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小说 » 淫乱的夫妻(4)

淫乱的夫妻(4)

淫乱的夫妻(4)

“什麽?”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要让你再尝试到大鸡巴的滋味,让你尝试两根鸡巴的滋味。”我的鸡巴

很快又翘起来。

  “你神经呀你。”妻感觉到我下面的反应,阴道一阵蠕动,夹得我一哆嗦。

  “老婆,我是说真的,我只想让你开心快乐,等到我们都老了,我不希望你

说我们虚度了青春。”

  “你真的想叫别人搞我?你不爱我了?”妻有点不高兴了。

  “叫别人搞你并不代表不爱你呀?正因为爱你,想你舒服丶开心,才让你去

尝试不同的男人。你说人生在世,一辈子就跟一个人,有什麽意思?难道你不想

你的人生丰富一些吗?将来老了,回忆起来多美好哇。”

  “你是不是已经搞了很多啊?从哪儿学的歪道理还一套一套的。你说,我被

别人搞了,你一点都不会吃醋吗?”妻渐渐正视这个话题,以前都是在做爱的时

候说起,她一直当成是性生活的调节剂。

  “不吃醋我还算个男人吗?但是为了爱你,就是掉进醋缸里淹死,我也绝不

含糊。”

  “你是为了满足你那变态的心理吧?把自己的老婆让给别人搞,我看你真不

像个男人,还说得那麽好听……为了爱你!”妻娇笑着,拿腔拿调地学着我说话

的语气,用一种稍带讥讽的眼神看着我。

  我一愣,有点心虚,但马上故作镇静地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怎麽能这样说啊?只要你快乐开心感觉幸福我也就幸福了。我承认,我很想看

看你和别的男人做爱是什麽样子的,但那还不是想学习怎麽才能让你最舒服吗?

一杠子插到底,还是为了你嘛。”

  记得白领上有个调查,3P中谁最感觉刺激舒服?调查的结果是丈夫。这个

结果给了我安慰,原来不只我一人有这怪癖,很大一部分的男人都愿意戴一顶明

明白白的绿帽子。

  “你这麽想戴绿帽子,我不答应还真对不起我自己了!”妻满眼都是调笑的

味道,看表情,说不上高兴或者不高兴。

  “但你要答应我,不陪I着我给我戴绿帽子…”我兴奋的同时不忘提醒她。

  “变态…我就背着你给你戴一千顶一万顶绿帽子,看你是气死还是爽死…”

妻精神上掌握了主动,身体上也恢复了活力,把我掀在一边,“波”的一声,湿

淋的的肉棒跳了出来,带着亮晶晶的体液,划过一道弧线,在我的肚皮上弹跳几

下,斜斜地指向肚脐的方向,油光乌亮。

  妻愣了一下,用手在肉棒上捏了一下,仍旧骂一句:“变态……还这麽硬,

兄弟俩都一样……”然後娇笑着光着屁股起来到卫生间清理污秽了。

  是夜,迷糊中如往常一样伸手摸向妻的两腿之间,感觉到阻力,硬伸进去,

湿淋淋一片。惊醒,发现妻背靠着我,并没睡着,双手推拒着我扣在她肉壶上并

准备进洞的手指。

  我两手转而握住她胸前的丰乳,俯在她耳边说:“是不是想我表弟了?”

  “没有……”妻的声音很低,几不可闻。

  “那你怎麽流了那麽多水啊?老婆,你在手淫,想谁呢?”我揉搓着她的乳

房,继续在她耳边吹着气。

  “咛呜。”妻缩着脖子,被我点破,有些羞怒,使劲想扳开我的手。

  “没有……无聊。”

  我停止挑逗,只把她往怀里搂紧些。

  妻倦缩我的怀里,身体一阵轻颤。

  “你觉得我表弟这个人怎麽样?”

  “什麽怎麽样?”妻故意装傻。

  “以前我觉得他长得傻傻的,可是前天他不是穿西装吗?还真有点一表人材

的味道。”

  “他个子比你高嘛,平常也舍不得穿好点的衣服。”妻看来也注意那天表弟

过来西装革履样子。

  “是呀,人靠衣装马靠鞍,他亏就亏在没读多少书,要不,肯定比我强。”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妻笑着说,“知道谦虚了哦。”

  我捏了她的乳房一下:“你该不是後悔嫁我了吧?”

  “什麽呀?其实他也蛮可怜的,一个人在外面做点苦力,家里两个孩子,老

婆也不做事。”

  “怎麽?心痛了?”我打趣她。

  “去你的,一肚子坏水。”妻娇嗔道。

  “老婆,你要是喜欢他,就跟他做,他肯定能让你舒服死。”我又摸到妻的

下体,感觉到那里的热度。

  “不行……”妻推拒着我的手掌,一边说。

  “你就当可怜可怜他嘛,肥水不流外人田,他要憋不住到外面乱搞,花钱不

说,真要得了什麽病,你这个做表嫂的心里过得去吗?”

  “关我什麽事呀,你要心痛他你跟他做啊。”妻一副事不关已幸灾乐祸的样

子。

  “我一个大男人怎麽跟他做呀?”我故意没好气地揉着她的奶子。

  “你用你後面让他搞嘛……”还没说完,妻就“扑哧”笑了,花枝乱颤。

  我摸到妻的菊门,说:“他的鸡巴那麽大,你的小屁眼可容不下,前面应该

没问题。”

  “不要摸那里……”妻扭动着屁股躲避着我对她菊门的侵袭。

  “你喜不喜欢他?”我不依不饶地挑弄她。

  “喜欢……别摸了……求你……”妻不堪挑逗,赶紧答应着。

  “什麽时候开始喜欢他的?”我停下来,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没有表现出来。

  妻嘘了口气,说:“好早就喜欢他了……”

  “那就叫他来,你跟他做。”我的心里有点苦,但更多的是激动丶刺激。

  “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妻颤着声说。

  “这样的好事他打着灯笼都难找啊。我观察他好久了,别看他装得好象很老

实,可每次来我们这里,乘我不注意,老是往你奶子屁股上盯着看,眼珠子都快

掉出来了。你以为他真勤快帮你做事呀?他还不是借机在你身边多蹭一会,过过

眼瘾,晚上想着你的奶子丶骚屄打打手枪。”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整天色迷迷看女人那里?只有你才那麽无聊。老色

狼,变态!”妻笑道。

  “男人还不都是一样?食色性也,他偷看你证明你有魅力,如果一个女人走

到街上没有男人愿意看,那才叫悲哀呢!”我一边说一边在她身上摸索着。

  “你们男人怎麽都那麽坏呀,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老婆玩腻了就往外面

推,没良心。”妻翻过身子,面对着我,语气有些埋怨的意思。

  “老婆,我发誓,我决不是玩腻了把你往外面推,我是真的想让你快乐,想

让你不枉此生,骗你我是你儿子……”我信誓旦旦。

  “你个鬼儿子的……”妻轻笑,“连老娘都想卖……”

  “什麽卖呀?咱们又不是开妓院儿,我倒贴让你让尝试大鸡巴,尝试两根大

肉棒的滋味,你们一个奸夫爽了,一个骚屄爽了,就是不谢我,也不能骂我没良

心嘛。”

  “谢你个大鬼头……”妻白了我一眼,停顿了下,慢慢地问,“他那个真的

很大吗?”

  “真的很大。”我喉咙有点发干,咽了一口口水,“肯定不比你那个野男人

的小。”右手摸下去,妻那里也是湿湿一片。

  “你怎麽知道他的大?你是不是和他搞过……”妻忍住笑。

  “搞你个头……”我用湿淋淋的右手在她奶子上狠捏一下,“我上厕所的时

候看到的不行啊?还有啊老婆,你看他自从下来一年多没搞过女人,憋这麽久,

一定猛得不得了,到时肯定得把你操得死去活来起不了床。搞完了,也让他从後

面插你屄里面睡觉,爽死你啊,老婆。”我又扣住她的肉唇,狠狠地揉搓着,那

里已是汪洋泽国。

  “你怎麽知道他一年多没搞过女人?人家不是还经常找小姐,别有什麽病传

给我们……”妻担心地说。

  “他哪有钱去找小姐啊……再说了,他只对你有性趣,只想操你的骚屄,捏

你的奶子,存了一年多热烫烫的精子都在那儿给你放着,大肉棒也比你平时喜欢

吃的热狗还乾净,放心吧老婆,你就大胆敞开骚屄让他尽情地使劲地操,出了问

题我担着。”我边说边把她拨转过去,早已硬挺的肉棒在她的默契下顺利一捅而

进,没入她湿滑的肉腔内。

  “哦……那就让他来吧……让他来操我。”妻向後蹭动着屁股,有点轻狂,

“让他的精子都射进来。”

  我连连发力,下下直入她的花心:“好啊,老婆,就让他的精子都射进去,

把你的骚屄灌得满满的。”

  妻大声呻吟起着:“好啊……老公……好烫……大鸡巴好热……嘶……”她

使劲地推捏着自己的两个乳房,时而咬牙,时而叫喊。

  “表嫂,弟弟的鸡巴大不大?”说这话的时候感觉有点滑稽。角色扮演的游

戏我们以前没有玩过,我叫表嫂的时候,真的感觉好别扭,但也很兴奋。

  “……”妻愣了一下。

  “大不大?”我耸动着。

  “嗯……大……好大……”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了。因为被动的关系,

这样的游戏,只要女人能接受,进入状态的速度总是比男人快钗h。因为男人要

设计台词,布置场景,还要兼顾女人的感受。

  “嫂子,操得爽不爽?深不深?”我继续问她。

  “爽……好爽……啊……好深……”妻呻吟着叫。

  “有没有表哥插得深?”我兴奋得不得了。

  “比他插得深……好深啊……插到我屄心子了……”妻兴奋地呻吟着。

  “要不要两根鸡巴操你?”

  “要,我要两根鸡巴操我……操我……”

  我想到了冰箱里还有一根青黄瓜,比我的东西粗一圈,长度差不多有二十五

公分,用它来替代表弟的鸡巴最合适不过。

  我连忙拔出肉棒,抽身而起,妻措手不及“啊”的一声就翻过身,看我已经

起来,急切地叫着:“老公……老公……快点操嘛……”

  我伸手在她的湿糊糊的肉洞摸一把,俯身吻了她一下,说:“我口渴,去喝

点水。”激动得我的声音也有些颤了。

  “嗯……快点啊,老公,我受不了了。”她拉住我胳膊不想放。

  我费力地抽出来,迅速跑过去打开冰箱,拿出了那根黄瓜,用水冲了一下,

感觉好冰。

  来到床边,妻还是半闭着眼躺在床上一手揉搓自己的乳房,一只手在下面抚

弄肉穴。

  我俯下身在她的肉唇上舔了几下,其实不需要口水那里也是异常湿滑。妻抱

着我的头,娇唤着:“老公,快点插我……插进来……求求你……”

  我左手分开她两片肉唇,右手握着大黄瓜将较细的一头慢慢抵到她的洞口,

当冰冷的黄瓜接触到她的肉片时,妻浑身一陈哆嗦,颤着声叫了一下,“老公…

什麽东西啊?”还用手去推。

  我没有理会,将一小段黄瓜顺势推进了她的阴道,并缓缓旋动。

  妻被冰冷的黄瓜刺激得打了个激凌,大概也知道了插入她下体的是什麽对象

了:“又搞那个……”语气却没有半点不满的意思。

  将黄瓜作为道具我们已经有了多次的经验,甚至在妻子回娘家的那段时间里

我也提醒她如果憋不住就用黄瓜解决,妻每次都骂我变态,但是我相信她肯定尝

试过,而且我拿黄瓜插她的时候,她从没有反对或者什麽不适的感觉。

  比较好笑的是,有一次一个插过她的黄瓜我们没有清洗就放进饭桌上的盘子

里,邻居一个少妇也带了个跟我们小孩一样大的孩子,喜欢来我们家玩,爱吃黄

瓜,她来後看到黄瓜就吃,妻在一边抿嘴偷笑也不去阻止。还好她只吃了一半,

剩下一半後来是我洗过吃了。

  妻在黄瓜的刺激下娇喘连连,黄瓜也越插越深,几乎一半已经被她的阴道纳

入。

  “老婆,大鸡巴插得爽不爽啊?”我快速地抽动黄瓜。

  “爽啊……老公……太大了……”她叫着。

  “还要不要一根?”

  “要啊……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

  我答应着,将黄瓜抽离她的阴道放在床边,迅速蹲到她的两腿间,握着坚硬

的肉棒对着她被黄瓜撑得大开还没来得及合上的肉洞狠狠地插了进去,冰冷的肉

壁立即将我炽热的肉棒紧紧包容,冷热交替的强烈反差,刺激得我们两人同时发

出“啊”的一声低叫。

  我快速抽动着,泛滥的淫水随着肉棒的进去,一股股往外冒着,两个人的下

体早已泥泞不堪,滑润无比。

  直到感觉不到温差的时候,我又抽出肉棒,然後,扶着湿淋淋的肉棒对准妻

同样湿淋淋的小屁眼,龟头慢慢挤了进去。妻“哦”了声,绷紧了身体,头部不

自觉地仰了起来。

  坚硬的肉棒被妻紧窄的肛门勒得生痛,虽然滑腻但肉棒的深入还是很艰难。

我低头抿了口水吐在肉棒上,缓缓抽动了几次,感觉才顺畅起来。

  妻嘘了口气,头部重新躺了回去。两腿分到我的身外,大大张开,以减轻下

体的压力。

 

上一篇:淫乱的夫妻(3)

下一篇:淫乱的夫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