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小说 » 家庭淫魔 第一部 嚣张的妹妹(一)

家庭淫魔 第一部 嚣张的妹妹(一)

[短篇]家庭淫魔第一部嚣张的妹妹(一)

家庭淫魔

序章疯狂的念头

我叫做阿明,父亲是个在大陆工作的商人,自从我懂事以来见过他的次数可以用两只手数出来,所以他对於我们家中,也一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故事大约起先在两年以前,那年我十七岁,一个对性爱懵懵懂懂的年纪,由於母亲对我的管教甚严,所以我在高中以前几乎都不知道有关这方面的知识。而高中很凑巧的读了一间和尚学校,里头的学生全部都没有异性,只有清一色的男性学生,想当然尔正处在青春期的我们,对於男女之事都是充满了好奇心的,但是我们当然没有正常的管道可以来了解,而学校里面也几乎都是晚娘脸孔的女老师,所以三俩哥们凑在一起,话题当然离不开有关性爱的东西。

「喂,阿明,有个好东西要不要看?」我不用回头看就知道这个拍我肩膀的人是我的最佳损友阿德,我没好气的回过头去,问道:「啥东西?」

「最新的A片,嘿嘿,内容保证精采!这是我昨天上网下载後烧成光碟的,保证是万中无一的精品,怎麽样?要不要?」阿德一脸淫笑,从书包里抽出了一片光碟来。

我嘿嘿的笑了笑,敲了他的头一下道:「好样的,真不愧是好兄弟,真是懂得有福同享啊!」

「那还用说,我阿德是什麽人?讲义气的人来着嘛!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正妹一起泡,有女人一起上……』」听到最後一句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道:「少来,你要是他妈的以後交了女朋友,还要分享出来给咱们哥儿们?」

「最好是有可能啦!说说罢了!」阿德白了我一眼,道:「算了不跟你闲扯了,好好的欣赏吧!」

接下来一整天的上课过程我几乎没有办法听到老师在说什麽,脑海中一直盘旋着一个念头,就是要赶快的回到家去,开始欣赏阿德给我的A片,就在一阵难熬的时间过去後,终於,放学的铃声终於响起!

我飞也似的奔回了家中,打开电脑,放入这片DVD,开始抱着兴奋的心情来观赏。

DVD的内容是描述一个男的,早就觊觎自己家中的妈妈丶姊姊和妹妹的肉体已久,在偶然的机会分别得到了三个女人的把柄,便各自利用把柄来要胁她们和自己做爱,而最後当然是把三个女人一起抓到床上,来场4P做结。

虽然看完後觉得阿德可能有点言过其实,毕竟这片A片虽然不赖,但是里面的女优却也并非我心目中的那些『女神们』,不过有一点却是像在我心中投下了一颗震撼弹一样,那就是该片的剧情,居然可以跟我自己的现实生活扯上联想!

我的家中除了那个长年消失在外的父亲以外,还有三个女人。妈妈当年三十六岁,在警察局里担任副局长的职务,听说她在年轻时十分的漂亮,在当时刚进入警局的时候还被赞为警界史上最美丽的一朵警花。只可惜这朵警花的家庭相当传统,我的母亲居然在十六岁就嫁给了我的父亲,原因只是因为我的外公外婆与我的爷爷奶奶之间订下了娃娃亲。所以当年就以十六岁的稚龄,嫁给了我的父亲。

姊姊十九岁,她是个住在家中的大学生,身材虽然不高,但也十分的匀称。继承了母亲绞好面容的她,也可以算是个大美女一个,虽然在学校中不乏她的追求者,不过可能是母亲观念比较传统,导致於她在十九年来没交过半个男朋友。

妹妹十六岁,跟我一样是个高中生,不过不同於我的是,她当年居然以全市最高分的分数考上高中,而我只是个三流高中的学生,所以虽然同样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但是她对於我的人生几乎都是负面的存在,每每母亲都会以妹妹的功课成绩来数落我这个比她大一岁的哥哥,而她也打从心底瞧不起我这个不会念书的哥哥。

由於家中通常都是三个女人一个男人的关系,所以我几乎都是受气的那一个,当跑腿,做家事,倒垃圾,什麽粗重不粗重的活都少不了我,让我常常在学校被其他同学嘲笑成是家中的男仆。

「干,都是三个女人,也都是妈妈丶姊姊和妹妹,A片的男主角能那麽风风光光的干了她们,还可以把她们一起抓上床来玩4P,而我居然得要忍受她们的鸟气……」

这时突然一个疯狂的念头涌上了我的脑海,「A片男主角做得到的事情,为什麽我不能做做看?」

刚意识到自己有了这个念头,我吓了一跳,这可是乱伦阿!千百年来被社会唾弃的大忌,我怎麽能有这种肮脏的想法呢?

但是转念又想,反正只要天知地知妳知我知,其他人不知道,那怎麽又会被社会给唾弃呢?只要能够有办法在上了她们以後乖乖让她们闭嘴,不张扬出去的话应该没事吧!

想到这里,我的脑海中突然又浮现了家中三个女人的绝世脸孔,不知道在那几张美绝人寰的脸孔下,又有着怎麽样的身材呢?想到这里我的欲念大起,连忙掏出了裤裆里的阳具,开始搓揉了起来。

套弄了几十次後发现这样并没有办法消火,於是我起身到浴室里,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因为母亲都要等下班了才洗衣服,所以里面还有许多待洗的衣物。我随手拿起一件胸罩,将胸罩放近自己鼻中一嗅,竟隐约有感觉到一丝丝残香,光想到这一定是家里那三个女人中其中一个的乳香,就已经能让我兴奋不已。

我迫不及待的将胸罩覆盖在已经高涨不已的阳具上,开始抽送起来,同时幻想自己的阳具正在家中女人的奶子里进进出出,这样的念头让我的兴奋一下子就攀上了高峰,手掌继续加力搓揉,不到一会儿,我的阳精就为了家中女人的美乳而射出。

从此以後,家里女人的贴身衣物几乎都成了我的自渎工具,久而久之我也慢慢能从一些衣物中开始幻想妈妈丶姊姊与妹妹的身材,身处青春期的我,每天几乎都要来个两三发才能安然入睡,不过很快的,我发现到这样子的幻想十分空虚,对於真正肉体的渴求也随着日子的过去而越来越剧烈,於是,我开始把目标盯上了我们家的那三位美若天仙的女人。

第一章嚣张的妹妹

「叮咚!」一阵门铃声响,原本坐在沙发上的我连忙跳下沙发,赶过去开门。

一开门,就看到一张清丽的脸庞伫立在门外,樱桃般的红润小嘴,配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乌溜溜的秀发长达腰际。身上穿着那套象徵『第一女子高中』的水手服,搭配上长不及膝的裙子,以及裙下那隐藏不住的白嫩大腿……看到如此美景,我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

只是那女孩一看到开门的是我,而且还挡在门口一动也不动,还以为我故意不让她进来,『啪』的一声,书包甩到我身上,在毫无防备之下,如此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我忍不住痛喊出声。

「哼,活该,谁叫你要挡住本姑娘的路!」

我一抬头,就看见那张美丽脸孔的主人,也就是我的妹妹,已经换上了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嘴角边还挂着一丝丝的冷笑,正不屑的盯着我瞧。被她的眼神所激,我不由得瞪了一眼回去。

「看什麽看?谁准你这双贼溜溜的眼睛瞧着我看的?哼!色狼!也不瞧瞧自己长那什麽样子,和有着一颗笨得跟猪一样的脑袋,居然还敢瞪我?」发觉我居然在瞪她,妹妹又恶狠狠的骂了几句,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看着她重重甩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麽,我原本应该有的愤怒很快的就消失了,反而心中升起了一种残酷的快感。一想到这个气焰嚣张的妹妹,要是被我扔到床上去扒光衣服,不知道她会有什麽样的反应?我的脸上浮现了狰狞的笑容。

「哼,妳再神气吧!我看妳还可以再嚣张多久!」我冷冷的笑了笑,继续坐回沙发上看电视。

由於今天是放暑假的第一天,所以原本都会念书念到很晚的姊姊也提早回来吃饭,席间,我虽然手上的筷子扒着饭,但是一双眼睛却是转来转去,偷偷的打量着家里的三个女人。

「阿明,阿明!」一阵叫唤声让我收回了目光,寻声看去,才发现原来刚刚叫我的人,是我的妈妈。

「妈妈,有事吗?」我回问道。

「怎麽了,看你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是不是期末考考烂啦?」坐在我旁边的姊姊问道。

「没……没有啊……」我话还没说完,妹妹立刻接话过去道:「姐,妳不必问这种笨问题啦?那种猪脑袋哪一次考好过了?就算他考得再好,以他们那种烂学校的水平,根本就算不了什麽嘛!别理他!对了妈,妳刚刚说的旅游的事情是怎样啊?」

「旅游?」我仔细听了一下她们的对话,才知道原来妈妈想要趁着这个暑假带我们几个去玩几天,我听了一阵子後也觉得无趣,反正只有她们说话的份,我几乎插不上嘴,便继续偷偷的打量起三个女人的身段,并且在心中暗自幻想道:「妈的身材还真不赖,不愧是当年的第一警花,那麽丰满的奶子,要是可以先摸一把,然後再拿来夹我的老二……一定会爽死!老姐的身材比较均匀,不过她的腿还真是修长啊!要是夹在我的腰上来干她应该是人间一大乐事吧!那个机车的妹妹就差了她们一点,可能是发育还不完全吧!不过那张小嘴倒是长得挺可爱的,尤其平常又那麽爱骂我,这张可爱的小嘴拿来骂人真是太可惜了,倒不如来吸我的老二……干!爽毙了!」

就当我这样意淫着的同时,突然看见妹妹急急忙忙的下了餐桌冲回房里去,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我偷瞄她们的事情穿帮了,不过就在这时妈妈突然又走过来拍了我的肩膀,道:「阿明啊!你有没有听到我刚刚说的话?」

「啊!」我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肩膀,心中七上八下的,想不出来要用什麽话来回应她。

看见我不说话,妈妈又问道:「你这孩子今天怎麽一直恍神啊!妈是在问你从下个礼拜三开始的一个礼拜有空吗?」

「呼,好险……」听到原来不是我偷窥的事情穿帮了,我大叹一口气,这时才认真思考一下妈妈的问题。

「下礼拜三开始的一个礼拜?球队练球是从下个月开始,而且这学期又没有要补考的科目,所以应该没事吧……」我思考了一下,正想对妈妈说出「没事」的时候,突然看见妹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哭丧着脸对妈妈说:「唉,妈妳怎麽不挑个我有空的时间啊!那个礼拜开始我正好要上学校的辅导课耶!」

「是吗?可是妈妈排休假就刚好排到那几天啊!」妈妈回答道。

妹妹问道:「难道都不能改一下时间吗?提前一个礼拜不行吗?」

妈妈摇摇头,道:「唉,我们局里排假都是要事先一个月预先排好的,之前我是想说你们放暑假应该都有空,所以才挑一个别人挑剩的时段来当休假日,所以现在想改,可能也改不了了!」看见妹妹仍然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妈妈连忙安慰道:「好啦没关系,妳的辅导课应该在下个月会结束吧!到时候妈妈再带你去玩,好不好?」

听到妈妈这麽说,妹妹立刻换上开心的表情,猛点头道:「好好好,妈妳不能反悔喔!」

妈妈点点头,又看向我这边来,问道:「那你呢,阿明?」

「我……」我本来想说我没事,不过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我脑海里,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想法不停的冒了出来。

「怎麽了?你又再想什麽啊!」妈妈看见我又陷入了思考,立刻问道。

「我……有事!」思考完毕的我,说出了我的结论。

「有事?」妈妈听到我的话,皱起眉头,那种看在我眼里似乎是在勾引我的表情,让我的下半身不由得又硬了起来。

「是啊!我是要……」我刚想说出个理由,但是妹妹立刻接话道:「我猜那头笨猪应该是要补考吧!怎麽,这麽丢脸的事情不敢跟妈说?没关系,我帮你说出来了,很感激我吧,呵!」

看见妹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以及妈妈换上了愤怒的表情,开始劈哩啪拉的骂起我来时,我低下了头,不反驳的任凭她们的嘲笑与谩骂,但是嘴角却扬起了一个笑容。

「呵,是妳帮我找好理由留下来的,妳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来『报答』妳!」

最後的结论是,由妈妈跟姊姊去旅游,而我和妹妹则因为各有『要事』而留在家中。

听到这决定的我心中自然是兴奋不已,因为距离我的『淫妹计画』,又多前进了一步了!当然,在表面上我还是装出一副很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而妹妹也理所当然的对於这件事情又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哼,妳再不屑啊!我保证下个礼拜,一定会让妳『泄』到爽!」

想是这麽想,但是我现在却只有上了妹妹的想法,却没有实际的施行方法,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要实现的目标是『母女同淫』的4P大戏,若是上了妹妹以後没法摆平她,可能就会被妈妈和姊姊发现,这样一来恐怕我还没吃了我们家的三个女人,就得要去警局吃牢饭了!

不过在时间点上来看,我还是比较有利的。毕竟距离妈妈和姊姊出去旅游的时间还有一个礼拜,在这一个礼拜内,应该可以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拟订出一套周详的计画。

至於要怎麽拟定计画呢?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上网找一下『资料』。

「风月大陆丶羔羊丶TaiwanKiss……」找了几个比较大的情色文学论坛,随手翻了几篇有关乱伦的文章,但是很快的,我就失望了!

「干,最好是每个妈妈都这麽淫荡啦!还会主动去勾引自己的儿子。最好是上了妹妹以後她马上就会有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每个都大喊『好爽丶不要停丶快干我』,要是真的是这样,我就不用烦恼了!」看了很多色文後,我忍不住发了发牢骚。虽然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光是看社会上的新闻,每个被强暴的女子都恨犯人恨得牙痒痒的,我就知道这些色文很大部分都是纯粹的意淫,对於真正能帮得上我计画的,根本就不多。

不过虽是这样,我还是在某些色文里面,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很多文章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怠』,现在想想我对於我妹妹的了解其实并不多……好,就这麽办!」

我离开了房间,四处查了一下家里的状况,果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嘿嘿一笑,先跑去大厅反锁了门以防有人突然回来,接着,就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妹妹的房间。

妹妹的房间就如同我想像的一样,十分的乾净,所有的东西都收拾的井然有序。我四处查看了一下,发觉衣柜居然有那套『第一女子高中』的水手服,想是妈妈在她出门後帮她收进来的吧!

我轻轻的凑过头去,仔细的打量那套衣服,再回想起妹妹穿起这套衣服的模样,突然间,我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这次上了她以後,我一定要她穿上这套水手服来给我干!」一想到可以把穿着『第一女子高中』的高材生压在身下任我淫虐,我的下面又忍不住硬了起来。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甩开了这些绮念,开始专心寻找可以帮上我的线索。

突然间,我的目光停留到了她的书桌上,上头虽然摆放着一本又一本的课本,以及一个上了锁的抽屉。

「那个抽屉里,也许会有我想要知道的秘密……」

我翻找了一会儿,仍然一无所获,但是我还是不死心,想要从里面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就在我四处摸摸找找的时候,或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我摸到她的书桌桌垫上时,居然觉得有一个部分似乎有微微的突起,我连忙把书桌桌垫翻开,映入我眼中的,是一把小小的银色钥匙!

「钥匙?这钥匙是拿来开哪里的锁啊?难道说……」我打量了一下书桌,发觉上头能给我开的,也只有那麽一个锁。我颤抖着双手把钥匙缓缓的伸向她的抽屉,「喳」的一声,那个紧紧上锁的抽屉果然被我给打开了!

「开了,真的开了!」我欢呼了一声,轻轻的把她的抽屉给拉开,不过在我翻了一下以後,里面的东西却让我大失所望,因为里面的东西,居然是几本纪录上课笔记的笔记本。

「可恶,居然不是什麽秘密……」我大失所望,正想把抽屉阖起来翻找其他地方时,突然一个念头又从我的脑海里闪过。

「不对啊!若是笔记本的话她大可以摆在书桌上,为什麽要摆在抽屉里,还要特别上锁呢?」我疑心大起,连忙把那几本笔记本给抽了出来放在书桌上。

「英文笔记丶数学笔记丶历史笔记丶国文笔记丶地理笔记……」我一本又一本的看着封面的标题,最後决定一本一本的翻翻看,看看里面有没有什麽收获。

不过一连翻了好几本,里面的内容不外乎都是一堆笔记,不但没有找到我想看的东西,反而被一大堆的英文单字和数学公式给搞得头昏眼花。

「唔,看得头好晕……」我晃了晃头,这已经是第六本了,但是仍然只是单纯的笔记本,莫非真的没有我想要找的东西?

我咬紧牙关,拿起下一本笔记本,翻了几页发现一大堆地理名词,我摇了摇头,心想又不是这本,但是当我再翻了几页後,看了上面的内容,却愣住了!

然後,取而代之的,是打从心底升起的喜悦!

因为这些文字,并不是令我头昏眼花的上课内容,而是妹妹的日记!

「六月二十八日,礼拜一,天气晴。」

「昨天晚上我又做了『那个梦』了,梦里的我被一个男人制住了双手绑在床头上,完全没办法反抗。

「我拚命的哭,努力的呼喊,但是却没有办法挣脱,他把我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脱了下来,然後拿起了皮鞭,一下又一下的抽打着我。

「最後,我被他打怕了,不敢哭了,还拚命跟他求饶叫他不要打我,他才停下手。在黑暗中,我看不清他想做什麽,只感觉他一直往我身上压上来,结果我就醒了……

「唉,今天早上一看果然又尿床了,我只好趁妈妈出门以後自己偷偷的把被单拿去洗……」

看到这里我已经无法忍受,一个跳跃来到了妹妹的床上,鼻子用力的嗅着,彷佛是可以闻到妹妹留下来的味道。

「干,没想到平常对我那麽凶的妹妹,居然也会做这种淫梦……」我拚命的搓揉着自己的阳具,跪在妹妹的床上,彷佛就像是梦里的那个对妹妹施暴的男人一样,想到妹妹哭着向我求饶的模样,我的阳具就越来越涨大。

「呼……哦……哦……」

「啊……啊……我操死妳这个淫荡的妹妹……我操死妳这个贱货……」

「啊……啊……啊!」

我终於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射精的感觉让我畅快不已,尤其又是在妹妹曾经作着淫梦的床上手淫,带着这种彷佛戳破了她的秘密,报仇的快感进入高潮,真的有着令我难以言喻的爽快。

喘息了一会儿後,我下了床,稍微整理了一下,再把那几本笔记本放回抽屉里,钥匙压回书桌下,确定一切都与我刚进来时没有两样後,才缓缓的离开了妹妹的房间。

我知道,虽然距离计画的完成还有距离,但是今天的收获绝对是相当的丰盛的!

妹妹,妳等着吧,一个礼拜後,我一定会让妳作一个妳一辈子也忘不了淫梦!

 

上一篇:家庭淫魔 第一部 嚣张的妹妹(二)

下一篇:妈妈的内衣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