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小说 » 家庭淫魔 第一部 嚣张的妹妹

家庭淫魔 第一部 嚣张的妹妹

家庭淫魔第一部嚣张的妹妹

家庭淫魔

「主人,你要的东西小雨都帮你准备好了!」

「真乖,不愧是小雨,还真是神通广大,想要主人给妳什麽样的奖励?」

「奖励嘛……呵呵,只要主人明天好好教训那个贱货,就算是给小雨最好的奖励了!」

「好,妳放心,明天我保证会让那个贱货後悔为什麽要跟我作对!」

「呵呵,主人,小雨很期待明天的到来啊!」

「我也是啊!妳放心,今天晚上早点睡,多储存一些体力,明天晚上将会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是的主人,那我就先去休息了,主人晚安!」

「嗯,晚安。」

挂断手机,我心中最大的担忧也放了下来。听到小雨说她把一切事情都准备好,我就知道明天的情势绝对会站在我这边,把那个高傲丶总是憎恨我,甚至想要联合外人一起整我的妹妹压在身下狂干的日子就在明天了!

不过我也知道,干了她是一回事,想要收服她却是另外一回事。毕竟要夺取她的处女身不算太难,但是要她真正身心都臣服在我之下,却才是真正困难的一件事情。而且我必须要做得完美,不能有任何闪失,因为得到妹妹只是一个开端,在之後还有姊姊跟妈妈等着我去征服,如果我在这战就败下阵来,那母女同淫的4P场景,就只能是我每天作梦手淫才能出现的画面了!

「为了我的性福,还有为了我身下小兄弟的性福,明天的一仗只许胜不许败!」

为了要增加收服妹妹的自信,我决定在上网去研究看看,也许能找到一些驯服高傲女的方法。

就这样看了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午夜十二点,我伸了个懒腰,决定出房门去刷个牙准备休息,就在我步出房门的那一刻,感觉到整个家里静悄悄的,似乎大家都已经睡了吧!

或许是有点过度紧张,我刷过牙後躺在床上却睡不着觉,只好出房门来客厅散散步,顺便抒发一下紧绷的心情。

半夜的客厅十分幽静,一盏小黄灯微微照耀着,我信步逛去,却发觉那盏黄灯下的,居然是一个相框。我随手拾起相框,藉着灯光看着相框内的照片,一时之间,我愣住了。

那张照片大约是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所照下的,是一张一家五口的全家福,照片上的我还跟妹妹靠在一起,一副和乐融融的模样,在想想如今的情况,不禁让我感触良多。

「我和妹妹,一直到国中之前都很要好的啊!记得小时後她还常常跟我玩,到底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到底是什麽理由,让我和妹妹得要到算计对方的情况?」

这个问题不停的在我脑海里盘旋,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上的我和妹妹的笑容都是如此的真诚,曾几何时,这种兄妹之情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要相互算计,是要相互憎恨?我们都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为什麽要做这种互相伤害的事情呢?

我拿起那张照片,走到妹妹的房门外,看着那张全家福,再看看妹妹的房门,我的心,不禁也开始有点犹豫。

「真的……要进行计划吗?」

就在我感到犹豫的时候,突然一道闪光划过脑海,脑中浮现了一幅幅的景象。那是近几年来,我窝囊的成为家中三个女人的男仆,常常要被她们使唤丶被她们辱骂丶被她们瞧不起……一瞬间,我那犹豫不决的心,又坚定下来。

「是妳们先对不起我的,是妳们先伤害我的,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只是将我这几年来受的气一一奉还到妳们身上而已!我没有错,有错的是妳们!」

我又再度望着手中的那张全家福,那时候的我,是如此的笑容满面,只是现在的我,还能够保有那时候的笑容吗?

我冷冷的笑了笑,将那张全家福摆了回去,缓缓的走到妹妹的门前,用很轻,但是却很坚定的口气说道:「妳,该为妳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隔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妈妈和姊姊已经出门了,而妹妹也开始了第一天暑假的辅导课,整个家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留着。

我坐在电脑前,看着眼前所列出来一项又一项的今晚注意事项,我的心,也不禁有点紧张。

计划已经在我脑海里排演过好几遍了,但是我还是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因为我知道以妹妹的头脑,也许会让这件事情出现一些意外,而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每个细节都弄得一清二楚,让所有情况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就这样,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随着妹妹回到家中的时间慢慢逼近,我的心,也越来越紧绷。

「叮咚!」

「来了!」我心一凛,该来的情况总是要来的!我深深的舒了口气,缓缓的打开那扇铁门,一打开,就发现妹妹和小雨,正站在我们家门口,而妹妹一看到我开门,先是冷哼了一声,才骂道:「开个门动作这麽慢,你是猪啊你!」

她一把把我推开,拉着小雨的手走进家里来,对她道:「小雨,妳不需要认识他这头猪,我们进去吧!」

看见她如此的动作和反应,我不禁也赞叹我妹妹的心计的确够深,毕竟在她的计划中她已经知道我和小雨有见过面,但是现在却还要故意假装小雨不认识我,好让我以为她不知道我跟小雨有协定,光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感觉到,她的确是个狡猾的小魔女。

不过我也知道做戏要做全套,所以故意在她看得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让她以为我还照着她的剧本走,一切都还在她的掌握之中。

「小雨,先回我房间吧!我们先来聊聊这几天的假期吧!我们也一个礼拜没见面了,我好想妳呢!」她边说着边把小雨拉回她房间,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看见她和小雨走进房间里,我微微的一笑,缓步走回了客厅。

她和小雨去她房里做什麽,我早就已经心里有数。小雨跟我说只要她们一起到一个没有第三者的地方,一定就会开始玩一些『同性相爱』的游戏,而在我的计划中这一幕也是必须要让她发生的,因为这会成为我待会攻陷妹妹心灵很重要的一个筹码。

她房间内早就已经被我装设了一个针孔摄影机,这是昨天小雨拿给我,我今天早上趁着她不在的时候装设好的,装设的点刚好被挂在墙上的一幅话给遮挡住,要不是知道详情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来那里会有针孔摄影机。而我要的,就是拍下她们『同性相爱』的证据,来让她待会造成心灵上的缺口。

我故意坐在客厅坐着看电视,大约过了半小时後,妹妹和小雨走了出来,看见她们两个一副完全没事的情况,要不是小雨有偷偷的向我打了个没问题的手势,也许不知情的我还会以为她们只是进去聊天呢!

接下来是晚餐的时间,在这里也是计划中相当重要的一环,在原本妹妹和小雨商量的计划中,我必须要去帮她们买晚餐,而就在买晚餐的同时,我会利用小雨给我的安眠药加入妹妹的便当中,藉此让她吃下这个被我下药的便当,然後趁着她昏迷不醒的同时,小雨会把她双手绑死捆在床上,好让我过去淫虐她。

但是在妹妹和小雨商量好的计划中,她却会利用讨厌我作为藉口,故意支开我,而我也会以为有小雨的监视下她会吃下便当,但原本就跟小雨串通好的妹妹根本就没有吃下那个被下药的便当。然後妹妹会装出吃了便当被我下药的昏迷模样,让小雨用活结绑住她的双手,等到我一靠近,她就会突然醒过来,并且挣脱双手,看到这种情况的我当然就会愣住,趁着我失神的时候小雨就会从後方一棍偷袭我,将我打晕後开始进行她们的计划。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既然我已经知道妳的全盘计划,那这场游戏,占上风的就会是我!」

等到我从外头买回便当,回到家里的时候,一进门,就感觉到妹妹用着烦躁的口气对我道:「买个东西买的那麽慢啊!是不是在路上干什麽坏事情?」

「买便当的地方人很多……」我还来不及辩解完,妹妹就不耐烦的摆摆手,要我赶快把便当放好。

我把三个人的便当都摆齐,妹妹对一旁的小雨道:「小雨,妳去洗手吧,刚刚我上厕所的时候已经洗过手了。至於你嘛……去帮我们把筷子汤匙给拿过来,我不想用外面送的免洗筷。」

她的最後几句话显然是针对我说的,我虽然心中有气,但是为了不让妹妹看出破绽,所以还是乖乖的照她的话做。

等到我把东西全部凑齐,回到客厅的时候小雨也已经回来了,两女从我手中接过了筷子和汤匙,就开始一边聊天一边吃起便当来,竟然完全将我给抛到了一边去。

我大感无趣,正想拿着便当到餐厅去吃,妹妹看见我离开了位子,突然问道:「你要去哪?」

「我要……去餐厅吃饭。」我回答道。

不料妹妹看了我一眼,却回答了一个令我匪夷所思的答案:「坐下,就在这边吃就好。」

我一愣,这跟她的计划完全不同啊!照原本的计划走下去,应该是她为了避免把那个便当给吃下去,所以要把我赶到别的地方去,但是现在她居然要我主动留下?

「怎麽?我要你留在客厅吃不行吗?妈说了这几天要我来打扫家里,你如果跑到别的地方去吃的话,会造成我清理上的麻烦,所以你就坐在这边吃。」

看着她一口又一口的把便当给吃下肚子,我的疑惑之心也越来越盛,她怎麽不会怕那个便当有下药?

「快吃啊!我先跟你说,便当里面不准留有剩菜,因为我不想清那些厨馀,所以你得要把每样菜丶每粒米饭都给我吃下肚子去,听到没有?」

我随意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她的话,但是心中却为了这个意外的发展而大感讶异。

首先我联想到的,是小雨那丫头对我不老实,但是当我趁着妹妹在看电视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向小雨,发现她也露出了同样震惊的表情,就知道她对我妹妹此刻的反应也是完全不知情,而且她的眼神里还多了一丝担忧,显然是觉得今天的事情并没有我们想像中的简单。

「既然不是小雨对我说谎,那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妹妹此刻的计划是连小雨都不知道的,也就是妹妹她骗了小雨!」

看她如此放心的吃着便当,我一边嚼着嘴里的饭菜,一边开始思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那家伙居然敢如此放心的吃着我的便当,这代表她完全相信她的便当是没被下药的,但是依照妹妹的计划,她应该是认为我会在她的便当下药啊,难道说……」

我的脑海闪过了一个念头,随即假装不经意的把便当盖子拿起来看,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便当,是我刚刚分配给她的那个便当!

因为刚刚买的便当都是鸡腿饭,所以我为了分出哪个是要给妹妹的,特地在便当的盖子上做了一个记号,而刚刚也很顺利的摆到她的位子上,但是我现在却发现,这个有记号的便当已经回到了我的手中!

我微一思索,才恍然大悟。刚刚妹妹藉故把我支去拿碗筷,就是因为她知道她的便当被下药了,所以要把便当掉包给我!而她之所以也把小雨叫去洗手,就代表了这件事情她连小雨也瞒过了,只是专属於她的计划。

我诧异的看着妹妹,发觉她虽然在看电视,但是眼神却似有若无的往我这边看来,好像是想要看着我把这个下药的便当给吃下去,作茧自缚的模样。

「哼,不愧是妹妹,果然心机够深……」我冷冷一笑,开始吃起我手中的这个便当。

看着我把便当吃得一乾二净,妹妹露出了一个笑容,显然是以为我不知道便当被她掉包,还吃得乾乾净净,可能以为很快我就会自食恶果了吧!

「小雨,妳要不要喝饮料?我去帮妳装!」我们三人吃过便当後,妹妹殷勤的问着小雨。

「嗯,好啊,我要喝柳橙汁。」小雨点点头,回答道。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她又要吩咐我去做,但是却听见妹妹说道:「柳橙汁是吗?好的,我去帮妳装。」

她端了两杯柳橙汁回到客厅,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已经吃过饭了,还待在客厅里干什麽?快给我滚回你房间里!」

我微微一哼,假装很不高兴的回到房间,但是一锁上房门後我就开始重新思考,妹妹她修改了她的计划,是因为发现到小雨已经跟我联成一气了吗?

不对啊!在她的计划当中,小雨本来就是要假装跟我联手的,再加上她和小雨的『同性之爱』,她应该不会想到小雨背叛了她,投靠到我这边过来,所以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她的怀疑心太重了,瞒着小雨进行了这段连她都不知道的计划。

就在我思考这件事情的同时,突然听见「扣丶扣」的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原来来敲门的是小雨,而妹妹已经不在客厅中了。

「怎麽?」我问她道。

小雨先是关上我房门,才低声的说道:「她把便当掉包了,主人吃到的是那个有下药的便当。」

「是吗?」我笑了笑,道:「这个我刚刚猜到了。」

小雨讶异的望了我一眼,我微笑着拍了她的头,道:「没事的,对了,已经继续照她的剧本走了吗?」

小雨点点头,道:「嗯,她已经假装晕过去,而我也把她绑起来了,现在就是请主人过去的时候了!」

「好,既然我妹妹已经发出这样的『邀请』了,那我不去的话,可真就枉费了她的一番美意了。」我笑了笑,正想打开房门,小雨却拉住了我的手,担心的问道:「你真的没事?」

「放心吧,我说没事就没事,对了,我先跟妳说,待会不管发生了什麽事情,妳都不要过来关心我,好吗?还有,待会在计划没有完全成功之前,千万不要叫我『主人』,以免露馅。」

「是。」小雨点了点头。

我走出了房门,看着身後的小雨,心中一阵激动:「终於到了最终对决的时候了!」

我和小雨来到了妹妹的房间里,顺着灯光我很容易的就发现,妹妹此刻被小雨双手反绑在床头上,还不经意的裸露出雪白的肌肤,我靠近仔细瞧着,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我轻轻的把手抚摸到妹妹的脸颊上,她的脸颊十分柔软,彷佛是棉花糖一样,衬托上清秀的五官,完全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她此刻穿着一套黄色的连身洋装,那正是她今天出门参加暑期辅导课所穿的,鲜艳的颜色配上胸前那令人心动的起伏,瞬间勾起了我的色心,我不由得伸出了禄山之爪,缓缓朝着她的胸前抓去。

就在这一刻,我听见了一个冰冷的声音,道:「摸够了吗?色狼!」

我露出了诧异的表情,看着此刻正张着一双大眼睛的妹妹,连说话的声音都多了几分颤抖:「难道,妳没被我下药?」

「哼,你这个色狼玩得那些把戏,早就被我看穿了!我可是第一女子高中的高材生耶,跟你这种猪脑袋当然不一样!小雨!」

小雨走到了她的身边,她看了看小雨,又微笑的对我说道:「小雨她是我派去找你的,你真的以为她为了功课要跟我翻脸?你也太小看我们之间的情谊了!小雨她跟我可是相当亲密的好朋友呢!」

看着我一脸震惊,妹妹得意的笑了笑,道:「就凭你这只猪也想算计我?下半辈子等你脑袋变好一点再说吧!对了,顺道提醒你一下,刚刚你原本要给我的便当,我已经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了,怎麽样,被下过药的便当好吃吗?」

「妳……」我话还没说完,就倒了下去。

看见我倒下去,妹妹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挣脱了绳索道:「哼,就凭你的猪脑袋也想跟我斗?还差太远了!」

「为什麽妳要骗我?」小雨突然看着妹妹,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骗妳?」妹妹眼珠子转了转,才笑着解释道:「妳是说今天的情况和之前计划的不一样啊!那是有理由的,妳先听我说……」

「因为妳不相信我,对不对?」小雨的话语中已经流露出一丝冷漠。

「哪有?我哪有可能不相信妳?雨,妳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怎麽可能会不相信妳呢?」妹妹连忙辩驳道。

「妳若是信任我,就会把妳真正的计划告诉我,但是妳却没有,妳告诉我的计划只是个幌子,怎麽,难道妳怕我把妳的计划泄漏出去?」小雨的声音发着颤。

「我……」妹妹一时无法反驳,连忙反问道:「是谁跟妳说这些的?是谁挑拨我们的感情?」

「还会有谁?」一个令妹妹无法置信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然後,我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微笑着对小雨说道:「小雨,我就说吧!这个贱货只是在利用妳罢了!她根本就不信任妳!」

「怎……怎麽可能!你不是吃了那个被下药的便当?你怎麽没昏过去?」妹妹讶异的望着我,颤声道。

我淡淡的笑了笑,摸着妹妹的俏脸,将头靠过去对她道:「因为那个便当,根本没被下过药!」

「什麽?怎麽可能?」妹妹不敢置信的望着我。

我冷冷的笑着,说道:「妳当真以为我是白痴?就只有妳可以改变计划而别人不可以?」

「你……」妹妹一把甩开我的手,眼神中流露出恐惧:「你别过来!我这边有两个人,你只有一个,你要是敢对我们怎样,你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是啊!的确是二对一,但是妳却说错了一件事情。」我哈哈大笑,一把将小雨搂进怀中,道:「乖小雨,告诉她我们是什麽关系?」

「小雨是阿明主人的性奴隶。」小雨乖乖的被我搂进怀中,腻声回答道。

「雨……妳背叛我?」妹妹的眼珠子几乎快要跳出来了。

小雨哼了一声,冷冷说道:「枉费我这麽真心对妳,妳这个贱货居然如此绝情对我,背叛妳又怎样?」

妹妹摇着头,颤声道:「雨,妳被骗了,妳被她骗了……」

「我没被骗,我很清醒的知道现在我在做什麽,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给妳这个贱女人一点教训,让妳尝尝主人他的大肉棒有多麽厉害!」

「不……」妹妹一边摇着头,突然奋力的跳下了床,想是知道情况不对,想要赶快逃跑。

小雨一看见妹妹想跑,连忙也想追上去,我却把她紧紧的抱住不让她动,这个举动又招来她异样的眼光。

我微笑着看着惊恐的妹妹,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如此惊慌的表情,若是跟往日那副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样子比起来,如此大的反差让我的淫虐之心又高高升起。

「妳会不会觉得头有点晕晕的?」我问妹妹道。

妹妹这才讶然望着我,眼睛里又多了一分不知所措。

「现在知道我把药下在哪里了吗?」我微笑着,走下床缓缓的步向妹妹,道:「每天饭後都会喝一杯柳橙汁,再加上妳一直太小看我,以为我只会把药下在便当里,所以刚刚的柳橙汁妳应该喝得很畅快吧!可有想过我把药下在里面?哈哈!」

随着我的哈哈大笑,妹妹已经支撑不住药力,终於倒在地板上。

我把她抱起放回床上,这才发现一旁的小雨也晕了过去,想是刚刚她也喝了那杯柳橙汁的缘故。

看着眼前的两位小美女,我得意的笑了笑。

今晚,将会是个淫靡的夜晚!

我坐在床边,眼光持续在两位美丽的少女身上转动着,嘴里还不时发出了淫笑声。

我细细的比较一下两个女孩的不同处,光是从穿着来看,小雨今天的打扮相当的清凉,短裙几乎遮不住雪白丰满的大腿,再配上此刻安祥静谧的面容,这种彷佛是圣女和魔女合而为一的气质,就算是已经占有过她的身子,看到如此风景的我也看到口水直流。

相较之下,一旁的妹妹虽然也被我迷昏,但是却还是皱着眉头,一副不肯屈服的模样,彷佛就像是圣洁无暇的天使,一时之间,又燃起了我熊熊的淫心。

我忍不住伸出了手,轻轻的揉捏起妹妹胸前的那两块嫩肉。

「终於摸到了……这就是那个一直对我摆臭脸,一直对我冷眼相向的妹妹,她最圣洁的胸部……我应该是第一个触碰到她胸部的男人吧!这种柔中带嫩的手感还真她妈的好……」我一边搓揉着她的胸部,一边端详着妹妹的脸庞,这张曾经让我又恨又惧的面孔,此刻却一动也不动的被我淫辱着,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到我裤裆里的大肉棒已经高高的竖起了!

本来想要继续脱去她的衣服,但是很快的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要的不是迷奸,光只是这样迷晕她,亵玩她的身子,就跟玩不会动的娃娃没什麽两样,我要的是她在我身下哭泣,她在我身下不停的挣扎却又无法挣脱的无力感,我要的是强暴她,再完完全全的摧毁她,我要在她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成为我的性奴隶!

我忍住了心中的欲火,看看一旁的小雨,还是决定先把小雨给弄醒,让她继续当我的好帮手,顺便让她看看妹妹被我淫辱的模样,好满足她的不平衡心理。

就在我去浴室准备热毛巾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很要紧的事情。

「之前我就是以妹妹不信任小雨为藉口来疏离她们的关系,从这件事情看起来小雨应该很在乎别人是否信任她,今天我也骗了她,得要先想个理由解释清楚……」虽然已经顺利的擒住了妹妹,小雨的利用价值也几乎没有了,但是不愿重蹈妹妹覆辙的我,为了怕小雨对我也生出恨意,进而导致原本到口的肥肉就这样飞去,所以对於这一点上,我必须要做出解释。

更何况,现在就跟小雨闹翻了也没有什麽好处,毕竟她可是同时拥有总经理千金和第一女子高中高材生的双重身分,更是个万中选一的可人儿,对她青春的肉体我也是十分迷恋,若是现在跟她处不好,以後恐怕就无福享用到她曼妙的肉体了!

我思索了片刻,才拿起热毛巾缓缓的覆盖在小雨的脸庞上,藉着热力来加速安眠药的消退。

不一会儿,小雨口中发出了『嘤咛』的一声轻响,接着她缓缓的张开了眼睛,一张开眼睛,她看见眼前的人是我,问道:「主……主人,刚刚是怎麽回事啊?」

我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拥着小雨,用着带有满满抱歉的眼神看着她,柔声说道:「小雨,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其实我早就在想,若是能让妹妹吃下安眠药,我们才能有从容的时间布置一下这个房间,所以我在刚刚去准备餐具的时候,就顺道把安眠药给下在柳橙汁里。因为怕被妹妹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再加上我以为只有她一个人会喝柳橙汁,所以才没有跟妳说清楚。」

我顿了一下,看见小雨脸上表情几乎没有变化,知道看来效果还不够大,只好继续说道:「妳知道吗?当我知道妳也要喝下柳橙汁的时候,在房间的我有多麽的紧张?我紧张的,是怕妳知道这件事情以後,会不相信我,以为我和我妹妹一样只知道欺骗妳……」

当我说到这里,我已经找不到话继续说下去,只好用着深情的眼光注视着小雨来掩饰自己的词穷,顺便让她好好咀嚼一下我话中的意思。

小雨和我对望了一会儿,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主人,你知道吗?当小雨开始感到头晕的时候,小雨脑海中所想的,是自己又被背叛一次了!

「我本来已经打定主意,若是醒来後你不愿向我坦白,我就跟你……跟你恩断意绝。但是现在我知道,比起那个贱货,你至少还是很关心我,很疼我,不管主人刚刚说的话是真是假,小雨都能感觉到,主人是真正在乎小雨的……」

「小雨……」我紧紧的将她抱入怀中,好让她看不见此刻我脸上所露出的得意微笑。

「很好,看来这个小美女已经对我死心踏地了!」我暗自在心中说道。其实刚刚我就在猜测,身为富家千金的小雨,可能从小到大很少受过别人真正的关怀,所以才会在两天前被我的甜言蜜语所说动,进而答应成为我的性奴隶。根据这一点,我就知道自尊心相当高的她在乎的不是事情的经过为何,而是别人对她的看法,所以我大胆的决定老实向她认错,好让她知道我不是有意要欺骗她,而因为在乎她我才愿意将一切坦承出来。再加上有一个妹妹的先例当作对照组,相较之下我『诚恳的道歉』绝对比较容易赢得她的认同。

我抱着这个小美女一会儿後,才将她摆到我胸前来,开始亲吻眼前的小美女。

小雨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吻,我轻轻的翘开她的贝齿,温柔的勾住了她的舌头缓缓搅动,手也不安分的隔着衣服开始缓缓搓揉着胸前的柔软处。

就在我想要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小雨突然张开了眼睛,用力的把我推开,轻呼道:「主人,等等……」

「怎麽啦?」突然被打断动作,我紧张的望着小雨,莫非她又看出什麽破绽了?

「主人,今晚的主角是这个贱货……」小雨的一句话让我紧绷的心情又松了开来,我刚刚只顾着跟小雨解释,差点都忘了今晚真正的主菜可是我的妹妹啊!经过小雨一提醒,我才回过神来,点点头,对小雨道:「呵呵,谁叫小雨的身子那麽迷人,让我一吻下去就动情了!」

小雨被我的话给弄得满脸通红,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等会处置完这个贱货,主人若是还想要小雨,小雨可以给你……」

听了小雨的话,我感动之馀还不忘调笑小雨几句:「小雨啊,妳怎麽会怀疑妳主人的本事呢?难道妳忘了前天妳被我干了几次?妳放心,先处理完这个贱货後,我一定会好好的喂饱我可爱的小雨!」

小雨脸又一红,连忙看了看四周,说道:「对了主人,你要我买的道具我已经买好了,就放在我的包包里,我现在去拿给你。」

我点点头,看着她跑下床拿过自己的包包,打开一瞧,里面的道具可令我眼花撩乱。

「主人,这是你要的皮鞭,这可是我想尽办法才弄到手的喔!」小雨突然拿起了皮鞭,兴高采烈的对我说道。

「皮鞭不是随便买都有吗?为什麽还要靠妳想尽办法才能弄到?」我讶异的问她道。

小雨笑了笑,对我说道:「这条皮鞭可厉害了!听我手下的人说,用这条皮鞭打人,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口或痕迹,只会造成疼痛的感觉而已,听说这是我们国家的警方要逼供时,怕打了嫌疑犯会被告,都是用这条东西在打人的呢!况且那个贱货的身体还挺漂亮的,皮肤白皙透明没有瑕疵,要是待会打出一堆伤痕来,主人也会提不起兴致干她吧!所以我就弄来这条特制的皮鞭了!」

听到小雨如此说道,我高兴之馀也不忘偷捏了小雨的脸颊一把,笑道:「好个聪明的丫头,看来主人不疼妳都不行了!」

其他的道具还包括了假阳具丶跳蛋丶情趣衣物……东西多到令我眼花撩乱,真不知道她那看似不大的包包,里面居然能塞下如此多的道具。

「为了要让她乖乖的接受我们的『教育』,我们现在先把她重新绑起来。」我拿起绳子对小雨说道。

小雨点点头,对我笑道:「反正这个小贱货很喜欢别人绑她的,刚刚为了让主人上勾还要我故意打个活结好让她松绑,现在我就打个死结,让她无法自己逃脱,乖乖的接受主人给她的『教育』。」

我微微一笑,没想到小雨居然如此的善解人意,看来刚刚留住她的心,这件事情可真是做对了!有个如此为自己着想的聪明美女当性奴隶,这可是每个男人心目中的梦想啊!

等到小雨把妹妹的双手反绑在床头上,我也重新拿了一条热毛巾过来,盖在妹妹的脸上,微笑着对依旧昏迷的妹妹说道:「该上课罗!」

过了一会儿,妹妹的头部动了动,微微的眯着眼睛,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等到她想要移动自己的双手时才突然发觉不对劲,试图从床上坐起,却又因为双手被反绑而无法动作。

这时她才真正的清醒过来,一醒过来看到我和小雨,妹妹下意识的又想要逃走,当她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反绑在床头上时,她「啊」的一声尖叫,脸上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看见她此刻慌张的模样,我微微的笑了笑,对妹妹道:「早安啊!我的『妹妹』。」

一听到我提到『妹妹』二字,妹妹又羞又怒,骂道:「是个男人就不要耍这种小手段,有种就光明正大的跟我一决胜负!」

「光明正大的一决胜负?」我好笑的看着妹妹,道:「妳想跟我打架吗?就算让妳一只手妳也打不过我吧!再说,妳自己也不是专门耍这种小手段来对付我?只不过这次的情况不同,赢的人是我,输的人是妳罢了!」

「畜生!你在我眼中只是一头猪罢了!我永远都看不起你!」妹妹愤怒的咆哮道。

听到她的话语我也不禁有点动怒,但是很快的就冷静下来。现在的妹妹失去了自由,一直以来都掌握着一切事物主导权的她,还不能习惯这样子的变化,所以才会有这种过度激动的反应。而她现在的这种心灵状态,对我绝对是一个利多,毕竟要是让妹妹冷静下来,要再让她失去理智恐怕就没有那麽容易了!我现在要做的,不是跟她一起发怒,而是要撕裂她心灵上的防线,好一举攻陷她。

我冷酷的笑了笑,对她道:「妳看不起我啊!没关系,因为妳越是看不起我,待会妳只会越痛苦而已!」

说话的同时我用力的一鞭抽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在妹妹的身上,这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妹妹忍不住惨叫出声。

「看不起我?妳凭什麽看不起我?妳以为功课好就是一切吗?要是功课好就这麽厉害的话,妳现在怎麽会绑在床上,任我打任我凌虐?妳的智慧都到哪里去了?妳不是全市最高分的高材生吗?快用妳的智慧来解决困境啊!」

我一边辱骂着一边将鞭子往妹妹的身体上抽打过去,只过了一会儿,一向娇生惯养的妹妹已经无法忍受这种疼痛,流下了豆大般的泪珠。

然而我丝毫不理会她的哭泣,双手用力一拉,一阵衣服的撕裂声传入了我的耳中,还伴随着妹妹的一声尖叫。

「叫啊!妳别忘了我们家里每个房间的隔音设备都是顶尖的,就算妳叫得再大声,也没有人会理会妳的!」我冷酷的说出了令妹妹心碎的事实,双手毫不客气的开始透过衣服的裂缝抚摸起妹妹青春的胴体。她的肌肤相当滑嫩,触感十分的舒服,让我忍不住赞叹出声。

妹妹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我的一双色手,无奈双手已经被反绑在床头上,她此刻的举动不但没有造成任何效果,从衣服的破洞所露出来的雪白肉体扭来扭去的,反而引起了我的万丈色心!

「怎麽,不喜欢我摸妳吗?男人的手摸起来不舒服吗?」我决定要一举击破妹妹的心灵防线,於是继续说道:「还是,妳已经习惯了小雨摸妳的触感?」

听到我的话语,妹妹在惊愕之下,竟停止了哭泣,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我,那眼神中,居然有一丝绝望。

因为她知道,我已经掌握住她最不可告人的隐私了!

 

上一篇:医者

下一篇:家庭淫魔 第一部 嚣张的妹妹(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