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小说 » 淫乱的夫妻(5)

淫乱的夫妻(5)

淫乱的夫妻(5)

我坐了下来,一只胳膊向後支撑身体,一只手的两个手指伸进她阴道里,向

下按压着她的肉壁。屁眼里的肉棒感觉到了来自阴道内手指的压力,开始一下下

抽动起来。

  妻叫了起来,两只手将自己的乳房使劲地挤在一起,不断地变换着形状。

  我抽出手指,再次拿起那根黄瓜,对准妻的肉穴洞口,用近乎90度垂直的

方向向下插入,直抵手指刚才到达的地方才停止,然後再提起,再压下。

  “啊……嘶……老公,你太厉害了……爽死我了……”妻迷乱她发出含糊不

清的叫声。

  “两个根鸡巴爽不爽?老婆。”我兴奋得音调都有点变了。

  “爽……爽死了……我要两根鸡巴……老公……”

  “明天就叫我表弟来,我们两个起一起操你,行不行?”

  “好啊,老公……你们一起操我……操死我……”妻叫着。

  “操死你……老子非找个大鸡巴操死你个骚屄……烂货……”我发狠地顶动

着。

  妻绷紧的身体几乎坐起,紧咬着下嘴唇,叫不出一个字,只是“嘶嘶”地抽

着气。

  我的胳膊已经没有力气再保持黄瓜的进出速度,推进去松开了,它就像一个

巨大的瓶塞一样塞在妻的蜜肉壶上,为了防止它自行滑落,我必需用我的小腹部

保持它不会歪倒,同时肉棒不停地抽送着。

  这样比较耗费体力,坚持不到五分钟,我已是强弩之末,只能保持黄瓜的抽

插速度。

  妻的高潮来得很突然,只一下,整个人似乎僵住了一样。大概有十几二十秒

的时间,绷紧的身体才慢慢放松,变软,躺在床了,像盛开的百合,绽放出令人

着迷的芬芳,起伏不停的胸部也渐趋平缓。

  我没喷射,也没有再动,炽热的肉棒感受着妻後庭没有节奏的律动,夹持得

我一阵子酥麻,一时快意,竟让我有了要喷射的感觉。

  迅速抽出肉棒,妻肉洞里的黄瓜也顺势滑落,只听“咕唧”声响,从妻没有

合拢的阴道里喷出一股热液,洒到我的小腹上。比起我激射的精液,并不猛烈,

也没多远,只是伴着妻的惊叫声,惊心动魄。

  我再也不能忍住,嗷叫着握住暴胀的肉棒,只捋动了一下,便勃然喷发,一

串乳白色的利箭,“嗖嗖”地从精管中直飞妻上半身,持续不断的精液从龟头连

着妻的发丝,缓缓落下。

  我坚持着骑到妻的胸前跪在床上,发红的肉棒勃动着耸立在妻的脸部上方,

残存的精液一点点涌出,滑落在妻殷红的嘴唇上。

  妻艰难地抬起头,张开小口,奋力地含住我的龟头,吸吮着我的体液。我赶

紧调整姿势,将屁股放低,让她的头部重新躺回到床上。

  这是第二次她将我从她屁股抽出的肉棒直接吞进嘴里。

  第一次应该是在一年前,那时刚开始尝试肛交,我们一起看了几部肛交的片

子,女主角吸吮着刚从屁眼拔出的巨大肉棒深深刺激着我。我们开始在床上做,

我有意将妻的头朝向床外,并不断地顶得她的头伸出床沿一截,在她到达阴道高

潮後我就插进她的肛门,插动了几分钟我就熬不住要射,赶紧拔出来跳下床,妻

的头部无力地耷落在床外,我的肉棒一触碰到她的小嘴,她就张开吞下了,没有

任何迟疑。因为感觉特别刺激,被她一含住就喷射了,而且直接射进她的食道,

呛得她眼众ㄔX来了。我赶紧拔出来扶她坐起,轻拍她的背,心痛得不得了。那

次的精液一滴都没浪费,差不多都被她咽下,她说味道有点苦,不是太难吃。

  不应期上来後,我抽离了她的嘴巴,躺下去对着她搂入怀里。

  对於肛交,我最在意的是它的卫生问题。可能A片女角事先做过灌肠清洗,

从她们肛门拔出的大肉棒个个清洁乾净,从没有什麽秽物,她们再把它纳进嘴里

也就没有什麽不适或者反胃的感觉了。

  但是有一次从妻肛门拔离後,因为没有开灯,我隐约看现龟头的冠沟部位有

一个黑色的小块,我没有求证它是什麽就用水冲洗掉了。之後,我有半年之久没

有再进过妻的肛门,甚至在她来潮时忍住不做。我爱妻子,不想让她感觉不适,

她从没跟我说过她喜欢肛交,也没反对过,还曾因为例假来时主动让我插入那里

射精。

  在幻想3P的情节中,我也设计了如大多A片镜头一样的肛交场景:妻俯趴

在精壮陌生男人的身上,那个男人粗黑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在她的肉洞里,亮晶晶

的淫水顺着肉棒不停地流淌着,我俯在妻的背上,龟头上沾着他们的淫水,对着

她紧闭的肛门,慢慢插入。两根肉棒隔着那层薄肉相互挤压磨擦的感觉让人向往

得发狂。而妻也在这样的刺激下,放荡,发浪,抽搐丶哆嗦丶颤抖,然後我们一

起喷射,高潮迭起。

  以後一连几个星期,我们只要一做爱,都少不了拿出表弟当佐料。

  头几天,表弟再来玩时,面对我们两个男人,妻就不像以前那麽大方自然,

我说他又不知道你在意淫他,你羞什麽羞呀。妻渐渐也就放开了,由其是晚上做

爱时越说越露骨丶大胆。

  比方说表弟白天来过,她就说看到他的大鸡巴在下面鼓包包一团,她的水一

下子就流出来了,屄痒得直钻心。我问她,想让我们俩个谁先操她,操她哪里,

吃不吃他的鸡巴。她说你是主人他是客,应该客人优先。既然是客人,就应该尊

重客人的选择,他想搞哪里就搞哪里,彻底为他开放。还有,她说她会像爱我丶

照顾我一样爱他的大鸡巴丶照顾他的大鸡巴。

  她的回答让我既妒忌又无比刺激,拼了命地使劲操她,她还说不够劲,叫我

快点叫表弟来,让她好好享受一次。

  有一天妻的姨妈打电话来叫她去她那儿。妻决定过去,晚上我们做爱时我骗

她说已经跟我表弟讲了,答应明天过来。妻兴奋得阴道一阵阵痉挛。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家,看见妻在家并没有去她姨那里,看到我有点不自然,

朝我身後望一眼,好象有些失望。霎那间我明白,妻等待的并不是我,她在期待

表弟的到来。

  我的心中说不出的痛楚,几乎想要放弃这样让人内心倍受煎熬丶折磨的成人

游戏。

  我故作轻松地对她说:“还以为你去你姨那里了呢。”妻说有点不舒服,就

没去。

  说真的,真要大方到把妻贡献出去让别人搞,我的心里还是很矛盾的。一边

幻想着妻在大鸡巴的操弄下辗转娇啼的感官刺激,一边还从潜意识里迸发坚守独

占妻子不容分享的强烈愿望。

  这天晚上做爱的时候,妻没有像平时那样热情似火,配合度也大不如前。看

看妻强颜欢笑的冷漠样子,我的心里像打翻了百味瓶一样,真的不是滋味。

  我跟她说,本来以为你出去了,所以表弟没来,再说比较突然,他也要从思

想从身体准备一下,好一下子将你征服,以便能长期将你压在胯下承欢。

  妻说谁稀罕他了。我对天发誓,说一定让她如愿一场。我安慰妻说这事就是

他同意了也不能操之过急,否则煮熟的鸭子都有可能吓跑。妻骂我坏,管自己表

弟叫鸭子。

  我准备迎接我和妻性事中的第一个合夥人,不管他是鸭子也好,绵羊也罢,

总之能让妻开心就好。

  我知道,如用直白的方式表达这样的一件事情由其对表弟这样的人来说肯定

是令人担心的,虽然我肯定只要抹下脸皮跟他说他表嫂喜欢他,想跟他上床,他

不可能会拒绝,保证乐得屁颠的。但是我决定让妻采取循序渐进,顺其自然的方

式,将他慢慢拉到自己的床上。我们不仅要得到猎物,还有享受捕猎的过程。

  所以我给妻出主意说:“我们叫他以後多来玩,你多做点好的补的给他吃,

多关心关心他,我呢,多给你们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你穿得再性感点,挑逗

勾引他,我想,他就是孔子丶柳下惠再世也会兽性大发,把你就地正法了。实在

不行,你就直接上,奸了他再说。”

  妻笑着捶了我一下,不屑地说:“本姑娘想要男人还用强奸的?姑奶奶只要

往那儿一站,不知道多少色男人在後面排队呢?”

  我赶紧点头称是:“那当然,我老婆要没这个实力,那姑爷我不是丢死人了

吗?”

  “去你的,少在那儿臭美,你以为你是刘德华呀。”妻笑我。

  “我虽然不是刘德华,但我比刘德华帅……”说着我翻身上马,挺枪就刺,

直捣黄老。

  妻早已础n了老门阵,严阵以待,只听娇呼一声,奋勇迎上。

  这以後,但凡表弟过来,妻总要刻意打扮一下,比方说涂点蓝色的眼影,手

指脚趾涂上些各色的指甲油,套个线绳脚链,披肩的头发扎点小花,特别是喜欢

穿黑色或红色的内衣裤,配上洁白的高腰裤,紧身的黄色碎花小衬衣或者白色裙

套装,再蹬上乳白色的高跟凉鞋,曲线毕露,前凸後翘,真的是风情万种啊。更

要命的是那若隐若现的内裤勒痕,几欲撑破上衣的奶子,不要说像表弟这样一年

不知肉味的猛男,就是我也是欲焰焚身,走火入魔,恨不得立马上去将这个妖精

剥个精光,就地操个痛快。

  好在妻还算有点人道,我偷偷捏她屁股或者奶子也不太反抗,这在以前有外

人的情况下可是不允釭满C偷看到我们调情,表弟就更难捱了,有时候裤子撑得

老高,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跟我们一起吃一顿饭,往往弄得满头大汗。好在他不

仅喜欢欣赏这种免费真实的三级片,还乐此不疲,看我们都没有烦他的意思,来

得更勤了。

  表弟一出门,顾不上收拾碗筷,我们就抱成一团,相互撕扯着衣服,急不可

耐地开始我们的游戏。

 

上一篇:淫乱的夫妻(4)

下一篇:淫乱的夫妻(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