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小说 » 淫乱的夫妻(2)

淫乱的夫妻(2)

淫乱的夫妻(2)

每次游戏结束,我都想快些躺下休息,可妻子总不想那麽快放过我,不但不

扣痚角W从她阴道里抽出来,强迫我爬在她身上抱着她,还要跟她说会话才算了

事。

  待到她的高潮平息後,我屁股抬了抬,从她湿滑的肉洞里拔出肉棒。妻子不

情愿地松开手脚,我才得以翻身平躺在床上,湿淋淋的肉棒竟没有疲软,依然直

直地挺立着。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以往精力特别旺盛的时候射过後也会这样,但今天显然

例外。

  妻子似乎也累得不轻,没有如往常起身擦拭下体的狼藉,娇懒地平躺着,高

耸的乳房随着逐渐平缓的喘息起伏着,面如桃花般绯红。

  几次不经意的眼神交流,做爱时的毫无顾忌口无遮拦让彼此都感到有些难堪

和尴尬,妻子就没有象往常那样再缠着我说话,翻身背对我而卧。

  没有了面对面的直接压力,我们都又沉浸在刚才汹涌澎湃的激情回味中。以

往我不愿不想提起这个话题,并不全是我胸襟大度,因为我做为受伤害的一方可

以从妻子一生中的内心深处得到一份谦疚。我不提,妻子当然就更不会自揭短处

了。这个禁忌今天被我主动打开,意想不到的是不仅没对我们两人的心理制造障

碍,反而使我们平淡如水的性生活重燃激情。

  我们太久没有这样疯狂地做爱丶享受了。

  看看妻子侧卧着凹凸起伏滑如锦锻的腰身,我的心里充满爱意。翻身过去搂

住,妻子抬了抬头,左臂便从她脖子下面伸过去握住她的一只大乳。

  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我扳过妻子的脸对着:“舒服不舒服?”

  妻子闭着眼扭昵:“舒服……”

  我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她挣扎了几下便接受了,并更热烈地啜吸着我的口

水丶舌头。

  好不容易才挣脱,妻子如丝媚眼充满款款柔情,眨巴着注视着我:“老公,

我好舒服,你呢?”

  “我也是。”我慢慢地抚摸着她说,“……说说他是怎麽做的,好不好?”

  “说什麽呀……”妻子娇羞地把头往我怀里钻,“不都一样嘛,有什麽好说

的。”

  “说说嘛,没事的。”我怂恿着,“事情都过那那麽久,我早看开了。”

  “真想通了?一点都不恨我了?”妻子扬着脸问我。

  “真的,想通了,就当老子的自行车被贼偷去骑了一圈又找回来了嘛。”我

笑说揶谕道。

  “你才是破自行车……”妻子娇羞地在我腰上捣了一下,回嘴道。

  气氛活络起来,我们就慢慢地说着她和那个男人的事。

  我问她,他操得爽不爽,怎麽做的,谁在上面,有没有吃过他的鸡巴。一旦

放开,她也没了什麽顾忌,问什麽答什麽。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提到那个男人的名

字,但都心照不宣。

  她说他那东西非常大,很长,跟个驴鸡巴似的,每次都插得很深,从没有完

全插进去过,没有和我做得这样舒服。因为他插得她有些痛。姿势也只有一个,

他在上面,他做的时间很长,有时能搞一夜,她摸过他的鸡巴,但没有吃过,他

也只在她的阴道里射过,不像我,到处射。

  问答的过程我们都很兴奋,让妻子翻身背对我,就又插进的的肉洞里。

  又问她那是他的大鸡巴好还是我的小鸡巴好?她说大的也有好处,比方说她

喜欢在高潮过後让我抱着她从後面再插进去睡觉。因为我的比较短小,做过後硬

度不太好,勉强插进去动一下就会滑出来。而他的就不会,插进去一夜都不会掉,

而且也不会软。

  她说他们真的一共只搞过5丶6次,没有我想像的的上百次那麽多。

  听妻子说着她姘夫的伟岸,想像着那鸟黑粗长的鸡巴在她自愿敞开的肉洞里

肆无忌惮的进出,妒火和欲火交替迸发,烧得我的肉棒坚硬膨胀,拼了命一样的

在她阴道里插弄宣泄着。

  最後妻子在我疯狂的操弄下达到第三次到高潮,我也一泄如注,精疲力竭。

完事後,妻子温情款款地说,我还是喜欢你的,不大不小,正合适我,搞得我爽

死了。

  对於妻子的说辞,我开始也有点相信。

  大概半月後的一次女上男下的做爱对话中,让我半信半疑起来。

  当时她抱着我的脖子跨坐在我腿上,屁股一下下抬起落下,深吞浅吐,落下

将我的肉棒紧紧扣住时,还会前後磨动两下。她吐着气说:“插得太深,屄心子

都麻了,爽死我了。”

  我狠捏眼前的两只丰乳问她:“插得深了好还是插昨浅了好?”

  她说:“深点好。”

  我问她:“他插得深还是我插得深?”

  妻子如实回答他插得深,我打了一下她的屁股,醋意十足:“那你还说他操

得不爽?臭婆娘,寒碜你老公是不是呀?”

  妻子被揭短似的娇羞地把两坨乳肉压到我的脸上使劲蹭着:“他插得太深,

只知道痛,哪里会爽嘛?”

  我两手抓住她的两片臀肉,使劲地把她往我肉棒上压:“你没有让他不要插

得太深吗?”

  “他喜欢,我有什麽办法?”妻子旋动着丰臀,下体的结合部一片泥泞。

  “小骚货,舍命陪姘夫啊?!我看你是犯贱,欠吊!是不是?”我抬起屁股

狠顶了她一下。

  妻子没有防备,身体被抬高,“波”的一声肉棒脱离阴道,落下时却没能对

准洞口再插回去,肉棒滑到她的屁股後面。

  妻子“哎呀”一声,伸手下去抓住了滑腻的肉棒,对准她的洞口,“扑滋”

一声又坐了进去:“想跑……我还没爽够……”

  “没爽够你去找你的大鸡巴姘夫啊……真是贱屄不长毛……”我狠狠地顶着

她,带着些醋意和隐隐的期待骂她。

  “我就要你的,你的最适合我。”妻子毫不理会地狂动着,磨得我的下体隐

隐做痛。

  我不再说话,两手捏着她的臀肉,使劲地拉近推出。

  禁忌一旦打破,再做爱时,我们经常提到这个男人,每次都会让我们兴奋疯

狂丶坚硬刺激丶淫水飞溅。

  我问她还想不想尝试一下大鸡巴的滋味,她说有点想。我说那你就去找他,

让他再操一次。她说不行,我不会再跟那个男人做了。我说没事的,反正操都操

过那麽多次了,多一次少一次我也不计较那丹h了。她还是坚决不同意。我还保

证不会嫌弃她,还会更爱她,她也没答应。

  我不知道,如果她真的答应了,我是不是真的会像我承诺的那样,给她放水

洗澡,给她喷洒香水,帮她梳理阴毛,帮她穿戴性感内衣和高贵得体的职业装,

然後送她走出家门。

  没有戴过绿帽的男人可能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感受,那种醋意和刺激交织的感

觉会烧得你无法呼吸,心痛发狂,却又欲火高涨。

  真的,无论在什麽情况下,比方说呕气丶亲热丶聊性的时候,只要妻子一提

到她那个男人的大鸡巴,我就会迅速勃起,欲火焚身。妻子开始也很惊讶,在她

需要而我没有性致的时候就拿这个来刺激我,结果屡试不爽,次次弄得她瘫软求

饶我才甘休。

  但是,她坚决反对再和那个男人有任何关系。我在略微失望之馀颇感幸慰。

真的要是同意了,两人再在一起,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旧情复发丶食之知味呢?

况且那个男人还没结婚,我想任何女人都不会视若无睹的,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

的原因。

  妻子比我理智,没有因为贪欲而去冒险,我们的儿子如此可爱,家庭如此美

好,为什麽要去破坏呢?

 

上一篇:淫乱的夫妻(1)

下一篇:淫乱的夫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