天,你太会干了……”刚才用力过度,我懒懒的没有力气,不想说话,只是揉着她的乳房。徐悠满足地带着高潮的余韵自言自语着。

享受着手中的温软,听着徐悠那象催眠曲一样的呓语,我好像睡着了。冷不丁的醒来,想着万一女友醒来发现身边没人……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徐悠赤条条的缠在我身上,好像也睡着了。赶紧摇醒她,催促着立即回帐篷去。

回到帐篷,尽量最小心最轻声的睡下,好像女友没醒过。刚躺下调整好姿势准备睡觉(打完上下半场确实有点累了),女友突然探过身来缠在我身上,呓语道,“刚才你怎麽不在呀,上哪去了?”

“我,哦,这个徐悠想出去piss,一个人怕,我陪她去的……”急中生智啊!还好女友迷迷糊糊没有细问,趴在我身上沈沈睡去,我也渐渐入睡。一夜无梦,睡得很香。

第二天走在路上,同行的驴友在互相调笑是谁昨晚叫床叫得那麽大声,害其他人睡不着,女友的脸红红的,还以爲是她自己。我偷偷看徐悠,她也偷偷看我,媚眼如丝,还面有得色。我又有点“性奋”了,骚逼,看今晚不干死你……

于是心里暗暗期待夜晚的来临────第二夜……

第二夜淫乱似梦

白天还在心里豪言壮语把谁谁谁干死,到了晚上却只想快快到帐篷里睡死过去。今天全天几乎都在走,爲了给明天多留时间玩,特意赶了很长一段路。全身象散了架,草草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几乎立即就进入了梦乡。

梦中居然……我正用力干着女友,双手蹂躏着女友丰满的乳房,时而放开,让女友的双峰随着我的抽插象小白兔那样跳动或是划圆式的律动,完全和平常一样。也有不同,那就是好像有一个同样丰满的肉体正从背後紧贴着我,她用唇在我背上吸吻,舌头在背上游弋,一只手捏弄着我的一个乳尖,一只手正熟练(爲什麽是熟练?)的玩着我下面的双丸,仿佛爲我的抽插助兴……双重的刺激和一丝恐慌一起向我袭来,天哪,背後是谁?陈依发现了可不得了!冷不丁的我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徐悠可爱的睡相扑面而来,这可爱的睡相却吓得我一激灵。还没回过神,耳边却传来女友熟悉的声音。“亲爱的,你醒了……”终于明白过来,是女友在背後偷袭我,这小妮子,经常是在清晨发情,火热得不得了……看来人是不能做亏心事啊,不然春梦都做不安稳。

继续享受着女友从背後的“按摩”,欲火也渐渐的燃了起来。这时外面的天还是暗暗的没什麽光线,不知道是什麽时间,看徐悠睡得那麽熟,应该还早。

“老公,我想你用手摸我……”女友继续在我耳边低语。

早知道你又想被我干了。我轻轻的转过身去,双手分袭上下,一只手隔着衣服玩弄陈依的双乳,一只手探入裤底在已经流出水来的桃源搅弄……陈依的呼吸越来越重,小手也紧紧握着我的肉棒拼命套弄。

感觉陈依的下面已经泛滥成灾,我知道是时候了。半褪了陈依的内裤,让她趴着,起身从背後插入她紧闭的大腿根部,这麽多的淫液,已经血脉膨胀的肉棒很轻松的滑入深处。这种姿势虽然抽插起来不是十分方便,但因爲可以很频繁的刺激到G点,不用太剧烈的进出就能让陈依感到很性奋。果然,陈依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充气枕,还有压抑的呻吟声悄悄发出。我俯到陈依背上,把她的上衣高高撩起,双手探到前面捉住她的一双大白兔,她的乳尖已经高高翘起,我稍微用力,用两根指头搓弄,陈依更动情了,下面越收越紧,液体也越来越多,抽插时已经有了水声,呻吟声也渐渐大了。她扭过头来,找着我的唇,用力的吸我的舌头,好半天才放开。我也用唇在她背上吸吻,吸得她不住的颤抖。

继续的抽插,忽然心生邪念,一只手放开陈依的乳房,悄悄探入旁边徐悠的睡袋,隔着衣服揉着徐悠的翘乳。徐悠缓缓醒来,先是一惊,看见是我的手才平静下来,也不阻止我,只是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我。看见徐悠这样的眼神,我用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她却突然握住我的手,把我的两根指头吸入嘴中不停的缓缓套弄……感觉着下面的湿热,手指的滑腻温柔,他妈的太爽了,夫复何求!

正陶醉在这少有的性福中,陈依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

“老公…啊~…老公,快用力,用劲,用劲干我…快点,再快点…拼命干死我吧…啊,啊~,快…我,我要来了,来了…来了~,啊~~”随着我加快频率丶加大力度的抽插,陈依又先于我高潮了。这时徐悠却神色一变,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吐出我的指头,静静的转过了身去,背对着我们。

知道徐悠不高兴,现在却也没法去安慰她。陈依在高潮的余韵中又沈沈睡去,我慢慢拔出泡在湿滑火热液体中依然坚挺的肉棒,悄悄睡到徐悠身边,想把她的肩膀扳过来,徐悠却死命的不愿转过身来。无奈之下,我也只有继续睡觉,看刚才的threesome梦还在不在。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吻醒了,天已经亮了,陈依在我怀里,正吻着我。“老公,你继续睡,我去给你做早饭。”我晕,那你把我吻醒干嘛?看来是凌晨那次把她干得很爽,才良心发现要去做饭,平时都是我啊。

陈依穿好衣服钻出帐篷,刚刚拉上拉链,徐悠一下子贴在我背上。

“不要说话,我要你马上干我……”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人还没反应过来,但鸡巴却立马硬了起来,徐悠一句话就挑起了我滔天的欲火。我转过身,手忙脚乱的拉扯徐悠的衣裤,徐悠也急不可耐的扯着我的内裤。

“你个淫贼,这麽大了…”徐悠握着我的肉棒,嘴里骂着,眼睛里却同样燃着欲火。“我要你也从後面,象先前…一样,干我…”

想享受同陈依一样的待遇哈。我心里想着,手上也不停,猛的把徐悠压在睡垫上,当然是面朝下,一把把她的裤子拔下一半,手握着已经涨得难受的鸡巴,也不管她下面湿不湿,用力顶了进去。靠,真是想被我干,已经这麽湿了!

“哈~”徐悠轻叫了一声,然後很自觉的把脸埋在睡袋里,尽量不让呻吟声发出来。我一边不停的抽出顶入,一边轻轻的把帐篷的拉链拉开了小小的一角,可以看见陈依在外面忙碌,还有不少的驴友也起来了,各自忙着。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友,想着正在身下被我干得呻吟的徐悠,愈发感到刺激。

手脚并用,把徐悠的裤子完全褪去,让她下身赤条条的被我压着,把她的腿分到最大,好让我更加深入,“我干得你爽不爽,喜不喜欢被我干…”

“爽…好舒服…刚才我就一直…一直没睡着,一直想你来干我…干我…”徐悠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低语着。

“说,继续求我,说得越淫荡,我便干得你越爽。”

“我,我就喜欢…啊…你干我…就是那里…啊~,用力,用力干,干我的骚逼,用力干它,干她,用力吃,吃烂…吃烂我的骚逼…我要你吃烂它…啊呀,嗯…啊,把我吃死吧…啊…”

由于不敢作高频率的活塞运动(频率高了帐篷还不抖得象筛糠一样),只能用力深入,然後不停的在深处顶丶搅。听着徐悠的淫言荡语,我的鸡巴涨得更大,仿佛是回应,徐悠的阴道也缩得更紧,变得更湿更热。我扯掉自己的内裤,尽量快而无声的用下身耸动,手上也不放松,把徐悠的上衣褪到脖子下,然後用双手分别抓住两个乳尖坚挺的弹球用力蹂躏,我的舌头也抵在徐悠脊柱两边上下刮动。明显徐悠也被干得很舒服,她的手反过来抓住我的胳膊,随着我每一次抵入她的骚逼深处,她的手就抓得更紧。

又干了数十下,我下身不停,只是擡起头来悄悄的看陈依做饭做到什麽程度了,干,好像要做完了。我趴到徐悠耳边小声说道,“乖乖,你还有好久,陈依要回来了,我要冲刺了…”

“不行,不行,我要你一直这样干我,继续吃我,我还要,我还要,不管她嘛….啊,啊…继续,继续…”

靠,你说不管就不管呀,怎麽办呀?一边耸动一边开动脑筋。突然灵机一动,我一面干徐悠,一面对着帐篷外的女友喊到,“亲爱的,再烧点水,等会冲点速溶咖啡来喝。”我一般很讨厌速溶的咖啡,一股子怪味,但今天却拿来拖延时间。“好的”陈依答应着,一边高兴的又去净水器接水,可能还做着她的主妇梦吧。我却有了更多的时间干身下这个骚逼。

可能是知道有了更多的时间享受被我干,徐悠也掘起屁股开始迎合起我来,这样更省力,也插得更深,感觉更强烈。

“乖乖,被我干得更舒服了吧,说,你是不是欠干的贱人…”

“是,我是欠,啊….欠你干的贱…贱人,用力干…干我这个贱人..啊,贱人…贱人好想…好想被…啊~嗯,好想被你干…干我…好爽…爽…啊~~…”

“真乖,我会更用力干死你的…对了,因爲我不喜欢带套,陈依从来都是吃药的,你平时是…?”!

“好…老公(老公?真是欠干的女人!)…不用…不用担心,继续,对…啊…对…我…我也是吃药…吃药的…你放心…放心的,在…在里面…在里面那个嘛….啊…”听到徐悠欲言又止,我在她花心上,那团软肉上狠心的抵磨着,“在里面什麽嘛?说清楚”“啊…酸死了…啊不…麻,麻呀…哦,啊~是痒,痒死了…求求你,求你不要停…快干我…干我呀…等会…等会直接…直接射在里…里面…你的精液好烫,昨天烫得我好……好舒服……”

一边干她一边听她淫荡的话语,真是肉体精神的双重愉悦。继续做着活塞运动,刚才叫陈依去烧水,我多争取到15分锺左右的时间,我要好好的干徐悠,让她生不如死,让她升天。

徐悠的阴道更紧了,迎合得也更用力,要拼命小心才不会发出撞击的啪啪声,我也快要射了,于是加紧用肉棒蹂躏徐悠的阴道,一下又一下,不停的抵死缠绵,终于快达到崩溃的边缘了。

徐悠突然高潮了,阴道紧收还不停抽搐,受到这一突如其来的刺激,我也射了,我用力抵住徐悠的阴部,仿佛想把整个身体都插入进去,感觉龟头紧紧的杵在花心上,享受着花心的颤动,然後猛的把滚烫的精液喷了上去,似乎与此同时,也有什麽喷溅在我的龟头上…徐悠全身崩得紧紧的,不住的颤抖…又被我干爽了。我用唇舌压在徐悠背上,吸吻着,徐悠却猛地一抖,闷哼一声,然後全身一软,好像又失去了知觉。

鸡巴在徐悠的阴道中慢慢变软,陈依可能也快做好早餐了吧,这才恋恋不舍的把肉棒拔了出来。任由混合的白色淫液还大多在徐悠的阴道里,我只是草草的用纸擦了擦流出来的,就把裤子给她套了回去,上衣也给她拉了下来,谁叫她又被我干晕了,总不能让陈依看见她光着身子躺在这儿吧。

把睡袋重新盖到徐悠身上,我抽了张湿面巾,正在擦已经软绵绵的肉棒,陈依拉开帐篷钻了进来,看见我的动作,愣住了。

我望着她,淫笑着撒谎道“昨晚和你做完後太累了,没有清洁就睡了……”陈依小脸一红,娇羞的白了我一眼,主动接过湿面巾,帮我清洁起来,擦干净後,还俯下身去在我的肉棒上亲了一下,并顺势用舌尖轻轻一舔。Kao,我心里的火又燃起来了,无赖力不足,毕竟刚刚才发射了。

“小坏蛋,徐悠在旁边呢,我晚点在收拾你…”只有找个借口,然後起身和女友一道去吃她精心做好的早餐……徐悠,好像还没有“醒来”。

今天的驴行计划就是在附近游玩,享受大自然的野趣。营地旁有条小溪流过,正好因爲地形原因在附近形成了一个数百平方的不规则的水潭。水很清,水岸绿树掩映,潭中怪石林立,真是个戏水的好地方。下午的时候,踏青归来,大家都换上泳衣扑到水潭里玩耍起来。

徐悠和陈依两人正在打水仗,而我好整以暇的在旁边欣赏两具美丽的身体,我都已经干过的身体。陈依皮肤雪白,身材比徐悠略丰满,穿着一件我们一起去买的浅绿带黄的连体泳衣,在水里显得十分性感,看得我的小弟蠢蠢欲动;徐悠身体略结实一些,在躲闪水花时,胸前的双峰不停上下弹动,而不是象陈依,象两个水球一样不停晃动。徐悠穿着一套绚彩的两件式的运动泳衣,皮肤略显小麦色,也是我喜欢的顔色,整个人显得活力四射。看看这个,瞄瞄那个,下面已经举枪致敬了。

打着打着两个人向我移动过来。徐悠扑到我面前,拽着我,用我的背去抵挡陈依扬过来的水花,好在此处水较深,我举的枪还没有露馅。陈依也同时扑到我背後,用双手击水,溅得我们三人都睁不开眼,她的一双嫩乳也在我背後蹭来蹭去。徐悠突然伸手摸向我下面,抓着我更加坚挺的肉棒,似诧异似惊喜的望了我一眼……齐人之福啊……

正在享受这奇异的瞬间,驴友中有人提议在水中捉迷藏,一呼百应,我们只好分开,估计此时徐悠和我一样,心里都比较微妙。

象其他的驴行游戏一样,这个捉迷藏的游戏也是很暧昧的,给男女都提供了相互非正常身体接触的机会,我也一样,一股邪火越烧越旺。眼睛不断追逐那两俱酮体,恨不得马上抓住一个就地正法。

也不知道游戏进行了多久,这次是陈依和另一个驴友一起逮人,我和徐悠一起远远的逃了开去,游了二丶三十米远,藏到了几块大石後面。我们躲藏的地方地形比较奇特,几块大石头挡住了其他驴友和我们之间的视线,後面是茂密的灌木丛,只有一个小小的入口进来,形成了一个比较封闭的小环境。

徐悠本来就抓着我的手臂,在察觉这个位置的特异後,与我对视了一眼,那股邪火呼的一下燎了原。我们立即搂在一起,一边激吻一边拉扯对方的衣物。她的手钻入我的泳裤,激动的套弄着我已粗壮的鸡巴,我的双手也一前一後攻向她的阴蒂和秘穴。才轻揉阴蒂几下,她的身体就变得火热起来,脸上也飞出两朵红晕,秘穴处也有不少滑腻流出,这个淫妇也忍了很久了吧。没有过多的时间做前戏了,我的肉棒已经涨得发痛了。

一把扳过徐悠的身子,让她上身俯下,美臀朝向我,扯下她的泳裤,掏出我的大肉棒找准肉洞就插了进去……又热又紧又滑,欲火焚身的我已经顾不了其他了,不管别人听不听得见,疯狂的抽插起来,啪啪声伴随徐悠的呻吟声不绝于耳。邪火焚烧着我,现在我只想把这火发泄出去,全部发泄出去。

“啊,你,你太猛了,我…我….嗯,啊…太爽….爽…太high了,再快,再…再快…”

“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我也发疯般的低声叫喊着,双手撩起她的泳衣,抓住双乳一阵揉搓。上下齐攻,徐悠被我干得脚发软,再也站立不稳,软倒在地上。我拔出肉棒,抱起徐悠把她面朝上放在一块光滑的石面上,重新插入并开始高速的活塞运动,一手揉她的乳房,一手继续玩弄她的阴蒂。

三个敏感地同时被我蹂躏,徐悠性奋得不能自已。双腿缠在我的腰上,还不停的摩擦丶用力,让我的鸡巴更深入她欠吃的骚逼,俏脸血红,连胸部也开始泛红,嘴张得大大的,high得已经不能发出呻吟声,只能发出呵.……呵……的嗓音,仿佛随时都会憋过气去。又要被我干得高潮了,我毫不怜香惜玉的发起了冲刺,我也要发泄出来!……在我精液的冲击下,徐悠又一次被我送上高峰。

高潮後我并没有马上抽出阴茎,只是用手在她全身爱抚,享受着这片刻的甯静。……我俩不能消失得太久啊,终于我开始起身。正要把肉棒拔出来,徐悠忽然起身紧紧的抱住我,“不要,不要出来,我要它,我要它永远在里面……我爱你……”

三字经出口,我们都是一怔!沈默……还是沈默,好久,远处传来的欢笑声才打破了这尴尬的静默。我爱的是陈依,却和徐悠发生了这麽多次关系,现在,她爱上我了麽,我对她除了发泄好像也有些其他的东西在滋长……爱,太沈重了,无力面对,只有逃避……

我和徐悠各怀心事,默默穿好衣物,有默契的一前一後潜回欢乐的人群中。我在後面,看见没有清理的白色混合液正从徐悠的大腿根部渗出,一幅淫靡的景象……我的心,更乱了……

余下的时间里,我和徐悠都在暗暗回避彼此的目光,而陈依似乎是玩得太高兴了,根本没发现我俩消失过。下午四五点时,我们拔营离开,赶往不远的一个小镇,晚上在那里找个地方过夜。

第三夜,慢慢来临……

第三夜开始,还是终结

这是一个小镇,只有一个简陋的招待所,因爲第二天约好在这个镇等车,所以只好在招待所将就了。也许真是前世的冤孽,因爲房间不够,徐悠丶陈依我们三人又只能在一起分享一个三人间。

也许是这两天大家都玩得比较累了,饭後没有一起搞什麽节目,就早早各自回房了。费了点劲把其中两张床拼在一起,我们和徐悠就关了灯各自躺下。

躺在床上,我心乱如麻,各种人丶事在脑海里翻来覆去,怎麽也不能入睡。不知过了多久,陈依缠了过来,手在下面来回撩拨,真是需索无度。

我有点不耐烦,“今天下午你玩得这麽开心,应该累了吧,早点睡嘛……”我也不知道爲什麽说出这话来,难道是怪她没有及时阻止我和徐悠?心里更乱,于是说了声去抽烟,就出了门去。

艳遇艳遇,真的遇上了却让人备受煎熬,如何面对陈依,如何面对徐悠,一失“足”,万千烦恼啊!烟一根接一根,直到感到有些冷了,才慢慢走了回去。正要推开门,但房间里传出的声音却给了我当头一棒。

屋里传出的正是我亲爱的女友陈依那熟悉的呻吟声,叫床声,“啊……就是那里,对啊,啊……你,你太会弄了,冤家啊,你……啊……用力,再快点……快点,啊~啊~”

怒火原来比欲火燃起得更快,此时,我已经出离愤怒了,这个烂货贱女人,这麽会儿功夫就和其他人搞上了。我猛的推开门闯了进去,并随手把门关上,可不能让他跑了,打开灯冲向床边……

震惊。也许床上两人的震惊加起来也比不过我的震惊。

两俱同样娇媚的肉体正像两条蛇一样紧紧纠缠在床上,一边是陈依一边是徐悠,两张震惊的脸,一张带着性奋的迷惑,一张带着性奋的狂热,同样美丽,同样媚惑,同样引人犯罪……两俱曾经在我跨下承欢的肉体正同时袒露在我面前,幻想与现实的冲击,让我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陈依抢先打破了沈默,“亲爱的,我,她,我们不是……刚才……”她已经慌乱得不知说什麽了。而徐悠却什麽也没说,只是怔怔的望着我,眼神里有迷茫,有挑衅,有淡淡的忧伤……

“你们……你们……”我也说不出话来了。

“刚才你怪我下午玩得太疯,生气走了,我怕你……就哭了,徐悠过来安慰我,我们搂在一块儿,後来不知怎麽的就……”陈依终于说了出来,原来如此。

不知怎麽的我忽然怒从心起,好你个徐悠,勾引了我不算,还来干我的陈依!他妈的。我一下冲了上去,把徐悠扯过来压在身下,一边拖自己的裤子一边骂着,“你他妈干我老婆,老子要干你”说着,握着不知什麽时候硬起来的鸡巴,狠狠的插入徐悠早已湿透的肉缝。陈依被我的举动惊呆了,而徐悠只是拼命挣扎,两手在我身上乱打着,嘴里却不发出任何声音。

依然那麽润湿,依然那麽火热,依然那麽紧绷,徐悠的淫穴竟给我久违的感觉。不去想旁边的陈依,不去想什麽爱与不爱,不去想什麽以後现在,我只想忘掉一切,全身心的沈迷在这淫乱的快感中。

快速的活塞运动,凶猛的活塞运动,让徐悠不一会就停止了反抗,只是痴迷的望着我,她也在我给她的快感中堕落了吧,也沈迷其中不能自拔。好半天陈依才反应过来,可怜的拉着我的手,哭道,“老公,刚才也有我的错,你放开徐悠吧,你这样干她会把她干坏的。”

唉,可怜的陈依,我心爱的女友,我爱你啊,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麽办了,只想有片刻的忘乎所以。我泪流满面,却扭过头去对着女友狠狠的说,“过来舔我的全身,等我干完她再来干你!”陈依似乎被我的凶狠吓住了,从後面抱住我,颤抖的吻着我的背。

我的耸动一直没有停过,此时的徐悠什麽也没说,静静的望着我,但她脸上的表情告诉我她正煎熬在被我不停奋力冲击的强烈快感中。我的心越发扭曲了,我一把从背後拉过陈依,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按在徐悠的乳房上,叫道,“舔,刚才你们怎麽弄的,现在继续弄!”陈依乖乖在徐悠的前胸努力来回耕耘着,我也用手在徐悠大腿丶阴蒂等处肆虐。在多重的攻击下,徐悠也忍不住发出了声音,不是前几次被我吃时的淫言荡语,而是类似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呻吟,同样的让人销魂。我的一只手离开徐悠,伸出食指和中指,插入陈依的淫穴,同样的润滑,毫无阻力的进入,去探寻那熟悉的G点,就是那儿,我已经找到。

分心二用,肉棒继续在徐悠的嫩穴中来回穿梭,二指也在陈依的密洞中扣挖,两人的呻吟声同时回想在我的耳边。两种不同的愉悦,两份不同的快感同时冲击着我,这种不可名状的享受,似乎已经让我的灵魂彻底熔化,时间空间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淫欲和无尽的快感。

二重唱在继续。徐悠在我身下,淫穴的嫩肉随着我的进出不断的深陷翻出,我的一只手沾着她的淫液,揉着她的阴蒂,在内外的刺激下,她的阴道越缩越紧;另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在陈依的G点上以及附近用力顶挖,大拇指则正好抵住阴蒂用力刺激,同样也是内外夹攻。看着徐悠红透的俏脸,感觉她淫穴的颤憟;手指体会着陈依体内的娇嫩,望着她身体的不断扭动,这是体内欲火的最好宣泄……陈依开始剧烈的颤抖,她先高潮了;似乎徐悠受到影响,也紧接着喷出了灼热的液体,她也崩溃了。而我好像还远远没有达到顶峰,我还要更强烈的刺激,我还要更淫荡的肉体……

陈依裸露性感的肉体叠压在徐悠诱人的酮体上,两人若有若无的相互搂着,象两条刚被极度蹂躏的美人鱼,奄奄一息的样子更能激起我的兽欲。把陈依翻过来,让两人都面朝上的叠在一起,抄起肉棒凶狠的刺入上面陈依的密道,然後数十下的冲杀,拔出,再刺入下面的徐悠,又是数十下的冲杀,拔出,再往上刺……如此往复。如果刚才是两人的合唱,那麽现在就是两人的二重唱,插入不同的淫穴,就有不同的呻吟声爲我的耸动伴奏,这是欲望的交响。

数个来回,我也有了欲泄的感觉,还是选择在下面的温软中发射,用尽全力的抵住徐悠,似乎我的前端已经撑开她的花心,探入她的花房,那紧束的快感让我灵魂爲之一空!同时我用双手托起陈依的臀部,用唇舌在她的密处尽力吸舔。上下的攻势分别对她们来说都是“致命”的,她们又高潮了。我的肉棒在徐悠深处发射,以激情抖动回应她的颤抖;我的唇舌不因陈依的高潮而停止行动,让她不断往高潮深渊坠落……于是,她们两人同时失去了知觉。

轻轻把两俱诱人犯罪的肉体移开,在两人的脸上身上各吻数下,我发现,她们两人都成了我的心头肉。我静静的躺在她们旁边,也有些累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不一会儿也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被一拨又一拨的快感撩拨得醒了过来。吃惊的发现两个美人像失去理智般的正在争抢着吮吸我的肉棒──你抢棒端,我就在茎部缠绕;你吸双丸,我就吞掉全部,两人的唇舌还不时纠缠在一起,似二龙戏珠丶似双凤朝阳……眼前的淫靡又让我体内暴虐的淫欲苏醒,我的双手分袭二人来回晃动的阴部,指头又很容易的插入各自早已爲我润滑好了的淫穴……今夜无心睡眠!

让她们继续吮舔我的肉棒,而我用手分别刺激二人的阴蒂和肉穴,渐渐的,她们的呼吸越来越沈重,四股粗气通过鼻腔喷到我的肉棒上。继续揉弄片刻,拉起陈依,示意她自己坐到我的肉棒上;拉过徐悠,让她的密处抵在我的唇上,火势越燃越旺。陈依在我下腹高高弹起又重重落下,似乎想用我的肉棒将她刺穿,她已经high得有些疯狂正在尖叫着高声呻吟;徐悠也不示弱,在我唇舌巧妙的攻击下,也发出阵阵销魂的呼叫……房间内淫声不绝。不去想是否骚扰到其他人,不去想明天望向我们的目光,只想在今夜沈溺于无边淫欲中,不再归去。

我的双娇,她们的下身都不停,各自做着最能满足性欲的动作,双手蹂躏着对方的乳房,嘴里吮吸着我的手指,现在,高声呻吟已经变爲低唱,但情欲已经更加炙热。现在的姿势,她们能够享受快乐,我却没有征服的满足。把徐悠从我的唇上移开,吻着她,轻轻告诉她稍等,起身把陈依放到身下,将她的双腿架到肩上,我的身子压了下去,几乎将她压得对折,然後开始重重的抽插,这种姿势每次插入都很深,抽离时她的身子将自动迎上来,趁势再重重的插下,又省力又深入,征服的欲望也得到发泄。每快速的抽插十数下,就略停,将肉棒用搅拌的方法,一圈一圈盘旋着插入,然後向各个方向用力的顶入数次,几个轮次後,陈依已经性奋得接近昏迷,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只用紧缩的淫穴来表示她的“抗议”。看着我干陈依的方式,徐悠在一旁刺激得嘴唇颤抖着,似乎干在陈依淫穴中的每一下,也同时加诸在她的身上……快轮到你了,陈依已经抵挡不住了……片刻之後,陈依发出一阵低沈的嗓音,白眼一翻,又昏死过去。我缓缓的拔出肉棒,怜惜的用睡袋将她盖好,然後转头深情的望着徐悠,温柔的抱起她到另一张床上。

轻轻的放下徐悠,贴在她耳边低语道,“我们犯了错,一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想去考虑明天,我只想今夜与你抵死缠绵,也许在你也昏过去後,我会在你耳边悄悄说我爱你,因爲你在我心中已经有了一席之地……”

听到这里,徐悠激动的搂住了我,“你什麽都不用说,我只想整晚整晚的和你做爱,永远迷失在你带给我的高潮快感中……”

什麽也不用多说了,立即彼此融合,开始激情的起伏。徐悠像八爪鱼一样缠着我,我也爲她戴去一次又一次的愉悦冲击。这次做爱很不寻常,才十几下,徐悠就颤抖着高潮了,在她的冲击下,我也一泄如注。

高潮後,我们并没有分开,还是缠在一起,身体也仍然结合在一起,激情没有消退,我们热吻着,彼此爱抚着,像久别的情人!不一会儿,我的肉棒在她体内渐渐苏醒,徐悠也感觉到我的变化,动情的在我耳边说道,“来吧,再来狠狠的干我,真想你就这样把我干死,让我死在你的身下,死时都还拥有着你……”

感觉到徐悠的情深,我也不再像以前发泄般的吃她。我用温柔的方式,让她感觉到我的爱意。如同刚才干陈依时一样,我用肉棒开始全方位的爲徐悠的肉穴服务,刺激她肉穴内的每一处,一点一滴将她熔化。随着我的深入浅出丶浅出深入,变换角度丶变化力度的各式抽插,徐悠没有高声的呻吟,只有出自内心深处的快乐叹息,仿佛身心正在与我融合。我也感到一种不同前几次的和谐,似乎是两人肉体同肉体,灵魂同灵魂的逐渐合二爲一……这是一次美妙的性爱。每一次我对她的冲击,仿佛是直接击打在她的魂魄上,而不是肉体;我每次冲击感觉到她的颤动也仿佛是来自她灵魂的颤梀,我的灵魂也仿佛渐渐被她美妙的肉穴吸收融入……

上千次的拉锯後,我们终于同时颤抖,一起高潮了,这一瞬间,灵魂仿佛被抽空。过了好久,我才从极度的愉悦中缓缓醒来,徐悠已经入睡了,脸上是满足的笑容,眼里却似乎有泪。我起身,轻轻抱起徐悠,放到那张拼起的大床上,自己躺到她们两人中间,把我的两个爱人的头靠在自己胸前,然後沈沈睡去……

这到底是开始?还是结束?未来不可知……

 

上一篇:淫乱家庭

下一篇:精神病院的淫荡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