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黄色笑话 » 我是第几个?

我是第几个?

主角:男/女

 ——————————————————————————–

我以前以为只有男人才会是色狼,但经过上星期的经验後我发觉当女人变成色狼的时候,一点也不比我们男人色狼来得差劲。

上个周末参加一个生日舞会,认识了一位女孩,约二十多的年纪,样子冶艳,衣着性感。言论豪放,一看而知是个可作一夜情人的人选。只是,她的急色情况比我想像中的更厉害。

我们认识才半小时,跳了几分钟三贴舞,她已经拖着我急急走到浴室,她的目的我已然明白。

一入浴室,她反手把门锁上,另一手已往我裤内摸去。五只看似纤纤玉指,实则纯熟有力的色中饿爪,狠狠的朝我的小弟弟处又抚又捏。

我又怎甘示弱?伸手往她的短裙内探,己是春潮泛滥,一条内裤已像刚洗湿似的,还有黏黏的潮水沿着光滑的大腿内侧潺潺往下流。我隔着细滑的内裤,在桃花源外轻力按压,肆意挑逗。

她可谓一触即发,不消半分钟,她已是一阵抽搐,竟然有了高潮。

我解开她上身的小衬衫,把两个挺拔的肉峰捧在手上,送往嘴边,正想一尝鲜乳滋味,她却一把将我推开,自己把仅剩下的短裙也一下脱掉,浓密的黑森林像亚马逊河流域的森林一般发出原始的诱惑。

赤裸的她把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了个乾净,然後拉着我走进浴缸,打开莲蓬头,水珠洒在我们身上,但却一点儿也冷却不了她的欲火,她慢慢的跪了下去,轻轻的捧起了我的宝贝,用手套弄了一两下,就伸出她鲜红的舌头,开始舔着紫红的尖端。灵活的舌头在宝贝头上飞快的转动着……接着,她开始把整只宝贝往嘴里送,她的头一前一後的来回,凹陷的双颊里发出阵阵吸吮的滋滋声。她一只手抓着宝贝,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轻轻的搓揉着我的双丸。阵阵的快感从我小腹不断涌起,渐渐冲向不断撞击着她喉咙的龟头……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时候,她忽然停止活动,伸出大姆指和食指在宝贝上端使劲一捏,果然好功夫,立刻把我从爆炸边缘拉了回来。

她站了起来,背靠着墙,双腿打了开来,用两手捧着我的头,慢慢的往她的黑森林靠去。我蹲了下来,拨开了她茂密的草丛,晶莹的水珠夹杂着她的爱液在浅粉红色的桃源洞口闪闪发亮着……

我伸出舌头,开始轻轻的往洞口上方的珍珠舔去。每一次进攻,她就会轻轻的抽搐一下,口里还发出模糊的喘息,惭惭的,我愈来愈快,她的臀部也开始摆动起来,我用嘴唇吸着她的珍珠,手指也不停的往挑源洞内来回钻动,她的叫声开始变大,闭着眼睛,臀部的摆动也愈来愈剧烈。一次又一次的向我的嘴唇迫紧,沉重的喘息终於在一阵悸动後停了下来。经过了这一阵高潮的冲击,她的双颊也变得红润了,我们躺在浴缸里休息了几分钟,她的手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小弟弟在她的套弄下也开始举行升旗典礼。她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把我也拉了起来,我随着她走出了浴缸,只见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下腰去,两手抓着浴缸边缘,回头用冶荡的眼神看着我。她的臀部高耸,双腿叉开,丰厚的肉唇在黑森林里若隐若现的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看着她修长的双腿和美妙的臀部曲线,小弟弟的旗举得更高了……

….快来嘛!!

….哦!

我回过神来,闭上了快流出口水来的嘴巴,把我的下部往她的桃源靠去。我弯下身,一只手爱抚着她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扶着小弟弟,从背後靠着她桃源洞口的肉唇,轻轻的磨了起来……

….别这样逗人家嘛!!

….嘿嘿….。

蚌唇内流出的蜜汁,浸润着紫红色的龟头,我把小弟弟轻轻的送入唇中,让龟头的肉伞没入洞内,随即抽出,享受着肉伞在蚌唇口磨擦的快感….。

虽然她已经历了两次高潮,但欲念似乎更见高涨。频频移动着她的臀部向後顶着,想要让我更深的插入。我仍然恶作剧的逗着她。冷不防她伸出一只手,向後抓着我的臀部,然後将自己的屁股往後一顶。卜滋一声,小弟弟已经整根没入在她的桃源洞内了。她闷哼一声,略昂着头,臀部顶得更高了,洞内的肉壁紧夹着我的宝贝,一前一後的动了起来….。

我也不甘示弱,紧抓着她的腰部,活塞式的抽插了起来。她的哼声愈来愈大了,配合着撞击屁股的啪啪巨响,和插送中的….卜滋….卜滋….,狂野的作爱交响曲在浴室内不断的回荡着……

我努力的抽插着,她的蚌唇随着宝贝的进出一张一合,蜜汁也跟着宝贝的动作,沿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忽然她停止了动作,转过身来,把我往浴缸里拉去。接着把我按倒在浴缸底,一手抓着我的宝贝,顶着她的肉唇,就这样坐了下来。我躺在浴缸底,活动空间有限,只好任凭她摆布。

她的双乳在我的眼前跌荡不停,蜂腰左摇右摆,嘴角含春。渐渐的,我觉得宝贝被她的蚌唇和肉壁愈夹愈紧,她的叫声也愈来愈大,在一阵快速的骑乘下,她闷吼一声,颓然倒在我的胸膛上。我的能量在她的攻势下,也累积到了爆炸边缘,在她倒下後,顶着她的蚌唇,还轻轻的在她的肉壁中跳动着。过了约一分钟,她睁开了眼睛,此时的宝贝在她紧夹的桃源洞内,仍然坚硬如铁,她察觉到了我宝贝的意犹未尽,於是转过身去,抓着宝贝,用她艳红的樱桃小口把它含了进去。她的头一上一下快速的动着,原本就在临界点的小弟弟,在她小口不停的吸吮下,先头部队已经出了关卡……

她感觉到我龟头渗出的液体,回过头来含笑的看着我。一只手则仍然不停快速的上下套弄着。我的能量也已经累积到了极限,忽然下体一阵寒噤,第一礼炮就打在她含笑的脸上……

她惊觉到了我的发射,赶忙回过头去,樱桃小口再度含着爆发中的小弟弟,用力吸着,我抖动着下体,一炮又一炮的在她口中射了出来。她一点也不浪费的全吞了下去,我无力的瘫在浴缸底,她仍然不断的舔着消褪中的宝贝。舌头和樱唇含着整只小弟弟。我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最後的快感与解放後的舒畅……

茫然中浴室门口传来了咚咚的响声,好像是有人在敲门。

….喂!里面的人快一点好吗?

想到外面可能有人在大排长龙,我赶快起身,匆匆穿上衣服,她却爱理不理的躺在浴缸里,开了水龙头,看样子要出美人浴。

我只好礼貌性的问着:

….我要出去了,妳还要待在这儿吗?

….你先出去好了,我想在里面多留一会儿,哦,对了,刚刚不是有人在外面敲门吗?让他进来好了,还有,忘了告诉你,你今天的表现算是中上而已,有机会还得多多练习才行….。

我看着她,苦笑了一下,整理好衣服,就离开了。

我留意到那个随後进入浴室的男子久久没有出来,浴室内发生了什麽事不问而知,後来我不禁自问,究竟那天晚上,我是她的第几个呢?

上一篇:妈妈 阿姨 我

下一篇:初夏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