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长篇小说 » 淫乱的夫妻(6)

淫乱的夫妻(6)

[短篇]淫乱的夫妻(6)

第三章 三个人的遗憾上

我平时喜欢摄影,有一部富士数码相机。从儿子满月的时候起,我一直不停

地给他拍照。

妻不太喜欢照相,她说照不好。她这个人呀,放不开,每次照相脸部的表情

都很僵硬,笑也笑得不自然。为这我没少说过她,自己老公给你拍你还有什麽好

害臊的?我教她昼量不要看镜头,头部成30度角稍微下倾,也不要想着自己是在

照像。

妻是那种比较耐看的女人,长得虽然不是特别的漂亮,但是女人味很浓,媚

骨很重。所以她不论在哪里上班,总能惹人注意,这也是我不太放心让她离我太

远的原因。

生下儿子後,除了乳房有些松弛外,妻的身材保持得还算很好,由其是臀部,

更加浑圆突翘,肉感丶弹性十足,每次妻要我从後面进入时,我都会情不自禁抓

紧丶拍打。

哪个女人不想留住自己青春的影像啊,妻确实是上不了镜。但在我苦口婆心

不停的劝说下,还是照了很多。其中有不少在我的指挥拔弄下,姿势神态还是很

有些撩弄人的。这两年自拍风吹得山响,我们也不时拍点激情照片自娱自乐。家

中的电脑里也存放了很多照片,但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我一般都加密放在不显眼

的地方。

不知道喜欢自拍的大大们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就是在拍老婆的一些部位的特

写时特别的兴奋丶刺激,甚至有想射的感觉。

妻自是羞於拍这样不堪的照片,但每次都在被我撩拨的不能自禁的时候就半

推半就了,甚至在我停下来拍照的空当自己用手拨弄自己。

和妻一起欣赏这些照片的时候,她不敢相信自己会是这样性感丶淫荡丶多水丶

饥渴丶迷人。我评论她的乳房丶口舌丶大小阴唇,让她看她吞吃我肉棒的淫荡表

情,让她看我肉棒插入她阴道的各种特写,她浑身抖个不停,附在我身上,瘫软

如泥。

那时还没想过和别人交换自拍照,纯粹的自娱自乐。後来有朋友来信索要,

发了不少出去,竟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暴虐娇妻的感觉,一发不可收拾,而且越来

越大胆,越来越彻底,越暴露越剌激,不宜程度直追欧美A女郎。

这自然是後话,扯远了。

表弟经常过来玩,也慢慢懂得开关电脑及打开一些桌面上的文件了。表弟有

两个女儿,其中大的一个快3岁了,本来想生个儿子,结果又生个女儿。他很喜

欢我们儿子,常常抱着他的小脸亲。

电脑如果开着,他也会去看儿子的照片。

自从我们决定勾引他後,慢慢把一些妻的照片放在桌面上儿子的照片档夹里。

果真,他再看儿子的照片一般都快速流览,心不在焉,在妻的照片上停留的时间

很长,看得很仔细。当然我和妻都装着没注意的样子或者到外面客厅让他好好看。

再後来我们开始放一些衣着稍露丶比较撩人的照片进去,每次都看得他口乾

舌燥,猛喝凉水。

看到表弟的憨样,妻也暗自得意,言行之间就多了些轻挑丶娇媚,越发显得

风情万千。

我们做爱的频度越来越高,中午下班回来,只要儿子不防碍,我们都会回干

上一炮。为了抓住任何机会,在家里没别人的时候妻总是只穿那一件吊带睡衣,

里面都是光着的。每次摸到妻的下休,总是湿湿的,我取笑叫她那里"水帘洞".

她则叫我那里"烧火棍".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还搞不明白,那时的精力为什麽

是如此的旺盛,只要一看到甚至想到妻,鸡巴都会硬起来。

妻也是天天欲火焚身,挨着碰着就酥软如泥,淫水泛乱。

只是,尽管每次做爱时都拿说要表弟过来操她,但真要走这一步,我好像还

没准备好,也没仔细想过如何跟表弟说。

我以前不能理解"了了了""天夫""妻妓?妓妻"作者等前辈文中男主角想带

绿帽子的那种心理,总觉得不正常丶变态丶吃亏。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但却说不

出原因。对这个问题有研究的朋友如果知道的说,请在下面跟帖,告诉我。

2004年的夏天还真是个热,表弟三天没过来,一打听,说是病了,已经请假

在宿舍躺两天了。老婆还不相信,那麽结实的身体,怎麽会病倒呢?非要我下班

了去看看。

公司里宿舍一间十来平米的房子7丶8个人住着,一个起不到丁点作用的破

风扇没日没夜地"嗡嗡"吹送着一阵阵的热风。表弟躺在床上,枕头边上放着一

包打开没吃完的速食面,床边地上的口杯里漂着一个黑乎乎的虫子,他满头大汗,

面红耳赤,嘴巴乾裂,晕晕沉沉,连我都有点心痛了,心里将黑心老板骂了个底

朝天。

他干的是体力活,加上没有什麽消署措施,就中署了。

没跟妻商量,我将表弟接到家里。乍一看他不成人形的样子,妻吓了一跳,

还以为他得了什麽不得了的大病,急得跟他什麽人一样,非要让他到医院检查一

遍不可。

第二天妻陪他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自然是没什麽大事,体力透支,心火旺

盛,开了一些清热消署的东西回家,妻给张罗着,我则到公司给他续了一周假期,

让他好好休息。

我们租住的是一室一厅的房子,将客厅里的沙发打开,表弟就睡在外面。

晚上回去,表弟正在卧室里抱着儿子边逗玩边看电视,气色好了钗h。再到

厨房一看,妻正忙着煲汤,一副相夫教子的满足模样。

我在她突翘的圆臀上捏了一把,一语双关笑说:"行啊,小日子还挺滋润的

嘛!"妻白了我一眼:"看你的报纸去,饭好了会把你的臭嘴堵上""还要不要

正牌老公啊?"我故意往卧室方向看看,再在她耳边说。

妻戳着的的脑门笑?道:"正牌老公还不如个生病的人,人家还知道我忙的

时候跟儿子玩儿,还能帮忙做点事,你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要也罢。"

"哇靠,正牌老公做的事可不只这些啊,白天在外面辛苦,晚上回来还得辛苦,

不让你吃饱,都不敢松劲啊。"妻的脸一红:"你小点声。"看了一眼卧室急道,

"说什麽鬼话。"我也回头看了一下,表弟表情有点尴尬,笑没笑出来样子。我

和妻的声音虽然都不大,但相信他都听见了。

晚上上了床,想到一墙之隔的表弟,我和妻性趣盎然,迫不急待地赤帛相见,

没用什麽前戏,就势如破竹,一捅到底。妻淫液泛滥,饥渴难耐,想叫又不敢叫,

咬着牙憋得难受。直到高潮时"啊"的一声,惊得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巴。

停得有半分钟才放开,妻把我的手指都咬出血印。我让她翻身爬着,脸埋在

枕头里,屁股高翘,然後扶着湿淋淋的肉棒插进去,抓着她的臀肉,狠狠地捣着。

妻发出阵阵低沉的闷哼,虽然很低,但在这麽晚的夜里还是听得很清楚。这

时我也顾不得那麽多了,拼尽全力,下下尽根而入,搅得妻的阴道内"叽叽"做

声,随着最後几次猛插,喷射了。

蹲着的双腿有些打颤,麻木,我无力地俯在妻汗津津的背上,双手托着她吊

在胸前的丰乳,慢慢揉动着。

萎缩的阴茎从妻的肉洞里一点点退出,我站起来,妻迅速用手捂住自己的洞

口,但还是没能阻止腔道内空气的排出,发出了一阵让人心惊的"咕唧"声,妻

娇羞得无以覆加,我也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地去帮忙捂她那洞口。

这声音太大了,表弟肯定听得一清二楚,也肯定知道这是什麽声音。

妻低声埋怨我:"都是你,射那麽多。"我把她搂过来,抚摸着她安慰道:

"没事,听见就听见呗,反正他也不知道是什麽声音。"妻哪里肯信,又羞又急,

说再不跟我搞了,让我颇费了一番口舌才稍释怀。

夜己深,依稀听到客厅里的沙发吱吱地响,表弟可能一夜都无法安睡了。

 

上一篇:淫乱的夫妻(5)

下一篇:淫乱的夫妻(7)